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個問題,為什麼別人思考的角度那麼獨特?

人神共奮2018-07-07 00:49:34



為了準備新書,把過去一年多文章的核心觀點提煉了出來,覺得有必要單獨列成一個清單,分成幾期放在二條,既可以啟發大家,又能作為文章索引。這是第二十四期。


1


績效主義就是企業的膿包?

 

兩年前,張總拿到一家德國品牌的銷售代理權,開始了創業生涯,憑藉在行業內積累的深厚人脈,張總居然順風順水地把公司做到了幾千萬的規模。


在要不要上KPI考核的問題,張總覺得自己還是一家小公司,不需要像大公司那樣搞KPI吧,所以他只給三個銷售經理下達了基本的銷售指標。


半年下來,銷售環比增長了20%,但銷售利潤僅僅上升5%。

原來,他們代理的產品分為兩類,A類沒有國內競爭對手,毛利潤很高,但問題是市場需求量不大,銷售一直很平穩;B類產品市場空間大,相對好賣,但競爭激烈,品牌方給的代理毛利也很低。


以前,張總把兩類產品的銷售比例控制得很好,既給品牌商帶銷售,又為自己保利潤。


而現在的三位銷售經理,面對銷售業績目標的壓力,自然選擇力推好賣的B類產品。


看來,在利益面前,不上點KPI手段是不行滴。


可事實上,張總的麻煩才只是個開始……


原文鏈接:只要認真搞,沒有什麼KPI搞不挎的企業



2

”如何分配“是一個永恆的問題


管理這件事,最初的目的其實很單純,就是怎樣科學地安排工作並計算工人工資


在手工作坊的時代,學徒工中普遍實行的是“計時工資制”,因為老闆就是師傅,對徒弟兼工人的控制力強。


但到了機器大工業時代,工人數量變多了,老闆也脱離了生產,繼續用“計時工資制”就很不合理,幹多幹少一個樣,幹好幹壞一個樣,於是工廠紛紛改成“計件工資”,但這也帶來一個問題,計件的標準如何定呢?


看上去,這是一條計算題,那就讓工程師來做吧。


標準是算出來了,可是工廠主們卻發現,用科學方法統計出來的標準,一旦執行起來,就不準了這是怎麼回事兒呢?


第一個的嚴重問題:在“計件工資制”下,一部分想賺錢的工人拼命勞動,常常超過了身體的極限,因疲勞工作而出事故。


當時的社會也沒有勞動保障,看上去,就變成了資本家對工人的殘酷壓榨。事實上,這類工人往往是技術好的熟練工,也給工廠造成了很大的損失。


第二個問題根第一個問題有關。表面上看,“計件工資”讓幹得多的人拿得也多,但因為有些人拼命趕工,導致工廠不斷提高計件標準(這個情景也不陌生啊)。因此,工人們就自發地排斥那些“技術尖兵”,導致工廠普遍出現的“磨洋工”和破壞機器的現象。


問題又回到了原點,怎麼發工資的問題,成為一個事關資本主義存亡的大事。

原文鏈接:管理學的第一位大師,他的理論決定了麥當勞應該烤多少個漢堡



3

“發散思維”和“


我們平時總把“發散思維”和“逆向思維”混為一談,雖然它們都是“非常規思維”,但這倆哥們兒性格其實剛好相反。


發散思維要求大腦處於“放鬆”狀態,以開放的方式從不同的角度思考同一個問題。


發散思維要求大腦處於“放鬆”狀態,以開放的方式從不同的角度思考同一個問題。


《奇葩説》裏最擅長髮散的不是蔡康永,而是馬東。有一集,馬東問柳巖,如果只能和唐僧師徒四人中的一人在一個孤島上,你選誰?柳巖説孫悟空。馬東老師立刻一本正經地問:“因為他有金箍棒嗎?”。


好吧,拋開這是一個葷段子不談,我們可以看到的部分特點:


一件事就像一顆樹,正常思維總是聚焦它最核心的意義——樹幹,而發散型思維注意到的是樹枝、樹葉、樹根……


那麼逆向思維呢?我們很熟悉的“司馬光砸缸”就是一個逆向思維案例。如果有人落水,常規的思維模式是“救人離水”,而司馬光的逆向思維,是把缸砸破,“讓水離人”,救了小夥伴性命。


逆向思維同樣聚集於最核心的意義——樹幹,但它的方法是反思:為什麼這是樹幹,而不是一個大的樹枝呢?


“發散思維”的難點在於合情合理,“逆向思維”的難點在於奇詭深刻,所以有觀眾評論:“高曉鬆説什麼我都服,蔡康永説什麼我都信。”


原文鏈接:《奇葩説》那些跳出常規思維的能力,到底是如何練成的?



4

中國式溝通和印度式溝通


1990年是中國計劃生育後,出生人口的最高峯,之後出現了連續幾十年的



這個出生人口拐點在勞動力市場上非常有意義,1990年出生的人,最早在2006年出來打工,也正是從2006年起,沿海出口加工型企業一線工人開始年年漲薪,因為工廠新招的工人數年年下降。

(製造業的


我相信這只是勞動力市場供需關係變化的預告片。


這一批人中的另一半在2008年參加高考,導致高考人數從2008年後也是一路下降,但得益於大學的十年大擴招,錄取率從57%一路飈升到82%,把這個拐點推遲了十年。


但2017年高考錄取人數首次下降,確立了2016年的拐點,使得大學生畢業生源供應的拐點也將於2019-2020年到來。



到那時,整個勞動力市場的供應量將逐年下降,十年前的製造業工人“漲薪潮”,將會在各個行業的白領中出現,成為創業者的噩夢。


這次的“漲薪潮”至少十年,也就是出生人口下降最快的頭十年,大企業可以消化,但那些服務行業的創業企業,人力成本將會成為不能承受之重。


原文鏈接:未來十年,忌創業,尤忌借錢創業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