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迅做了這麼好的節目,最會演戲的人都來了,居然還不火!

外灘畫報2018-07-08 14:23:04

流量明星千篇一律

優質各不相同

《表演者言》告訴你

作為演員的自我修養究竟是什麼



就在各種參差不齊的明星節目不厭其煩地挑戰觀眾認知的時候,《表演者言 第二季》帶着9.3的豆瓣高分迴歸了。


《表演者言》是什麼?或許很多人根本沒聽説過。


它是由聯合CCTV-6電影頻道共同發起的一檔談話類節目,每集邀請一位演員,和周迅一起探討表演藝術。


每集只有短短的16分鐘,沒有故意製造的笑點或衝突,只有平和的對話與滿滿的乾貨。


如今流量明星當道,“演技派”不知何時變成一個無人問津的標籤。而這個節目就是要告訴你,只有好好演戲的人才是真的好演員。


演技與名利,不該本末倒置。


就像周迅説的,“因為你演得好,名和利才會來。而不是説,你先有了名和利,你才好好演,這不是這個邏輯。



好的演員一定要遇到好的導演



《表演者言 第二季》請來的都是和周迅有過合作的實力演員。


第一集的嘉賓是大美人


節目的開場,時尚八卦一律跳過,直接討論怎麼在侯孝賢的《刺客聶隱娘》裏演好一個女刺客。


雖然這部電影眾口難調,但不可置否的是,舒淇扮演的聶隱娘準確還原了一個冷血又孤獨的刺客。每一個利落的揮劍都在告訴你,她不是舒淇,她就是聶隱娘。

《刺客聶隱娘》劇照


演員對於表演的判斷力和自信心,往往來自導演的評價和鼓勵。


舒淇在節目裏坦言,正是因為侯孝賢導演的耐心,自己才被慢慢打磨成了這個角色。


電影拍攝的時候,有一場戲要求舒淇從四米多高的地方跳下來。為了練膽,每天三點就爬起來,四點就被吊在樹上。雖然刺客的整個神態應該保持冷酷,但每次真要跳了舒淇還是會怕得一陣亂叫。


這個情況持續了好幾天,有一天舒淇偶然聽到副導演問侯孝賢,如果明天跳下來還是這樣怎麼辦。


侯孝賢倒是一點也不着急,“沒關係啦,總有一天她會跳下來的啦”。


這份耐心讓舒淇覺得很篤定。因為總有一天她會習慣這個高度,自然會像俠女一樣一躍而下、毫不遲疑地箭步離開。


舒淇和侯孝賢的相處模式正如節目的註解所言:


“導演是鏡子、是引路者、是挖掘者;演員是礦山,身上的奇珍異寶通過導演被挖掘出來。”


一旁的周迅也覺得,現在的很多電影一味地追趕時間,演員在上台之前沒有充分的時間去進入這個角色,這種趕片的環境實際上是無助於表演的。



演員是演人

有美的,自然也有不美的



演員演員,説到底,演的還是活生生的人。


有漂漂亮亮談戀愛的,也有灰頭土臉討生活的。


為了完成一個好的表演,最核心的關鍵,無外乎還是要了解生活、瞭解不同的人。


舒淇就有屬於自己的“怪趣味”——在酒吧門口看人,幻想這些人的下一步動作,他們的性格又會是怎樣……

王硯輝在《烈日灼心》裏飾演一個殺人犯


另一位嘉賓王硯輝的生活狀態讓周迅也羨慕不已。


在他看來,“我拍戲是個演員,不拍戲就是老百姓”。


每次只要一收工,王硯輝就會回到自己的城市、回到他最普通的狀態、和最真實的人相處。


而這種自然的狀態對很多演員來説遙不可及。


周迅也坦言,如果角色和自身的距離太遠,一定會去體驗一下。


“有些(角色)你生演,我覺得是不行的。”

王寶強在《暗算》中飾演一位盲人


第三集邀請的王寶強也有相似的經歷。


早些年為了演好《暗算》裏的盲人角色,他和盲人一起生活兩週:吃、住、買菜,再到做飯。只有把每一個生活的細節都觀察一遍,才能和角色更加靠近。


現在很多年輕的演員,戲一部接着一部,根本沒有體驗生活的空閒。


就像周迅説的,“現在的整體快,反正就有一些怪的現象,但是有一些東西是不能丟的。就像做菜一樣,你不管怎麼快,好吃還是因為原材料好。”



誰都想當女一號

但是總得有人拒絕你



關於角色的地位,王硯輝有段話説得特別好:


“什麼是大人物?什麼是小人物?其實小人物在他們自己心裏面,他們是他們的大人物。”


周迅在《風月》中的驚鴻一瞥


《風月》的選角,周迅從主角降為女二。


她的失落不知怎麼被導演陳凱歌知道了。他給周迅塞了顆安眠藥(其實是魚肝油),告訴她睡一覺第二天就沒事了。


陳沖在《末代皇帝》中飾演帶有悲劇色彩的末代皇后


陳沖這樣的老牌演員也曾遭到拒絕。


80年代的時候,陳沖為了一個角色試鏡無數次,最後還是沒能拿下。選角副導演為了表示歉意,拒絕的時候還特意附了一束花。


這種待遇當然不是天天都有,拒絕就是拒絕,沒有半點廢話。


所幸的是,這位選角副導演後來給了陳沖一個里程碑式的角色:《末代皇帝》裏溥儀的妻子,婉容。


這部電影在1988年的第60屆奧斯卡金像獎上,一舉拿下所有9項提名,名副其實地實現橫掃盛況。


陳沖覺得,被拒絕不一定是壞事:


“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不可能一直一帆風順,偶爾得有人來拒絕你。”


但可以肯定的是,對演員而言,成為主角幾乎是一種原始的本能。


説起,幾乎所有人的第一反應都是《武林外傳》裏的佟掌櫃。


當時接到拍攝邀約的時候,閆妮只問了導演一個問題,“我是女主角嗎?”


對於跑龍套的她而言,不管什麼角色,只要是女一號,先去了再説。


“名字打在前面非常重要你知道嗎?”


這句話乍一聽似乎非常勢利,卻也道出了演員成長道路上的無奈。


名和利又不會憑空而來,只有抓住機會好好演,才有翻身的可能。



“都不誠實面對自己,

怎麼面對你的角色呢”



演員在塑造角色的時候可以傳達千百種美,這些美的姿態可能來自想象,也可能來自對自己的準確認識。


《羅曼蒂克消亡史》裏的王媽是閆妮為數不多的非喜劇角色。

閆妮在《羅曼蒂克消亡史》中的上海女人形象


和在《武林外傳》裏奔放嫵媚的佟掌櫃不同,王媽帶着一份上海女人的格調與風情。


她在戲裏的最後一個場景是被亂槍打死,而如果沒有閆妮自己的建議,這個鏡頭可能又是另一個慘烈的倒地不起。


“我的形體不是很好,怎麼樣的死,我覺得都不太適合。”


於是休息的時候就跟導演建議,能不能擺上兩個沙發,“我想坐着死”。

閆妮在《羅曼蒂克消亡史》中沉穩的“退場”表演


王媽這段沉靜又剋制的最後鏡頭,為閆妮贏得了無數肯定:


身中亂槍的王媽轉進巷子、卸下手腕上的鏈子,再慢慢把身體傍在椅背上,任由鮮血從傷口慢慢流下……

《撒嬌女人最好命》劇照


同閆妮一樣,周迅在劇本的選擇上也會從自身出發。


從《撒嬌女人最好命》到《我的早更女友》,都在試圖探討關於女性的命題。


一説起撒嬌,周迅渾身不自在,“我是真的不會撒嬌!”


但也正是因為這樣明確的自我認識,才造就了片中“紀錄片式”的現場反應。


而接下《我的早更女友》也與周迅自己的生活有關。


有一段時間跟媽媽吵架、惹她不高興,後來才知道媽媽的情緒受到了更年期的影響,事後想來覺得特別難受。


周迅覺得,拍這類題材的電影,不論口碑如何,更重要的在於能否喚起觀眾對女性命題的意識與探討——不撒嬌的女人就沒人愛了嗎?更年期要怎麼調整狀態?這些無一不是女性正在經歷卻找不到標準答案的事情。


演員到了這種程度,就不單單是表演這麼簡單了,他/她還帶着一份傳遞信息與能量的社會責任。

舒淇在《表演者言》坦白自己的“職業病”


在這樣譁眾取寵的時代裏,不談票房、不談鮮肉,好好談表演多麼可貴。


對於流量明星,我們的要求不算太高,先從演技開始慢慢調整吧。


或者學學舒淇也可以,情緒波動的時候多照鏡子,至少知道自己哭得好不好看嘛。




文 / 編 _ 周洲

圖片來自網絡

以上內容來自「外灘TheBund微信號the-bund

歡迎分享,留言交流。轉載請註明出處



合作推廣:

電話:021-52993166

手機:15221044797 

郵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好文推薦:

四個麻省理工男開了家機器人餐廳,米其林星廚坐鎮,吃一頓只要7.5美金

上海鬧市有家孤獨咖啡館,聊天就能免費喝,背後的故事更打動人

演出前的私密30分鐘,他拍下300個演員最脆弱的時刻

高曉鬆的曉書館爆滿變網紅,我去了現場發現並不全是作秀

她賣了兩套房,帶海歸老公去山裏開民宿,救活一個快消失的南宋小村

砸了10個億、叫板星巴克、湯唯張震代言,這一杯咖啡到底好喝嗎?

英國王室這場婚禮,讓離異、大齡、原生家庭破碎的女性都獲得了勇氣!

30萬菲傭要來內地了,她們會成為中產家庭的剛需嗎?

這個城市的報刊亭消失了,你可能根本不在意

建築系女學霸做蛋糕紅遍社交網絡,她那些高級感的作品,你可以自己做了



- THE END-


長按下圖二維碼關注"外灘TheBund(the-bund)"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