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在天堂,身體在地獄!看星星可是個危險活

旅行家雜誌2018-06-14 21:40:18

    

    


尼泊爾追星:眼睛在天堂,身體在地獄



“你有多久沒有看到滿天的繁星,那是夜晚虛偽的光明遮住你的眼睛。”這是好妹妹樂隊吟唱的 《北京》。隨着社會快速發展,過度的“光”已經成為了一種新的污染,城市建築物玻璃的反射、夜晚通宵達旦的霓虹燈,以及車燈的光束……我們早已失去了夜晚。早在1988年,“防治光污染與夜間環境保護”就已為國際社會所關注,美國、非洲、歐洲、大洋洲都有經過認證的暗夜公園,作為星空和夜間動物的避難所。隨着全世界暗夜保護區的數量不斷增加,觀星旅遊產業也在幫助人們重新迴歸到那繁星點點的夜晚。在我們的身邊,就有這樣一羣追星人,他們視夜如晝,追尋那片尚未被燈光污染的星空。攝影師戴建峯就是其中之一,他最鍾愛的觀星地點是尼泊爾。畢竟,只有站在喜馬拉雅之巔,才能體驗“手可摘星辰”的快感。



初識 ·薩加瑪塔國家公園


高海拔、乾燥、黑暗和交通便利通常是觀星的理想條件。全世界主要天文台站和國際暗夜組織(IDA)認證的暗夜公園都是優秀的觀星地點。如果你問我最想去的觀星地點是哪裏,我的回答一定是尼泊爾,薩加瑪塔國家公園,這裏是最激動人心的觀星地點,你可以站在喜馬拉雅山脈之巔觸碰星辰。



結束了西藏之行後,我原本打算獨自前往安納普爾娜大環線徒步(ACT),但在拉薩的小夥伴卻相邀一同前往薩加瑪塔國家公園徒步(EBC)。來自珠峯的召喚很快將我深深吸引,於是我們一同經吉隆口岸前往尼泊爾加德滿都。




從加德滿都前往珠峯地區通常是飛機往返,如果乘坐汽車,只能坐到Jiri。還要走5天才能抵達徒步的起點Lukla,這條路沿途沒有太多風景,所以很少人走。Lukla機場在世界十大危險機場中排名第一,這裏跑道僅475米長,另一端則是700米的深淵,有着“世界屋脊上的跑道”的稱號。我們乘坐的小飛機也僅有10人的座位。下飛機後,我們很快就在Lukla找到了徒步的嚮導和背夫,夏爾巴人邊巴。邊巴從事這項工作已有16年,體格非常強壯且英語很好。



尼泊爾被譽為“徒步者的天堂”,有着世界上最多、最美、最完善的徒步路線。在珠峯地區的徒步是從易到難,從Lukla到NamcheBazar的行程很輕鬆,這裏不僅景色優美,海拔也相對較低,每天徒步時間約四五個小時,過鐵索橋已算最驚心動魄的體驗。沿途有很多的補給點,走累了就可以停下來喝咖啡休息。沿途還經過了許多夏爾巴村莊,這裏的客棧提供各色餐飲,讓徒步變得非常愜意。不過由於山上物資匱乏,很多都需要靠人力背上去,所以海拔越高東西越貴。



Namche Bazar是珠峯地區最大的城鎮,也是通往珠穆朗瑪峯的門户。我還有幸在這見證了一場夏爾巴人的婚禮,熱情的夏爾巴人邀請我品嚐當地美食,真是極為熱鬧!11月是尼泊爾地區的旱季,天氣本應連續晴朗。但由於厄爾尼諾現象的影響,天氣很是糟糕。基本是上午晴朗,下午起雲。這幾天晚上也沒有睡好,半夜一直起牀看雲霧是否散開,結果都是失望而歸。


與喜馬拉雅的· 生死之交


在前往Tengboche的路上天氣就更糟糕了,整天全在雲霧中,能見度不到20米。心情沮喪至極,半夜做夢竟然夢到了吃火鍋,流了一枕頭的口水,失落地醒來,打開窗户一看,天空中繁星點點,幾日的沮喪心情一掃而光!



我馬上拿起相機出門星空。農曆十七的月光異常明亮,月光灑在大地彷彿如白晝。在我的左側北斗七星中的玉衡與開陽雙星升起在世界之顛珠峯與右側后髮座疏散星團則出現在阿瑪達布朗峯上。雪山下則是美麗的Tengboche的喇嘛寺廟。第一次在尼泊爾拍攝喜馬拉雅星空讓我異常激動,然而好景不長,拍攝了10分鐘後雲霧又再次將我包圍。但所幸早上天氣轉晴,還看到了日月同輝的奇觀。



離開Tengboche後就開始進入海拔稀薄地帶,一路上伴着阿瑪達布朗峯前行。阿瑪達布朗峯被喻為喜馬拉雅山的明珠,是世界上最美的雪山之一。抵達Chhukung時我們還幸運地碰上了極為罕見的日華奇觀。日華只有處在合適地點和恰當時間才能看到。當人們透過薄雲欣賞太陽或月亮時,有時會出現這種現象。這種效應是光線通過雲裏特定形狀的小冰晶發生衍射所致,在光源周圍形成虹狀光環。


夜裏的天氣依舊不樂觀,天空中幾乎80%都是高雲,我獨自爬到洛子峯守候,因為我不想再錯過這裏的星空。在等待了兩小時後獵户座的三星從雲縫中緩緩升起,於是我換上85mm中焦鏡頭和光害濾鏡拍攝獵户座深空星野。照片中,馬頭星雲、獵户座大星雲等清晰可見,此時此景讓我回想起此前在西藏拍攝獵户座時的情景。宏偉的喜馬拉雅山脈雖然將中尼兩國隔開,我們雖然有着不同的地理地貌,不同的燦爛文明和歷史,卻也擁有着同一片星空。在浩瀚的宇宙中,沒有國家和地區的差異,我們僅僅是藍色星球的一部分。



拍攝持續到夜裏10點,洛子峯上空的雲層依然沒有任何好轉的跡象。我來到Chhukung的目的就是為了拍攝洛子峯的星空,無奈只好敗興而歸。在臨走時我心裏嘀咕着: “這次雖然沒有拍到照片,但我下次還會再來!”


或許上天會眷顧心誠的人,凌晨3點,天空又再度放晴。我一個人揹着包爬到冰川上空拍攝星軌。這裏很冷,還颳着風,温度低至零下15度。我架好相機在一旁自動拍攝,自己則在一旁蹦蹦跳跳的抵禦寒冷,但手腳依然很快凍得麻木。拍攝完星軌回到旅店後已是早晨五點半,此時的我已是疲憊不堪,但按照原計劃,這一天我們將要爬上5535米的Kongma La埡口,徒步10小時前往Lobuche。 無奈我只好稍作休息,又開始新一天的徒步。



大概因為連續幾日的睡眠不足,走在路上覺得眼睛都要睜不開,強打起精神走了500米,一個恍惚竟然掉進冰河裏;刺骨的冰水沒過腰部,整個人一下清醒過來,我好不容易掙扎着爬上岸並迅速脱下鞋褲。躺在地上喘氣之餘,看着幾乎在兩三分鐘內就結冰了的衣物,我不禁感到深深的後怕: “我這不僅是在拍星星呀!我這是在玩命!”同伴們趕緊回來看我,幸好沒有大礙。經過商議,他們和嚮導一起繼續翻越Kongma La埡口,而我則獨自回到旅店休整,然後通過Dingboche繞行到Lobuche匯合。早上10點我又重新背上包開始徒步,這一天的行程格外艱難。然而在日落前,我走到世界海拔最高的昆布冰川時,真正的考驗才剛開始。


昆布冰川又稱“恐怖冰川”,這裏地質結構極不穩定。對於珠峯登山者來説,隨時會發生雪崩、冰崩或滑入冰裂縫,這都可能帶走登山者的生命。我穿越的則是昆布冰川尾端。第一個下坡就是近60度的陡坡,人踩在坡上,石頭就不斷地往下墜。即使沒人踩的地方也能看見石頭不斷掉進冰川,一不小心就會有生命危險,我不得不手腳並用艱難地滑下去。滑下去後突然發現冰川上根本沒有路。我陷入慌亂之中,深呼吸幾次後鎮定下來,環顧四周發現當地人有在一些大石頭上放一塊小石頭,就像藏族地區的瑪尼堆一樣。並且這些“路標”每隔十幾米就有一個,於是我試着根據這樣的“路標”前行。



更為糟糕的是,太陽很快就下山了,氣温開始迅速下降。如果天暗下來,我還沒穿過冰川的話,根本沒有辦法在夜晚識別道路。如果後退,距離我最近的村莊也要走上四小時。一種直面死亡的恐懼油然而生,這樣的恐懼激發了我求生的本能,我揹着包在4900米海拔的冰川上一路小跑。一小時後我成功穿越冰川,並最終在天黑後平安抵達Lobuche。Lobuche的星空很美,但精疲力盡的我已經沒有體力拍攝星空了,當晚睡得很深很沉,在這個危險與美麗並存的地方,時刻都得小心翼翼。


觸摸 ·世界之巔的星辰


次日我們啟程前往珠峯大本營,並在Gorak Shep住宿,守候世界之巔的星空。當晚,一場大雪之後我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雪後的Gorak Shep美如仙境!在這個月夜裏,北斗七星升起在喜馬拉雅山脈上空,左側北極星出現在7145米的Pumori峯山頂,右側大角星則出現在7879米的努子峯上。當然5140米海拔與零下20℃的氣温,才會讓人真切地感受到什麼是眼睛在天堂,身體在地獄。在GorakShep旁的海拔5550米的Kala Pattar是珠穆朗瑪峯的最佳觀景台,而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在這裏拍攝世界之巔的星空。然而天氣卻一直不樂觀,為此我又一次和同伴分開,在這裏苦苦等待。一連等了3天,天氣總算晴開。



下午3點,我又獨自爬山3小時到達山頂拍攝。這幾年的旅行中對於日照金山已是司空見慣,但珠峯的落日卻讓我震撼不已,珠峯與努子峯龐大的身軀被落日的餘暉染成金色,此前駭人的昆布冰川卻顯得如此的渺小,彷彿置身在世界的盡頭。夜幕降臨,羣星升起在珠穆朗瑪峯上空,忍受着高海拔和嚴寒,我終如願完成了世界之巔星空的拍攝。然而另一場生死考驗又悄然來臨。


在返回途中,因為地形複雜,又加上是夜裏,我居然找不到白天上來時的路了。這樣一來,想要下山就不得不穿過一大片亂石堆。這些石頭處在陡坡上,人踩在上面石頭就會不停搖擺,隨時都有可能滑落摔傷。我拿起手機試圖聯繫山下的嚮導邊巴,但一點手機信號都沒有,無奈的我又不得不再次獨自面對危險。我用登山杖向前探路,再手腳並用的爬下去,即使這樣都幾次險些摔倒。最後我穿過亂石堆時,早已大汗淋漓,歷經2小時才返回村莊。




接下來的旅程是翻越5330米的Cho La埡口, 到達第三湖Gokyo。Cho La埡口是一座常年積雪的山口,也是嚮導所説的最難的路。我不僅需要使用冰爪,有的地方甚至藉助登山的纜繩。翻過埡口,接着我又在嚮導的帶領下穿過了Ngozumba冰川。


在Gokyo的一天是EBC之旅中最愜意的時候,從旅館出來不到兩分鐘就可以欣賞到絕美的星空,拍到滿意的照片後可以睡到自然醒。早餐在觀景餐廳裏吃藏式烤麪包配尼泊爾蜂蜜,以及一杯熱騰騰的橙汁。觀景房裏可以看到雪山下美麗的第三湖,優美的山脊延伸到湖面,倒影一動不動;平靜的湖水透明、温柔,像是羣山的裙襬;夏爾巴阿媽的祈禱在耳邊縈繞。吃過早餐後再一個人到湖邊對着海拔8201米的世界第六高峯:卓奧友峯發呆。



這次徒步拍攝,我帶了很多的器材,總共近40斤設備。之前一直有嚮導邊巴為我分擔重量,可抵達Gokyo後,邊巴就與另外兩個夥伴一起翻越Renjo埡口。而我獨自揹着行李返回NamcheBazaar。


即將結束行程之際,走在路上回望世界之巔,陽光下,珠峯和洛子峯在草木掩映中聖潔安詳。過去的十五天彷彿是一場危險又美麗的夢,心中充滿了對這裏的念念不捨和平安歸來的感激。回到拉薩,整夜輾轉反側。其實美麗的星空並不只存在於這樣遙遠且危險的地方,全國各地,只要保護恰當都可以欣賞到。



- END -

微信編輯:王守娟

2018年6月刊

請移步我們的微店預訂!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