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職場新人不但沒工資,還要倒貼公司培訓費

人神共奮2018-07-01 05:00:37

首發於“人神共奮(ID:tongyipaocha)”微信公眾號

每週二原創:職場學習類乾貨

每週五原創:解讀經典,笑看職場

被AI改造的職場新關係?


1/5

這回輪到文案失業了


通訊錄裏的廣告人比較多,所以前幾天我的朋友圈被一個“AI文案”的測試小小地刷了一把屏。



作為一個曾經的廣告文案以及科幻小説愛好者,我還真沒覺得驚訝,甚至覺得它早該來了。畢竟早在兩年前,這個系統設計出的廣告圖,就經常被我拿來同我們自己的設計師做出來的圖,進行點擊率的PK了。


很多人都在覺得“AI文案”一點也沒有創意,這個反應也不讓我意外,畢竟咱們自己寫出來的文案,90%也都是套路貨,可這樣的海報,“人家”每秒鐘可以做8000張。


還有人認為AI只能承擔初級設計和初級文案的職位,對資深廣告人一點影響都沒有,這句一點沒錯,所以,阿里看穿了廣告人的那點小心思,廣告軟文最後不忘加上一句:


“技術不是我們的敵人,是我們得力的助手。而我們應該做的,是更努力走心的創造出人工智能無法替代生產的作品,站穩“人類的腳跟”。”


這話倒是一點沒錯,但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出這裏的矛盾之處——


所有的深資廣告人都是從新手一步步學習成長起來的,如果初級文案和初級設計的工作都被AI承擔了,那未來的“創意總監”們,難道從石頭縫裏蹦出來的嗎?


這個問題再擴展一步,廣告行業只是AI的一個小小試水,我相信未來會有大量專業性職業的初級職位被AI承擔,比如,資深律師不再需要助理的資料收集,主治醫生不再需要助理醫師的初診,甚至大廚師也不要幫廚準備食材……


那麼,這些職業的高級人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呢?

2/5

人工智能時代的成長悖論


想要回答這個問題,必須猜測一下AI工作的商業模式。


目前人類能想到的AI工作有兩種模式:一種是弱AI,專心於某一個職能,就像前面説的AI設計師和AI文案,包括下圍棋的阿爾法狗;另一種是強AI,就是科幻小説裏那種可以跨領域自我學習的人工智能。後者還沒有應用,所以沒有討論價值,只考慮前者。


如果是阿里設想的AI廣告模式,未來的人工智能開發商針對某一個領域開發出相應的AI之後,給有需求的客户開放接口,按一定標準收費。


比如AI廣告的客户我估計有兩類:廣告需求量比較大的品牌廣告主和廣告公司。對於這些公司而言,如果AI廣告製作的費用比人力成本低,溝通成本也能控制,那麼使用AI代替一部分員工就有相當的可能性。


但是,這只是理論上預測,還要看這種商業模式對現行工作流的挑戰。


從目前來看,在AI製作廣告之前,仍然廣告策劃需要對廣告進行定義,仍然需要資深創意人員進行判斷和選擇,如果是廣告公司,還要幫廣告主進行評估和整體規劃,這些都是單一功能的AI取代不了的。



從這個流程看,至少在相當長的時間內,也就是説,AI介入工作流,“幹掉”初級創意人之後,由於其超強的工作效率,對資深創意人員的需求,反而增加了。


這就有矛盾了,如果廣告AI的應用讓這個行業不再需要新人,那麼兩三年後,就會出現資深人員缺乏,薪資暴漲,反過來提升公司的人力成本。


不僅僅是廣告行業,只要某個行業符合兩個特徵,第一、初級職位被AI代替;第二、高級職位需要初級職位的人員經過一定時間的成長,比如前面説過的律師、醫生、廚師,都可能發生這個趨勢。


不過,在一個充分競爭的行業,市場會自行解決失衡問題,市場的參與者一定會想辦法改造運作模式,無論是廣告公司,還是廣告人自己。


新的人力資源模式到底是什麼呢?

 

3/5

教育時間的延長


像廣告這一類需要大量實踐經驗的行業,資深廣告人除了做業務之外,還有“帶新人”的要求。這部分不能直接創造效益的工作,對於資深廣告人自己而言,等於是無效工作,所以很多人都不喜歡“帶新人”。


但沒有活是白乾的,這部分“無效工作”對於公司而言是有價值的,所以還得為這部分工作付工資,這就相當於公司替新人交“學費”,新人配合資深員工做一些初級工作,同時儘快成長為資深員工,讓公司賺回那筆“學費”——這是之前的“人力資源模式”,儘管有很多問題(比如新人成長後跳槽,公司的“學費”白交了,導致大量公司不用新人),總算也支持了廣告行業的人才運作。


AI消滅了“廣告新人”這個職位後,由於資深廣告人的需求還在,薪水很可能還會更高,那就一定還會吸引新人加入,重點是這個行業新的“新人成長模式”是什麼呢?最有可能的變化是讓大學的“廣告專業”迴歸實戰性。


以前的廣告專業、營銷專業,好的大學裏還能學到一些思維方法,其他基本上就是混張文憑——前面説了,這個行業的經驗傳承還是靠公司裏的“傳幫帶”。


一旦公司失去了這個功能,大學也要相應變成“學習+實習”的模式。


就像醫學專業一樣,“本碩連讀”本質上是新人自己花錢培養自己。以後對廣告專業的要求就是一畢業就能直接幹現在資深創意人的工作,那麼,學制和實習的時間都會變長,好處是薪水一入行就是資深級別。


廣告業屬於知識信息產業,類似的行業還有新聞出版、教育信息服務、法律財務服務、企業諮詢顧問等等,特點是員工工資佔比總成本大,未來這些行業很可能都一樣,職場新人至少兩年實習期,不但工作沒工資,恐怕還要貼錢讓公司給自己培訓。


很多人覺得這不可能,是因為大家習慣了現在的“12年中小學+4年本科”教育體系,實際上,這個體系的形成不超過一百年,越往前,接受教育年限越短。


科技越發達,接受教育的時間越長,新的“人才成長模式”也許才符合人類社會發展的大趨勢。


當然,也有另一可能,仍然有人為你的職業成長“買單”,但這未必是一件好事。

 

4/5

並不美好的帶薪培訓


在前面推理中,我把人才當成無差別的勞動力,能到A公司做創意總監的人,同樣可以到B公司去,實際並非如此,總是存在公司文化的差別和老闆的個人偏好。


基於這個理由,另一種可能是大公司在利用AI作業的同時,仍然會招一定的新人,作為未來資深人才的儲備,讓他們適應公司文化和每一家公司獨特的工作流程。


表面上看,這類新人很幸運,仍然可以像我們這一代人一樣,讓公司為自己的職業成長“買單”,但事實並不這麼美好。


現在的職場,如果不能晉升,你還可以成為“基層老員工”,就算薪水低一點,對於“知足常樂”的員工,責任沒那麼重,小日子也差不到哪裏去。


可未來“AI消滅了底層職位”的職場,如果不能儘快晉升到高級職位,你對公司就毫無價值,你對這個行業也毫無價值,而轉行的成本也比現在高很多——因為沒有低級職位了。



5/5

學霸的難題


下面的這個故事,我在以前的文章中寫過幾次:


美國一位經濟學家分析了餐廳裏兩種常見的低級職位“廚師學徒和服務員”的薪資,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一般而言,廚師學徒工作的技術含量比服務員高,人手也更緊缺,工作量也不低,按照供求關係,學徒的薪資應該比服務員高,但實際情況想好剛反。


搞清楚原因後,經濟學家由此總結出一個理論,叫“遲來的獎金”。


廚師有很多級別,從學徒幫工到正式廚師,到大廚、主廚,每一步需要大量的技術積累,只要你肯努力,還有“米其林大廚”等着你。一個可以“積累技術”的職業,“高薪可以遲到,但從不缺席”,所以剛入行者都願意忍受一開始的低薪,這就叫“遲來的獎金”。


未來,沒有初級員工的“AI工作時代”,這個“遲到的獎金”仍然存在,這就是我在上面設想的兩種可能,前一種仍然是由員工支付,後一種變成了企業支付。


初級員工和資深員工的關係,説成食物鏈,好像有點殘酷,那就叫職場生態吧,而“遲來的獎金”只其中一種形式。


在這個生態中,不僅僅有經濟關係,還是社交關係,有野心的低階員工向高層管理者展示潛力,以換取未來的晉升通道;缺乏野心的低階員工也可以向高層管理者表示“順從臣服”,用低成本勞動換取更高更穩定的收入回報。而管理者除了經濟利益,也能在與底層員工的支配關係中,獲得權力的快感。


新員工看似價值很低,其實是這個職場生態的基本的一環,AI將這個生態摧毀之後,職場會有一個什麼樣的新生態呢?


這就不是我們現在可以想像的了。


P.S.

終於拿到微信的讚賞功能,不用放一個碩大無比的二維碼了,還可以給打賞的同學露個頭像了,大家不想試試嗎?

在最下面

↓↓↓↓↓↓


與“職場趨勢”相關的文章


未來十年,忌創業,尤忌借錢創業

廣深,京滬,和其他二線頭部城市,哪兒更容易發展?

人機圍棋大戰:人類的錯誤可以避免嗎?


人神

共奮

每週兩篇原創

顛覆你對職場的看法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我們


閲讀原文

TAGS:公司廣告資深創意人員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