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粒皆晶瑩 | 小小一粒米都能玩出花兒,日本大米產業背後的祕密都在這兒了

撲克投資家2018-06-20 11:08:27


整理 | 撲克財經內容團隊  章舟

來源 | 撲克投資家,ID: puoketrader

編輯 | 撲克投資家,轉載請註明出處


撲克導言  

民以食為天,人體最需要的攝入的是水和食物,而最基礎的食物便是大米和麪條。可是作為農業大國,中國的大米卻一直在原地踏步,在國際市場也沒有幾個可以叫得上名字的品牌。


相比之下,我們的鄰國日本,則將大米做成了一項產業。一直以來,日本政府都十分重視稻米的生產,日本從事農業的人口中一半以上從事是稻米種植。今天,我們就從該國的一家大米料理店入手,認識這個鄰國的大米產業政策。



據日本官方提供的數據,今年1月份,日本給中國遊客發放25萬份旅遊簽證,創同期歷史新高。日本共同社報道,春節長假期間,中國遊客席捲日本,不僅帶來購物潮,繼電飯煲和馬桶蓋後,日本大米正成為中國遊客下一個搶購目標,有人甚至不惜花近1500元人民幣買5公斤的日本大米


和中國遊客的買買買對應的是,日本大米對中國的出口仍有相當大的上升空間。數據顯示,日本2017年出口了1.18萬噸大米,而對中國內地的出口量僅為298噸。對香港和新加坡的出口量總共佔60%。中國的大米消費量是日本的約20倍。日本農水省提出將大米和大米相關產品出口量提高至10萬噸的目標,中國成為主要的出口候選對象。


表1.  日本大米主要出口國家和地區(2011—2016)


北京銷售的富山產越光大米的價格為2公斤2600日元左右(約合人民幣150.51元),是日本零售價的近2倍,比在香港銷售的新潟產越光大米還要貴80%。那麼日本大米這麼貴的底氣何在呢?我們先從一家專做米的料理店説起。


   一家專做米的料理店


日本人樣樣都喜歡做到極致,大米也不例外。


在日本京都,有這樣一家只靠賣大米而聞名的料理店,叫做八代目儀兵衞。原本是家老字號米鋪,老闆是第一個獲得五星級米博士封號的人,很多米其林餐廳的米,都是從這家進貨的。為了推廣米食文化,開了這家米料理店。




老闆橋本隆志是這家米鋪的第八代傳人,他的理想就是讓更多的人體會到真正好吃的大米。他參加日本的大米職人考試,輕鬆獲得五星級米博士的資格證書。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米鋪不掙錢,且快要倒閉。於是橋本隆志作了一個堵上店鋪命運的決策——開一家米料亭!而且是把大米作為主菜的料亭!

這裏的料亭,是個日本漢字詞彙。意思是:專賣日本菜的餐館。


這個米料亭是如何快速當上行業老大的呢?這位橋本老闆,作為大米博士,組織了一個全國大米評選。不過這個評選可不是隨便選選的,而是非常專業,一般人也幹不了。品鑑大米的光/香/白,還有口感,黏度/甜度,以及吞嚥時候的感受等等。


評選活動一開,全國種大米的都跟着拿出自己家的米去參加。日本人本來就具有匠人精神,各個拿出看家本領伺候自家的稻穀/大米。於是,橋本隆志從一個賣大米的變成了大米行業標準的制定者,他的米店也成為了大米行業的標杆。


生意有些起色的橋本隆志發現了新的問題:同為傳統行業的和服店的生意也不好做。他找到日本最大的和服店老闆説:和服店的生意現在不好做,不如和我合作,用和服店的高檔布料包裝大米。


雙方一拍即合,於是這款由高檔雅緻的布料包裝出來的大米迅速走紅,成為了爆款,成為男女老少的送禮必備佳品,也使得雙方的生意上了一個新台階。



橋本隆志在全國各地舉行各種大米講座,上到成人,下到小學生,一點點傳授各種大米的知識和大米文化,甚至將大米的教育上升到國民的教育。他希望通過宣傳大米文化來傳承民族文化,讓人們對平時覺得再普通不過的大米產生一種敬意與自豪。

 

最後,在他的各式改變與突破下,公司在市場打開後的第一年,銷售額就從原來的2000萬日元,直線上升到8000萬日元,之後每年以億日元單位遞增,目前年銷售額已經達到了大約15億日元,換算成人民幣大約1個億!

 

就這樣,橋本隆志憑藉自己的商業頭腦,從一個瀕臨倒閉的大米店小老闆搖身成為了日本大米行業的標杆和創新leader,也成為日本當之無愧的大米之王。


   日本大米為什麼好吃?


為什麼日本人如此熱愛米,原因當然在於米的本身。


水稻的分類在學界至今還是一筆糊塗賬。絕大多數情況下,中國和日本種植的水稻都是亞洲栽培稻,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大米品種是印度稻(Indicarice)和日本稻(Japonicarice)。在中國,又被區分為秈稻(兩湖、江浙地區流行的稻米品種)和粳稻(在東北地區流行)。


秈稻直鏈澱粉含量較高(一般來説,直鏈澱粉含量高,會降低大米的口感),屬中黏性。秈稻起源於亞熱帶,種植在熱帶和亞熱帶地區,生長期短,在無霜期的地方一年可多次成熟。去殼成為秈米後,外觀細長、透明度低。


相比之下,粳稻的直鏈澱粉含量較少,種植於温帶和寒帶地區,生長期長,一般一年只能成熟一次。去殼成為粳米後,外觀圓短、透明(部分品種米粒有局部白粉質)。煮食特性介於糯米與秈米之間,口感偏黏,用途為一般食米,具有剩飯不回生的特點。


從口感和味道上來講,粳稻由於生長期長,比秈稻接收了更多的日精月華,比秈稻好吃得多。日本的稻米基本屬於粳稻,一般一年只能成熟一次,加之不斷地改良品種,被日本人視為世界上最好吃的大米。


越光米:大米中的勞斯萊斯


日本有400多種大米,但只有20多種被大量種植和出售,其中越光米在日本是栽種面積最廣的水稻品種,新潟魚沼區種植的越光米為品質最優,一般稱之為魚沼越光。越光米還有子品種,農民依照各地的土壤、氣候等進行改良,誕生出秋田縣的秋田小町米、西日本之越光米等新的米種。其中以原產地新潟縣所產的越光米,最負盛名。


正如日本作家川端康成曾在《雪國》中寫:穿過縣境上長長的隧道,便是雪國。夜空下,大地一片瑩白,火車在信號所前停下來……這個景色其原型是日本新潟縣。新潟縣除了瑩瑩白雪,其特產越光米更也是聞名天下,被日本人賦予了許多美稱--白雪米、世界米王、不用配菜的米飯等等的美譽,,甚至被視作大米中的勞斯萊斯。


越光米在1944年開始培育,其特質在於,直鏈澱粉含量較低,其他各成分比例平衡,又富含芳香脂肪酸,所以口感緊實、彈潤而芬芳,即使冷着入口也依舊保持相當的彈性,同時,因此常作為高級食物的原材料。


不過越光米好吃稻難栽:越光米對生存環境的要求非常高,甚至到了苛刻的程度,越光米的稻梗因為比一般米纖弱,所以栽種是非常容易受風雨的影響,造成倒伏而減少產量,收成最理想的也就約為一般良質米的2/3,稍有差池,甚至只有一半或更低。同時,一般稻米脱粒後都在常温下儲存,越光米則必須冷藏,否則會發生炸裂現象。


圖1.  新潟產越光米



實際上,不光新潟,日本全國都產米,不同品種和產地的米,口味也各有不同。下圖展現了日本全國各地種植的不同大米類型。


圖2. 日本種植大米分類



不過隨着競爭者的增多,越光大米的地位也在受到挑戰。今年2月28日,日本穀物審定協會公佈了2017年日本產大米味道排行榜。表示味道最好的特A級的產地品種有43種,是歷年第三多。其中,雖然味道逐年提升,日本大米一線品牌新潟魚沼的越光牌大米第一次落選特A等級。


此次參評大米共有44個道府縣的151個產地的品種,比前一年增加了10個,能看出日本大米產地之間的競爭加劇,大家都想趁這個味道比賽培育當地的代表性大米品牌。


出於銷售戰略考慮,產地和分銷商對每年的大米排行榜格外關注。大米,在日本不僅已經形成一項產業,而且是政治角逐的重要砝碼。下面就來梳理一下,日本的大米產業史。


   日本的大米產業史


日本農業是精耕細作的東亞農業的典型代表。2015年日本農業調查數據顯示,日本耕地面積為450萬公頃,利用率為91.8% ,總人口為1.27億人,人均耕地面積偏小(0.48畝/人)。隨着農業機械化的普及和先進技術的推廣,日本很早就進入現代農業發展階段,但受地形及自然資源所限,日本的糧食自給率一直偏低,大部分的糧食消費依賴於進口。在這種情況下,為保障本國的糧食供給以及保護本國農户的基本利益,日本將農業支持政策重點放在大米產業上,實施了對內長期補貼、對外高額關税抑制進口的大米保護政策,維持了大米的高自給率。隨着大米消費量減少,過度保護大米產業使得大米過剩問題十分突出。因此,日本政府對大米政策進行多次改革,試圖找尋大米生產和消費的平衡點,緩和供求之間的矛盾,減輕國家的財政負擔。但烏拉圭回合談判和WTO規定要求日本增加大米進口數量,促使日本打開國內大米市場。日本卻仍然對進口大米實行關税化管理,將進口大米多用於飼料生產和國際援助。然而,隨着國際貿易逐漸加深和TPP協議談判的推動,日本大米、牛肉、豬肉等缺乏競爭力的農產品被要求取消進口關税,這給日本農業帶來巨大沖擊。為了扭轉日本農產品在國際市場上的劣勢,激發農產品尤其是大米的國際競爭力,日本政府正式開始了農業改革,維持了幾十年的保護色彩濃厚的防禦型農業政策逐漸轉變為進攻型農業政策。大米就是日本進攻型農業政策的最好例子。


二戰後,日本經濟遭受了巨大的衝擊,為了在大米緊缺的情況下滿足人們的消費需求,日本一方面鼓勵農業生產,另一方面實施了嚴厲的糧食管理制度。在政府支持下,戰後大米種植面積逐年擴大,到1955年,日本大米種植面積達304.5萬公頃,同時總產量也達到1207.3萬噸,躍入千萬噸時代。1960年,日本政府頒佈了《生產成本與收入補償法案》,極大地提高了農業者的生產積極性,使得種植面積繼續擴大。該法案引發了大米產量和價格的飛漲,並使日本進入了三年豐產時期(1967~1969年)。大米種植面積於1969年達到歷史上最高的317.35萬公頃,總產量也於1967年達到歷史上最高的1425.7萬噸。三年豐產的直接後果就是日本大米市場的供給量首次超過需求量,並誘發了第一次過剩米危機。過剩米產生的另一個原因是日本人均大米消費量的下降。據統計,1962年日本人均大米年消費量達到歷史最高的118千克,而到2006年減少到只有61千克。


由於大米長期豐收,政府大米儲備的財政負擔過重,日本政府於1971~1974年進行了第一次過剩米處理,共處理大米約740萬噸,直接經濟損失約1萬億日元。1970~1995年,雖然日本大米種植面積平穩下降,但是由於農業生產力的提高,大米產量仍維持較高水平。1979~1983年日本進行了第二次過剩米處理,處理大米約600萬噸,直接經濟損失約2萬億日元。


日本大米產量迅速增長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農業技術進步帶來的農業生產率提高。1945年以後,隨着農業生產的恢復,糧食單產迅速提高。1960年每0.1公頃農地的大米產量突破400千克,1984年首次突破500千克,並於2008年達到歷史最高水平的543千克。由圖1可知,除個別年份外,1980年代以來日本每0.1公頃農地的大米產量基本維持在500千克以上。另外,需要引起注意的是,1993年由於自然災害等原因,日本大米總產量減產20%左右,每0.1公頃農地的大米產量僅為367千克,誘發了舉世聞名的米騷動。為了緩解國內壓力,日本政府緊急從泰國、中國等國家進口200萬噸大米。然而,進口大米並沒有真正起到穩定國內市場的作用,反而使日本政府招致國民嚴厲的批評,推動了日本大米貿易自由化的進程。同時,從1993年開始,日本的糧食自給率首次跌破40%。


20世紀70年代的兩次過剩米處理和90年代的米騷動事件,使糧食統制管理制度(以下簡稱食管制度)招致了廣泛批評,而市場流通米政策的實施,更是加速了該制度的瓦解。1996年是日本大米生產史上的分水嶺,生產結構調整政策初見成效,種植面積跌破200萬公頃,種植面積與產量雙雙進入急劇下滑階段。日本大米種植面積和總產量變化情況與日本大米政策改革息息相關,二者的增減變化既是日本大米政策改革的誘因,又是改革所導致的結果。


水稻單位面積生產量迅速提升和水稻種植面積緩慢減少是日本水稻生產量下降緩慢的重要原因。水稻栽培技術和機械化程度的大幅提高有效提升了水稻的單位面積產量。1997年以後,水稻每0.1公頃產量總體上呈上升趨勢,基本保持在500千克以上,2016年則達到了最高水平544千克。水稻的種植面積則處於持續下降的趨勢,每年以2.28萬公頃的速度下降,下降速度較為緩慢。


圖3. 日本大米種植面積及產量的變化(1946~2010)



注:本圖表數據只反映水田水稻的種植及產量情況,不包括旱地水稻。因為日本旱地水稻面積較少(不到總面積的0.2%),且產量較低,單獨統計水田水稻的產量能更好地反映日本大米的生產率變化趨勢。

資料來源:農林水產省統計情報部,《作物統計》。


   日本大米政策改革的背景、內容及其新發展


大米政策是日本農業政策中最古老、最重要的政策之一。1921年的《穀物法》可以被視為對當今大米政策產生影響最早的政策,而1942年出台的《糧食管理法》確定了影響最為深遠的食管制度。這一制度到1996年才被正式廢除,影響了日本約半個世紀。食管制度廢除後,日本從大米生產、流通及貿易等方面開始進行全方位市場化改革,並根據時代要求不斷調整,制定了較為完善的經營安定政策。


一、食管制度的建立與廢除:大米政策改革的背景


所謂食管制度,就是日本政府通過行政手段對大米流通、銷售許可、價格形成等進行直接控制和干預的一系列管理制度。在食管制度下,大米處在政府的直接管理下,生產者必須以政府規定的價格全部出售給政府。政府根據非農業部門的勞動工資和平均利潤率核算大米的收購價格。因此,工業部門的快速發展,使得大米收購價格急劇升高,大米的種植面積和產量也逐年增加。然而,伴隨着農業生產力的提高和消費結構的變化,大米由嚴重不足很快過渡到嚴重過剩。消費者對於大米需求的減少使得大米的銷售價格逐年下降。為了保證大米生產者的收入,日本政府不得不動用財政手段,彌補大米收購價格與銷售價格之間的差價。


到了20世紀60年代末,日本政府已經不能夠應對如此鉅額的米價缺口,嚴重的過剩米危機開始產生。為了應對危機,1971年日本開始在食管制度的框架內,實施生產結構調整政策和自主流通米政策。這兩項政策都取得了巨大成功,並經過歷次修改,作為長期的農業生產政策延續至今。生產結構調整政策的前身是第一次過剩米危機之後制定的稻作轉換政策。政府的目的是通過提供補助金的方式,誘導生產者自主放棄大米種植,改種果菜、飼料等其他作物。自主流通米是介於政府管制米與市場自由米之間的準政府米,也被認為是政府與農協政治妥協的產物。具體來説,在政府的計劃流通範圍內,大米的流通量和價格由市場中的買賣雙方自主決定,但是大米的流通路徑必須經過政府審批。為了緩和政府財政赤字,政府制定了各種政策鼓勵自主流通米發展,其市場份額由27萬噸上升到了400萬噸左右,佔到了全部流通量的90%。


在市場自由流通米的衝擊下,扭曲的米價體制的弊端越來越明顯,過剩米危機不斷爆發。因此,1996年,日本正式廢除了《糧食管理法》,以《糧食法》取而代之。這既是社會經濟條件變化的反映,也是社會矛盾激化的結果。半個多世紀以來,日本的食管制度對於日本社會的各個方面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一方面,它對於糧食生產與農村社會的穩定、農民利益的維護起到積極作用;另一方面,僵化的糧食管理體制越來越與現實脱節,各種矛盾也越來越突出。例如,伴隨着市民消費結構升級,大米的市場供需差距擴大;農業生產結構落後,稻米成為日本農民的養老作物;嚴重依賴政府扶持,成為農民與政府博弈的政治工具等等。日本大米政策的改革勢在必行。


表2.《糧食管理法》與《糧食法》對於政府米與自主流通米的不同規定



二、大米政策改革的主要內容


《糧食管理法》廢除後,經過兩年的醖釀與調整,日本政府於1998年出台了稻作經營安定對策,揭開了日本大米政策改革的序幕。稻作經營安定對策具有劃時代的意義,標誌着由政府定價向市場定價的轉變,其中有關補償機制、補償標準與實施方法等方面的規定,為後期的大米政策改革奠定了基礎。該項政策出台後,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大米價格,穩定了糧食市場。然而這項政策並沒有觸動大米的生產結構,大米生產過剩的情況並沒有好轉,2000年日本大米價格再次大幅下跌。對於普通農民來講,與1994年相比,2000年大米價格下降了34%。即便是對於接受稻作經營安定對策補助的生產者,大米價格也下降了24%。124這使得日本政府不得不啟動緊急預案,以維護大米市場的穩定。同時這場危機也使日本政府意識到,唯有推動大米生產結構調整與價格流通體制的全面改革,才能真正解決危機。


2002年開始,日本政府召開了一系列大米生產結構調整研究會,對日本大米政策進行全面檢討。


2004年,《新糧食法》的頒佈標誌着日本開始推行全面的市場化改革。如圖2所示,大米政策改革可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主要是建立以生產者為主體的大米供需調節機制,從而推動生產結構調整與價格流通體制改革;第二階段主要是充分發揮農協等大米生產者團體的主動性,設立骨幹農業者培育對策,並結合其他農業政策,實現大米供需體制綜合改革。


圖4. 日本大米政策改革示意圖



資料來源:根據2003年日本農林水產省頒佈的《米政策改革基本要綱》整理


兩階段的大米政策改革是一個自然演進的過程。具體來講,第一階段的特點是將調節水田種植面積的間接調控方式轉變為分配大米產量指標的直接調控方式。由於日本當時有200萬家以上的農户從事水稻種植,並且每個農户的土壤條件、栽培品種與掌握的生產技術各不相同,意味着對全國水稻種植户進行整齊劃一的規劃實際上不可能實現。同時,每年大米銷售需求量的核算,既需要掌握足夠的市場供需信息,也需要掌握農民的種植意願與能力信息。因此,以面積調整為主的政策改革效果並不理想,日本開始嘗試以產量調整為主的政策改革。調節方式的轉變使得市場的主體作用越來越明顯。同時,改革過程中,政府補助的分配權力逐步下放到地方,由各地方自治體針對當地的生產條件,制定生產結構調整目標。從糧食儲備角度來看,食管制度廢除之後,日本首先確立了以農協為主、政府為輔的糧食儲備機制。然而,隨着大米產量的急劇增加,並且遠遠超過農協的糧食貯藏能力,反而造成了政府為主、農協為輔的局面,給政府帶來了沉重的財政負擔。為了解決上述問題,日本廢除了農協糧食儲備機制,建立起了過剩米的生產者負責制度。隨後,政府又進一步縮小政府儲備米的規模,使其迴歸到應急戰略儲備的本位。這些都構成了第二階段大米政策改革的前提和基礎條件。


第二階段大米政策改革開始的標誌是,建立了以農協等生產者團體為主體的生產結構調整機制。此前,大米生產調整指標通過國家—都道府縣—市町村三級政府逐級分配,最後在地區議會的指導下,由市町村政府向農户分配生產指標。第二階段的政策改革是,在地區議會的指導下,由基層農協直接向農户分配生產指標的體制。改革之後,政府只是提供生產信息,並不行使指導職能。過剩大米的生產者負責制與政府儲備糧的縮小化推動了價格與流通體制改革。伴隨着這兩類政策措施的綜合運用,大米供需矛盾逐步緩和,但是農業生產率不平衡、農業衰退的局面沒有太大的改觀。為了維護農業經營穩定,縮小農業生產的地區差距,日本在實施農業生產結構調整的過程中,建立了認定農業者制度,設立了骨幹農業者培育對策。骨幹農業者培育對策和稻作所得基礎確保對策相結合,共同構成了日本經營安定政策的主要內容。此後,日本大米政策改革進一步與農地政策、農產品價格政策、農業結構調整政策相結合,改革進入一個全新的綜合農政階段。


從演變過程來看,日本大米政策改革表現為一種政府通過自身改革逐步將大米生產流通的調控權讓位於市場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政府通過分權,強化了農協等生產者團體的自組織權力,並通過骨幹農業者的培育,推動了日本農業經營主體建設。然而,改革的過程中,一方面產生了生產調整與市場偏離、農民的參與率低和農地撂荒增加等現象,另一方面也產生了生產者的經營風險加重、地區之間的差距逐漸擴大以及部分政府補助金流於形式等問題。這些問題也促使了近年來一些新措施的誕生。


表3. 米政策改革期間生產調節政策一覽


三、大米政策改革的新進展


為解決大米政策改革中出現的新問題,日本重新制定了農民收入提高、農業結構調整與生產規模擴大的綜合目標,先後出台了水田經營安定對策和農業者户別所得補償制度。


1. 水田經營安定對策


2007年,在推動骨幹農業者培育過程中,日本出台了以認定農業者和村落營農組織為支援對象的‘全品種’經營安定對策。政策實施後的一年內,大多數農業生產者因無法滿足所規定的規模條件,而無法享受該項補貼。2008年,日本放寬了支援對象條件,並修改了部分內容,確立了水田經營安定對策。


表 4.  水田經營安定對策( 2008 年)


資料來源:服部信司(2009),コメ政策のあり方-生産費を基準とする不足払い、生産調整·選択制への移行、水田フル活用の継続

とコメ戸別所得補償-,日本農業研究所研究報告『農業研究』第22號。日本大米生產的發展歷程及大米政策改革探析


水田經營安定對策的具體內容由農業生產力差距調節對策和收入變動緩和對策兩部分組成。如表1所示,支援對象包括認定農業者、村莊營農組織和受託組織等經營主體。為了促進大米生產結構調整,引導生產者種植其他糧食作物等,提高糧食自給率,農業生產力差距調節對策的作物品種限定為在原有水田面積上轉作小麥、大豆、甜菜、原料用馬鈴薯等作物,而收入變動緩和對策則包含大米在內的5項作物。水田經營安定對策對於促進農業結構調整、緩解市場風險、穩定國內農業生產者的收入等起到了積極作用,但是由於其支援對象仍舊有一定的資格限制,並且補償金額仍舊由政府與生產者共同承擔,並沒有徹底排除生產者的經營風險。此外,政府出資總額需在政府一定的預算範圍內,且補償方式為比例承擔而非絕對額的承擔,意味着當遇到米價大幅下跌的情況時,公積金的補償資金的平均分配,將使得補償效果微乎其微。


2. 農業者户別所得補償制度


受日本大米文化與島國憂患意識的影響,日本大米一直保持高自給率,2009年大米的自給率為95%,其中主食大米的自給率為100%,但是這是以日本水稻種植面積約佔日本耕地總面積的34.3%,約佔水田面積的63%為代價的。從糧食生產總體來看,日本出現了大米生產嚴重過剩而糧食供給嚴重不足的局面。為了提高糧食自給率和耕地利用率,改善農業者的經營條件,防止農業進一步衰退,日本設立了農業者户別所得補償制度。


作為一項綜合的農業經營者收入補償制度,其主要內容有:一是對經營者所生產的農產品成本與市場銷售價格的差額給予補償;二是對經營者生產經營規模、品質、對環境的改善以及生產結構調整狀況進行評價,並予以嘉獎;三是將種植業之外的畜產業、奶業、漁業等經營者也列入支援對象範圍之內;四是設立森林管理與環境保護基金,對森林所有者的環境保護行為給予補助。與此相適應,日本還在農業者户別所得補償制度的框架下,設立了旱地作物所得補償交付金、水田活用所得補償交付金、大米所得補償交付金、米價變動補償交付金、各種加算獎勵金(包括規模經營、土地集約利用、有機農業和骨幹農業者培育等)。為了順利推進該項制度,日本各地設立了地域農業再生協議會(以下簡稱協議會)。協議會的主要任務除負責補償金的申請、審核、調查、管理等具體工作外,還承擔着通過與行政機構和農業團體交流、合作,促進小麥、大豆等戰略作物的生產振興,培育骨幹農業者和提高農地利用率等目標。


表5.  2011年農業者户別所得補償制度(大米示範項目)的實施情況


資料來源: 根據日本農林水產省《農業者户別所得補償制度的概要(平成24年版)》整理。


表2顯示了2011年農業者户別所得補償制度中大米示範項目的實施情況。全年共支付補償金100.6萬件,共支付3069億日元,其中經營面積0.5公頃以下的小農户51.4萬件,但支付額僅佔總額的9.4%,而經營面積5.0公頃以上的規模農户3.2萬件,但支付額卻佔總額的39.6%。總體來看,有一半以上的補償金被2.0公頃以上的規模農户獲得,而這部分農户佔總農户的比例僅為9.8%。可見,該項制度對於規模經營的政策導向作用明顯。例如,除以銷售農户為代表的規模農户為主要支持對象之外,該項制度還支持小規模農户通過聯合組建村莊營農組織申報項目,因此該項制度也推動了農業生產的組織化進程。


日本政府還通過對同等生產條件下的個體經營農户與參與村莊營農組織的農户進行了對比調查,以對該項制度的實施效果進行檢驗。結果顯示,與農户個體經營相比,村莊營農組織不僅提高了生產效率,而且顯著增加了農户收入。根據表3,在同等經營條件下,參與村莊營農組織的農户與個體經營農户的利潤差距為37.4萬日元。這説明村莊營農組織的經營改善效果十分明顯。


表6. 農業者户別所得補償制度經營改善效果(單位:萬日元)


注:農業經營成本指包括自我僱傭的勞動力工資、自有土地的租金在內的總成本。

資料來源:根據日本農林水產省《農業者户別所得補償制度的概要(平成24年版)》整理。


玲瓏快活的自衞小能手 蘑菇上的七星瓢蟲,荷蘭阿納姆 (© Misja Smits/Minden Pictures)



 點擊閲讀原文,搶購早鳥票,與大咖同道而行


閲讀原文

TAGS:大米日本生產結構調整大米政策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