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陳勇勁:繪畫需要關注表象背後的真實

壹號收藏2018-06-20 05:17:19

壹號收藏網專訪藝術家陳勇勁


陳勇勁,1972年生於武漢。畢業於湖北美術學院,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國家一級美術師,武漢畫院院長,武漢美術家協會副主席。


藝術家陳勇勁專訪視頻


壹號收藏網:陳老師,您好!很高興您能接受我們的採訪,首先請講講您的繪畫經歷,在您的從藝道路上,對您影響比較大的人有哪些?


陳勇勁:我的繪畫經歷相對來説比較簡單,1994年從湖北美術學院畢業之後就去了湖北省美術院,一直從事的都是專業的創作工作。不斷地在畫面的更新、技法的成熟上下功夫,走了將近20年的時間,三、四年前調到了武漢畫院,一直都沒有脱離純粹的創作環境。


陳勇勁 《邊地》 112×80cm 2016年


談到對我影響很大的人,有一個很重要的人物,就是我的老師劉壽祥先生,他是我們的班主任,在學校的時候,我們學習他的技法、他的為人,很多東西他都是全方位地教導我們,即使畢業之後,在很多場合,他也是以自己的能力和影響力在外圍幫我們推動,這從另外一方面鼓舞了我們,是一個很大的動力,我覺得我的老師對我影響力是最大的。


除了繪畫之外,還有一個對我影響很大的人是尚揚老師,他跟我父親曾經是出版社的同事,那個時候我還是個小孩,天天在院子裏跑,他是看着我長大的。尚揚老師繪畫的發展、成長到最後成熟,影響力很大,我們作為晚輩,一直在外圍觀察。有一次我去北京專門去拜訪他,特別激動,他用很純粹的武漢話跟我交流,當時覺得特別親切。我帶了我的一些作品給他看,他除了鼓勵之外,還説了一些真正能夠觸動我對藝術創作以及判斷力的引導,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


另外,我的家庭也很重要,我父親、我哥嫂都是從事藝術的,他們把我帶入了這個門,進了這個門又遇到兩個對我人生影響力很大的兩個導師級的人物,能夠走到今天,我非常感謝他們。


陳勇勁 《石-14 》 75×55cm 2014年


壹號收藏網:您的作品涉獵題材比較廣泛,有《靜物》系列、《風景》系列、還有《石頭》系列等等,這些創作題材的轉變您是基於什麼樣的想法?



陳勇勁:到畫院去了以後,剛開始還是延續高校的方式,研究純粹的美學造型方面,時間長了以後,接觸的人多了,接觸面也廣了,我就覺得可能在純粹的繪畫後面還有很多東西需要去表達,這個時候就開始注重某一個物象它所帶來的意義在哪,這是我近10年非常關注的一個點。


開始畫了很多唯美的靜物或者風景,後來風景的色調、某個物象帶來的一些東西成為後來的一個創作主線,比如《石頭》系列。因為中國的文化裏面石頭是一個很重要的符號,像“米芾拜石”。一個物理性的東西擱在那,為什麼一個人通過一個文化現象或者是故事就把一個很自然的東西賦予了複雜的隱喻和指向?我當時就在思考這個問題。


畫室一角


我們現在所接觸的很多社會現象也是這樣,表面上看着很光鮮,很漂亮,但是背後呢?可能很多東西不是你想象的那樣的,所以現階段的創作,我更關注一個表象背後的真實。當然這個需要知識量和社會經驗去詮釋這個東西,不能那麼直接,就像中國傳統文化裏面,很多東西不是直接告訴你答案,它會用潛移默化地或者拐個彎指桑罵槐的方式告訴你結果,這就衍生出一個詞叫“領會”。


作為一個被動的角色,怎麼去領會這個結果,領會對了,可能就比較順,但領會錯了呢?所以這就會引起很多的思考,思考完了再反觀自己遇到的這些很光鮮、漂亮的現實,它的背後可能是個局,我下一階段的創作可能就是圍繞這些值得推敲的東西。


陳勇勁 《山火》 152×100釐米 2011年


壹號收藏網:2011年,您的《山火》得到了藝術圈內的認可,當時獲得了湖北省美展的金獎,它的創作背景是怎樣的?


陳勇勁:《山火》是一個典型,看到《山火》的時候會覺得它是一個很唯美的風景,很平靜,而且它就是在湖北江漢平原的一個地方,我在不同的季節去過好幾次,不同季節的風景給我情緒上的影響是不一樣的,給觀眾的感覺也會是不一樣的,我選擇了冬天。


冬天是一個蟄伏的季節,但是它的蟄伏可能預示着將來的某種爆發。這幅畫裏我覺得最精彩的地方是後面那個小小的火苗和那縷白煙,它打破了一個非常平靜的狀態,可能在某種場合,這個小小的火苗和白煙是很平常的。但在這個畫面裏,它製造了一種不安的信息,這種不安可能會被放大,它把整個山頭給燒了,但也有可能突然就沒了,這也是這幅畫留給觀眾的一個懸疑。在這個很唯美的風景下,它隱含的東西在哪呢,可能我有我自己的設想,但是對觀眾來説,根據自己的生活經驗,對這個小小的火苗和白煙在這個唯美風景下的結果,每個觀眾都有自己的判斷。


陳勇勁 《傷的城》 112×70cm 2015年


壹號收藏網:您是水彩專業出身的,能不能給我們講一下相對於國畫或油畫,水彩畫的特點是什麼?


陳勇勁:應該説水彩和油畫是一家的,屬於西畫,跟國畫是沒有關聯的。很多書籍説中國人對水彩這種西畫的把握是基於中國畫的傳統,我個人覺得這是比較牽強的解釋,因為這兩個畫種的出發點是不一樣的,中國畫更講究心境、西方更講究造型。


我們湖北作為一個水彩重鎮,做了很多的努力,我是從湖北美術學院教育系畢業的,當時還是水彩專業,後來因為劉壽祥先生的一個舉措,成立了全國八大美院唯一的一個水彩畫系,它的普及工作和教育工作成就了今天有這麼多藝術家拿水彩這個材料從事藝術創作,從教育的角度來説,這是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情。


陳勇勁  《武漢體育中心》 200×100cm 2013年


至於水彩畫將來的發展以及現狀對水彩的作用力在哪,我們現在可以看到一個現象,在全國美展或者各種機構舉辦的展覽裏,能看到各種各樣的對水彩的詮釋,而且這裏面有不同繪畫風格的呈現,特別是一些年輕藝術家的出現,他們的思維已經打破了傳統的繪畫模式,我很欣慰地看到有很多20多歲或者30多歲的藝術家還在不斷地探索水彩這種材料更多的可能性,我也以自己的創作經歷不斷地跟他們交流,這是一個很好的現象。


但是這裏面也有隱憂,拿水彩材料跟其他材料比如油畫、當代藝術對接的時候,它的力量在哪?這可能是年輕的藝術家和我這個層次的藝術家未來要面對的一個話題,可能我有點擔心過頭了,但是我覺得應該有一部分人表現出無畏的探索精神,不斷地往前推進。


其實水彩只是一個材料,以紙為媒介的一個畫種而已,它怎麼能夠控制人呢?只有人運用材料來表達自己的想法,這是探索的一個過程,我覺得不管成功與否,將來會怎麼樣,只要把自己該做的、該想的事情做好了,水彩的將來不需要擔心。


陳勇勁  《營》 112×80cm 2016年 


壹號收藏網:您的水彩並不都像傳統意義上的水彩畫那樣明亮、鮮豔,有一些是偏冷色調,這是您創作的傾向嗎?


陳勇勁:色調是我自己個人的一種判斷,色調會影響觀眾的情緒,對自己也是一種宣泄。我喜歡這種灰色調,灰色調偏冷還是偏暖給人的暗指是不一樣的,就像你到一個環境裏頭,如果這個環境是比較幽暗的,稍微偏冷一點,它的壓抑感是不是更強?如果偏暖一點,你內心的温度會不會提升一點?我就覺得通過色調的改變對觀眾的情緒是不一樣的。


陳勇勁 《紀念日》 112×80cm 2014年


壹號收藏網:我注意到《架上的天空》系列裏面,您把樹葉都處理成灰色了。


陳勇勁:色調的改變是人為處理的,那個系列還是比較寫實的,一看就是透過一片樹葉仰望天空。真實情況下是綠的,頂多到了秋冬天是黃色、棕色的,為什麼是灰色的呢?冀少峯先生曾經給我寫過一篇文章《透過現實的灰牆去感受背後的那束光》,其實是有我的一種判斷在裏面,我把它處理成灰色,其實就是在那個雜亂的前景之下看背後的東西,這種東西可能是一種心境的反映,就像剛開始説的,很多東西看着很光鮮其實背後是灰色的。


這也是一種探索,因為某個系列我覺得它需要那樣,比如《石頭》系列。我也玩點收藏,中國的賞石裏有一個判斷標準,以什麼顏色為貴呢?就像太湖石,它的顏色一定要是黑色才是高貴的,這跟中國的水墨是掛鈎的。我在用西畫的手段處理的時候,在造型上我可以很寫實,但在顏色上我可以人為的處理成偏黑白一點,我把這批作品拿到國外去展覽的時候,任何人一看都覺得是東方的,雖然很寫實。作為一個東方的藝術家,一定要有東方的精神在裏面,其實這也是一個橋樑,而且這個橋樑深入到骨子裏頭了。


陳勇勁 《林子》 113×78cm 2015年


壹號收藏網:您如何看待湖北當今的藝術生態?


陳勇勁:湖北目前的藝術生態,我個人瞭解一些,但也不能太片面。很多人羣包括藝術家羣、收藏家羣都用自己的一種方式在經營,相較於其他地方,湖北還算是比較健康的。不管是做傳統經典藝術還是偏當代藝術的,都是在按照自己的方式和脈絡經營自己,這裏面也有很多優秀的領軍人物在推進。


其實這個東西是兩條路的,一是作為藝術家,他是創作者,説直接點,藝術品就是商品,他是產品的生產者,然後畫廊、美術館它們屬於中間的一個狀態,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是市場,得有人去消費,談到收藏肯定就繞不開這個話題。


湖北有實力的人很多,但是我和很多藝術家接觸的時候他們也會發牢騷:湖北有錢人很多,但是很難轉移到藝術品的消費上。這是一個牢騷,也是一個現狀。在藝術品收藏領域,我覺得畫廊和專業的媒體之間必須有一個良好的線條關係,不能跨過這一區域,不然會傷害這一經濟鏈條。比如我們在一個畫廊辦了聯展之後需要去銷售,很多武漢的藏家就繞開了中間這個機構直接找藝術家説“便宜點”,這個心態對整個經濟的流動是一種傷害。因為經營這一塊是有個規則的,拍賣行、畫廊、媒體這些中間環節是很重要的,專業人做專業事,藝術家少點忽悠,藏家按照規則來辦事,中間這幾個點用心去做,把真正好的藝術品推薦給有實力的藏家,這是我們藝術家很願意看到的。


陳勇勁 《甡》 75×55cm 2016年


小編手記:通過採訪可以看出,陳勇勁是一位擅於思考的藝術家。他的作品往往藴含着他對事物的觀察與反思,從而使得他的水彩畫,超越了一般意義上視覺的審美享受,而進入到一個日常生活的反思與感悟狀態,從中體驗到生命存在的意義。

閲讀原文

TAGS:陳勇勁湖北美術學院藝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