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西飛

虎嗅網2018-07-06 22:14:36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猛的號(mg221x),作者:猛哥,虎嗅獲授權發表。


的二號人物去世了。

 

7月4日下午,海航官方宣佈,海航集團聯合創始人、董事長,在法國普羅旺斯的阿維尼翁遊覽時摔下,經搶救無效,於當地時間2018年7月3日不幸離世,享年57歲。

 

王健的離世絕對算是海航的重大“意外”,後果還難詳盡評估。

 

不熟悉海航的人,可能會很費解。海航董事長不是嗎?一個月前,外媒還報道稱陳峯去世。

 

實際上,陳峯是海航董事局主席,他去世的消息已被海航官方闢謠。

 

一葉知秋,由此可見,海航真不尋常:兩個創始人,一個是董事局主席,一個是董事長,分庭抗禮;董事局主席很信佛,屢被傳出退休或死亡,董事長也信佛、驟然真的去世。


以至於,有人説,在中國企業界,海航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1


所謂神一般的存在,首先是指海航的崛起。

 

僅用20多年,海航從一個一架飛機也買不起的小公司,藉助眼花繚亂的的併購擴張,連續3年榮登世界500強榜單,火箭式的發展速度,讓人震驚。

 

過去三年,海航海外併購兇猛。2016年前十大海外併購交易中,海航系佔據3席。

 

一個地方的風頭,遠遠蓋過國航,南航和東航等三大航空巨頭。

 

而這一切離不開陳峯。

 

陳峯是山西人,在北京出生。曾在中國民航總局工作,1980年代末,他得到去西德漢莎航空運輸管理學院培訓的機會。從漢莎回來之後,被時任海南領導挖過去,做助理。

 

後來,海南特區大興土木,要辦航空公司,讓有民航局背景的陳峯挑頭,他就把當年在民航局一個辦公室的王健拉了過來,一起創辦海航。

 

王健,天津人,1983年畢業於中國民用航空學院經營管理專業,分配至中國民航局,與陳峯成為同事。

 

創辦海航之初,海南省政府給了陳峯1000萬,當時,購買一架波音737飛機需要3億元人民幣,這點錢“只夠買個飛機零件”。

 

這是海航的第一次“錢荒”。

 

綜觀整個海航的發展過程,就是一部資本運作史。

 

其實除了1000萬啟動資本,當時海航在海南省政府的支持下,還通過定向募集的方式,籌集2.5億元資金。

 

這筆錢還是買不下一架飛機,所以海航租了兩架波音客機,並於1993年5月2日實現了海口至北京的首航。當年年底,海航又租賃了6架飛機。

 

沒有自己飛機的航空公司還叫航空公司嗎?

 

陳峯去找銀行,開始講故事:海南省地理位置特殊,坐飛機出行是剛需,機票起碼得要1000塊,飛機的一起一落就像一個印鈔機。

 

銀行被這個“印鈔機的故事”打動了,同意以海航定向募集的2.5億元為信用擔保,貸款6億給海航。

 

拿着這6億元,陳峯去買了兩架波音737,海航終於有了自己的飛機,但此時的海航資產不足3億,貸款卻達到6億,負債率很高。

 

可陳峯覺得那都不叫事。他又以公司的兩架波音737作為擔保,向美國波音公司訂了兩架飛機。新訂的兩架飛機到了以後,他又以飛機為抵押,再向銀行貸款。“雞生蛋、蛋生雞”的遊戲就這麼一直玩下去。到1995年,海航已經擁有了8架飛機。

 

看起來勢頭不錯,但海航又遇到了第二次“錢荒”:銀行不放貸了,説負債率太高。

 

負債率太高,真可以算作海航的夢魘,直到今天都揮之不去。


2


在海航內部講話中,陳峯每次必講十上華爾街融資的故事。

 

這個故事是這樣的:陳峯拎一個包,帶領王健去了華爾街,想要説服“華爾街之狼”們給海航餵食。到了華爾街之後,他用自學的英文給投資人講海航100萬美元起步的故事。當時索羅斯一位高級助理聽到後很興奮,就問:你們公司在中國什麼位置?

 

陳峯當時帶的英文地圖上,海南島只是一個點,沒有名字。他告訴這位助理:“我們就在越南邊上,越戰和韓戰是在中國人的幫助下打的,美國人怕死,中國人民不怕死。”

 

如此機智幽默的回答,引得華爾街的投資家們大笑,也引起了索羅斯的關注。此後,三個月內,陳峯與王健十進十出華爾街,回答了索羅斯數百個問題,最後索羅斯的量子基金以2500萬美元買下海航25%的股份。

 

華爾街之行,讓陳峯腦洞大開,開始啟動另外一種借錢模式,這就是上市融資。

 

1997年,海航B股就在上交所上市,成功從資本市場上籌集到2.63億元。在B股市場上嚐到融資的甜頭之後,陳峯馬上啟動了A股上市的步伐。1999年,海航A股在上交所成功發行,這次籌集資金高達9.43億元。

 

如果説,説服華爾街資本大鱷入股海航是揚名立萬,那麼接下來的操作,就是陳峯的封神之戰。

 

2000年,為了應對中國加入WTO後,海外航空進入內地市場帶來的衝擊,民航總局決定對國內航空公司進行重組,國航、南航、東航三大國有航空公司唱主角,開始合併地方航空公司。

 

海航當時的業務都是支線業務,正是民航總局整合的重點,海航面臨着被吞併的危險。陳峯才不想做小弟,當然海南省政府也想本省擁有一個大航空公司。

 

在海南省政府的允許下,海航出資7.8億控股連年虧損的海口美蘭機場,而當時美蘭機場估價近50億。

 

好一個漂亮的反擊。這樣一來,海航的飛機總數雖然和三大航空公司沒法比,但是資產規模一下壯大了,三大航空公司誰也無法吃下海航。

 

隨後,陳峯開始逆向收購,先後併購重組陝西長安航空、新華航空與山西航空。海航的飛機數量因此突破了100架,有400多條航線,佔據中國支線航空70%的市場。

 

此役過後,陳峯反思,飛來飛去賺不到幾個錢,靠借錢買飛機很難迅速壯大。只有“併購”才是把蛋糕做大的法門。

 

這之後,陳峯和海航就根本停不下來。

 

3年後,海航旗下的美蘭機場H股在香港聯交所掛牌交易。截至2016年底,海航所有上市公司在二級市場的融資總額達1600億元。

 

據不完全統計,海航旗下有10家A股上市公司和3家港股公司,業務橫跨航空、旅遊、酒店、IT分銷、物流、金融、投資、房地產、商業零售等等。

 

航空界人士給陳峯送了個外號叫“八爪魚”,他控制的海航集團旗下實際運營的企業超過550家。

 

很多中國民航局的人談到陳峯,都眾口一詞:“沒有他辦不成的事”。


3


海航神一般的存在,還特指兩個創始人皆“不問蒼生問鬼神”。


在海口看過海航大廈的人,會發現那是一個奇特的建築。按照陳峯的解釋,那是一個盤腿而坐的釋迦牟尼佛造型。

 

據海航內部人士介紹,陳峯研修密宗。這幾年,他花費越來越多的時間研究佛學和老莊上,常跟普陀山、法華寺的僧人交往。

 

海航員工的胸牌吊帶都是找高僧開過光的。曾經有一段時間,海航員工之間,甚至見客户,都是單手施佛禮。而海航機長的工作牌背後都印有佛像。

 

陳峯還喜歡相面,喜歡大臉盤的長相。所以海航的空乘人員中,東北人多。

 

信佛之外,陳峯還努力改造員工的思想。

 

在海航,每個員工都被要求能熟練背誦“同仁共勉十條”,他隨時可能抽查,背不出後果很嚴重。有一次在飛機上,他讓一個女空乘當場背誦,結果沒背誦出來,就被髮配到邊遠地區去了。

 

還有一位離開海航的員工説,他剛去的時候,轉正考試就要考“同仁共勉十條”,錯一個字都不給轉正。

 

海航的幹部還都要求學習陳峯編撰的《精進人生》小冊子,由他親自講。高級管理幹部還要讀《大學微言》。

 

一號人物如此,二號人物也是如此。

 

在海航,陳峯內部級別為最高的M16,王健內部級別為次高的M15。詭異的是,海航內部沒有M14及M13,三號人物是董事局副主席譚向東,M12。

 

可見,陳峯和王健關係的的“微妙”,王健雖居陳峯之下,但刻意與三號人物拉開幾個層級,名義上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但實際要傳遞出“雙星並耀”之意。

 

在海航內部,陳峯被稱為陳老闆,王健被稱王老闆。海航內部還有一個潛規則,陳峯用過的人王健不會再用。

 

在公開場合,陳峯叫王健為“王健同志”,王健喊叫陳峯為“陳總”。

 

在2011年7月的一次海航內部會議上,王健説:“我作總結和陳總作總結都是一樣的,陳總往往取代我的角色,把CEO的工作全給佈置了,而有時候我又把陳總的角色給取代了,我倆坐在這看似是兩個人,實際上是一個人,所以大家別把我們看成兩個人。”

 

陳峯隨機補充説:“我跟王健同志兩個人角色總是互換。”

 

王健也信佛。海航一位前內部人士説,陳老闆信佛是表現在面上,每天要抄經。王老闆信佛是發自內心,會偷偷捐助。

 

陳峯愛罵人,早年還拿東西砸人,但過後,會拿着自己寫的字畫去找被罵的員工示好。王健不罵人,員工做錯了事,以前是被髮配上山,跟高僧學習,回來後考察是否思過成功。現在則會收到解聘書或者工作調動通知。

 

王健喜歡喬布斯,給每個高管都發了一本《蘋果的哲學》。

 

他還曾經給員工講過一堂課,內容是“死去吧”。課程的中心內容很簡單:管我要錢的時候,我就讓你們“死去吧”。

 

他常説:“你們記住,不許找我要錢,如果你們找我要錢,我就往你們的腦子裏塞白紙,當塞到你們清醒的時候,你們再去做生意。”


4


陳峯曾放出話:到2025年,海航的目標是進入世界500強的前10名。

 

這意味着海航將和沃爾瑪、豐田汽車、大眾、荷蘭皇家殼牌石油、蘋果和埃克森美孚等世界巨頭公司在同一陣營,更重要的是將會是第一個以資源整合驅導型的企業進入世界500強的前10名。

 

無非還是想辦法融資,並且都用到極致。

 

在過去幾年,海航通過收購方式,不斷把實體產業逐步注入上市公司,同時頻頻定增募集鉅額資金,再進行收購,金額超過千億。

 

就連新三板,海航也不放過。截止2016年12月20日,海航系在新三板深度參與了15家公司。

 

再把眾多上市公司的股票用來質押融資,藉此放大槓桿,為海航資本提供了源源不斷的資金。

 

還發行了一堆的債券,部分債券發行定價與垃圾債券不相上下。而且與時俱進,玩起P2P,一共開設了4家P2P平台。到後來,實在沒錢,還通過高於市場利率的方式向員工籌資資金。

 

就這麼藉藉借和買買買,海航的雪球越滾越大。

 

據海航提供的數據,截至2018年2月,海航總體債務規模為2500億元左右。但根據標準普爾全球市場情報的數據,截至2017年6月底,海航的長期債務達到3828億元,淨債務達到税息折舊及攤銷前利潤的6.5倍。

 

這意味着,海航每年必須支付兩百多億的利息。不過,對於借錢發展,陳峯之前説了,蝨子多了不癢,借多了也就睡得着了。

 

外界認為陳峯的2025年目標很狂妄。他説:“這不是狂妄,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時候,這個時代召喚我們的時候,我們在這行業的工作者,要有為民族爭點氣的志向。”

 

陳峯的底氣在於背後有銀行源源不斷的輸血。

 

但是2017年底和2018年初,銀監會和證監會先後放出狠話,“少數不法分子通過複雜架構,虛假出資,循環注資,違規構建龐大的金融集團,必須依法予以嚴肅處理。”要“查辦大案要案、全面整治金融亂象。”

 

監管層話音未落,陳峯就對路透社承認公司出現流動性難題。

 

當時外界都在猜測,陳峯的戲是否還能演下去?那是因為,陳峯有次參加電視台的活動,他直言:“人生如戲,來這裏也是演一場戲”。


後來的事實再次教育廣大人民,實幹限制了想象力。海航如同飛機遭遇氣流,劇烈顛簸一番後,又正常飛行了。而且陳峯對海航的掌控力更強,他的兒子和侄子都被安排進海航首席執行官團隊,兒子還做了王健的特別助理。海航高管發給王健的請示文件必須抄送陳峯。

 

這在海航的發展史上沒有先例。王健的處境變得十分尷尬,他最後一次見諸媒體是6月14日,與陳峯一起接待來海航調研的海南省政協主席毛萬春。19天后,他在法國墜亡。

 

本已風波漸熄的海航又進入公眾視野,只是沒了二老闆,以後還能平穩地飛嗎?


參考文獻:

1.《Who owns HNA, China’s most aggressive dealmaker?》,來自《Financial Times》

2. 《海航危機加劇》等三篇,作者黃河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猛的號(mg221x),作者:猛哥。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虎Cares 


這麼大的太陽,每天上班還要生一堆悶氣

誰不需要一個「職場保命利器」

懟天懟地懟到戲精昏過去

穿上這件「職場內心戲系列T恤」

老闆想批評你都得三思而後行

👇👇👇👇👇👇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