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滿地是錢”到“不敢接單“,共享單車第一鎮200多家商鋪關門

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2018-07-05 03:43:47


本文字數:2435|預計4分鐘讀完

曾隨着共享單車潮風光一時,單車生產企業們如今夢醒了。

 

  來源丨每日經濟新聞(nbdnews


曾經被資本瘋狂追逐的風口——共享單車,如今的日子不好過。然而,更不好過的,還有自行車生產企業。


天津市的王慶坨鎮,號稱“中國的自行車之鄉”。早在2010年,王慶坨全鎮的自行車年產銷量,佔據全國1/8。


一年之前,這裏還被稱為中國共享單車生產的第一鎮。然而,在共享單車的資本狂歡之後,曾經紅火的自行車生產企業陷入了倒閉潮。


王慶坨鎮在地圖上的位置


共享單車火爆時,這裏曾經有500家商鋪,而如今已不到300家。無論是整車生產企業,還是零部件生產企業,經過一輪洗牌後,倖存下來的企業,已經不敢輕易接共享單車的訂單。


曾經,滿世界都在找他們


據《經濟之聲》7月2日報道,天津捷易達自行車廠總經理楊清亮説,很多企業都是被遲遲不能到賬的尾款拖垮了,


押尾款的拖住之後,影響相當大,自己內銷的客户已經沒有了,已經生存不下去了,自動就不幹了。


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共享單車全行業累計投放單車2300萬輛、覆蓋200個城市,市場已經飽和。另有研究機構統計稱,目前國內廢棄的共享單車數量已超百萬輛。這其中,有很多是還是嶄新的。


這一幕,恰似回到了5年前。上一次自行車行業稍有起色,還是在2010年。當時,騎行風盛行帶來了好光景。糟糕的情況從2013年開始,源於購車潮的放緩,行業產量整體下滑。


曾經的“共享單車第一鎮”到底有多風光?


據騰訊財經此前報道,2015年,中國北方寒冬的一個陰沉午後,兩位年輕人敲門走進了天津富士達集團樂騎科技有限公司CEO孫昊的辦公室,他們找上門來,希望訂購5萬輛自行車。


孫昊沒有想到,1年多之後,當初兩位ofo“毛頭小子”送上門來的小訂單如今已經翻了200倍,這足以支撐這家全球最大自行車製造商的全部產能。


2016年的最後一個季度,共享經濟的聚光燈終於從“滴滴”們轉移到了摩拜、ofo,一羣野心勃勃的年輕人希望能解決中國人“出行最後1公里”,他們開着大卡車將數以千萬計自行車灑滿大城市的每一個角落。


共享單車的盛宴給製造商帶來了暴增的財富,在戰爭打響的2016年12月份,納入政府統計的自行車製造商單月完成產量519萬輛,同比增長8.4%。在2017年,共享單車品牌帶來的新增訂單預計將達到百億元。


2017年1到5月,正是共享單車最火的時候,天津市自行車電動車行業協會提供的數據顯示,當時,天津市自行車產量2622萬輛,同比增長25.4%,累計完成主營業務收入同比增長12.1%,利潤總額同比增長10.5%。


這樣的瘋狂市場,讓小鎮王慶坨忙碌起來,這個“中國自行車第一鎮”恢復了往日的歷史榮光,他們發現,自己不再是那個滿世界找訂單的“乙方”了,因為,滿世界都在找他們。


如今,他們有單不敢接


如今,風靡一時的共享單車變成了“過剩單車”。據《經濟之聲》報道,對生產企業而言,市場已經飽和,能轉型的紛紛轉型,無法轉型的,就是關門停業。某車架廠的負責人也説出了眼下的實際情況:


工人沒地方用,老闆也就那樣待着,老闆沒錢掙,工人哪有活幹!


雖然偶爾也還有訂單,但對於經歷過一場洗禮的自行車生產企業來説,哪怕是再艱難,也不願意冒險接單,尤其是來自共享單車的訂單。


因為一般來説,共享單車企業簽訂的是框架合同,沒太大約束力。這意味着,一旦單車企業的資金鍊出現問題,供應商們很難通過合法的渠道拿回貨款。



不僅如此,據明州自行車總經理李樹恆説,共享單車的零部件與普通自行車的零部件不通用,如果作廢,只能當廢鐵。


火爆一時的共享單車讓逐漸沒落的自行車行業徹底的火了一把,也讓王慶坨鎮感受了站在風口上的力量。如今,風停了,自行車行業和王慶坨鎮需要多久才能緩過來?誰也不知道。


天津王慶坨鎮裏的自行車廠商們境遇,其他的廠家也感同身受。比如,上市公司上海鳳凰(600679,SH)。


2017年5月,在共享單車正火熱之時,上海鳳凰(600679,SH)的子公司——鳳凰自行車與ofo達成戰略合作協議。根據這份協議,鳳凰自行車向ofo運營方東峽大通的供貨可能達到500萬輛,有望給公司帶來不菲的盈利。




然而,時移世易,在共享單車投放基數已經極高的背景下,雙方的合作大大打了折扣。整整一年之後,也就是2018年5月4日,上海鳳凰發佈公告稱,雙方自行車交易量較500萬的預期完成率不足四成。此外,今年前4個月多的時間內,鳳凰自行車或僅向東峽大通提供了逾8萬輛自行車。


倘若按照上海鳳凰預估的“500萬輛車獲得4000萬元收益”計算,每輛鳳凰自行車的單車盈利約為8元。若以此估算,公司出售給東峽大通方面的186.16萬輛自行車的整體盈利約為1489萬元。


2017年年報截圖,披露了東峽大通報告期內按計劃採購整車177.73萬輛


共享單車已成“過剩單車”


2017年6月起,共享單車開始出現退出者——町町單車、小藍單車、酷騎單車等相繼倒閉。


因過量投放、企業倒閉等問題,街頭出現大量廢棄閒置的共享單車,擠佔公共道路資源。


共享單車“墳場”


例如廣州,據《廣州日報》報道,去年起,廣州市交委已發佈聲明,禁止任何形式的新車投放行為。進入2018年,清理廢棄共享單車成為重點聚焦的話題。4月18日,廣州市集中開展清理共享單車的整治行動,一天就已清理共享單車超過9000多輛。據統計,停在廣州街面上的廢棄共享單車有30多萬輛,而畫線規範內可停放的大概8.5萬輛。


誰來負起清理的責任?廢棄共享單車該交給政府還是企業處理?


對此,摩拜單車和ofo企業作出了迴應。摩拜單車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企業打算“以新換舊”,換置一批廢棄共享單車。企業在廣州租賃了十多個倉庫,每個倉庫至少有1000平方米以上,用來放置廢棄單車。


其他大城市也不例外。據國是直通車報道,儘管從去年9月暫停了共享單車新增投放,但北京等城市的共享單車過剩情況依然明顯。


北京市交通委相關負責人表示,截至今年4月底,北京共享單車總數已控制在190萬輛左右,較去年9月最高峯時的235萬輛下降約19%。但目前局部地區共享單車測算活躍度為50%,即仍有一半處在閒置狀態,變成了“過剩單車”。


在處理“過剩單車”方面,北京、深圳均提出調控共享單車的數量,將採取置換的方式對車輛進行更新。


那麼,北京,深圳等地實施的減量調控,置換舊車等政策是否有效呢?


對此,馬繼華告訴國是直通車記者,控制總量有一定效果,但最終還是靠市場自身的調節,過剩就會得到懲罰,有企業倒閉。


閲讀原文

TAGS:共享單車東峽大通廢棄共享單車自行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