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偏見,就是隻相信對自己有利的事

人神共奮2018-07-01 05:00:35

首發於“人神共奮(ID:tongyipaocha)”微信公眾號

每週二原創:職場學習類乾貨

每週五原創:解讀經典,笑看職場

帶着偏見出發,期待偏見被打破。


1/5

一張烏龍照片引發的反轉


上週,特朗普又被美國國內媒體黑了一把。


一直以來,美國的非法移民被抓後,將被美國政府關進監獄,如果還有一起非法入境的子女,因為美國法律的限制,這些孩子只能被送進移民局專門的看管機構,這就意味着孩子們將被迫與他們的父母分離。


這些政策其實在特朗普之前就有了,但以前數量太少,並沒有引起民眾的關注。由於特朗普對非法移民採取的“零容忍”,導致骨肉分離的兒童在移民局“爆棚”,這筆不人道的帳,終於算到他的頭上。


就在此時,一個2歲的洪都拉斯小女孩哭泣的照片被攝影師拍了下來,將其用於Facebook的籌款活動。生動的照片永遠比冰冷的數字更有打動力,越來越多的美國人開始關注這個政策。



視特朗普為大敵的媒體人如獲至寶,一向“黑川普”黑得不亦樂乎的《時代》雜誌,自然不甘落後,推出了下面的這張雜誌封面。


紅色背景下,弱小的女孩,和人高馬大的特朗普總統形成鮮明的對比,還不忘配上一句“歡迎來到美國”的諷刺性標題。



抗議聲一浪接一浪,連第一夫人也連連嗆聲,特朗普終於簽署行政命令,讓非法入境者可以全家拘禁在一起。


但那張照片很快就開始反轉,根據華盛頓郵報報道,事實上,這位女孩從未和她的母親分開,當時的哭泣很可能只是一時看不見媽媽了。


攝影師約翰摩爾只好支支吾吾地承認:“我不知道真相是什麼,我擔心她們分手了。”


搞清楚信源的真實性,這是新聞工作者最基本的職業素養,可假新聞真正的原因真的是不專業嗎?


2/5

大膽假設、片面求證


王小波在一篇文章裏説:“如果某個證據支持你的觀點,但它看上去很可疑,那麼不用問,它多半是假的。”(大意如此)


這真是一個屢試不爽的經驗。


心理學上稱之為“驗證性偏見”:有時候,我們為了保護自己信念,往往會選擇性地“發現”那些能證明自己的“有利證據”,而對那些明顯的“不利證據”視而不見。


用大白話説,我們常常是先下結論,再去尋找對結論有利的證據


比如面試,很多大公司為了防止某些主觀偏見,用打分的方式來決定是否錄用應聘者,但實際情況是,面試官往往是先在心裏下了決定——“不予錄取”,再看看分數,如果太高了,他會想:怎麼可能?我肯定是哪裏弄錯了……,沒錯,就是這兒,讓我把分數改低一點。


之所以我們習慣於“先判斷,再尋找證據”,是因為人的認知資源是有限的,如果完全理性科學地進行評估,就一定要把所有的信息收集完整,那我們很可能什麼結論也得不出——黃花菜都涼了。


人為了逃避深度思考,可以做任何事情,其中就包括了:用大腦中一些即有的偏見,去簡單地總結這個複雜的社會。


這些偏見常常會變成一些人羣標籤:“重男輕女的農民”“自私擾民的廣場舞大媽”“無法無天的熊孩子”“變老的壞人”“冷血的圍觀者”,甚至“鍵盤俠”自己也成了標籤。


我們提倡“大膽假設、小心求證”,但問題是,一旦我們“大膽假設”了,之後的“求證”很可能被這個“假設”給帶偏了。


最近崩潰的金融傳銷都有一個特點,大部分參與者都是“老傳銷”,套路都門清,他們只是在賭自己不會是最後一個“接盤者”。所以,只要發現這個項目形式新穎,比如冠以“慈善”“區塊鏈”的名義,他們就會假設別人都是傻子,看不出來。


一旦有了這個假設,證據也就“有”了,你看,別人都是真狂熱、真相信,唯有自己的“狂熱”是裝出來的,自己才是這個“擊鼓傳花”遊戲的唯一清醒者。


先是大腦裏有了一個不知從何而來的偏見,然後就發現滿大街都是這個偏見的證據。



而其中最具迷惑性的證據,就是數字。

 

3/5

數字是如何欺騙我們的


一位犯罪專家給工讀學校的學生講課,舉了一個數據——打架鬥毆中90%的死者都是先動手的。


專家的意思是勸大家遇事冷靜,千萬別先動手,可實際效果卻是台下的人相視而笑,專家問他們笑什麼,其中一個學生説:“人都被打死了,當然説是他先動手的啦。”


這個數據只能勸人打架時“別被打死”,而不是“別先動手”。


犯罪專家真的不知道那些嫌疑人是如何推卸罪責的嗎?肯定不是。只是,他們想教育年輕人的美好願望,戰勝了他的專業素養,尤其是像數據一類證據,更容易讓人放鬆警惕。


為什麼人們會被數據誤導呢?有人認為是沒有經過科學方法訓練,對“概率事件”、“相關性不等於因果性”、“樣本量與統計效力”這類科學常識缺乏理解。


但這些理由未必站得住腳,就算是訓練有素的專家也很容易被數據誤導,我覺得真正的原因還是前面王小波説的:人們甘願被自己相信的東西所欺騙。


比如下面的兩種説法:


欺騙性數據一:為什麼工作十年後的同學會上,混得最好的人,並不是當年成績最好的學生,反而是成績中上的?


一般情況下,我們都不會是成績最高的那個,所以我們願意相信一件事:成績好的人,能力往往不強;成績差的人,能力也不怎麼樣;能力最好的人,成績總是在中游,或者是中上游。


非常遺憾,我們想要安慰自己的努力掩蓋了一個基本的常識:一個班上,成績最好也就那麼一兩個,成績中上的,有十幾人,後者的數量是前者的十倍,混得最好的人在後者中出現,才是正常現象啊。


欺騙性數據二:為什麼現在的癌症患者比三十年前多?


我們都希望借這個問題來表達我們對環境問題的擔憂和憤怒,於是我們開始對這個問題真正的答案視而不見:就算環境是癌症發病率提高的原因之一,但更直接的原因是我們的壽命變得更長了,而年紀越大越容易得癌症。


當這種“驗證性偏見”達到一定程度,我們就開始不滿足於“尋找”有利證據,而是開始“創造”證據。


英劇《Yes,Minister》裏有一集,內閣祕書漢弗萊揭示了他的“數據魔術”——如何得到任何一個自己想要的民調數據。


如果你希望得到“民眾支持恢復義務兵役”的民調數據,你可以在設計問卷時,先問“你擔心失業青年太多嗎”“你覺得現在年輕人是不是太過反權威”等問題,再問“你認為要不要恢復兵役制?” 


相反,如果希望得到“民眾反對恢復義務兵役”的民調數據,你就得先問“你擔心戰爭嗎”“你覺得年輕人持槍是否太危險”。



很多人都會為自己所相信的東西付出更多——包括撒謊。

 

4/5

驗證性偏見是如何被驗證的


美國心理學之父:威廉•詹姆斯在分析人為什麼會產生偏見時説過一句很精闢的話:


很多人為了證明自己在思考,就稍稍排列了一下自己的偏見。


“驗證性偏見”,就是在“重新排列偏見”。


舉個例子,王主任對下屬小張有一個印象,不夠尊重領導。可他忘了自己為什麼會有這個印象了。每次跟小張接觸時,王主任都在暗暗想,到底他哪裏不夠尊重領導了?每次自己説的話,他都很認真地記在小本子上;每次自己交待的事,他也不折不扣地完成了啊?


王主任想,難道是因為這個小張總是當面一套,背面一套?所以他常常暗中觀察,並向其他下屬旁敲側擊,看看小張有沒有暗中詆譭自己,可仍然一無所獲。


王主任的態度自然很容易被下屬猜出來,又很自然地傳到小張耳朵裏,聯想起王主任平時對自己的態度,小張終於作出了跳槽的決定。


看到小張的辭職信,王主任一拍大腿,自己真有先見之明啊。


王主任當然忘了,他第一次見到小王時,仔細觀察過此人後腦勺上鼓起的一塊。因為幾個小時前,他跟幾個朋友喝酒,朋友説後腦勺鼓起一塊,那叫“反骨”,將來是會背叛上司的。


這個例子有點誇張,但降低幾個反應級別,它潛伏在大多數人的意識習慣中。


這是病,得治。


5/5

防止“驗證性偏見”的三個方法


防止進入“驗證性偏見”,有三個方法。


第一,你必須對找到真相有強烈的慾望。


絕大多數民眾進入“驗證性偏見”,並不是不會思考,而是根本不在乎真相。民眾通常只願意藉着某個新聞事件,發泄一下自己被壓抑的情緒,或者享受一下被感動的美好感覺,或者顯示一下自己的同情心,或者到道德高地上呼吸一會兒優越感。


只有少數真正追求真相的人,才會有勇氣面對不符合自己想象的反面證據,才會有勇氣承認自己犯了錯。


第二,不要試圖理解別人,只要尊重別人的看法就行了


朋友從貴陽到南昌,南昌的人得知他是貴陽來,就説,貴陽那個地方我聽説過,那裏的人不好惹的。這位朋友就笑了,因為來南昌之前,貴陽人就告訴他,南昌那個地方我聽説過,那裏的人不好惹的。


以前總説“理解萬歲”,但有些事情,我們恐怕一輩子也無法體驗,無法理解。這不重要,你只需要承認每一個可以擁有完全不同的價值觀,無論你覺得這有多荒謬。


作為成年人,遇到衝突時,千萬別猜測別人的動機,也千萬別做道德批判。


第三,你必須能跳出自己的視角思考問題。


金庸的《神鵰俠侶》裏有個情節,楊過有一次趕路,看到一個農夫鞭打一匹可憐的瘦馬,氣憤之下,他把農夫狠狠地教訓了一頓,把瘦馬救下了。


即使你不是一個動物保護主義者,也會覺得這一段大快人心,楊過的俠義形象在這個小小情節中更加偉光正了。


但如果你站在農夫的立場,就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了。也許只是中午跟老婆吵了幾句嘴,多喝了幾口悶酒,忍不往多打了幾鞭子。


楊過可以轉眼就把農夫給忘了,可對於農夫而言,這是他黑暗人生的開始,丟失了家中唯一的財產,日子就過不下去,老婆就要跑掉,地裏的租子交不上,女兒就會被地主搶走,好端端的一個家,就這麼毀了……


別以為這是小説裏的情節,那個“愛狗人士”逼人自殺的新聞,可不就是活脱脱的“楊過救馬”的翻版?


經常試着跳出自己的角色思考,這是一個好習慣,才能帶你走出偏見與偏執。


P.S.

終於拿到微信的讚賞功能,不用放一個碩大無比的二維碼了,還可以給打賞的同學露個頭像了,大家不想試試嗎?

在最下面

↓↓↓↓↓↓


與“認知心理”相關的文章


走出思維陷阱,高手的三個“反直覺”思維習慣

為什麼下雨天打不到出租車?不僅僅是打車的人多了……

一個誤導了無數人的錯誤理念——我要更自信


人神

共奮

每週兩篇原創

顛覆你對職場的看法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我們


閲讀原文

TAGS:驗證性偏見特朗普欺騙性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