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27歲女星被逼陪百次不堪自殺 曝多位富二代涉案!!!

億人傳媒官微2018-06-14 11:12:43



      林奇最近發現一件怪事。

  他的眼睛,能穿透物體的外在,看清楚事物的本質。

  例如現在……

  站在他面前的漂亮女人,是金海醫院的院長江若晴,高挑的身材足有一米七五,五官精緻,黑髮如瀑,曲線那叫一個婀娜多姿,而無形中更有一股冰冷高貴的氣質,彷彿拒人千里,但並不妨礙她成為金海醫院男牲口心目中的女神。

  但在林奇的眼中,這位女神的衣服,完全消失了。

  或者説林奇的視線,穿透了江若晴的外衣,能清楚看到羊脂白玉般的肌膚,和36D的鏤空罩罩。

  “等等,冰山女神江若晴,居然穿這麼火辣的罩罩。”

  林奇眉頭一挑,但同時眼睛一陣刺痛傳來,隨後眼前模糊不清了。

  這個奇怪的能力,最多隻能維持三秒,就必須要休息。

  似乎注意到林奇的目光,江若晴有種被看光的感覺,他敲了敲桌子寒聲道:“林奇,你的醫學報告,準備好了嗎?”

  “準,準備好了。”林奇猛然驚醒,揉了揉眼睛,周圍恢復了正常。

  他正坐在會議室,周圍還有好十幾名醫生,每個人都已經交了醫學報告。

  林奇只不過是個實習醫生,雖然把醫學報告趕忙遞給了江若晴,但難免給人壞印象。

  “你的醫學報告,是你自己寫的?”江若晴只是掃了一眼,便放下了林奇的報告。

  “是的,我昨天熬夜趕出來的。”林奇自信的説道,他是中醫世家,小小的醫學報告自然不在話下。

  “為什麼,你跟劉醫生的報告一樣?”江若晴臉色一寒,嬌喝道:“老實交代,你是不是抄襲劉醫生的?”

  “怎麼可能,這份報告是我親手寫的,在辦公室熬了一夜,許多值班護士都看到了。”

  林奇大聲喊冤,同時看了側面的劉江偉一眼。

  劉江偉跟林奇是一個科室,剛到金海醫院不過幾個月,就已經轉正,據説他是靠關係進來的。

  “江院長,你也別怪他,我昨天寫完報告就丟抽屜裏面了,説不定被風吹出來了呢。”劉江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暗帶指責。

  “不可能,你的抽屜每次都上鎖,怎麼會被吹出來?”

  林奇突然想起來,昨天熬夜寫完後,在桌子上小睡了一會,醒來後發現他寫的報告,有被人動過的痕跡。

  現在,劉江偉的醫學報告和他的一樣,分明就是被他複製了。

  “別吵了,你們兩個的醫學報告,我都看過了,上面的內容觀點很全面,甚至很獨到,有點像是經驗豐富的老醫生寫的。”

  説道這裏,江若晴瞟了林奇一眼:“我覺得,一個實習醫生,不可能寫出這樣的醫學報告!”

  “江院長,這真的是我寫的,我敢發誓。”林奇冤枉極了,這份報告他花費了極大心血,但現在卻被指控為抄襲。

  兩人的醫學報告就擺在會議桌上,隔得近的幾個醫生瞄了一眼,不禁大為奇怪。

  “這份報告,上面有很多觀點,看了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是出自名醫之手吧。”

  “沒錯,特別是這種思路,一定絕非等閒之輩,的確不像是實習醫生能寫出來的。”

  “抄襲就抄襲,人家劉醫生是海歸高材生,能有寫出這樣的報告,不足為奇。”

  這些話就像是一道雷劈中了林奇,讓他兩眼發暈,居然沒有一個人相信是他寫的。

  “林奇,從今天開始,你去門口當保安,沒有反省過來,不允許給任何人看病!”江若晴指着門口,毫不留情。

  林奇握緊了拳頭,他很想大罵劉江偉卑鄙,但他現在沒有證據,如果頂撞江若晴,反倒會被有心人借題發揮,到時候連實習的機會都沒有。

  林奇忍住,艱難的説道:“好,我現在就去。”

  “呵呵,這種人怎麼還有臉待在這裏,要是我,早就滾出金海醫院大門了!”劉江偉陰笑道。

  其他醫生不禁嘲諷道:“這人是不是傻啊?”

  “是啊,你看他的樣子,像條狗一樣。”

  “……”

  林奇不知道怎麼走出會議室的,那些議論聲,讓他窩火到了極點。

  憑什麼別人認為,他寫不出那樣優秀的醫學報告?

  難道就因為他是一個實習醫生嗎?

  只是林奇沒有背景關係,如果連實習機會都丟掉了話,不僅沒有飯吃,還會因為這事,以後連工作都很難找到,生活不易,有些時候不是沒骨氣,而是被逼無奈。

  好在,林奇想起外公話,心中突然釋然了。

  回到宿舍舒服的洗了個澡,林奇將一本厚厚的古書拿了出來。

  上面有一行外公的字跡:醫者,當胸懷博大,容天下,醫治天下!

  林奇自幼跟外公學習醫術,後來因為異地上學,便是將這本家傳古書交給了他。

  翻開古書,上面全都是古文,至少有幾百年歷史,但奇怪的是上面的字跡依舊很清晰。

  而這上面的東西無比奧妙,林奇至今只還沒看完第一頁,雖然很多不懂,但書讀百遍其義自見,他的刻苦從中領悟了不少東西。

  到了安靜的涼亭,林奇藉着燈光細細品讀。

  剛看了沒一會,林奇的面前出現了一個俏生生的女孩,抬頭一看,正是他的女朋友李婉雲。

  “婉雲,你怎麼有空過來?”林奇滿心歡喜,上前想要擁抱。

  只是李婉雲向後退了一步,臉上有些厭惡之色,林奇神色一僵,發現她手上多了個金手鐲。

  “這個金鐲子,是周少送給我的。”李婉雲抬起手,那金鐲子無比閃亮。

  林奇只感覺分外的刺眼:“婉雲,你不是很討厭周少嗎?”

  “以前和你都出生農村,是我沒見過世面,現在長大了,我才知道某些東西的價值,你知道這個金鐲子值多少錢嗎?有可能,你一輩子都賺不到!”

  “婉雲,你什麼意思?這些東西,我也可以通過努力買到。”林奇咬緊牙關。

  “別説這些笑話了!你要錢沒錢,要關係沒關係,你不管怎麼努力,都只是個醫生,永遠不可能理解有錢人的生活……”

  冷漠的聲音,讓林奇如墜冰窖。

  “婉雲,給個機會,我會證明自己的。”林奇幾乎大吼道。

  “證明?呵呵,證明你在醫院當保安?我的意思,你還不明白嗎?”李婉雲臉上浮起一抹冷笑,説道:“我們分手吧!林奇,我們是不可能的。”

  “就這樣,周少就在外面等我,再見,不,不用再見了。”李婉雲説完就轉身走到大門口,上了一輛紅色的法拉利跑車。

  跑車上坐着一個年輕男子,他似乎等的有些不耐煩:“婉雲,怎麼用了這麼久,一個連父母都不知道是誰的野種,有什麼好説的?”

  “周少,走吧,我把他所有聯繫方式都刪了,你就放心啦,一個野種能有什麼前途?”

  林奇如遭雷擊,愣在原地,看着女友在男子懷中撒嬌,然後依偎着驅車離去,他的大腦嗡嗡作響,一片空白。

  他家在農村,自幼便被父母狠心拋棄,甚至都不知道他們叫什麼名字。

  好在外公撫養他長大的,只是年事漸高,他便是一邊打工一邊上學,偶爾攢下來的錢,還能寄回去給外公零用。

  李婉雲和他在一個村長大,青梅竹馬,彼此自然不會隱瞞,只是沒想到來到金海省城,一切都變了,就連這些東西,都成為了對方分手的理由。

  “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什麼……”林奇氣憤的仰天長嘯,一拳狠狠砸下。

  他的拳頭,正好落到古書尖鋭的書角。

  噗嗤一下擦破了皮,鮮紅的血順着拳頭汩汩溢出,緩緩流到古書之上,隨後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那古書像是突然醒了,竟然一張一合像是開始呼吸,自主的吸收林奇鮮血,源源不斷。

  林奇頓時嚇了一跳,恍惚間他感覺這本古書,像是要把他全身血液全部抽乾。

  只是失血的虛弱,讓他意識逐漸模糊,林奇張開嘴卻是叫不出半點聲音,眼睜睜的看着那本古書吸血,變的越來越鮮紅。

  最後他眼前一黑,直接暈了過去。

  恍惚間,腦海裏隱隱有一個聲音吟唱:林家血,啟傳承,神瞳現,濟世人!

  迷迷糊糊……

  林奇感覺眼見一花,竟然來到了一個未知的空間,四周無比黑暗,蒼茫一片。

  隨後,他的眼前突然出現了那本古書。

  古書自動翻開,第一頁之上,突然蹦出一個黑袍道士的虛影。

  “我是林家魂,自創鬼醫門,今日傳承啟,絕學只送你,鬼門十三針,你且看好!”

  只見那道士手中有幾根銀針,如穿花蝴蝶般飛舞,玄妙無比。

  林奇瞬間如醍醐灌頂,只感覺原本第一頁上無法理解的醫學知識,霎那間融會貫通。

  原來這本古書,竟然需要鮮血啟動傳承!

  林奇似乎明白了什麼,眼前一動,隨後第二頁主動翻開,又蹦出來一個身披袈裟和尚的虛影。

  “我是林家魂,畢生渡眾人,今日傳承啟,佛醫只傳你,回陽九針,你且學全!”

  那和尚如同信手拈來,手中針竟然能逆天還陽,真叫人拍案叫絕。

  林奇雖感覺極其生澀,但這些東西不由分説,只往腦海裏鑽去。

  第三頁,蹦出來一個邋遢無比的教派人士。

  “我是林家魂,驅盡鬼邪神,今日傳承啟,神魔要怕你,五行攝魂陣,你莫眨眼!”

  教派人士,手中閃現出一個神奇的五芒星陣法,驅百邪治惡物。

  第四頁,一個高深的神棍。

  “我是林家魂,算懂天下人,今日傳承啟,乾坤全歸你,占星卜月術,你要認真!”

  第五頁……

  “我是林家魂……”

  ……這本古書,總共有一百零八頁,每頁都有一個人蹦出來教導林奇。

  有醫道占卜,修行道訣,天地鬼邪,風水玄術,鍼灸之法……

  紛雜的東西又包羅萬象,林奇見所未見,只覺每一樣都是無比玄妙。

  而這些龐大的信息,洶湧的衝進了林奇的腦中,讓他感覺腦袋根本裝不下,最終意識模糊的暈了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林奇終於醒來,急忙看了一下手,傷口竟然已經癒合。

  他揉了揉眼睛,再拿過血色古書一翻,這時,古書竟然無火自燃起來,緩緩飄向空中,火光騰騰。

  與此同時,一百零八個聲音齊聲道:“生是林家人,死是林家魂,如果林家小輩,滿十八歲之後,有幸覺醒林家血脈中千年難見的神瞳,能看常人不能見到的東西,那就説明你是林家唯一的傳承者!”

  “得吾傳承,懸壺濟世,渡盡眾生,醫治天下,功德無量,天佑後人!”

  隨着最後一聲落下,那古書燃燒成了灰燼,風一吹就散了。

  林奇揉了揉發暈的腦袋,回想了方才的發生的一切。

  那些傳承,包含的東西很多,林奇只感覺整個人突然充實無比,而那奇妙的玄學法術又讓人十分驚奇。

  愣了半響,林奇不禁懷疑,是不是在做夢,這些東西真的存在嗎?

  可看到那古書的灰燼,這一切又是那麼的真實,那些畫面和聲音,彷彿就像是烙印般刻在他的腦海裏。

  記憶中,有一位傳承人教導了混元真氣訣,林奇照此法打坐呼吸,沒過一會,他的身體竟然有一絲真氣湧動。

  “果然是真的。”林奇收功吐出一口濁氣,只感覺神清氣爽,全身暢通。

  不覺間,天色已經大亮,可林奇沒有半點疲乏,反而精神奕奕,什麼不悦都拋諸腦後。

  林奇翻出一個電話,滿臉釋然,他給李婉雲發出了一個信息:“公園小樹林,我想找你拿點東西。”

  他有幾本醫書被李婉雲拿去了,現在既然沒有關係,那便是拿回來,而公園小樹林的位子兩個人都比較熟悉。

  不過對方沒有馬上回信息,林奇隨意的洗了把臉,趕忙走到了保安室上班。

  保安的工作無趣至極,看着人來人往,守着幾米平的地方,幾個保安也沒有交流,林奇覺得很憋屈,在這裏好像一身功夫都施展不出來。

  就在這時,手機“嗡嗡”響了兩聲,林奇拿起手機,想看看對方到底什麼態度。

  可是,當林奇打開手機的時候,他整個人徹底愣住。

  “老天,用不着這樣玩我吧!”林奇真想扇自己兩下,這條信息發錯了,他當時一不小心,竟然把這條信息發給了江若晴江院長!

  而且,最關鍵的是江若晴還回了一條信息:“你想約我打野戰?”

  林奇懵了。

  江若晴是出名的冷麪美人,管理毒辣,行事專橫,開除一個人從來不講情面。

  這條短信突然發過去,肯定是被她想成那種約泡的搔擾信息了。

  這該怎麼回啊?

  林奇深吸了一口氣,很快發現了一點關鍵,江若晴根本沒有他的電話!

  基本上醫生都有江若晴電話,但林奇沒有跟她聯繫過,只是存着以備不時之需,所以她不知道是林奇。

  想到這裏,林奇膽子大了起來,昨天這女人清白不分,單憑個人觀點,就認為那報告不是他寫的,這讓林奇心有怨氣。

  反正她不知道我是誰!

  林奇直接發了一條短信:“就想跟你野戰,咋地?”

  剛發過去,江若晴就回了,還發了一個羞羞的表情:“你好壞,好討厭!”

  説真的,林奇當時徹底懵了,這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冰山美女江若晴嗎?

  平時不是挺冷傲的嗎?現在怎麼這樣了?難道是思春了?

  林奇一時想不明白,便回道:“你有沒有男朋友?”

  “沒有,我從來沒有談過男朋友,只是想跟一個陌生人隨便聊聊。”

  “那你是不是寂寞,想男人了?”林奇越發大膽了起來。

  “説實話,我是一個正常的女人,晚上的時候,嗯,我承認是有點寂寞空虛冷,想要那個,可是我又害怕……對了,你照片發來我看看,我不想聊天對象是個邋遢的老男人。”

  看到江若晴的話,林奇心臟怦怦直跳,沒想到她的思想如此火辣,還想要那個!

  “要發照片也行,你先發幾張我看看。”林奇心臟忽上忽下,誰能想到,這個平時冷傲無比的上司,竟然跟他發着如此露|骨的短信。

  果然,沒過半分鐘,一條彩信發了過來,林奇一看鼻血都差點噴了出來。

  江若晴一共發了五六張照片,那叫一個火辣性感,有穿短褲的,也有穿睡衣的,還有穿在絲襪高跟鞋的,那小蠻腰的曲線和腿形,絕對是極品。

  回想起她高高在上,怒斥林奇的樣子,以及現在的巨大反差。

  林奇心中,突然湧出了股爽快感,腦子熱血一衝,最後發了條短信:“沒穿衣服的照片,發一張!”

微信篇幅有限,識別下方二維碼後續內容更精彩或點擊下方【閲讀原文】繼續閲讀哦~~~

↓↓↓↓

閲讀原文

TAGS:江若晴李婉雲金海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