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出生的非主流吃貨

大廚之作2018-06-28 09:56:10

一個關於吃的城市宣言


的夜讓我的病入膏肓

提起重慶一般人心底裏會浮現:

山城、過江索道、渣滓洞白公館

而在吃貨的眼前會浮現:火鍋、串串、小面

作為一名及格的吃貨

我始終認為唯有不可辜負

同理,一個城市最好的標籤

應該是當地的特色美食

而一個地界兒最接地氣的美食莫過於午夜時分的宵夜了!



當夜晚的喧囂趨於平靜

深夜的歸人踏上征程

一個城市的宵夜開始浮現在人們面前

11年後再次來到山城,下飛機後,我幾乎不認識這座城市了。

還好,隨着出租車逐漸接近解放碑,我慢慢恢復了對這座城市的記憶

晚飯在重慶哥們兒的帶領下毫無例外的選擇了火鍋,推杯換盞,酒興漸濃,不知不覺回到酒店已是午夜時分。衝過涼,突然覺得胃中啤酒退去後非常需要補充一些食物,還好我住在重慶的美食中心地帶解放碑較場口!



凌晨兩點的山城顯得有些清冷,酒店樓下的民生路上,幾乎沒有車輛行人。著名的花市也只剩下幾家進貨的店鋪還開着門。這是重慶最繁華的地段,也是最老舊的地段。



這裏一百年來,一直是市中心的市中心。

幾十年前蓋的低矮的房屋和重慶國貿大廈、萬豪酒店交織在一起。在這些低矮的房屋中,隱藏着一間間小店,跟十一年前沒有變化!



晚上開牛肉麪花市豌雜麪傳奇抄手,選擇性困難的我又開始糾結了

那些低低的、矮矮的,躲藏在高樓大廈玻璃幕牆角落裏的老屋子、老屋子裏的誘人味道讓我選擇困難症病入膏肓,其實,這才是我印象裏的重慶。假如有一天,這些都不見了,我坐在冷氣充足的堂皇飯店裏,深夜兩點的飢餓,只能用漢堡填滿,那麼,我的選擇困難症雖然痊癒了,又有什麼用呢?

糾結,是因為人的飯量總是有限的。我要把有限的飯量,投入到無限的山城的深夜美食中去!



一小時前,吃的火鍋喝的啤酒,壓根兒就無法擋住尋覓美食的腳步

終於,在深夜兩點多的重慶街頭,我選擇了這家傳奇抄手

坐了下來

點了一晚清湯抄手

這碗清湯抄手,足以撫慰我無處安放的心腸

鮮肉餡兒的鮮甜,透亮的皮兒那麼嫩,湯頭那麼好

十一年前,我也曾在這裏,坐下來,點了一碗清湯抄手

雖然“人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但是,人可以兩次吃到同一碗清湯抄手


一碗在十一年前,一碗在今天

同樣讓我感到舒坦和説不出的幸福

這是來自民間的傳奇,讓你在面目全非的城市裏

看見你喜歡的自己的模樣





也許我們嚮往的不僅僅是那座城市

更是那座城市帶給我們的回憶

無論這回憶美好還是苦澀

都是我們無法割捨的人生的一部分


關注大廚之作公眾號

我們不只是嘴裏的味道

更是心裏的情懷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