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未來所有的書,都長成文庫本的樣子

小貝書單2018-07-04 01:05:47



上週五午休時,成都突然下起了暴雨,於是就趴辦公桌上先睡了一覺,醒來時恰好雨停,就揣了一本書在兜裏,去便利店吃午飯,在就近的咖啡館讀書。

 

敍述這個場景的意義是它跟往常有了很大的不同,不是把要讀的書裝在包裏,然後揹着包出門,而是直接揣在了兜裏,突然就輕鬆了不少。

 

能放在屁股兜裏的書必然很小,能做到這樣小開本設計的書,幾乎,必然,只能是本。


文庫本是一個從鄰國傳過來的概念,指一種小型規格的平裝,最常見尺寸為A6規格,比電子書kindle都要小,所以非常適合隨身攜帶。書小了,售價也便宜,日本讀者要是嫌單行本的新書昂貴可以等文庫本出來了再買。

 


單行本與文庫本的對比


順道一提,日本作家倘若出一本小説,是可以賺三次錢的。首先是在雜誌上連載,然後出單行本(多是精裝),過一陣子再出文庫本。這樣的制度即讓作者與出版社都能有較好的收益,也滿足了不同需求的讀者。

 

文庫本的產生,據説是由日本早期引進西方小開本圖書而來。著名的巖波書店為了讓人人有書讀,推出了售價1日元的巖波文庫。這種把知識盛在簡陋的盤子裏的做法滋養了一代代的日本人。乃至到現代,文庫本仍然流行,地鐵上時常看見有乘客讀着一本小小的書。

 

我很喜歡文庫本這樣的小書,揣在兜裏即保證了隨時有書讀,又不用每天負重揹包。

 

但這終究是日本才有的書籍類型,雖然國內的出版社也會有相對輕薄的文集,比如牛津通識讀本,簡裝版的海豚書館等。但終歸“文庫”得不夠徹底,開本大小、紙張硬度等仍然大於日本的文庫本。

 

著名的日本生活方式品牌無印良品在2017年出本了“人與物”系列文庫本,以在藝術、詩歌、電影、出版等不同領域的日本作者為對象,一冊一人,輯錄他們的經典語錄和短篇文章。2018年,國內著名的雜誌書——同時也是出版品牌的《讀庫》將“人與物”系列引進中國,除了將文字漢化外,中文版忠實的復刻了日文原版,連紙張都是選用進口的日本紙。

 


本文開頭敍述的那個場景,被揣到兜裏的就是這個系列的書。該系列計劃出六本,目前已經出版了三本,分別是日本著名導演《小津安二郎》,原生活雜誌創始人《花森安治》,日本民藝運動之父《柳宗悦》。三本小小的書,內容組成均是“語錄+文章”。藉由這些雋永的句子、文章,一窺日式生活的本質。

 

每天揣一本書出門,相較於動不動就摸出手機,從兜裏掏出一本書的感覺,很酷呀。

 

只是文庫本也有文庫本的劣勢。首先是不利於記筆記,文字的排列相對緊湊,幾乎沒有地方下筆,加之紙張輕薄,勉強筆記也需要一個比較硬的平台。

 

輕薄柔軟的文庫本,雖然適合隨身攜帶,卻因為容易破損帶不長久,對於在乎書籍品相的讀者來説,不適合。

 

同樣不適合的還有國內圖書市場對文庫本的接受程度,利潤薄、不適合收藏、讀者接受度低、加上本就不多的閲讀人數。

 

有種種缺陷的文庫本,我仍然喜歡得不行。雖然願意為書籍的裝幀設計買單,可閲讀到最後還是聚焦於文字,文字的載體自然是越簡單越好。

 

早晚通勤的地鐵還蠻多人,在人堆中只要有把玩手機的空間,我就可以翻開文庫本。


(end)



小貝書單

多讀書,讀好書

▲掃一掃,更有料


你可能還想讀


2018年香港書展

去了趟日本後,我發現......

所有市場營銷的祕密都藏在這《22條商規》裏

從偶像歌手到教育博士,她是如何將三個孩子送進斯坦福的?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