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輪的信用擴張!通脹?通縮?加倉?減倉?

集思錄2018-06-14 11:20:50

當代任何一個國家的貨幣都是信用貨幣,既然是靠信用印刷,那麼就必須有實實在在的抵押品——這個抵押品,在絕大多數時候應該是代表一個國家税收能力的國債,或者比我們政府税收更有信用的外匯(如美元),或者,是實實在在的黃金白銀,黃金白銀、外匯和國債的抵押信用依次降低,從各國貨幣和財富變遷史的角度來看,信用貨幣印刷只能用以上三種東西作抵押,用國債來印鈔已經是最次的一個等級了,如果再降低抵押品等級,那意味着貨幣信用的不充分。


近日出現的擔保品(抵押品)又是什麼呢:不低於AA級的小微企業;綠色和“三農”金融債券;AA 、AA級公司信用類債券(優先接受涉及小微企業、綠色經濟的債券);優質的小微企業貸款和綠色貸款。 聽起來都挺不錯的吧? 恰恰相反,對這些“受扶持”的領域的企業的經營能力和償還能力抱有一些理智的質疑更為必要。對於貨幣信用來説,這些抵押品就不能被認為是良好的了!


舉例來説,某個企業在市場上發行債券融資,然後發放“三農”貸款,結果被不少投機取巧的農民鑽空子騙貸,貸款收不上來了,債券可能償還不了。 本來,企業應該為自己的魯莽貸款接受市場懲罰,但是,央媽出面把這些貸款納入人民幣擔保品範疇,本息合計110元的債券,央媽直接印鈔110元給你,這,已經是3年來央媽第二次這麼豪爽的印鈔了。 


3年前,和昨天的新聞一樣,那份文件的最後一段話是:地方債納入中央國庫現金管理和試點地區地方國庫現金管理的抵(質)押品範圍,符合條件的地方政府債券,按中國人民銀行規定,可納入部分貨幣政策操作的抵(質)押品範圍,納入商業銀行質押貸款的抵(質)押品範圍,並可按規定開展回購交易。 

不太好懂是嗎?嗯,這就對了,沒想讓你看懂。 


眾所周知,地方政府可以通過發行債券借債,然而從2013年開始,地方政府債務愈演愈烈,原來還可以靠着借新債還舊債勉強支撐,但到了2014年,地方政府發行的債券,在市場上根本沒人買。 借不到新債就沒法子還舊賬,債務鏈條眼看就要崩啊!難道我們的地方政府直接宣佈破產?


2015年3月12日,財政部發文確認將發行1萬億地方債務置換債券——意思是説,中央政府將為地方政府擔保,發行1萬億元的債券,用來償還地方政府到期的債務和利息。 


1萬億其實是不夠的,地方政府2015年到期債務實際3.8-4萬億元,所以,後來又加碼到3萬億元。 到了2015年5月份,財政部、央行、銀監會終於發文確認,將地方債納入央行SLF、MLF、SLO、PSL以及逆回購的抵押品範圍,也允許地方債納入商業銀行抵押品範圍,並且可按規定在交易場所展開回購交易。2016年3月,財政部和央行制定了《2016年中央國庫現金管理商業銀行定期存款招投標規則》,規定中央和地方國庫現金管理中,地方債可以按照存款金額的115%質押。


2018年1月17日,財政部公佈了2017年12月地方政府債券發行和債務餘額情況:截至2017年12月末,全國地方政府債務餘額16.4706萬億元。


基礎貨幣也終於在2015年下滑之後,2016年再度開始持續增長。為什麼人民幣從2014年下半年開始貶值?為什麼全國範圍內的房價從2015年初開始暴漲?對比2013年底和2017年底人民幣抵押品的構成類別,你就能看出來區別。 


2013年底,83%的人民幣,都是用美元歐元日元等外匯作抵押印刷出來;2017年底,就只有59%的人民幣是用外匯作抵押印刷出來的了!中間差額的那一大塊兒,很大一部分就是地方債(在“對其他存款性公司債權”條目裏)。 


回顧下歷史,1981-1982年,嚴重通貨膨脹;1987-1989年,惡性通貨膨脹;1993-1994年,嚴重通貨膨脹。 1994年元旦中國實施匯率改革,將人民幣綁定到美元身上,嚴格執行用外匯儲備作抵押品的貨幣政策,只有央行收到1個美元,才會印刷8.3元人民幣。 


經過10多年的努力,人民幣最終從作為抵押品的美元那裏借來了信用,中國從此進入了低通貨膨脹的社會直到今天。2015年,我們第一次用地方債來放寬人民幣的信用主體;2018年,我們又用企業信用債來放鬆人民幣的信用根基。 

但是,信用和感情一樣,一旦被脆性破壞,想修復,就不是想有就有的了。

補充説明:
有人以為我的意思是會通貨膨脹,其實不然,房價不在cpi裏,cpi裏是房租,所以儘管貨幣超發,卻沒有明顯的通貨膨脹的感覺,也沒有造成利率的上升,超發的貨幣,從資產意義上,被房價吸收,從財政意義上,是被地價吸收,房價的推升,造成了一次史詩級的財富再分配過程。而那些垃圾級的各種受保護的債券,將來可能導致不少超發貨幣的蒸發,值得強調的是,這個蒸發,蒸發是的基礎貨幣,而基礎貨幣對於流動性而言,是有貨幣乘數的。所以,如果這種情況出現,發生的可能不是通貨膨脹,倒可能是滯脹之後的通貨緊縮(通貨緊縮是另一種可怕的危機,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低利率是目前走鋼絲的前提:國債、地方債、ppp、企業債、個人房貸都需要維持低利率,如果發生80年代的通貨膨脹,那將是驚人的場面。


allenblue

好久沒回帖了,這個帖子蠻有意思的。樓主的文章不錯,邏輯也很通順,就是各種回帖的都是有屁股的,但都和這個話題沒什麼關係,要麼是唱崩,要麼是信政府。

我看懂樓主的意思了。不過呢,歐元的抵押物也包括各種亂七八糟的債券,日元的抵押物也包括各種地方政府的、銀行的債券,這世界上主流的貨幣除了美元(瑞法我沒看)是主要以美國國債抵押的,其他的都不完全是樓主開篇的第一條:貴金屬、外匯、國債的依次強弱鏈條。

貴金屬可能確實有道理,因為幾千年的習慣,所謂稀缺性吧(比特幣利用這個概念好好割韭菜了),但是這早該掃進歷史的垃圾堆了。人類創造的東西越來越多,但計量的單位卻是受限的,那麼必然通縮導致財政崩潰(明朝算嗎?),這純屬自己和自己過不去,明明我已經是個富人了(擁有的東西多),但卻莫名其妙因為單位的限制導致自我滅亡,這種技術限制必然要被突破的,那麼強勢政府就出現了。明朝政府和現代政府的信用差距可能比月球到地球的距離都大,你信明朝政府還是任何一個現代政府?這也是我很早就看穿比特幣就是和鬱金香換個名字而已的道理(鬱金香更有用,至少可以吃)

樓主邏輯的硬傷在哪裏呢?在外匯和國債的所謂強弱順序。舉個例子吧,歐元日元,你以歐元日元為抵押物,背後是什麼?可能是希臘某個銀行抵押給歐洲央行的債券,可能是日本某個鳥不拉屎,人口外流只有老人的小縣的地方政府的債券,這種東西的信用你覺得會比中國國債高嗎?

所以這種説法是不對的,樓主先天的就把中國人,或者中國政府至於一個比較垃圾級的地位(想起丁院士在碳排放上噴柴靜的那句話:中國人算人嗎?),反正我就是信不過,我信歐元,信日元,信國債,但不好意思,我就不信中國政府或中國人的東西,這個到底是為什麼呢?(美元我們不説,屬於經濟學的例外,事實上這當中也是存疑的)我是百思不得其解。

那麼現代貨幣央行到底怎麼發?作為現代強勢政府(對比明朝野雞政府)來説,邏輯應該是這樣的,一切都以確保經濟正常發展為準,也就是水多加面,面多加水(想想美聯儲為何逆向加息?)經濟的發展不應該由於貨幣而受到制約,這個就變成明朝政府了,而貨幣乘數有商業銀行負責,理論上是完全的商業行為,那麼央媽的事情就是確保在順週期時,基礎貨幣不至於使商業銀行的運行受到影響;而當市場風險加大(比如股市、樓市估值超過60倍?現在樓市就算吧)時,央媽有資格和政府唱對台(政府總是路徑依賴的,要求放水像吸毒一樣),緊貨幣讓大家(包括政府)過幾年苦日子,擠擠資產泡沫(比如股市樓市估值低於30倍?)。

央行理論上就是不斷的循環這個過程,那麼是否信賴央行我過人覺得最重要的是兩點:1.本國經濟是否良好的發展中(這一點又最終取決於生產力是否保持穩定的發展,那麼在往上推理,就是兩點:政治是否穩定、是否有合理機制鼓勵創新)。2,央媽的本心是否是為了保持經濟穩定,而不是受制於政府或者其他人的利益需求從而採取對本國長期經濟不利的行為。

我不知道樓主説的對不對。也許那個有名的司機(明斯基)會來,也許不來,我真不知道,投資本就和預測沒什麼關係,因為沒人可以預測複雜自適應系統,猜對也是蒙對而已,概率遊戲。
只要抱緊低估值的資產,在分散的前提下;大家一起死的話,我死在比較後面;大家一起昇天的話,我不會升最快,但會升在比較靠前的位置。長期這麼搞幾輪,那麼在人類整個階層上就能往上提一提了,投資無非就是這麼個遊戲。


長按以下二維碼,選擇“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集思錄微信


特別提示

本文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僅為信息分享。任何因本文導致的投資行為發生的虧損,本公眾號及作者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集思錄 微信公眾號:jisilu8   

集思錄(www.jisilu.cn)是一個低風險投資理財社區,我們的理念是在保證本金安全的前提下,使資產獲得穩健增長,我們專注於新股、債券、可轉債、分級基金等低風險投資品種。


快捷查詢:

搜索微信號“jisilu8”添加我們


回覆“新股”學習申購新股基礎知識


回覆“債券”瞭解債券基礎知識


回覆“分級”學習分級基金基礎知識


參與討論請猛戳“閲讀原文”鏈接




閲讀原文

TAGS:地方政府地方債納入貨幣樓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