中國下一個科技中心在哪?

虎嗅網2018-07-08 15:45:37


虎嗅注:本文作者Elliott Zaagman(艾略特·扎格曼) 是一名培訓師、組織變革管理諮詢師, 專注於幫助中國企業走向全球化。他所採用的全方位四維討論模型,可以從內到外改善企業的管理模式,幫助公司儘快邁出通往國際化的重要一步。您可以通過Linkedln或個人微信號:ezaagman 與他聯絡,或關注他的新浪微博和知乎賬號:@Ell小查。

 

經作者授權,本文中文版首發虎嗅,由虎嗅編譯,轉載須經作者同意,並務必註明該條虎嗅注全文。


編譯丨烏鴉騎警 


“XXX(某中國城市)將成為中國硅谷!”


相信不少在中國工作的朋友都見過類似的標題吧?其實不只是你們,一些專門報道中國的記者也早就對這類説法厭煩了,但有什麼辦法?主流媒體仍在不厭其煩的給各個中國城市打上“硅谷”的標籤,不管這標籤按的是否合適。從北京,到硬件生產中心深圳,再到阿里巴巴所在地杭州……現在甚至連上海也有了這樣的頭銜。


然而不管宣傳機器如何造勢,事實是,中國目前仍然沒有一個“科技先鋒城市”能和硅谷相提並論。得出這個結論很容易:硅谷所擁有的科技資源、人才儲備和資本實力仍然遙遙領先於中國的幾大科技中心。而且,科技城市所建造的只是中國自己的互聯網,而硅谷的互聯網卻是世界的


不過話又説回來,中國沒出一個新硅谷也並不見得是件壞事。看看大洋彼岸的灣區,那裏雖然聚集了令人驚歎的優質資源,但其所創造的福祉卻並沒有讓大多數美國人享用到,更不用説世界上其他地區的人民了。説得不客氣點,硅谷所創造的價值甚至都沒能讓其“臣民”享受到。是的,我知道,那裏的失業率確實低,工資也確實比美國的平均工資水平要高,但同時也要看到,在那裏工作的大部分科技人士仍然難以依靠工作收入讓自己獲得滿意的生活。


根據加州房地產經紀人協會(California Association of Realtors)的數據,目前舊金山的平均房價是100萬美元。因此,想要買房的人,其年收入要在25萬至30萬美元之間。然而現實是,這座城市的居民平均年收入僅僅只有8萬美元。也就是説,舊金山中上層階層的人生夢想——買得起房、養得起家——其實也是一個近乎無法完成的目標。


當然了,也不是所有美國城市的房價都這麼貴。比如底特律,那裏的房價大概只有15萬美元左右。可是那裏又並沒有多少為科技精英們準備的職位。


再把視線拉回中國,我們都知道,中國一線城市的房價已經達到世界級高度;而相比於其他城市,那裏的貧富差距問題也更加嚴重。更可怕的是,這些大城市仍在不斷擴張,看上去他們唯一需要的就是資源——準確地説,是繼續集聚最好的資源。


不過好在中國政府的核心管理層已經意識到了問題。為了緩解大城市的緊張壓力,他們決定採取有效措施來“播撒財富”,讓其他城市也能享受到發展的福祉。當然,這樣做還有一個更為直接的原因,執政者希望能為二線城市爭取到人才資源和投資機遇。


於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一大批二線科技中心如雨後春筍般迅速湧現。相比於北京、深圳,這些城市的發展方向更為專一;在不斷摸索中,他們也漸漸形成了特有的科技精神和企業家文化。這其中,表現最為突出的有三座城市:成都、南京、廈門。


成都:懶散的遊戲之都


作為中國西南大省四川省的省會,成都多年以前就已經名聲在外了。除了他們獨具特色的麻辣火鍋和“可愛到犯規”的大熊貓,成都另一大特色是他們的茶館。在那裏,人們邊喝茶邊閒聊邊打麻將——生活好不愜意!


 “成都的懶散是出了名的。我常常跟人説,要是WeWork到了成都,他們説不定會把公司的口號改成‘我們在工作,你們在睡覺(We work, you nap)’”,法國編程教育機構Le Wagon的成都分校負責人阿蘭·桑切斯(Allen Sanchez)説道。


如今,成都仍然以遊戲聞名。不同的是,這次不是麻將,而是數碼時代的遊戲。包括手遊公司尼畢魯科技(Tap4Fun),教育類遊戲熊貓博士(Dr. Panda)在內的諸多遊戲公司都誕生於此。而像數字天空(Digital Sky Entertainment)、天象互動(Skymoons Interactive)這樣的企業則早已產出了多個知名作品。作為新興的遊戲產業中心,成都還吸引到了老牌遊戲廠商的注意,包括騰訊、育碧在內的大公司也已在此開設了遊戲工作室。從勞動力市場角度看,這些企業的存在對於那些想要擺脱悠閒生活節奏的人來説着實是個不小的誘惑。


 “越來越多的遊戲公司正在成都註冊分公司,這樣做的原因之一是相對廉價的勞動力價格。在這裏,員工的工資水平只相當於一線城市的50%~80%。”阿蘭·桑切斯説,“而根據我的HR提供的消息,這裏的人們普遍更喜歡穩定的生活,對於大城市的所謂的‘大機會、大目標’,多數人都興味索然。”


南京:交通樞紐的歷史變遷


按字面意思,南京即是“南方的都城”。當然,這麼理解也不算錯,畢竟在中國古代,南京就曾是多個朝代的首都。而這座城市之所以有着如此顯赫的歷史地位,部分原因要歸功於其優越的地理位置。由於緊鄰杭州、蘇州、上海,又位於長江三角洲附近,南京一直是中國歷史上重要的交通樞紐城市。


今天的南京依然是交通樞紐,不過它關注的重點是未來的出行方式。6月中旬,當中國電動汽車初創企業拜騰宣佈獲得5億美元融資時,他們同時也表示,公司的南京全球總部也將正式啟用。


比拜騰更早來到南京的是福特,2017年底,他們在南京興建的測試中心和創新空間正式投入使用。該工程耗資1.03億美元,目的是充實其在亞太地區的科技研發力量。


 “之所以選擇在南京建立測試中心,一個重要原因是這裏的出行環境比較獨特,值得我們仔細研究。同時,在這裏我們也可以更好地瞭解中國消費者的不同駕駛需求。” 福特工程學院院長、領導力與創新學院院長希恩·內維爾(Sean Newell)今年5月在南京創新大會上接受採訪時説。


事實上,南京在科技研發方面的吸引力不僅侷限於出行領域。高度集中的高校資源提供着方方面面的人才,也讓這座城市的產業佈局有了更多可能;這是其他二線城市和廣大三線城市無法比擬的優勢。Innospace 的畢珍妮(Jenny Bi)就曾直言,“這裏的大學是各類人才的發源地,尤其在大數據領域,南京人才眾多。”


Innospace是一家總部位於上海的孵化器和合作辦公空間,它在2017年將業務擴展到了南京。


廈門:“美麗”之城


作為著名旅遊勝地,廈門綠樹成蔭的海灘和獨特的維多利亞式建築常常令來訪的遊客沉醉其中。可能也正是因為這座海島與“美麗”和“美學”關係緊密,廈門最著名的科技企業也以追求美麗著稱——這便是美圖公司。按照中文字面理解,“美圖”即是“美麗的圖片”,所以顧名思義,該公司最擅長的就是美化圖片。最近幾年,其開發的App深受中國廣大女性用户的喜愛。


不過,美圖並非廈門唯一的“名媛”,另一個“美人”——美柚(字面上翻譯為“美麗的柚子”,但公司英文名為“Meet You”)也是一個不可忽視的重要企業。美柚App最初只是想幫助女性更好地調整生理週期,但隨後,其功能逐漸發生了轉變,現在它已成為一款專注女性健康和美麗的社交網絡應用。今年早些時候,美柚躋身“中國百大獨角獸”行列。


除了兩個“美字輩”企業,廈門還誕生了一系列知名AR、VR公司以及許多人工智能研發企業和遊戲公司。同時,作為中國重要的港口城市,廈門也是港口自動化研究的重要試驗場。


不過放眼福建省,廈門也不是唯一的科技中心。與其毗鄰的福州近幾年正在努力打造科技實力,其話語權已然不可小視。今年4月,首屆中國數字峯會在福州舉辦,政府要員、商界大佬、科技精英悉數到場。大會的舉行讓世人見識到了福州濃厚的創業氛圍,也促使更多創業者來到這裏尋求發展。


其中,泰坦加速器(Titan Accelerator)CEO山姆·多恩(Sam Doe)就是其中之一:


 “最近兩年,已經有很多科技巨頭在福州‘安營紮寨’了,分公司、創新中心、孵化器……巨頭們忙不迭的在這裏推進着自己的各種項目。”


多恩的泰坦加速器關注的重點是智能紡織品領域。他透露,其目前運作的項目已經得到了業界的關注,公司正在和亞馬遜、微軟、騰訊等公司商談合作。多恩提到了東湖數字小鎮,他表示那裏之所以能得到巨大發展,主要原因正在於後者成功吸引到了諸多大公司的進駐。就在幾周前,微軟宣佈,他們決定在東湖小鎮開設微軟學院——這也是他們在中國開設的首個創新研究院。


真實,還是炒作?


除了上文所提及的幾個城市,中國還有很多“小型科技中心”。


貴州——中國最窮的省份之一——目前正在努力轉型成為中國的一座“大數據谷”。未來,水稻梯田將不再成為這裏的標誌性景觀,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座巨大的“服務器農場”;西安市政府也渴望改變,他們想用高科技產業重塑城市形象,使這座歷史古都更具未來氣息。


從宏觀上看,自從中國最高領導人做出決議,要求中國在未來十年內在多個科技領域獲得突破,併力爭成為世界的領導者之後,整個國家已經開足了馬力。在發展高科技產業方面,任何一個省份和地區都不想落於人後。


然而,正如中國在很多其他領域的發展中呈現出的問題一樣,我們還是應該謹慎看待當下的火爆場面,正確認清炒作與現實的區別。過去10~15年間,中國媒體們曾爭相報道那些外觀上令人目眩神迷的摩天大樓,也曾對所謂可持續發展的“生態城市”趨之若鶩;在他們筆下,中國的未來是一個華彩絢麗的新世界,中國所打造的將是一個富有未來主義風格的新烏托邦。然而當浮華散盡,當更多的人走近這些“新世界”和“新烏托邦”後,他們發現,那些地方不過是些半真半假的虛無之所:有些報道已被證明只是媒體赤裸裸的炒作,另外一些城市雖然做出了改變,但總的來看,其現實形態仍然與大部分人所預期的樣貌相去甚遠。


當然,這並不意味着中國做得不好,事實上,中國近些年來的發展速度已經足夠令人驚歎。如果非説有什麼美中不足的地方,那便是欠缺一些自下而上的內驅力。要知道,沒有哪個偉業是可以一蹴而就的。中國自上而下的行政管理體系確實能在短期內聚攏資金、有效調動資源,但要打造一個內生性的創新型文化卻需要更久的時間。


目前看來,中國這些“二線科技中心”既沒有舊金山海灣區人的叛逆精神和藝術家氣質,亦缺乏教育水平高、開拓精神強的“北漂族”;與深圳、香港對比,它們也沒有展示出過人之處。


另一方面,外部環境對這些城市也不算友好。近幾十年高速發展的經濟雖然給人民帶來了不小福祉,但同時也造就了嚴重的環境危機;基礎設施建設的狂潮推動了GDP的增長,但也催生出了產能過剩的問題。


如今,缺乏可持續發展能力的企業和政府的債務負擔已成為威脅中國、乃至世界經濟發展的重要不安因素。在這種背景下,很難想象那些有志成為中國下一個大型科技中心的城市和地區能夠獲得充沛的人才儲備,新鋭的創業思維以及足夠的市場需求。而沒有這些,“科技中心”的理想就將淪為紙上談兵。當然,我們確實可以對某幾個城市抱以希望,但同時我們也要做好心理準備,如果未來某些地方成為了“鬼城”請不要感到意外


在中央所制定的發展規劃的推動下,中國正在經歷一輪新的技術熱潮,可以預見,一些城市將因此獲得新的發展潛力,這確實是件好事;但在“美好的結局”到來前,最好還是冷眼旁觀——畢竟,誰也不能保證這場熱潮不會成為又一輪大型炒作。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虎Cares 


這麼大的太陽,每天上班還要生一堆悶氣

誰不需要一個「職場保命利器」

懟天懟地懟到戲精昏過去

穿上這件「職場內心戲系列T恤」

老闆想批評你都得三思而後行

👇👇👇👇👇👇

閲讀原文

TAGS:中國城市科技科技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