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想起媽媽的話,閃閃的淚光魯冰花…… | 語言學午餐

語言學午餐Ling-Lunch2018-07-05 05:49:10

今天小編刷到了一條毀童年的豆瓣帖子——



再一看評論,原來很多人曾經都把歌詞的“夜夜”錯聽成了“爺爺”,還有人以為裏面暗含了家庭暴力事件。



其實聽錯歌詞是一件十分常見的事,還記得那些年我們聽錯的歌詞嗎?



大家仔細觀察就可以發現,在上面的評論中,原歌詞都被聽成了和它聲母韻母相同但聲調不同的詞,比如荔枝vs理智,爺爺vs夜夜。


眾所周知,普通話是聲調語言聲調不同意思也不同,聲調與意思緊密相連。


聲調可以被看作是音調(pitch)的高低變化,同時,音調高低變化也是音樂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當詞語作為歌詞的音調和本身音調不符的時候,自然也會容易出現大家聽錯歌詞的現象。



那麼大家有沒有想過這樣一個問題:


對於聲調語言來説,音樂人寫歌的時候會不會感到被限制?歌曲的旋律(song melody)和自然説話時的旋律(speech melody)有沒有關係?


比如國語流行歌,當詞人拿到譜好的曲子,具體某一時刻的音調變化會不會限制他們對於詞語的選擇?


方文山:鬼知道我這些年經歷了些什麼


同樣,當譜曲的人拿到寫好的詞,由於詞語本身就包含了音調的信息,詞彙層面的音調信息會不會影響或是決定譜曲的人做的旋律?


單單從語言學的角度分析,相比之下韓語歌應該更好創作,因為韓語裏的任何音調變化只是用來傳達語調(intonation)層面的信息。不同於聲調,語調中的音調變化並不辨義。也就是説,無論你用什麼音調説“歐巴”,它都是“哥哥”的意思,不會有“叔叔”的意思,所以韓語歌旋律的音高變化不會影響人們對於歌詞的理解。



1. 歌曲旋律和語音旋律的相互關係


在具體闡明之前,我們先來看看兩個不同的概念:


歌曲旋律是指,一首歌的音高變化,可以用五線譜或者簡譜來表示; 

語音旋律在本文裏是指,對於聲調語言來説,人們在正常説話的時候音調變化。


Murray Henry Schellenberg在他的PhD論文裏,總結了前人研究兩者關係的方法,大概有以下四種:


第一種:找母語者聽歌評判

第二種:比較具體音節——一個字理應被讀成降調(falling tone),但是唱歌的時候音符可能是個升調。

第三種:比較基頻(F0)——將音樂旋律的基頻值劃分成不同的區間,和説話時的音調基頻對應比較。比如,一個詞在自然説話中音調值應該很低,相對應地,在音樂的基頻系統裏,音高是不是最低的。

第四種:比較短語整體的音調走向


基於上面的研究方法,一些研究表明,在不同聲調語言中,歌曲的旋律和自然説話時的語音旋律之間的關係是不一樣的。Schellenberg總結了九種不同語言的對應關係:


 圖中虛線是指説話時的語音旋律和歌曲旋律一致率為33.3%


圖表裏的語言都是聲調語言,但是有的語言比如粵語,歌曲旋律和説話時的語音旋律一致性超過80%,然而對於另一些語言來説,歌曲的旋律和語音旋律一致性並沒有很高。


國語歌和粵語歌不同——研究表明,國語歌曲的旋律和説話時的語音旋律一致度不高,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大家會容易因為音調而聽錯歌詞了。



2. 為什麼國語歌和粵語歌有這樣的不同?


Schellenberg列出了可能的語言學原因:


① 粵語的單字詞較普通話來説更豐富


通過語料分析,Chen et al.(1993) 發現普通話中的二字詞佔了整個語料庫的65.6%,而單字詞僅佔9.52%;Qian et al.(2004)發現粵語的二字詞佔了粵語語料庫的54.61%,單字詞平分秋色,佔了41.94%。


在單字詞比較豐富的情況下,當單字詞作為歌詞時的音調與説話的音調不一樣的時候,沒有語境的環境下,人們沒有辦法通過其他字來推測這個字是什麼,只能保持它和説話的音調大致相同。


但是研究粵語時用的語料庫只有6400字,普通話語料庫有54500個字,結論並不是那麼有説服力。如果有人感興趣,可以找一個規模更大的粵語語料庫重複驗證一下。


② 普通話同音字密度(homophone density)比粵語低


同音字密度是指一個詞有幾個對應同音詞,比如“li'zhi”,可以是“李志” “荔枝” “勵志” “離職”等等。如果同音字的密度很高,那在聽歌的時候會有更高的機率被混淆。


Huff和Payne (2012) 大概估計普通話會用1255個字節來表達6000個不同的詞。相比,Qian et al.(2004) 發現粵語僅用1700個字節就可以對應10000個不同的詞。兩者的同音字密度都很大,但粵語要更勝一籌。


這説明如果不加音調上的區分,粵語詞彙比普通話詞彙更容易被混淆。可能是為了規避這種風險,創作者在創作粵語歌的時候儘量將其旋律和語音旋律保持一致。


以上只是一些可能的語言學角度的分析,社會環境和歷史背景等更多社會因素的不同也會導致這種現象,在此不一一詳述,有興趣的讀者可以閲讀Schellenberg的論文。



3. 當兩個旋律一致度不高時,人們怎麼聽懂歌詞?


Schellenberg還做了普通話和粵語兩組不同的聽覺感知的實驗。


他發現在國語歌裏,如果沒有上下文語境只有音符高低時,人們無法分辨的出唱的詞是什麼。在語境很模糊的情況下,大家可能會根據日常生活中遇到詞語的頻率來主觀判斷。


比如困擾大家許久的“爺爺”問題,“夜夜”理應都是四聲,兩者之間需要一個音調下降的趨勢,而曲子裏兩個字的音符相同並且音調較高。



語境上來看,“爺爺”和“媽媽”像是會一起出現的詞語,生活中遇到“爺爺”這個詞的概率普遍來講比“夜夜”要高,所以大家聽錯也就情有可原了。


同樣語境對於粵語歌詞的理解也是不可或缺的。黃貫中的天與地有一句:

       

   彷    似      流     水     不     會        斷

 fong35 ci13 lau21 seoi35 bat55wui13 tyun13     

我們可以看到,在説話語流中,“似”和“流”之間應該有一個音調下降的趨勢,然而音符上卻沒有相對應的趨勢。


單從音符上分析,人們有可能會將“流” 聽成“漏”(lau22)。在這個時候,語境幫助大家否定了這種可能性:


        時光可逆轉,彷似漏水不會斷

(黃貫中家裏的水費應該很貴,才能寫得如此驚天地泣鬼神)



同時由於粵語歌簡單地保留了粵語聲調系統,人們也會把歌裏面的音調變化作為辨別歌詞的輔助性工具。


總而言之,不同於粵語國語歌裏的歌曲旋律不受限於自然説話時的旋律;在聽國語歌的時候,人們會根據上下文語境來理解歌詞。當歌曲的旋律和語音旋律不一致,並且上下文語境很模糊時,很容易出現因為聲調而聽錯歌詞的現象。


需要強調的是,作詞作曲對於創作人來説是一件比較私密的事情,有的人覺得作曲時必須符合詞語本來就有的音調,有的人則不然。雖然創作的過程因人而異,但是基於語言學的類似研究,尤其是在聽力感知上的研究,給語言學和音樂都添加了更多可能性。


你有什麼好玩的聽錯的歌詞,或者關於語言學和唱歌有什麼想説的,留言和我們分享吧!



參考文獻


Schellenberg, Murray Henry (2013). The realization of tone in singing in Cantonese and Mandarin (Doctoral dissertation). Retrieved from UBC Theses and Dissertation Open Collections. 


Chen, Ching-Yu, Shu-Fen Tseng, Chu-Ren Huang and Keh-Jiann Chen. 1993. Some distributional properties of Mandarin Chinese: A study based on the Academia Sinica Corpus. Proceedings the Pacific Asia Conference on Formal and Computational Linguistics. 81-95. 


Qian, Yao, Lee, Tan and Soong, Frank K. 2004. Use of tone information in continuous Cantonese speech recognition. Proceedings of Speech Prosody 2004. 


Huff, Christopher and Payne, Elinor. 2012. Disambiguation of tonally unspecified Mandarin syllables. Proceedings of Speech Prosody 2012. 107-110. 





讚賞是語言學午餐作者唯一的稿費來源

激勵作者,享受更多語言學好文

閲讀原文

TAGS:粵語音調歌曲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