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質簡約,最純粹的現代美與自然!

設計本2018-06-25 03:07:14



項目所處,海南島東端一角,建於地勢高處。臨海而望,會立刻想起李白所言:況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而欲假手人工,立於此氣象之中能相安相彰,殊為不易。作為室內的部分,欲使身處其中而能心境不脱山水者,尤需仔細把握分寸。



建築線條利落,空間好用,其所展現的形態外觀(尤其門頭)與自然環境相對,隱然有睥睨雄踞之意。因此,在室內部分的設計過程中,設計師更多考慮在心理層面與自然的相融和相互延伸。



文昌土著,建屋多以竹木為經,茅草、竹篾當緯。固然深受技術和資金的侷限,其簡陋放之今日或許為現代人所鄙夷,換個角度,卻不能不説是其善於取材之處——材質純取天然,使用則輕巧方便,視覺上不爭不搶,能與環境相諧。



設計師在考慮本案過程中,對文昌本地建築的特徵予以了充分的關注,並將之作為本案室內部分的空間色調基礎和貫穿線索在設計過程中加以運用。設計師以木材質形成視覺上的樑架跟回建築的結構,將之視為建築部分往室內的延伸,而以輕質的編織體有序的貫穿其中,在意象上已經完全跟從了在地建築的表象特徵。只是通過現代的技術和表現手法賦予空間以現代的氣息,使空間在不脱離在地文化的同時,與現代人既期盼在地特色又追求精緻和舒適的心理平衡。



將整個空間比作一部樂章的話,大堂無疑是其序曲。只是從業態需求而言,該序曲的部分又必須以恢弘為本,在於立刻能吸引住來者。首層大堂中心展示部分的單一空間面積將近五百平米,如果單純追求簡練,無疑會讓空間顯得大而無當。無論文章還是設計,大氣不能失之空洞,精緻不能流於瑣碎。若不能把握此一分寸,此一空間的設計便無法達成應有的氣勢充盈之感。在表現空間的過程中,“況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成為設計方在表現形式上的指導思想。在平面佈局注重空間的開合關係,在空間效果上則注重建立一個大與小,疏與密,繁與簡相對應,有節奏感的空間秩序。因此設計師在建立室內空間秩序的同時,利用一條可塑材質創作的裝置在大堂中央部分形成舞動的狀態,打破空間因對稱的平衡和材質的秩序感可能造成的呆滯感,由視覺的層面產生靈動的感受。它是整部樂曲中需要流露的靈魂。



設計師在設計過程中,始終小心翼翼的把握住由材質本身,或者近似的色調以及由燈光和自然光相互作用在空間中形成的細微變化這個基調,將之延伸到各個功能空間,然後在不同功能空間以變幻的主題,或單純作為裝飾,或作為本質具備功能性的補充元素,在保持基調的同時豐富空間的層次,同時將室內的暖色調與户外天空和海的顏色形成鮮明對比,在觀感上加強了户外風景的純淨度。此一點正是映襯業主開發項目的環境優勢。



設計師如是説:
“首先,我們通過細緻的項目分析,發現難點在於如何將周遭的濱海度假大環境,轉譯為觀者易於感知的象,一種有內涵,並且不落入熟套的,能與外部環境相融相生的象。我們通過多個空間切片的方法,來反映在不同空間使用需求下海邊敍事的多種場景可能,並由此敍事帶來浸入式的空間體驗,最終將人們的視線引向外部和項目所在地的潛在價值。”



“不同功能和形制的豎向格柵屏風看似是對空間進行的隱性區域劃分與界定,其實是不阻礙整體空間的自由流動平面,而塑造出的另一種“自然”,它將受眾自然而然的引向自然、引向伴山的大海。橫向展開的木色天花,塑造出一道瞬間凝固的永恆風景,其靈感起源於吹拂的海風和潮汐的痕跡,隨意散落的巨型木製卵石可供人們坐卧或者嬉戲,自此完成了對場所所在地的抽象轉譯。”



在本案設計中,設計師不落入僅僅追求時尚流行的窠臼,盡力為未來使用者在室內與户外於視覺和應用感受的層面形成微妙的平衡。今日之商業設計,由於資訊過於發達,一直來不及形成合理的吸收過程,風格與噱頭的概念也變得模糊不清。能盡力摒除些干擾雜念,而將心思放在對自然環境與人工手成的平衡狀態進行思考,可能會成為一個行得通的方向。


項目名稱:雅居樂銅鼓嶺星光城會所

設計總監:彭徵

主案設計:謝澤坤

設計團隊:許淑炘、朱雲鋒、鄭瑾萱

設計單位 : 廣州共生形態工程設計有限公司

項目地點:海南文昌

設計時間:2017年06月

竣工時間:2018年04月

設計面積:2000M²

主要材料:灰木紋大理石、木紋鋁板、藝術肌理漆、玻璃磚、鋁板仿藤編、工藝玻璃


點擊下方小程序看 彭徵 多作品

還可以直接聯繫TA哦~


熱門案例▼

黑白+水泥灰,極簡空間美得如此高級!

辦公室呆板正經?"咪蒙"的辦公室就是這麼有範兒!


閲讀原文

TAGS:空間設計項目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