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婚

綠茵陳2018-07-07 10:35:19

隨緣關注,Peace&Love
十四年,稱作象牙婚。

14年前的今天,2004年7月6日,和琪麟去昌平區民政局領證結婚,開始了新的人生旅程。

剛結婚前幾年還會紀念一下,後來慢慢地就不那麼在意了,實在是因為我們都不是那麼看重儀式感的人。最後一次注意結婚紀念日是結婚5年時,那時號稱木婚。

不知不覺,14年了。

據説2017年中國離婚率飆升至39%, 單身人口超2億。結婚、保持婚姻狀態,未必就是活得好,或者更幸福。不過我倆本質上比較傳統,這麼多年過去,不知不覺中已經是老夫老妻不可分割。

14年後的今天,我意識到婚姻的旅程永遠體驗豐富,喜樂參半,有甜蜜有煎熬,最難得是平淡寧靜。

抬頭看看窗外,燈光閃爍,我無須穿越回到14年前給那時的自己什麼忠告,如果十四年後的自己,在此刻穿越而來,我知道她也只是緘默不語。

2002年,我們認識了。我剛畢業,琪麟畢業有幾年了,都是兩手空空,從外地來到北京,也都比較天真幼稚,遠比不上現在的年輕人老謀深算。

相處第一步,只是雙方覺得對方不討厭。

他大學專業是理工類,那時也做編輯工作,但是做IT產品評測試用跟純文字工作還是不同。

剛認識那陣兒,他要幫我攢個電腦。攢電腦這種事現在是不太可能發生了,但是在當時,我們窮得買不起電腦啊。

也不知道他在哪兒東拼西湊了一些零件,還有一個液晶顯示器。然後一邊看電視一邊組裝,不知怎麼那堆零件開始冒煙兒了。我在一邊大叫“起火了”!他趕緊弄滅了煙。我以為電腦要泡湯了,沒想到,他鼓搗了一會兒,電腦還是攢成功了,用着還很溜,用了十來年,一直到上次搬家才把它處置了。這十年,可能也有某些零件損壞、置換,不過這都是他的事。

那時候上班在一棟樓,中午就一起吃飯。我總是希望能快點去快點回,他總是滿不在乎,有時下樓比較晚,我一怒就不去吃了,叫他自己去吃。他就自己去吃,吃完帶一份回來,我這時候氣已經消了。就,和好了。約會也是,我現在還記得他有幾次遲到了快20分鐘,當時就已決定分手。可是他一道歉一解釋,就,又和好了。

原因可能是我雖然脾氣急,但是又常常自省,反思自己是不是也有不對的地方,同理心太強導致不太可能極端。相處過程中,類似的“沒頭腦與不高興”的事常常發生,在我通情達理的基礎上,才又繼續走了下去。

更多的回憶是美好的,他也曾揹着我在深夜的街道上狂奔,就只是為了倆人開心一下。在假期裏,兩個很宅的人窩在一起看電視劇,我找同事小葉借了《尋秦記》光盤,我們沒日沒夜的看,開心得不得了。其他時間看看書,逛逛街,打打遊戲——掃雷和俄羅斯方塊這樣的遊戲都能讓我樂不可支,最愛的是仙劍奇俠傳、魔法門。

那時候上網還沒那麼自由(當時沒有GFW,谷歌和facebook都能上,指的是網絡基礎設施不發達,帶寬有限),主要是看看新聞、逛逛論壇、聊聊天,打網遊、看視頻這都是土豪作死的玩法。對,上網去網吧更划算。

平平靜靜過了一年多,他提議結婚,我説好。他説結婚了還租不太好,要不買套房子?我説好,不過沒錢呀。他説畢業後攢了一些,夠首付了。

2003年,我們開始看房子。當時還沒有覺得房子是必需品,三環邊上的三居租金是2100,一居1000多,覺得租房也不錯,離上班的地方還近。

四環內的房子6000多,感覺買不起,所以跑遠處看房子。豐台望園西里,3700一平米,户型狹長不喜歡。通州站前巴黎,3300,開放商殷勤得很,到軍博做廣告,弄了幾輛大巴,把看房的人拉過去看樣板間,都是漂亮的三居,但是小區外面看着好荒涼,地鐵也沒修到。西三旗楓丹麗舍,小區環境真不錯,但是快5000了,好貴,還是最後一套。回龍觀經濟適用房,2600,要等一年。算了不等了,就在回龍觀買了一套商品房,3600。

付了40%的首付,實際上只付10%就可以,但我們怕背太多房貸。這樣,每月只用還貸1000多。對門的鄰居交房後就賣了房子,4100,我們羨慕地説:真不錯,啥事兒不幹,轉手掙5萬。又説:不如我們買下來?以後父母來住。但我們終究沒買,因為錢都拿去付首付了。

我們有時會回想那個時候,哈哈大笑自己好傻好傻。光想自己能否負擔價格,以及上班是不是方便,沒想過上學,是否會升值等等。

因為那時好年輕,根本沒想過是否會有孩子,以及有了孩子會怎樣——歲月流逝,年紀漸大,並不能使我們變得聰明,只不過我們年輕時把蠢事都乾的差不多了。

兩個人的世界最簡單了,下了班讀書看劇看電影看電視,有時做飯有時在外面吃。寒風呼嘯的夜晚,暖烘烘的屋子,坐在被窩裏看美劇《越獄》《迷失》《24小時》《絕望主婦》,國產電視劇也沒那麼渣,異軍突起的是《武林外傳》。還有電影,在線看是不可能的,都是用電驢下載了慢慢看。

啊!生活! 

以前我會在MSN的博客頻道里做些日常生活記錄,大約是2011年吧,MSN不存在了,那些記錄也沒有了。新浪博客裏還有一篇:

下班後,去超市買了一個小時的東西,回家,又累又熱,不想做飯。癱倒在沙發上看電視。不久,笨笨回來了,就請他做飯。意料之中,他不同意,並且説:你做,你做的話有驚喜,不做就沒有。我倒,有啥子驚喜喲?不過我還是勉強打起精神去煮了兩碗麪,倒不是為了什麼驚喜,只是覺得為做飯爭鬥沒意思。

一邊做一邊想,我的驚喜會是什麼呢?不會是逗我玩兒吧? 

把面盛出來那一刻,笨笨從包裏取出一個方的盒子,那裏面居然是裝着一個手機!還是很棒的三星D608,聽他説是智能手機,除了是個手機,還有200萬象素的拍照功能,除此之外,好多我想都想不到的功能都有。

智能不智能的咱不在乎,關鍵是這份心意着實嚇了我一跳。因為他老人家這些天唸叨着要給自己買諾基亞的一個很貴的智能手機,自己都沒捨得買,居然這麼大方地動用私房錢給我買了一個,這份情真是感天動地啊!

看,那是2006年,一個智能手機就把我感動了。還三星的,好像還是翻蓋的……我天,現在看好有歷史感。

記憶中那些片段彷彿就在眼前,十多年的時光就這樣消失了。 

無憂無慮的兩個人,對未來沒什麼打算。父母們問過我們什麼時候要孩子,我們總也不着急。後來覺得還是應該有個孩子吧,結婚後四年,2008年,小寶來了。再後來有了小丸子。時間在加速度飛馳。

養育孩子,我們也達成了一致。對於孩子,父母如果真的愛他們,自然是要培育他們擁有一雙堅強有力的翅膀,然後,讓他們自由地飛。孩子是生命的輪迴和延伸,是希望,是一個渴望自由的靈魂。對孩子的愛,不是相守,是相望。

最終相守的是夫妻。少年夫妻老來伴。

都説是相愛容易,婚姻不易。14年,如果説生活教會了我什麼,那就是珍惜當下的平靜,面臨選擇時,面對困難時,問問內心,慾望,想象力,列出遺願清單,審視此生的意義。和伴侶常常商量,但所有重要的選擇,要自己來做。

就比如生不生孩子,要不要二胎的問題。我們女人生孩子,不是為了別的原因,只因為我們是熱愛孩子的好媽媽。

結婚的時候我20多歲,現在眼瞅着要40了。十幾年的生活,回想這一通,其實都是些雞毛蒜皮。生命短暫,越往後可能會越有急迫感,時光留不住,逮着這些家長裏短做些記錄,撈取一些瞬間吧。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