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她玩壞了……

青春説2018-06-20 12:07:55

“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超自然事件。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你們自己的幻想而已。”

西南大學,宿舍之中戴着眼鏡的老大跳腳怒吼:“你説的所有的那些,都純粹是在侮辱老子的智商!”

絡腮鬍子的老二哈哈笑道:“,保持一顆童心是好的,但是你這純粹就是弱智行為了。哈哈哈。你竟然説你看見了天上有個老頭騎着青牛飛過?你是想笑死我繼承我的遺產麼?”

相對文靜的老三坐在牀鋪邊上,倒是一句話也沒有説,只是輕蔑的看了眼滿臉通紅想要解釋什麼,卻一句話也説不出來的宿舍老四,李江南。

李江南看着宿舍的舍友都不相信自己所説的話,心中有些疲憊。這種不被人相信,並且被嘲諷的滋味真的很不舒服。

他內心苦澀,這又要如何去證明呢?

可是昨天夜裏,自己真的看見了那讓自己畢生難忘的一幕。夜空之下,一個戴着斗笠,騎着青牛的老者從天邊飛過,身形在月下顯得飄渺出塵。也無法忘記他和自己對視了一眼,那個眼神深邃而又柔和。

李江南歎口氣:“可我説的都是真的。”

老大呸了一聲:“我學的是橋樑建築,老子平生最討厭別人在我面前提那些神神怪怪,或者超自然事件了。真的是侮辱我的智商,你是不是有精神病啊?竟然都出現幻覺了?”

李江南歎口氣,沒再説什麼,轉身離去。

他千言萬語也説不出口,但是卻一點也不着急,他覺得這件事情應該遠遠沒有結束。那個老者看自己一眼,那個眼神,似乎是想要告訴自己什麼……

當李江南出門的那一刻,天空中忽然響起一道炸雷,與此同時李江南頭暈目眩當場暈倒了過去。

宿舍幾人愣了半天。

“卧槽,真的有精神病了?”

“看吧,他出現幻覺,把自己都陷進去了。”

“以後咱們可得少看點小説,別和他一樣給入迷了。”

幾人説着就要來扶起李江南。但是幾人走過去的時候,李江南自己卻又爬了起來。

而再次爬起來的李江南眼神變了,變得疑惑,而又震驚。

“你怎麼了?沒事吧?”

李江南搖搖頭,然後奪門而去,瘋狂的跑了出去。

宿舍的幾人對視一眼,皆感奇怪。

在一座無人的實驗樓樓梯坐了下來,李江南呼吸急促無比,他不敢相信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

剛才突然昏倒幾秒鐘,李江南似乎是經歷了漫長的一段時間,而在這段時間裏,他的三觀徹底崩毀了。

‘恭喜宿主,成功綁定劇情設計系統。從此以後,這世界的發展劇情,所有生靈的劇情都將由您來設計。但是從此之後,您個人的劇情將遊離於三界五行之外。’

劇情設計系統。李江南有些驚愕:“怎麼設計?”

“根據您內心的想法,為一件事物的發展設計一個劇情。無論這個劇情多麼曲折離奇,無論多麼的不可思議,只要您能提供足夠的,它都可以成為現實。”

李江南腦海裏多出了一些信息,他有些瞭解這個系統的概念了。

主要是用來賺取普通人的震驚值的。設計一段劇情如果能讓人感到震驚,那麼自己就會得到相應的震驚值。

震驚值在系統內部就猶若貨幣一樣的東西,根據設計的劇情難度,需要支付相應的震驚值。這個難度主要是看有多麼的違背自然規律。假如你設計的劇情是讓一個人走路的時候突然跌倒,那麼支付的震驚值少到可以忽略。如果你設計一個劇情,讓一個人走路的時候突然就飛了起來,或者被外星人劫走,那這個劇情就要支付很多震驚值了。

除此之外,震驚值還可以去購買很多有趣的玩意兒。

唯一的遺憾是,李江南不能設計自己的劇情。自己已經跳出了三界五行。

“我現在有多少震驚值?”

李江南詢問。

“回宿主,您現在震驚值為10。這10點震驚值,是您自己被系統綁定內心出現震驚情緒,從而提供的。”

“我自己震驚了,也能收入震驚值?”

“對。”

李江南沉默了很久,他依然是有些不可思議這樣的事情會發生。會不會是真如宿舍裏的人説的,自己只是產生了幻覺?

“李江南,你在這裏幹什麼?沒事幹是吧?走,和我去庫房搬一下東西。”

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

李江南迴過頭去,卻見帶着眼鏡的系主任從這裏路過,系主任身後還跟着兩個男生,每一個懷裏都抱着一大堆的書籍,滿臉苦澀。顯然也是被他抓的壯丁。

李江南素來討厭這廝,經常拿自己當壯丁,他辦公室的廁所髒了都專門喊自己去給他刷。

“我還有點事……”

李江南訕笑一聲。

系主任眉頭一皺:“嗯?有事?你能有什麼事情?對了,複習的怎麼樣了?今年會不會掛科?”

這明顯的威脅的話語,讓李江南心裏不勝厭煩,但是現在初得系統還沒有了解呢,這才是天大的事情。

“我有些急事。”

系主任呵笑一聲:“比掛科還急麼?”

李江南耐着性子點點頭:“是的。”

跟在系主任身後的兩個壯丁用一種看神一樣的眼神看着李江南,做了個脣語:牛逼啊兄弟。

系主任深吸一口氣,臉色陰沉了下來,他無法容忍學生拒絕他的任何要求,那種控制慾是在這個職位上日積月累起來的。

而李江南拒絕了兩次,卻讓他的臉面下不來了,也讓他的內心充滿了憤怒。

“是吧?那我覺得你可以不用上了啊,比掛科還重要,比學習還重要。你還上什麼學啊?”

李江南微笑了一下,沒有説什麼。

樑主任站在更高一層的樓梯上,居高臨下的俯瞰李江南,默默掏出一根香煙點燃:“再給你一次組織語言的機會,告訴我,掛科重要,還是你的事情重要?”

“我的事情重要。”

樑主任抽煙的動作頓了一會兒,呵笑一聲,想要繼續説,忽然眼神一瞟看見走過去了一個女學生。眼前猛地一亮,綻放出一抹色光。

那女學生看見了樑主任,眼裏出現一抹畏懼之色,然後加快速度離開了。

這一切都被李江南看在眼裏,他也早就知道這些齷齪的事情。樑主任不僅僅利用掛科這個藉口來威脅男同學給他打工,很多時候威脅的是女同學滿足他的一些需求。

有些自願的就不提了,但是很多卻都被他逼的敢怒不敢言。平時也就只能忍耐着,去讓他佔點小便宜。

樑主任看見了那個女同學之後,再也沒工夫搭理李江南了,連忙喊了一聲:“喂,張同學等一下,我上次給你佈置的作業你完成的怎麼樣了?”

説着就追了過去。

還不忘回頭冷笑看了眼李江南:“記住你説的話。掛科一點也不重要,是麼?呵呵。”

張同學站住腳步,有些畏懼的低下頭:“樑主任,我……”

樑主任走了過去,開始和張同學聊了起來,聊一聊的開始嚴厲的批評。距離太遠,李江南也聽不見他們説的是什麼。

而那兩個打下手的同學,也很知趣的沒有跟過去,只是歎息一聲:“唉,這個老王八蛋太過分了。”

“噓,小聲點別被他聽見,免得又掛科了。”

“唉。我不吐不快,他也就只是能欺負咱們家庭條件一般的學生了。向家裏有點勢力的,他從來都是道貌盎然。”

李江南聽着兩個同學的議論,又看向那個唯唯諾諾,眼裏滿是焦急和不安之色的張同學,心裏忽然出現一種怒火。

“我要設計劇情。”

“宿主想要設計什麼劇情?”

李江南忽然渾身一震,情不自禁的閉上眼睛,腦海之中不斷的閃過一些畫面的碎片,就猶若電影片段的剪輯一樣。

‘張同學反抗,引起校方關注,樑主任被革職。’

‘難度係數:極低。需要支付5點震驚值。’

“同意支付。”

‘滴’的一聲,李江南的震驚值被扣除五個點數。

與此同時。

樑主任言辭厲色的呵斥一聲:“張同學,你還有沒有一點學生的樣子?我交代給你的作業你竟然不置可否麼?想要掛科了麼?今晚來我的辦公室……”

“樑主任!”

忽然,唯唯諾諾的張同學抬起了頭,正色説道:“樑主任,你是不是有些太過分了!”

爆發吧張同學!

樑主任愣了好久,推了推眼鏡有些不確定的道:“你是在和我説話麼?”

張同學深吸一口氣,情緒忽然激動了起來,大喊到:“你每天都用掛科來威脅我,你除了用這一招你還會什麼?你又老又醜,猥瑣下流。全校誰不知道你乾的那些醜事兒?”

話音落下,周圍忽然湧過來了一大羣同學看熱鬧。

樑主任面色一變,嚴厲的呵斥一聲:“看什麼看?都滾開,不要在這裏看了。”

同學們猶豫一陣,其中一個長相彪悍的哈哈大笑:“我又不怕你,你又不是我們系的主任。”

樑主任呼吸一滯,又壓低聲音陰沉沉的説:“張同學,請你説話聲音小一點,不要吵到其他的同學。”

張同學激動地流出了眼淚,大喊一聲:“你成天用掛科威脅我,讓我單獨去你的辦公室補課。你什麼心思我不清楚麼?我不停的躲着你,你不停的找上我。人都有極限的,平時你佔我便宜我忍了,但是你太過分了。我只是一個學生,你為什麼這麼早就要讓我見到社會的陰暗!”

“卧槽!”

“竟然還有這種事。”

“一直聽説建築系有一個禽獸,我以為是傳言,沒想到是真的。”

“是這個孫子。”

“大家快拍視頻,傳到網上去。”

“……”

樑主任臉都嚇白了,大喊一聲:“張同學你不要隨意誣衊我。”

又轉頭呵斥:“都把手機給我放下,都放下,聽見沒有?誰讓你們拍的?想掛科了是不是?不要以為我不是你們的系主任你們就可以為所欲為,我想讓你們掛科,你們就得掛科。”

周圍人卻越聚越多,根本沒人理他。這也就是所謂的法不責眾,單獨面對樑主任的時候誰都會怕,但是人多了誰還怕他?

張同學抹了把眼淚:“我選擇西南大學,我只是想要在這個大學裏好好的學習知識。但是西南大學真的太讓我失望了,太過分了,樑主任,這段時間以來我早已經忍受不了了。我一直在暗中默默準備着,你知道我在準備着什麼麼?”

樑主任心裏一跳:“你準備什麼。”

“哈哈哈,你不知道吧?你每次對我説的那些挑逗的話,那些威脅和暗示的話,我全都用錄音筆記錄下來了。你不知道了吧?每次你那樣的時候,我都在記錄你的言行舉止。你完了,樑主任!”

説完,張同學深吸一口氣,那種唯唯諾諾的表情蕩然無存,有的只是一種輕鬆。

轉頭昂首挺胸的離去。

周圍的同學內心情緒極其複雜,看着呆在當場的樑主任,片刻後又紛紛哈哈大笑了起來,掌聲雷動。

樑主任面露驚恐之色,大踏步追了過去:“張同學,你不要亂來,你這是誣衊你知道麼?”

幾個體育生擋住了樑主任的去路,説什麼也不讓他去追。

樓梯間,李江南面無表情的看着這一幕,雙手插在兜裏,默默的離去。

‘滴滴滴滴’

震驚值+2

震驚值+3

震驚值+10

震驚值+25

……

這震驚值是從何而來,李江南有些沒想明白。

也許是同學們震驚於一個軟綿綿的小綿羊,在面對壓迫的時候,終於反抗了出來吧。

也許是同學們震驚,那個看起來温順的小綿羊,在背後竟然非常冷靜而又理智的收集證據吧。

中午,這件事情在全校傳開了。

學校的貼吧、論壇。微博,甚至內涵段子上,全都出現了今天這件事情的視頻。而貼吧和論壇裏,張同學也貼出了錄音。

全校震怒。

學校緊急召開董事會,不到一個小時就做出了決定,開除樑主任。

————

李江南自己本人也被震驚了,站在空無一人的操場上,呢喃一聲:“這就是劇情設計系統?”

“這劇情來到太快了,結果出來的太快了。沒有任何的波折,所有的波折和轉變全部在我的手中掌控着。”

李江南忽然心中湧現出一種豪情萬丈:“從此之後,我是這個世界的所有事物發展的設計師。如果世界是一個劇本,我是編劇。如果這世界所有人都是一本書,我是作者。”

迷茫的大學生活一去不復返。

他找到了自己的歸宿,賺取更多的震驚值,設計更多的讓人震撼,讓自己滿意的作品。

看了看自己現在的震驚值,總數是609震驚值。

這讓李江南有些驚訝。那麼小的一件事情,是怎麼變成這麼多震驚值的?自己的原始震驚值是10點,只是投資了5點震驚值,結果就成了六百多了?

如果認真去看待這件事情的話就能發現,有一部分人是為了張同學的暗中爆發而震驚。

但是流傳到網絡上之後,更多的人,卻是為西南大學出現這樣的事情而感到震驚。

這是一件雙面震驚的事情。

想通了這裏邊的關鍵之後,李江南忽然又覺得這件事情有些小了,不足夠爆炸眼球,不足夠那樣的震驚。

他不由得深思了起來:“怎樣的劇情,才能出現那種讓人極度震驚呢?”

他第一個想法是外星人。如果外星人降臨地球,人們一定會很震驚的。

但是卻又鬱悶的發現,自己不是什麼科幻迷,對於那些外星生物根本不瞭解。

就如同寫書一樣,不瞭解歷史的人寫歷史書,會讓人笑掉大牙。不懂科幻的人寫科幻小説,會讓人根本看不下去。

而李江南不懂那些科幻的東西,他設計科幻的劇情,那麼結果和自己預想的恐怕不一樣。

神話!

只有神話。

神話是自己瞭解的東西,也是每個華夏人或多或少都能瞭解的東西。是普遍認為不存在的東西。

而從心理學上來説,這種顛覆三觀的現象,才是最讓人震驚的東西。

“對,神話。創造出一些神祕無法解釋的現象,這樣才會賺取更多的震驚值,效果最大化。”

李江南驚喜的呢喃一聲,又問系統:“系統,我可以設計神話劇情麼?”

“只要你想,任何劇情都在你的構思之下。無論多麼的荒誕,無論多麼的誇張,只要你有足夠的震驚值。”

聽到系統的解答,李江南心裏鬆了一口氣。

三天後。

因為網絡上事情的發酵,源源不斷的還有少量的震驚值到賬。現在李江南的震驚值總額達到了750.

在食堂吃飯的時候,恰好和那個張同學坐在面對面。

樑主任被開除了,但是張同學看起來卻好像根本沒有任何的開心。李江南能夠從她的眼裏看到一抹憂鬱之色。

李江南忍不住開口説話:

,樑主任已經被開除了,以後你在這大學裏可以輕鬆一些。不必要再這樣憂慮了,他回不來了。”

張靜抬起頭來看了李江南一眼,歎口氣,低頭扒飯:“我原本和你想的一樣,以為他離職之後我的生活會好很多,但是現在卻發現我真的把這件事情想的太簡單了。”

李江南有些愕然:“能聊聊麼?”

張靜笑了笑:“沒什麼好説的了。江南你慢吃,我還有事情。”

“等等。”

張靜看着李江南:“怎麼了?”

“還有人欺負你麼?”

張靜笑道:“窮人家的孩子哪能不被欺負呢,都習慣了。”

“以後有人欺負你,你就像是反抗樑主任那樣去反抗。不要忍了。”

張靜坐了下來,有些柔和的看着李江南:“你是個不錯的人,但有些天真了。這個世界上無法反抗的事情還有很多,都要反擊回去麼?我的反擊只能對樑主任那種人有效果,但是再往上數,在人家眼裏那就是個笑話了。我一個弱女子,沒背景,除了上大學這條路還有別的選擇麼?你以為倒下一個樑主任,就沒有個馬主任了麼?説句實話,脣亡齒寒的道理你應該懂。

一個學生,把一個系主任拉下馬了。其他的教導員,其他的校領導怎麼看待我?他們不會再像樑主任那樣刁難我,但是以後我卻會成為一個總是被刷下來的人。”

“這又是怎麼回事?”

張靜歎口氣,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有點想要像李江南敞開心扉。也許是這些東西憋在心裏太久了的緣故吧。

“我去面試進學生會,學生會不通過。我心裏知道是因為樑主任的事情,但我有什麼辦法?指責人家做的不對麼?不該我打掃教室的衞生,但是教導員偏要説讓我打掃教室的衞生,每天。我能説什麼?指責教導員的不對麼?有些同學打了架,只是被教訓一下;昨天我心情不是很好,在宿舍裏喝了一罐啤酒,被記了一個處分。我能做什麼?指責校方太嚴格了麼?”

張靜有些癲狂的哈哈大笑:“從反抗樑主任開始,我就是錯了。從此以後,這學校將只會對我一個人嚴格起來。一個把校領導拉下馬的學生,哪個校領導會不討厭我?我沒有出路了,我是農村的,大學是我唯一的出路。但我可能連畢業證都拿不到,就算畢業了,去公司面試也不會成功,因為接下來的幾年我的檔案裏會出現各種各樣的處分,我甚至會被開除。”

李江南驚了,他沒有想到讓張靜出了一口氣會造成這樣的後果。是啊,這種後果誰知道?誰又説得清?

沒有人錯誤。

學校偏偏要對她一個人嚴格起來,偏要到處給她小鞋穿,你能有什麼辦法?你能説人家不對麼?你甚至説不出是誰在針對你。

張靜走了,李江南分明從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種悲涼。

“唉。”

李江南歎了口氣,內心充滿了愧疚。

看着張靜越走越遠,李江南忽然做下一個決定,幫她。

“張靜!”

張靜回頭:“怎麼啦?”

李江南追到她身邊,輕聲道:“你相信神話麼?”

“嗯?什麼意思?”

“假如,你擁有了一些神話傳説裏才會有的能力,舉手投足間能夠讓權貴彎腰。你想要這樣的生活麼?”

張靜瞪大眼睛仔細觀察李江南片刻,哈哈大笑:“你神經啦?突然説這些東西……哈哈,別傻了,這世上不存在那些的。”

李江南認真的看着她:“如果有呢?我徵求你的意見,你想要麼?”

“誰不想呢,哈哈。我不跟你聊了,江南有一個很好的靈魂,有緣再見。”

有緣再見?

李江南讀不懂這個詞彙是什麼意思。

正愣神的時候,宿舍的老大從旁邊走來,捂着肚子狂笑:“哈哈哈,第一次見到這種泡妞的方式。李江南,張靜沒兩耳光抽你算她脾氣好。”

李江南皺皺眉頭,沒説什麼轉身離開了。

老大不依不饒:“嘿嘿,你的騎青牛的老頭找到沒?我真的要建議你去精神病院做個檢查了。我年齡比你大,勸告你一下,年輕人別去迷信一些什麼東西。”

“喂,我跟你説話呢。”

“別走啊……切,真沒禮貌。”

“……”

下午放學,整個學校震驚。所有人都瘋狂的往一號教學樓狂奔而去。

“快,一號樓有人跳樓了。”

“是個妹子。卧槽,那麼漂亮簡直是可惜了。”

“唉,為啥跳樓啊?是失戀了麼?”

“你怕是不知道吧,這個妹子是前兩天把樑主任拉下馬的那個,我估計跳樓和這有關係。”

“……”

李江南聽見同學們的議論,面色一變,風風火火的往一號樓跑。

到了一號樓的時候,現場已經聚集了數百人,學校的領導和保安面色焦急的站在樓下大喊着冷靜。

抬頭一看,十六樓的樓頂天台,張靜披頭散髮的站在邊緣,用一種蒼涼的微笑俯視樓下的所有人。

這一刻,李江南突然明白了張靜説的那句話“你有個很好的靈魂,有緣再見。”那句有緣再見,是下輩子再見。

從今天吃飯的時候,張靜就已經有了自殺的想法了。

李江南的內心忽然劇烈震動了一下,躍出人羣大喊一聲:“張靜,你冷靜,不要忘記我給你説的話。”

張靜愣了愣,看見了下邊的李江南,她莫名的眼眶一紅,第一次察覺到竟然有人會在乎自己。

她的內心在此刻變得有些安寧了,但是她卻沒有辦法。謝謝還有人真正在乎我,但是對不起你的在乎,我要離開這個世界了。我沒有了任何的出路,沒有任何的臉面面對含辛茹苦將我撫養成人的父母,我的人生寧缺毋濫。我不願意回家鄉隨便嫁個人,然後草草結束這一生。

張靜忽然莫名其妙的,對着下邊大喊了一聲:“李江南,如果有來生的話,我們做戀人!”

喊出這句話的那一瞬間,張靜確定了,大學同學兩年,原來自己的心裏早就已經住下了這麼個人。但是不得苦笑,發現的也許遲了點……

‘譁——’

樓下一陣騷動,所有人都用一種説不清是羨慕還是可憐的複雜眼神看着李江南。

李江南的內心也出現了一種悸動,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天台上的她:“我被她喜歡了?”

這時,張靜眼淚嘩嘩流了出來,聲嘶力竭的喊道:“沽名釣譽的西南大學,這全都是你們逼的,全是你們逼的。你們這裏的領導全部都是渣滓,都是你們逼的。我要死在這裏,我要化作冤魂,終日徘徊在這裏,總有一天找你們索命!”

話音落下,樓下騷動了。一眾校領導面色狂變,看着周圍同學們那種眼神,每個校領導都燒紅了臉。

副校長指着張靜厲喝一聲:“你不要在這裏……不要!”

説着,張靜閉上眼睛跳了下來。

在一片片尖叫聲中,李江南閉上了眼睛:“我要創造劇情。”

“請宿主盡情的燃燒腦洞吧!”

“……”

李江南腦海裏瞬間浮現出了許多的畫面碎片,當這些畫面碎片出現的時候,他冷靜了下來,腦海裏出現了許多許多的靈感。

如果想要讓張靜的跳樓,與神話銜接的話,那麼只有一種可能——奇遇。

不少書籍中都有跳崖看見一個山洞,或者遇到一個白鬍子老爺爺,從此修得無上妙法迴歸。

而張靜雖然是跳樓,但也可以擁有奇遇。比如説進入了異次元空間。

“安排劇情,張靜跳樓到半空中突然失蹤,進入了空間的裂縫,去到了一個安靜、祥和的山洞,或者世外桃源。”

“精確點,是山洞,還是世外桃源?”

“世外桃源吧。”

“具體地點。”

李江南也沒時間多想了,隨口説:“就在咱們漢南市郊外吧。”

“劇情難度係數:中。需支付700震驚值。”

“支付。”

“……”

再次睜開眼睛,時間卻過得不是太久,這時周圍全是尖叫聲,而張靜在空中自由落體。

李江南分明看見了張靜那驚慌失措的表情,以及眉宇間的那一絲後悔。

“完了完了!”

“這麼漂亮的妹子就要摔得稀巴爛了。”

“唉。”

“快打120”

“啊!”

“完了!”

“……”

校領導也全部緊張的捏了一把汗,有些甚至將眼睛閉上了。

而正此時,忽然出現了詭異的現象。

平地起了一陣大風,吹得所有人都衣衫獵獵。

自由落體的張靜眼中的場景斗轉星移,只是看見花了一下,她下意識的以為這大概是人死之前的幻覺吧。

下一秒,出現的場景不是越來越近的大地,變成了一個草坪……

‘嘭’落在地上,軟軟的,沒有受傷。

張靜在地上趴了好久,然後驚恐的站了起來,上下摸摸,全身上下毫髮無損。

“我……”

“這是怎麼了?”

“這是哪裏?”

張靜滿臉驚恐無比的四處張望着,到處打量,才發現這裏竟然不是學校。突然之間來到了一個荒郊野外,這裏有青草坡,旁邊是一個清澈的小溪,對面有一個茅舍,遠處是一片小樹林。周圍卻被羣山環繞着,似乎與世隔絕。

“這是哪裏……”

張靜呢喃一聲,被這美景驚呆了,這是覺得自己心曠神怡。

剛才跳樓的那一瞬間她有些後悔了,人這一生,無論遇到什麼挫折,不都應該跨過去麼?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現在她不想死了。不僅不想死,反而迸發出強烈的求生欲,踩着溪水向着對面的茅舍而去:“有人麼?”

“有沒有人?”

“這是哪裏,有沒有人?”

“……”

與此同時。

西南大學,所有人全部石化在了當場,滿臉見了鬼一樣的神色。

白天的校園本該是吵吵鬧鬧的,但此時,安靜的落針可聞,靜的連風都停止了。

滴滴滴滴滴

震驚值+80

震驚值+200

震驚值+500

震驚值+600

震驚值+580

震驚值+350

……

李江南嘴角勾起一抹微笑,退出人羣,悄然離去……

許久。

‘啪’的一聲,一個端着茶杯的校領導因為太過驚恐,手中的杯子掉在地上,開水澆到了腳面上。痛的哇哇大叫。

這一聲大叫,徹底驚醒了所有人。

“這是……”

“人呢?”

“我特麼……我出現幻覺了?我明明看見她自由落體了啊,為什麼到了半空中突然消失了?為什麼?為什麼?誰能告訴我這是為什麼?”

“啊,我的天吶,我見鬼了。”

“好可怕,這到底是為什麼。”

“我的頭好痛,這完全違背了物理學和世界科學,我的三觀。”

“不可能,這一切都是假的。絕對都是假的,一切都是假象。肯定是假象。”

“絕對不可能出現的。”

“……”

一眾校領導嘴皮不斷的顫抖,兩腿篩糠般的看着一號樓下空蕩蕩的場地,想象中的一具摔得稀碎,看起來很恐怖的女屍並沒有出現,而這才是最恐怖的事情。

‘嘭’的一聲,副校長兩腿一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痴傻的呢喃:“不可能。不可能,這一切都不可能,假的……”

人羣裏站着李江南宿舍裏的老大,從來強調超自然事件是侮辱智商的他,此時全身戰慄了起來。只覺得全身上下發涼,黃豆大的冷汗從身上流了下來,衣服都濕透了。

“啊!”

老大驚恐的尖叫了一聲,拔腿就跑。

他這一跑,徹底引起了恐慌,所有的學生全部瘋了一樣的逃跑。跑出這個詭異無比的地方。

保安也跑了。

校領導也全都跑了。

一號樓附近,轉瞬之間一個人都沒有了。沒有人敢待在這裏,只覺得這個地方的氣氛都陰森森的。

似乎是真的有鬼一樣。

接着,全校都沸騰了,震驚值開始瘋狂的湧入李江南的體內。

而此時,李江南蹲在廁所隔間之中,閉上眼鏡,彷彿置身事外。

閉上眼睛的時候,腦海裏出現了一個畫面,是一個上帝視角俯視的狀態。而畫面之中,正是那世外桃源之中,張靜驚恐的哭喊着跑向那個茅舍的場景。

“救命啊,有沒有人啊?”

“這是什麼地方?有人能聽見麼?屋裏有人麼?”

張靜站在茅舍前瘋狂的拍門,但是她卻發現,這門上積灰很厚,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人。而空無一人,這才是最可怕的東西。

她不敢進去了,就蹲坐在門口哭,一邊哭一邊慌亂的四處打量。

李江南看見她這個模樣,有些心疼。

“設計劇情。”

“請宿主提供腦洞。”

“我沒辦法讓劇情出現在我自己身上,我沒辦法擁有那些誇張而又神奇的能力。那就把這些都留給她吧。劇情:張靜進入房間,發現這是遠古修真者的居所。找到一部修煉功法,擁有修真者的法力,成為女神仙一樣的人。”

“具體什麼功法?請宿主提供名字。”

李江南認真想了想:“就叫《江南修真訣》吧。”説完,李江南有些惡趣味的笑了起來。

“劇情難度:低。需要支付200震驚值。”

李江南有些鬱悶了:“這什麼情況啊?我只是讓張靜消失,就用了七百震驚值。而我讓張靜獲得神功,從此成為修真者,陸地活神仙,竟然才需要二百?”

“回宿主,太巧合的事件,屬於邏輯不嚴謹。邏輯上出現漏洞,那麼將需要更多的震驚值去補漏。張靜如果是跳崖沒摔死,獲得奇遇,那麼從邏輯上來説是行得通,也許只需要幾十點震驚值就可以完成。但是跳樓還奇遇,而且是掉進空間裂縫,這屬於邏輯上天馬行空,所以需要更多的震驚值。”

“其實,如果宿主設計的劇情是,她跳樓到半空中。被一隻正巧飛來的仙鶴,甚至是大鳥接住了都能説得過去。但空間的裂縫,還恰好是在漢南市附近的傳送陣形式。這種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出現,所以這些就不僅需要震驚值彌補漏洞,還需要用一部分震驚值去創造這麼一個空間裂縫,並且去創造,去虛構一個世外桃源。

而這些虛構以及突然出現,違背了能量守恆,所有的這一切從現實來説都是憑空而來,憑空產生的。系統免費給宿主提供一些情節設計技巧,有時候想要滿足邏輯性,也許你只需要構建一個原因,設置一個因果關係,就可以規避許多不必要浪費的震驚值。”

李江南聽完,傻了好久好久。

最終苦笑一聲:“我又沒寫過小説和劇本,我又不知道這裏邊邏輯嚴謹的重要性。下次我注意。”

支付了兩百震驚值後,李江南又把自己的上帝視角轉移到了張靜身上。

未完待續……

微信篇幅有限,後續內容和情節更加精彩!

點擊下方【閲讀原文】繼續閲讀哦~~~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