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一幼兒園18名孩子被針扎,拿什麼保護你,我的孩子?

李清淺2018-07-06 13:53:50

                                                                                                                                                                                                                                                                                                                                                            即使生活給了我一地雞毛

我也要把它紮成漂亮的雞毛撣子

這是一個超級接地氣的公號

文|老秦   圖|那美

01


近日,在網上見到一段“疑似老師兒童”的視頻,有媒體報道,這是我大西安一家名叫“金苗幼兒園”的事情,一名今年剛畢業的蘭姓幼師,用鐵絲扎幼童。



她負責照看大一班孩子的午休,全班45名兒童,有18個孩子都遭到過她的毒手。




目前涉事幼兒園已暫停招生,這名老師也被警方帶走調查。


02


2018年6月,哈爾濱一3歲幼童疑在幼兒園遭針刺,權威醫院驗傷報告顯示孩子“雙足足趾、足跟部可見針刺樣損傷,已結痂,無滲血”, 涉事於某某否認針刺幼童,園方拒絕提供監控視頻,家長已報案,無後續報道。


2017年11月,河北滄州,紅黃藍幼兒園被家長曝光拿針扎孩子,警方涉入調查,無後續報道。


2017年5月,浙江桐鄉一幼兒園被曝教師沈某對幼兒園該大班9名不按時午睡和不按要求喝水的學生“打針”,公安依法對沈某作出行政拘留十日並處罰款500元。


2017年4月,河南寶豐縣西街欣欣幼兒園一幼師馬某,對20多名3歲左右孩子進行鍼扎,寶丰警方以涉嫌虐待被看護人已對犯罪嫌疑人馬某刑拘,無後續報道。


……

03


案例很多,沒必要一一列舉。在百度新聞上搜“幼兒園 針扎”,可以找到近一萬四千條相關新聞。

 


至於這些事情的處理結果:虐童的老師,有的被拘留十五日,有的被罰款500元,有的領刑兩年半,還有的因給幼兒園編造謠言被行拘。


不過最多的還是無後續報道,當新的熱點出現時,原先的新聞變成了舊聞,事件被人淡忘,歲月依然靜好。


除了獨自舔舐傷口的那個孩子。

 

04


這些老師似乎都是一個幼師學校培訓出來的,他們很默契地選擇同一種方式——用針扎來懲罰幼兒,這似乎是幼兒園的潛規則。


對於幼師來説,選擇用針扎的方式“馴化”孩子,好處是顯而易見的:


首先,針扎可以迅速樹立老師的暴力權威形象,讓孩子明白教室裏是手持鋼針的老師説了算,有利於教師開展管理工作;


其次,根據斯金納的強化理論,一種行為得到獎賞或者受到懲罰,在一定程度上會決定這種行為在今後是否會重複發生。在類似的事件中,被針扎的孩子原因都是“不聽話”,如不午睡、不喝水、上課吵鬧等行為,孩子為了避免懲罰,大多會選擇乖乖聽話,老師管教的目的達到;


第三,之所以選擇針扎,而不是別的懲罰,是因為針扎十分隱蔽,孩子在當時會非常疼痛,但是事後不會留下明顯的痕跡,如果把扎針的地方選擇在頭皮、腳趾等部位,即便是細心的家長,也很難從孩子身上發現痕跡(從相關報道中沒有發現有頭皮上的針眼,或許是老師手下留情,或許是太過隱祕,從未被發現)。


站在幼師的角度分析:


一方面,針扎幼童成本極低。因為隱蔽性強,不易被發現,而且即便是被家長髮現,有的園方為了自己的聲譽會刪視頻並極力否認、有的教育部門宣傳部門為了避免負面輿論會壓下。如果實在壓不下,警方介入,更多的時候也是因取證困難不了了之,自己丟掉一份一個月兩千塊錢薪水的工作而已。就算是真正被處罰的,不過是拘留15天,罰款500元。


另一方面,針扎幼童收益極大。利於課堂管理,自己省心省力,更不排除有的幼師在虐童時獲得的心理快感。


那些教師或許沒有經過這樣的權衡利弊,但並不影響他們的做法,不約而同的選擇了同一種方式虐童。

 

05


如何破局?


有人講要加強幼兒園教師准入制度,防止臨時工頂缸。


但是西安這次針扎幼童,就是一名剛畢業的,獲得了的幼教老師。可見一紙教師資格證並沒有起到多大作用。


還有人講要加強教師的培訓。


 “不斷加強幼師法治教育,提高其法治意識和底線意識,努力建設師德高尚、熱愛兒童的幼師隊伍”云云,這是八股套話,真正參加過培訓你就會知道,除了浪費被培訓者的時間和讓培訓者創收之外,在沒有其他用處。


還有人講要加強法治建設,嚴懲這些虐童教師。


事實上,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就增設了虐待被監護、看護人罪,其中規定:“對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殘疾人等負有監護、看護職責的人虐待被監護、看護的人,情節惡劣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法律條文幾年前就放在那裏了,但是這幾年類似的事件有減少嗎?


還有觀點是幼兒園要多裝監控,用技術手段約束潛在的虐童教師。


無論覆蓋多密集,幼兒園也總是有盲區的,比方説廁所。更不用説監控經常會識趣的壞掉。


……

06


那麼,應該怎麼辦?


我的答案是:無解


我在考教師資格證的時候,知道我國有七類教師資格證: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中等職業學校文化課、中等職業學校實習課、高校。


這些教師資格證可以向下兼容,也就是説,拿到高校的教師資格證,除高校外,還可以去高中、初中、小學、幼兒園任教;拿到初中的教師資格證,除初中外,還可以去小學、幼兒園任教;拿到幼兒園的教師資格證,只能老老實實在幼兒園任教。


這樣,就形成了一個等級森嚴的階梯。


順着階梯越往上走,對從業者的要求越高,進入的門檻越高,工資也越高,相應的,從業者的穩定性也越強。


然而有過教學實踐的人都知道,幼兒園和小學是最難帶的;初中高中雖然有升學壓力,但是孩子年齡畢竟大了,課堂紀律容易維持;高校老師如果不評職稱,不跑課題,僅僅代課的話,那是最輕鬆的。


所以這個階梯越往下走,工作壓力越大,難度越大,但薪水更低,所以人員流動性更強。


俗話講:家有三鬥糧,不當孩子王,現實中,學習不好的女生才去上幼師學校,去做幼師。


有人在武漢兩所職校統計過幼師新生的生源質量變化,結果發現:低分學生從1995年的0.01%逐年增長至2004年的60.41%,而高分學生則從46.61%下滑至0.23%。

 


更不用説要求更低的保育員了,無業的,沒有一技之長的中年女性,只要願意,都可以去幼兒園應聘保育員。

 

其實對於很多幼師專業畢業的學生來説,選擇單飛比在幼兒園要舒服的多:

在幼兒園一個月工資兩千左右,要照看一個班至少30個孩子。


單飛之後,專業對口做月嫂,一個月6000到8000;如果做保姆,一個月3000到5000,而且只需要照看一個孩子。

 

於是幼教行業就形成了這樣一個死循環:成為幼師的門檻低導致幼師收入低、發展空間小、不被認可,而行業總體收入低、社會地位低、工作強度大,又導致高素質人才不會選擇幼師這個行業。


這就是現狀。

07


幼師這份工作,本應有一個較高的門檻。




據中國青年報微信公號消息:


在加拿大,想成為一名幼師並不簡單,幼教專業的學生需要學習兒童的語言藝術、探索兒童的成長環境、兒童的創新型培養、兒童心理學、健康營養和安全、特殊兒童心理教育等等十幾門課程。最終受訓者必須從被省級教育機構批准的高校內完成專業課程,才可獲得幼教資格。


值得注意的是,只有兒童早期教育專業的畢業生才能夠取得幼師資格證。其他專業的學生,即使是拿到過博士學位的學生,如果想要轉行做幼師,都需要重新回爐,通過所有幼教專業的課程,才可以申請。


美國要求教師職業申請者先接受4年的大學教育,在獲得學士學位以後再接受一到兩年的教育專業訓練,包括教育實習,再參加統一的教師資格考試。


法國幼兒教師要在教師培訓學院 (IUFM) 接受兩年的培訓。申請者須具有學士學位或相當學歷,身體健康,無前科。


但是,在我國的情況,大家都清楚。


但願“ 再窮不能窮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不再是一句空話。

重磅推薦


新作《所有美好,都值得用心等待》即將傾情上市,

各位老鐵們,過幾天網上就能買啦。

到時還請大家多多支持。


猜你想讀


母乳不夠,讓多少媽媽抬不起頭來

生二寶後,我們是如何變成“特困户”的~

沒有伺候過月子的男人不是真正的爺們兒

老秦講述綿綿出生過程:生產面前,沒有小事

關注“李清淺”回覆“説話”

送你一節免費婚姻溝通課

回覆“書單”

送你一份獨家繪本書單

全是清淺獨家的哦


作者簡介


李清淺,愛折騰的80後老少女,兩個孩子的媽媽,主職奶娃,兼職寫作。著有《願你獨立,願你強大,願你貌美如花》等書。微博@清淺李,個人公號:李清淺(ID:wliqingqian)。

李清淺
這是一個超級接地氣的公號。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