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節安康」可以,「端午節快樂」不行?丨語言學午餐

語言學午餐Ling-Lunch2018-06-18 20:06:53

又到了端午節,因為端午節是一個祭祀節日,這兩年很多人認為,在這個節日裏不適合説“快樂”,只能説“安康”,否則就是一種冒犯。




端午節在很多地方叫“端陽節”,而端陽節可能來源於夏至。端陽是陽氣最盛之時,晉代周處《風土記》記載道:“仲夏端午。端,初也。俗重五日與夏至同。先節一日又以菰葉裹黏米,以慄棗灰汁煮,令熟,節日啖。”


從這段話可以推測出,端午節與夏至節氣有密切聯繫,連吃粽子的習俗都有可能是從夏至借用來的。



很多家庭仍然保留着一起包粽子的傳統


我們所熟知的紀念屈原、伍子胥、曹娥等等説法都只是一種假説(hypothesis),並且不是唯一的




著名民俗學家江紹原就曾提出“公共衞生説”,他認為端午賽龍舟的習俗可能早於屈原投江,“五月划船”是一種原始的儀式,人們用這種方式將不潔與禍害之物送至遠方,以達到去除疾殃的效果。在後世的發展中,這種活動的祭祀性越來越淡,娛樂性和經濟性愈發顯著。傳統上人們也在端午節這一天走親訪友,兒女尤其是女婿必須去探望岳父岳母,是一個聯繫家族成員的節日,帶有歡樂、喜慶的色彩,所以對別人説“端午節快樂”無可指摘。


既然關於端午節起源的推測都只是假説,自然不存在所謂的“真相”、“事實”,亦沒有“闢謠”之説。



有時候所謂的“闢謠”只是以一種假説來抨擊另一種假説,“事實”並不存在於其中


如果一個人覺得端午是一個聯絡親友、增進社會團結的節日,可以相互道“端午節快樂”;如果另一個人覺得端午是祭祀色彩濃厚的節日,可以説“端午節安康”。


但是,指責別人採用某一種説法,進而要求對方改正這種語言習慣,就未免不合宜了。這種喜歡指出他人語言中“錯誤”的行為,有個專門的語言學術語,叫語言抱怨(linguistic complaint)。



《老友記》中的Ross就是一個經常抱怨他人語言的角色


生活中我們常常看到某人説:“根據XX字典的説法,你這樣説是錯的。”這是一種規定式(precriptive)的態度,持這種態度的人認為我們所説的話都要符合某些字典或者教材上的規則,一旦與其中的內容不符,就是“錯誤”。

 

舉個例子,1961年美國出版了《韋氏第三版新國際詞典》(Websters Third New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這本字典中記錄了很多與人們語言習慣不符的用法與例句,給那些對語言持規定式態度的人帶來了混亂,有人批評這本詞典是一個“醜聞以及災難”。




現代的語言學家大部分以描寫式(decriptive)方法對待語言,通俗來説叫“存在即合理”,只要是人們在交際中可以接受的語法,都可以納入語言研究之中。


上個世紀30年代,一些語法學家對ain't(am not)是否符合語法爭論不一,美國語言學家布龍菲爾德便對這種“傳教士般的”爭論嗤之以鼻,他的追隨者Hall Jr. 更是説道:


語言裏不存在好的或者壞的、正確的或者錯誤的、符合語法的或者不符合語法的。(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good or bad, correct or incorrect, grammatical or ungrammatical, in language.)


布龍菲爾德等人的結構語言學之後的生成語法學家通常藉助自己的語感判斷某個句子是否合語法,而很少去查字典,但這有時也會造成混亂。如果你去參加一些語法研究的學術會議,往往會看到與會者大部分時間在爭論某些例句是否符合自己的語感,最後一眾人在面紅耳赤中不歡而散。



有一次我跟一羣語言學研究生吃飯,整頓飯大家都在爭論某個句子對不對,最後剩下一桌涼了的菜。每個人對句子的接受度都有差別,受到母語、成長地區的影響,一部分人覺得語感上正確的句子,在其他人聽來可能無法接受。把自己的語法接受度強加於他人,是一種語言抱怨。


語言抱怨主要分兩種類型:


第一種是對音系(比如發音不準)、語法、詞彙上不符合權威字典或政府規定內容部分的抱怨,熟人之間的語言抱怨以此種為主;


第二種則是道德上的——批判某些人對語言的濫用、害怕某些用法會誤導公眾。比如有一部分人抱怨“然並卵”一類的網絡流行語破壞了語言的純潔性和一致性,但要注意這只是他們的信念(belief)而不是已證明的事實(proven fact),無論老師如何規定學生不準在作文裏使用流行語,這些語言都鮮活地在人羣中流動着,不管你是否樂意,它們就在那裏




語言抱怨並不是一種錯誤行為,它只是一種存在於人們交流中的客觀行為,並且維持了語言的標準化。


語言標準化以書面語為主(所以我們説秦始皇統一了文字,而很難説他統一了當時的口頭語),中國有一本著名雜誌《咬文嚼字》便是以糾正書面語中不符合漢語標準之內容出名的。這種標準化對教學和測試作用最大,沒有它,測試題的設計、評分都會成為難題。


指出明顯不符合語感的錯誤(尤其是書面語)是一件益事,但若過於頻繁也會給身邊的朋友帶來不適感,如果一個人總是對朋友的口頭語吹毛求疵,難免會帶來把自己的信念強加於人之感。


這與道德類似——一個人對自身的語言嚴格要求、保持自律是一件好事,倘若同時要求身邊的人在日常口語中保持相同標準,就有些過分了。



參考文獻:

Bloomfield, L. (1976). Language. Allen & Unwin.

Hall, R.A., Jr.(1950), Leave Your Language Alone, Ithaca, NY,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Milroy, J., & Milroy, L. (2002). Authority in language:Investigating Standard English. London/New York: Routledge.

陳久金、盧蓮蓉(1989),《中國節慶及其起源》p. 105,上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高丙中(2004),端午節的源流與意義,《民間文化論壇》5:23-28。

江紹原(1999),《江紹原民俗學論集》,上海:上海人民 出版社。


本文作者袁飛,首發於2016年端午節。










閲讀原文

TAGS:語言語言抱怨江紹原布龍菲爾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