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南起駁斥蛋炒飯説,毛岸英在江青不會那樣猖狂

清風明月逍遙客2018-06-22 08:28:45

1950年10月,當時在地方工作的,因為是朝鮮族懂朝鮮語,被調入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部作戰處擔任參謀,與同為作戰處參謀的共事,直至毛岸英。 

2000年毛岸英犧牲50週年紀念日時,趙南起參加了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紀念毛岸英犧牲50週年座談會。在觀看新攝製的電視專題片《毛岸英——在抗美援朝》時,趙南起不禁感慨:“毛岸英犧牲在抗美援朝的戰場上,他是毛主席的兒子呀!我們當初這些普通的人,不僅活了下來,後來都有了老婆、孩子、官位,什麼都沒耽誤,可他卻再也沒有歸來,最後連屍骨也沒能運回國……。” 

針對關於毛岸英死因的種種猜測與抹黑,如蛋炒飯説、烤蘋果説等等,趙南起作為那場轟炸的親歷者,以自己的親身經歷予以駁斥: 

毛岸英同志是1950年11月24日犧牲的。前一天,敵機到大榆洞偵察了三次,我們估計第二天可能會有事兒。24日早晨天還不亮,我們簡單吃過早飯後就都上山了。 

上午10點左右,四架美國飛機鑽出雲層,掠過了大榆洞。敵機過後,警報沒有解除,我們仍待在山上。這中間,毛岸英不顧生命危險,下來處理急件。以後,他可能想去再找點吃的。現在的人根本想象不出我們平時吃什麼。那天早上沒有飯,吃的是高粱粥,還不是高粱米粥,因為高粱的皮都還沒有褪掉。那時候根本沒吃的,只能找點高粱熬粥當飯。高粱皮都還沒剝開,吃進去後,拉出來的還是高粱。所以,毛岸英處理完文件以後,可能到彭總那兒找點吃的。有些人光強調後面這點,説弄飯時被炸死了。其實不是,是處理公務,完了以後餓了找飯吃。 

就在幾分鐘後,敵機突然返回,直接瞄準洞口的兩棟房子,一個俯衝下來,投下了凝固汽油彈。瞬間,這兩棟房子變成了火海。我馬上意識到,岸英同志下去以後沒回來。我的第一反應是:出事了! 

敵人飛機走後,我是第一個下去的。當時房子都燒着了,離房子30多米的地方有兩具屍體,也都燒焦了,已經認不出誰是誰。我知道,毛岸英身上有兩件標誌性的東西,一個是他的手錶,一個是手槍。他有一塊蘇聯手錶,是他的岳母送給他的;蘇聯衞國戰爭勝利後,斯大林為了表彰毛岸英在衞國戰爭中的表現,曾送給他一支手槍作為紀念,他一直帶在身上。我根據這兩樣東西,終於辨認出毛岸英的遺體。後來管理處的處長叫來十幾個人把遺體用白布包起來,就地找了一些木板,簡單做了一個棺材,臨時安葬在他犧牲的地方——大榆洞的一個山坡上。一起犧牲的還有彭德懷的一個作戰參謀。 

毛岸英犧牲後,趙南起立刻向彭德懷報告,直到此時他們才知道犧牲的是毛澤東的兒子。毛岸英犧牲後,關於他的後事有兩個選擇,一是在朝鮮安葬,一是運回國內安葬。當時志願軍師以上幹部犧牲後才運回國內安葬,因而彭德懷傾向於在朝鮮安葬,“那麼多的志願軍將士犧牲後都安葬在了朝鮮,毛岸英已經犧牲了,不必再脱離其他烈士”。最終,由彭德懷請示,經毛澤東同意,毛岸英安葬在了志願軍司令部附近的檜倉郡。1998年趙南起率中國全國政協代表團訪問朝鮮時,還曾專程前往檜倉志願軍烈士陵園祭奠毛岸英。 

由於與毛岸英接觸較多,趙南起對毛岸英評價很高,在他看來“毛岸英在政治上確實很成熟。我常想,假如毛岸英還活着,文化大革命就可能不發生,或者他不會讓江青的‘四人幫’那樣猖狂……”。1948年,對於毛岸英在土改中的表現及他總結的有關土改工作經驗,周恩來也曾給予過很高的評價。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