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秀 | 金城:中國為什麼出不來宮崎駿

南方人物週刊2018-07-05 02:22:12

今日廣州,始於越秀。越秀是千年廣州古城的中心地帶,自古以來人才輩出。在這裏生活、探索、奮鬥、創造的人們,書寫着廣州越秀這片土地的故事。

他們或在舊城根和老街巷中出生成長,或在傳統藝術和工藝中傳承堅守,或在創意園和科技園中探索創新,或在瞬息萬變的商業世界中逐夢前行……在各行各業中引領開拓的人們,展現了越秀區在不同領域的發展歷程和特色成就,他們的氣質,正是這片土地可感的温度。

壹號見·見人見智”, 廣州越秀區政務微平台“廣州越秀髮布”攜手《南方人物週刊》,一起尋訪廣州越秀的精彩人物故事,感受“領•秀”們獨特的風采和温度。


本期人物  

著名畫家金城,本名邵遲,《漫友》文化品牌、中國動漫金龍獎和JC動漫館的創辦者,被譽為“中國動漫出版第一人”。系中國美協動漫藝委會副主任,廣東省美協動漫藝委會副主任,廣東省動漫藝術家協會主席、廣州市動漫藝術家協會主席。


年紀越往上走,金城越喜歡豐子愷的漫畫。在二十多歲時,他會覺得太簡單,更偏向劉繼卣等畫工精良的連環畫家。畫了幾十年才知道,畫畫不一定要形式感強,關鍵要看內容。簡約的幾筆能夠充分表達內容,對一個畫畫的人而言是很強的能力,需要長時間的修煉。越看豐子愷的畫,他越覺得自己“一輩子都不會達到”。


他最愛的動漫角色是龍貓,自己創辦的JC動漫館中甚至有一面龍貓牆。在金城看來,《龍貓》超脱生活,想象力天馬行空,“連塵埃都可以有生命”。想象力深處是人的內心情感世界,宮崎駿總能在平常的生活中發現有趣的東西,也從來不忘記對人性善良、脆弱、喜悦、悲傷的刻畫,這讓天馬行空的想象力有了腳踏實地的根基。這樣的作品極易引起年輕人的共鳴。


JC動漫館內龍貓的手稿


從事了近四十年與漫畫相關的工作,從一名畫家變為《漫友》雜誌社社長,再到離開經營崗位鑽研學術,金城越來越感知到國漫與日本、歐美漫畫的距離,但他也欣喜,國漫的環境正在逐漸變好。他相信,中國出一個宮崎駿這樣的大師,“只是時間問題。”



連環畫的好日子

◇◆◇


金城成長於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正是中國連環畫最興旺的時期。連環畫報一期可以發行160萬冊,單行本輕輕鬆鬆上百萬。陪伴金城長大的是趙宏本和錢笑呆的《三打白骨精》、王弘力的《十五貫》……他迅速愛上連環畫,從臨摹開始,見人就畫速寫,車站也畫、火車站也畫。漸漸開始投稿,《人民日報》編輯的退稿信他至今還留着。對畫畫的熱情讓他放棄了高考,一心想成為專職畫家。


1983年,他因創作《明姑娘》受到關注,迅速成為萬元户。這是他早期最得意的作品,改編自航鷹的同名小説,講述先天失明的盲人姑娘葉明明幫助後天失明的大學生趙燦勇敢面對困難的故事。金城正處於創作的最佳狀態,先後畫了三遍才出版。讀者蜂擁而來,湧入他的家鄉黑龍江望奎縣向他學畫。他因此創辦了一家“萌芽藝術學校”。



然而連環畫的好日子即將畫上一個句點。1985年,連環畫產業迅速衰落。金城分析,連環畫的興起是由於改革開放初期,人們的文化需求極其迫切,而相應的文化消費並沒有跟上。連環畫價格便宜,一本一分錢就能租到。但隨着連環畫市場日漸蓬勃,發行蔚然成風,連工業、農業出版社也爭先出版連環畫,題材雷同、畫面粗糙、供大於求,加上電視等娛樂消費受眾變廣,連環畫市場急劇萎縮。華三川、王弘力等連環畫名家都被迫轉行去畫國畫。金城也不得不中斷創作,南下珠三角求職,成為《珠海特區報》的美編。


1986年,由香港黃玉郎創辦的玉郎機構成為香港第一家上市的漫畫公司,重燃了金城心裏的連環畫夢。這一時期,國外漫畫大量進入中國。歐洲的《丁丁歷險記》《藍精靈》;美國的《加菲貓》《貓和老鼠》;日本的《聖鬥士星矢》《城市獵人》《美少女戰士》等湧入中國,這些漫畫廣受歡迎,成為一代中國人的童年記憶。金城感覺到社會對漫畫的渴求,1997年,經歷了兩次創業失敗的他開始第三次創業,創辦《漫友》雜誌。



“國漫正在變好”

◇◆◇


當時漫畫仍處於地下市場,盜版橫行,國漫亦多是模仿日本、歐美畫風的作品,媒體和輿論生態對漫畫的態度都不正面,甚至視之為糟粕。金城提出“動漫”的概念,“讓漫畫搭上動畫這班車,他們確實是同一個體系,國外也認同,日本、歐美也通過漫畫-動畫形成了產業模式。所以我們提出後很快被同行、社會、媒體接受了。到了2006年,國家級的政府文件也開始用動漫這個詞。”


在為漫畫“正名”的同時,金城還着力原創漫畫的開發。“當時年輕人都不知道漫畫可以成為一種職業。”他曾去北京拜訪還未成名的本傑明和聶峻。他們住在地下室裏,推開好幾層大鐵門往裏走,黑黑的小房間散落着稿紙、煙灰和泡麪盒,空氣中瀰漫着泡麪的味道。只有幾盞枱燈亮着,下面是年輕人在畫畫。金城邀請他們一起做漫畫時,他們兩眼迷茫,面面相覷,覺得不可思議,啊,不可能吧。”


《漫友》挖掘了一批青年漫畫家,創辦主打文學的雜誌《新蕾》,將插畫、繪本、青春文學融合到一起,逐漸吸納了許多優秀作者,如落落、血亮等。這樣的設計贏得了很多青少年讀者的喜愛。


金城的經營能力與專業眼光在《漫友》的發展過程中顯露出來。他看重一部十年前出版過的作品《烏龍院》,找到作者敖幼祥,將兩百多本《烏龍院》的版權全部簽下。售賣時,將封面做成大紅色,擺在書報攤紅彤彤一片。《漫友》版《烏龍院》2003年元旦正式出版,連續10年成為中國發行量最大漫畫系列。同時,他培養了本土作者朱斌,創造了《爆笑校園》系列,也大獲成功。


在金城的籌謀下,中國動漫金龍獎於2004年開始舉辦,至今已14年,在業內有“華語動漫奧斯卡”之稱。金城設立這個獎是希望能將有潛質的新人挖掘出來。夏達、本傑明、阮筠庭、姚非拉、陳安妮、豬樂桃、寂地、客心、丁冰、SHEL、王小洋、於彥舒、韓露、朱斌、十九番等數十位漫畫家都是“漫友文化”通過金龍獎等方式發掘出來的。


經過了與國漫同仁數十年的努力,金城覺得現在國漫的境況大勝從前。2015年,在世界最大的漫畫節法國昂古萊姆國際漫畫節上,“中國館”廣受歡迎,而廣州正是“中國館”的承辦方,“JC動漫”是總策展人,國漫正在越來越多地走進國際視野。



2015年,金城建成了國內第一傢俬人動漫博物館——JC動漫博物館。博物館可免費參觀,但需要預約。近年來,金城開始有意識地蒐集漫畫家手稿。隨着電腦畫圖越來越普及,手繪漸漸疏離。“但手繪作品是人們記憶的標識,有温度有情感,也能喚起人們成長的記憶,呈現出的藝術感和效果也更加明顯。我專門建這個地方,調節燈光温度濕度,一方面是做一個保存,一方面是希望和大家分享。也希望能夠鼓勵一批又一批年輕人,提起筆來創作。”


 

JC動漫館收藏



超越集英社

◇◆◇


人物週刊:您堅信中國也會出現宮崎駿那樣的大師嗎?


金城:還是個時間的問題,60年代《大鬧天宮》出來的時候,從造型設計到整個劇情到動畫製作都已經走在世界最前列。上個月我還去上海拜訪了《大鬧天宮》的動畫總設計嚴定憲老師,再欣賞這個片子的時候,我覺得中國的動畫在那個時候相當具有國際眼光,包括後來上海美影廠的一系列動畫短片,《山水情》、《牧笛》、《小蝌蚪找媽媽》、《三個和尚》等等,這些都在國際上得了很多獎,尤其是水墨動畫《山水情》,它是中國動畫在世界上得獎最多的一部作品。這些作品在今天看來都是經典,我們仍然沒有超越。為什麼上海美影廠在那個時代能夠拿出那樣的作品?為什麼現在缺少這樣的創作?


那個時候的創作完全是為了表達真實的夢想,創作沒有考慮到成本的因素,也沒有考慮到賣多少錢。只要是不滿意,就反反覆覆地修改,直到滿意為止。


金城的水墨作品(左)


人物週刊:創業至今,您還懷有激情和夢想嗎?


金城:漫友文化20年,如果我是一個純粹的商人,那我應該走不到這一步。正因為有一種情懷,有一種情結,有一種夢想。我覺得有這種判斷力,堅定地做一件事的夢想,勝過在市場上能夠撈多少錢。正是因為這樣,市場也給了一個積極的回報。讀者不是傻瓜,他能夠收到你努力的信息。


《漫友》發展的時候,剛好是一箇中國民營出版開始繁榮、整個出版業都非常活躍的時期。我當時的夢想,是覺得在中國做漫畫肯定完全可以超越日本的講談社和集英社,能夠超越他們這種龐大的出版體系。我的目標就是要超越日本動漫,當然不是説把人家打敗,這是兩回事,日本有日本的好,但是日本的東西它始終還是基於日本的市場,那我是要做基於我們中國市場的好東西,外國人沒法企及的方面,我們把它做到。 



越秀有動漫的土壤

◇◆◇


人物週刊:不僅漫友文化,奧飛動漫、原創動力、詠聲動漫等這些動漫企業都發源於越秀區,您覺得是什麼樣的優勢和土壤吸引這些動漫企業落户在這裏?


金城:不止這些企業,也有很多漫畫家在越秀設立工作室。越秀區是一個文化積澱深厚的老城區,文化延綿了幾千年,確實能給予動漫創作靈感。我始終感覺到,作為動畫漫畫的機構,年輕人、創意人士集聚在有非常深厚的傳統文化積澱的區域,好像會有更多的靈感。再加上產業政策,越秀區更加實在一點,能夠給企業和個人更多的支持,讓我們有一種歸屬感。


人物週刊:對未來越秀區的文創產業發展您有什麼建議?


金城:我覺得要跟旅遊結合,我們的傳統文化要和旅遊景區結合。現在遊客在廣州買不到他們覺得特別有紀念意義的旅遊紀念品。我們有這麼多創意實體,有這麼多公司和漫畫家,這方面可以努力一番,作品的挖掘結合文化與旅遊,這是非常龐大的市場。比如説新海誠的《你的名字》,它都能帶來人們去日本某地旅遊的熱潮。我也去過日本的鳥取縣,它的機場就叫鬼太郎機場,也開發了青山剛昌的紀念館和鬼太郎的動漫館,每年都帶來巨大的產值。


JC動漫館


人物週刊:具體到廣州,它可能結合的形式是怎樣的?


金城:如果未來廣州有更多像JC動漫館這樣的地方,我們可以將旅遊紀念品的開發打造聯合起來,把傳統文化動畫片、漫畫作品和當下人們的閲讀興趣相結合,創造一點新的作品。在越秀區這邊,本身已經形成了一個動漫集聚的氛圍,已經有了這麼一個基礎。這一定是我們的優勢,哪裏也比不了。


瞭解JC動漫館相關信息及預約參觀方式

可關注JC動漫館公眾號(jc-comic)


版權聲明

專欄圖文版權歸“廣州越秀髮布”和《南方人物週刊》共同所有

如需轉載,請與“廣州越秀髮布”聯繫


本文首發於南方人物週刊微信公號

文 / 本刊記者 甌江 實習記者 薛秦騫

攝影 / 大食

感謝何鑽瑩在採訪中提供幫助

編輯 / 陳雅峯

閲讀原文

TAGS:動漫jC 動 漫廣州越秀髮布漫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