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華商夾縫生存,買車買房卻從未有歸屬感,生意隨時會失去

乙圖2018-06-24 12:44:54

俄羅斯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世界盃激戰正酣,但這段時間,俄羅斯乃至歐洲最著名的柳布利諾大市場卻因為世界盃,外地車輛禁止進城而變得冷清起來。在俄羅斯沒有唐人街,柳布利諾大市場是莫斯科華人最大的聚集地。數萬華人,正靠着自己的努力和打拼,逐漸走出“中國倒爺”的陰影,在他們的影響下,華人在俄羅斯的形象正在逐步改變。但他們卻沒有歸屬感,在莫斯科的生意也可能隨時失去。


早在蘇聯解體之初,由於俄羅斯輕工業產品奇缺,中國小商品及服裝產業經營者看到了商機,通過手拎肩扛,乘坐十來天火車從國內帶一些商品到俄羅斯,高價出售給當地人後再返回國內,這些商人被稱作“中國倒爺”。圖為莫斯科柳布利諾大市場。


警察的盤查和勒索,貨物被非法沒收,光頭黨的襲擊,不法分子的搶劫等不穩定的淘金環境使得他們的流動性很大,一些華商回國了,後來又有新的國人加入。從首批‘倒爺’來到莫斯科至今,三十幾年過去了,“倒二代”已經接手父輩的生意,成為在俄華商的主導者。圖為市場內,鞋內經營者幾乎全部是中國人,以浙江人居多。


為了探尋“倒二代”的經營和生活狀況,世界盃期間,攝影師前往莫斯科柳布利諾大市場實地調查採訪。柳布利諾大市場是莫斯科最大,也是歐洲最大的的衣服鞋帽等日用百貨批發市場之一,共有約8000個攤位,其中一半以上由華商經營。這裏生活了近4萬華人,約佔整個莫斯科十幾萬華人的三分之一。圖為幾個華人在店鋪前聊天,整個市場從早晨四點多開始忙碌,到了下午基本沒有什麼人。


柳布利諾大市場真正的控制者並非俄羅斯人,而是猶太人。來大市場之前,攝影師就聽説這裏的安保很嚴,並且有真槍實彈的警衞站崗。圖為大量的貨物被打包發往俄羅斯以及東歐各地。


攝影師剛跨過市場大門,便被警衞攔截下來,指着照相機説:這裏禁止拍攝,如果你們帶照相機進來,我們將沒收。來了個“下馬威”後,攝影師把設備藏到揹包裏,換了個入口進入市場,但是隨時都有被警衞搜查扣留的可能。圖為市場上的力工大多來自烏茲別克斯坦和土庫曼斯坦等國。


唐雲峯,安徽合肥人,在大市場負責一家商貿公司的管理,專門服務華商。他來莫斯科已有20年,從讀書到工作,他親歷了“倒二代”在俄羅斯經營和生活的變化。在他的帶領下,攝影師採訪瞭解了很多大市場裏的華人。


大市場外觀簡陋,裏面分上下兩層,經營的華商還習慣按照當年的莫斯科“一隻螞蟻”市場稱其為集裝箱,冬天冷,夏天熱,但是租金奇高。一個箱子一年的租金和各類費用,約合人民幣100萬以上。圖為一個“箱子”,一個女孩守着店鋪。


牟小穎,瀋陽人,80後,以前是船員,如今在華人公司負責物流已經四年。他説:雖然自己一句俄語不會,但是在這裏工作不會遇到語言障礙,因為都是和國人一起。牟小穎至今單身,每年只有5天假期,沒有其他的娛樂活動,放假也只能睡個懶覺。


謝江洪,43歲,來自江西九江,經營鞋類生意,在俄羅斯設有鞋廠,員工有300多人,來到俄羅斯已有20多年。他説:隨着中國實力的提升,我們華人的地位也在逐年增高。


項慶棟,52歲,來自浙江温州,在國內設有自己的工廠,發貨到莫斯科,到俄羅斯已經18年時間,幾乎經歷了華人在莫斯科在市場風雲變化。


38歲的歷達來自温州,在市場上管理一家酒店,住着2000多華人。他最早也是做鞋子生意,感覺太累了。歷達介紹説,在莫斯科華人大約有12萬多,市場周邊就有四萬多。


歷達説,早年的“倒爺”中“魚龍混雜”,一些人把劣質產品帶到了俄羅斯,以次充好,亂標價格,偽劣假冒,嚴重損害了中國貨的聲譽。圖為賓館為華人住客免費提供公共廚房。


如今“倒二代”的經營觀念已經天翻地覆,他們更注重產品的質量檔次,並且主推自己的品牌,不甘心於簡單的倒貨,試圖將企業越做越大,走向更廣闊的國際市場。


這些華人在俄羅斯打拼,但歸宿感並不強,儘管有的已經在國內和莫斯科買車買房,一方面是俄羅斯政策,另一方面受環境影響,更多的華人都會落葉歸根。


闖蕩俄羅斯多年,儘管已經是生意老手,在大市場裏的每一個華商都是精神緊繃,不僅要擔心盧布匯率的波動,市場也有隨時被關閉的可能。他們做好了隨時撤離回國的準備,每一天都像是在戰鬥。圖為一個華人在經營皮帶生意。


有激情,有疲憊,有歡喜,有焦慮,他們是華人在俄羅斯打拼的縮影,祝他們生意興隆,永遠平安。圖為柳布利諾大市場上,一個力工在送貨。(江雨 王宇 發自莫斯科)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email protected]

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閲讀原文

TAGS:華商俄羅斯市場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