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重貼 | 青春痘和世界盃

網羅燈下黑2018-06-14 11:33:22

本文寫於 2006 年德國世界盃,當時羅納爾多還沒退役,梅西還沒在國家隊混上主力,C 羅剛在曼聯站穩腳跟,如今已過去 12 年,距離文中提到的法國世界盃已整整 20 年。舊文重貼,應景懷舊一下黑哥的青春。

——網黑哥

1998 年的法國世界盃是我看的第一屆完整的世界盃。

那時候的我還上高一,精力旺盛的無處發泄,以至於長了滿臉的青春痘,怎麼擠也擠不完。

還好後來喜歡上了足球,於是便無暇顧及擠痘痘這個愛好,把有限的用來擠痘痘的時間都投入到了足球事業上,置一臉的痘痘於不顧,天要下雨,臉要長痘,由它去吧。

那知道陰差陽錯,那些痘痘竟然是人來瘋,眼見着失了寵,好生沒趣,漸漸的便不好意思再出現了。

後來才知道,要是當時一昧的專寵着那些痘痘,現在定然長成一張麻子臉了。於是暗暗對足球心懷感激,多虧看上了足球才造化成了現在這張帥氣的臉,還許下了心願:今生要像愛自己的臉一樣去熱愛足球,忠貞不二。  

世界盃開始的時候,當時正是期末考試,老師們封殺了關於世界盃的一切消息,尤其是足球類報紙,更是嚴禁帶入教室。

可是羣眾的智慧是無窮無盡的,各種各樣的對策便應運而生了。每到報紙出刊的日子,五六個男生便每人夾上一本書,直奔報刊亭,買一份報紙每人分一張,包成書皮,又大搖大擺的回到教室,開始苦心研讀最新的賽事報道,一張看完了也不用扯皮,就直接和另一個交換。

老師看到同學們連有限的下課時間都帶着本書抽空學習,還互相傳閲學習資料,大為感動,號召班裏的同學都來學習。

可惜好景不長,有一次一位同學看得太過入神,抱着書只盯着書皮,連掩飾性的翻頁動作也忘了一干淨。

老師心生疑惑,便走過去看個究竟,剛開始沒看出來,還以為是在掩卷沉思,説來也該這位同學點背,他看的那張正好是用頭版包着的,老師定睛一看,“體壇週報” 四個大字甚是醒目,這才如夢初醒,勃然大怒,一把搶過書,把書皮扯了下來,並立下一條奇怪的班規:世界盃期間,一律不允許書包皮。

如此卻連累的班裏無辜的女生,連花花綠綠的正品書皮也不讓包,可見當時的禁令是多麼的嚴格。以至於學校附近的文具小販們納悶了整整一個月:怎麼以前那麼好賣的書皮一個月來愣是一張也賣不出去?

面對日益嚴密的封鎖措施,但卻擋不住同學們日益高漲的對獲取信息的迫切願望,鬥爭由地上轉入了地下。

一位仁兄在男廁第五個坑位的隔牆上掏下了一塊磚,把新買的報紙塞進去,再合上磚,基本上很難看出來做過手腳。

於是,男廁的五號坑便成了我們獲取情報的新陣地。最開始只有幾個人知道這件事,後來一傳十,十傳百,連外班都知道了一句當時流行的名言:去蹲坑吧, 那裏會讓你進步!往往一份散發着臭味的報紙能經過數人的傳閲,用現在的話來説叫點擊率居高不下。

從此,五號坑成為世界盃那段時間男廁裏面最搶手的坑位,經常要排隊才能等到。我就親眼看到有兩個哥們為了搶佔排隊的有利地形差點大打出手,後來言語之間無意透露出共同的偶像都是羅納爾多而相逢一笑泯恩仇,勾肩搭背伸是親密,從此傳為一段佳話。

由於單獨一個五號坑已經無法滿足同學們日益增長的閲讀需求,有心人便在其他的幾個坑位也如法炮製,大大減輕了五號坑的負擔。用現在的話説叫服務器負載過重,需要升級擴容。我已經記不得最開始想出這個點子的人的名字了,只不過後來聽説他畢業後去做了計算機網絡工程師,可見他的天賦在那個時候已經顯現出來了,這是題外話

打這以後,去廁所蹲坑演變成了一種時尚,不管有事沒事,上課還是下課,總有人接二連三的跑去廁所蹲坑,一蹲還就是半天。老師大為疑惑,還以為食堂的飯菜出了問題,害得食堂的大師傅背了快一個月的黑鍋,後來可能是意識到怎麼只見男生蹲坑不止女生巋然不動,才打消了對大師傅們的懷疑。而這個祕密,直到世界盃結束老師們也沒有發現,讓我們很是得意。

當然,世界盃之後,不少人患上了 “世界盃後遺症”,總是身不由己的跑去廁所蹲坑,後來可能是看着過期的報紙味如嚼蠟,實在提不起勁,後遺症也就不治而愈了。      

當然,世界盃只看報紙是不夠的,關鍵還得是看電視現場直播。可是世界盃那段,家裏的電視早就被實施了管制,除了讓看新聞聯播,其他的一概不許看,就連新聞聯播最後偶爾報一下當日的賽況,頂多也就半分鐘的工夫,也被無情的剝奪了,導致那段時間內新聞聯播總是看不完,只能看個 “太監” 版的。而這點東西,連牙縫都不夠塞的,又怎麼能滿足我們如飢似渴的需求呢?

球賽幸虧是在夜裏開始,這對我們既是機遇又是挑戰。每當夜深人靜,月黑風高的時候,我們就開始了行動。

電視在客廳裏放着的還好,也就是把聲音開的儘可能的低,如果為了確保萬無一失的話,就打把傘,擋住電視機的光亮,可是夏天蚊蟲特別多,還愛往亮處飛,弄得一場球賽看下來,自己看了個夠,蚊子也喝了個夠。

後來實在不堪忍受日益猖獗的蚊蟲,便乾脆蒙了一牀被子,連電視帶人蓋的嚴嚴實實的,既擋了電視的光亮,也擋了蚊蟲的叮咬,聽着蚊子們在外面氣急敗壞的嗡嗡亂叫,心裏竟是如此的愜意。趕上有個別看球情緒容易激動的哥們,還得加戴上一幅手套,免得看到好球情不自禁鼓起掌來驚動了睡夢中的爹媽而得不償失,以此類推,愛喊出聲來的當然也要準備上一副口罩。

後來這個辦法在班裏得到了推廣,無不交口稱讚這個一舉兩得的妙招。只不過班裏有幾個皮膚不太好的,幾場球看下來捂出了一身的痱子,弄得第二天侃球的時候,大家居然能從臉上痱子的多少推算出昨晚的進球多少,如果進球多了,比賽精彩,肯定是看完了,痱子自然比那些進球寥寥的比賽出的多。      

讓我慶幸的是我家的電視是在一樓的客廳放着,爸媽的卧室在二樓。所以我既不用打傘也不用蓋被子,蚊子也比較給面子,球看得還是相當順利和順心的。

誰知道幾場球看下來放鬆了警惕,有天晚上,確切的説應該是丹麥 vs 尼日利亞那場,誰都沒想到丹麥竟然上來就把尼日利亞給踢了個 2:0,把我激動的手舞足蹈樂不可支,一不小心把玻璃杯給打破了。

那一聲清脆的碎響於寂靜的夜裏傳來就像子彈劃破夜空一樣刺耳,我分明記得當時心臟足足停了 3 秒鐘,等我回過神來,趕緊打掃完了殘局,正當我以為警報已經解除的時候,從樓梯上傳來一陣緩慢但卻有力的腳步聲——那是老爸的腳步聲。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飛快地跳了起來,關掉了電視,拔下了電源,蓋上了遮布,衝進了廁所作尿尿狀,我發誓,這一系列動作一定不超過 2 秒鐘,一定不會覺察到!

誰知道老爸徑直走到電視機前摸了摸後面的散熱孔,手指還很有節奏的敲了起來。躲在廁所的我分明從中聽出了一種得意的調調:小樣,還是被我逮到了吧?

正當我萬念俱灰準備坦白從寬的時候,老爸卻衝我喊了句讓我意想不到但卻如天籟之音般的一句話:下半場都開始了,看完早點睡吧。説完就上樓去了。

直到現在我還是非常感激老爸讓我看完了下半場,我清楚地記得那場的最終結果是丹麥 4:1 淘汰掉了尼日利亞。     

轉眼間又一屆世界盃要開始了,如今的我早已不再長青春痘了,但是看球的熱情卻絲毫未減,只不過在偶爾看到一羣長着滿臉青春逼人的痘痘的高中生的時候,還總會想起那個與青春痘有關的世界盃之夏。(完)

2006 年的時候還曾説,看球的熱情絲毫未減……

再看 2014 年,來自我的一條朋友圈截圖——

所以,各位小夥伴,趁青春年少,趁你的身邊還有人相伴,趁還沒有很多煩擾,享受這個夏天,證明你正年輕!

最後,羅納爾多是這個星球最牛逼的球星,不接受反駁。

備用號:科技燈下黑  kjdxh8

Telegram 羣t.me/wldxh

6 號 QQ 羣:581505361

閲讀原文

TAGS:羅納爾多世界盃蹲坑新聞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