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把你弄疼了!

青春説2018-06-14 09:54:02


第1章 離婚





黑暗裏,她的雙腿被人強行分開。

那掌心傳遞出來的灼熱温度讓宋七月渾身一顫,“戰北,你輕點。”

“閉嘴!”男人冷冰冰不容置疑的命令再次傳來,身子用力一挺……

沒有親吻,沒有愛撫,沒有任何前戲……

突如其來的疼痛讓宋七月緊抿的脣驀地張開,發出一聲痛呼。

太疼了……身體像是突然被撕裂了一樣,背脊裏瞬間沁出一層冷汗。

雙手,也不自覺地攀上了的脖子。

“戰北,好疼……”她低低地求饒。

結婚三年,這是他第一次回家……

“呵。這不是你想要的嗎?”男人輕蔑地哼了一聲……

宋七月疼得根本無暇顧及他的話,只想推開他,但又忍住,只能死死咬着脣承受着他的掠奪。

沒事,真的沒事。

她等這一刻不是等了這麼多年了麼,這點疼算什麼。

直到空氣裏瀰漫開來淡淡的血腥味,一股熱流在身下蔓延開來,男人翻身下牀,離開了卧室。

慕戰北再次進來的時候,直接打開了房間裏的大燈。

突如其來的刺目燈光照得她下意識抬手擋住了燈光,等她適應地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男人的聲音平靜地傳來,“離婚吧。”

宋七月瞬間僵住,彷彿渾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一般,難以置信地看向他,“戰北,你説什麼?”

“你想要的我給你了,苒苒懷孕了,我得對她負責。”男人那深邃的五官裏透着淡淡的疲倦,蹙眉看了她一眼,冷漠的眼神掃了一眼牀頭櫃的位置,“藥吃了,簽字。”

懷孕了?他的孩子?

宋七月倉皇地扭頭看去。

“離婚協議”幾個粗體大字的文件赫然映入眼簾。

旁邊,是一杯清水,和一顆淡粉色的藥片。

方才還熱乎乎的一顆悸動的心,瞬間被一把冰冷鋒利的鐵鈎刺入了一般,血肉模糊,疼得她窒息。

天堂墜入地獄,不過如此。

羞辱,不解,伴隨深深的傷痛。

宋七月紅着眼睛問,“戰北,為什麼?我才是你的太太,你為什麼要讓我姐姐懷上你的孩子?你們這是亂倫!”

慕戰北殘忍地勾了勾脣,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不屑道,“宋七月,不是因為你陷害苒苒,讓她遭遇強暴,我會娶你嗎?從嫁過來那天開始,你就應該明白你的結局是什麼!”

瞧着他滿眼的嫌棄和憎惡,宋七月冷笑,“慕戰北,你真狠。”

“比起你那些齷齪的手段,我慕某這些不過是回禮罷了!”慕戰北滿眸的陰鷙,咬牙説完,用力推開了她,“吃藥。”

“你以為我願意嫁給你,不是你們慕家當初來求親,我嫁給乞丐也不會嫁給你!”

宋七月憤然地説完,抓起藥和水咕咚喝了下去。

“看完簽字,明天我安排人過來拿。”慕戰北留下一句冷冰冰的話,轉身大步離開。

聽到外面鎖門的聲音,宋七月掀開薄被下牀,光着腳跑進了浴室。

一陣撕心裂肺的乾嘔之後,瞧着被她摳喉吐出來的藥片,蒼白的臉上浮起一抹苦澀悽美的笑來。

絕美得讓人不敢直視。




第2章 懷孕





慕戰北離開之後,宋七月失眠了。

燈光璀璨的偌大客廳裏,看着茶几上的離婚協議,她嘴角的笑淒涼又絕望。

十三年了!這段卑微的感情也該結束了!

她一直知道,自己不該愛上慕戰北,這個從小就出類拔萃的男人,這個姐姐宋苒苒也一直心儀的男人。

所以一直以來,她的愛都默默無聲。

因為她知道比起漂亮端莊又有高學歷的姐姐,僅僅自己私生女的身份,就是不配和他站在一起的。

可是三年前,在慕戰北和宋苒苒的婚禮前夕,宋苒苒因為救她,被一羣流氓強暴輪姦……

慕家人自然不會同意慕戰北娶一個被人玷污過的女人,便提出了取消婚禮。

而慕戰北,卻向她伸出了手,“七月,嫁給我。”

那一刻,看到男人那雙盛滿温柔的深眸,她的心彷彿枯樹開出了花來……

殊不知,這一切的一切,只是他報復她的陰謀。

十年的暗戀,三年的婚姻,她始終沒換來他的一個正眼相待。

忍了一夜的眼淚,最終還是從眼眶滾落了下來。

宋七月執起筆,一筆一劃在離婚協議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

他待她還算不薄,這套房子給她,還另外給她補償一千萬。

原來她還值點錢。

呵。

……

濟仁醫院。

宋七月沒有因為離婚的事而影響到工作,提前來到婦產科,直接進了B超室。

她給自己做了一個排卵期的排卵監測。

看到屏幕上那一顆顆飽滿的卵泡活躍地跳動着,她那雙剪水秋眸裏終於藴出了欣慰的笑意。

慕戰北,你敢提離婚,我就敢生下你的孩子讓你一輩子見不着!

剛回到辦公室門口,宋七月便瞧見了一抹熟悉的俏麗身影。

深秋了,宋苒苒還穿着連衣裙,露着白皙修長的大長腿,一邊講電話一邊撩弄着那一頭波浪大卷。

看到她過來,宋苒苒掛了電話,“七月,我來建檔。戰北説了,我生孩子就到你們醫院來生。”

説着,她那染了血紅蔻丹指甲的手温柔地撫了撫肚子,衝宋七月莞爾一笑,“七月,你也會很愛這個孩子的,是吧?”

宋七月的心,彷彿瞬間被一雙大手攫住了一般,生生地扯得她悶痛。

“進來吧!”宋七月強忍住心裏蔓延到四肢百骸的疼,拉着宋苒苒進了自己的辦公室,順手關上了門。

“怎麼,怕外面的人聽到我懷了戰北的孩子啊?”沒了觀眾,宋苒苒挑釁地勾了勾脣,滿眸的得意。

七月坐下來,抬眸淡淡地看了一眼她的肚子,“大姨子懷上妹夫的孩子,恐怕也只有你不以為恥反以為榮了!”

“哼!宋七月,你當初怎麼嫁給戰北的,你難道忘記了?你還真以為你嫁給他就可以做一輩子的慕太太了?”宋苒苒不屑地冷哼。

“你今天來如果是耀武揚威的,恭喜你,你的目的達到了。我已經同意離婚了,慕戰北還給你吧!”宋七月一張素臉上始終淡漠如水,“從今天開始,我欠你的,也算是還清了!”

話音剛落,外面傳來敲門聲,“宋大夫,VIP2的產婦有點情況,主任讓你快來。”

“好!我馬上來!”宋七月連忙起身,看都沒看宋苒苒一眼,“我還有事,懷孕建檔的話你去門診。

説完,脱下外套,換上白大褂,拉開門匆匆走了出去。

“還真以為我是來你這裏建檔呢!戰北説了,要帶我去美國產子!”宋苒苒切了一聲。

正要離開,手機響起,看到屏幕上的人名,她方才還得意的臉上瞬間白了下,忙關上門反鎖住,這才接聽了電話。

“喂,我都説了你別打電話來了……我是借你的種懷了你的孩子,但這孩子很快就要姓慕了……放心,我會給你一筆錢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我想你也想讓孩子一出生就有一個像慕戰北這樣高富帥的父親吧?”

……

七月跟着醫護人員一起從VIP2病房檢查出來的時候,手很自然地伸進白大褂口袋去找手機,卻發現忘記帶了。

對了,剛才離開的匆忙,手機還在外套口袋裏。

等她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宋苒苒早已經離開。

從外套口袋裏拿出手機,七月發現手機居然還處在錄音狀態。

真是大意。

之前在B超室,她本想錄下和未來的孩子第一次見面的對話,居然忘記關了。




第3章 條件





下班後,宋七月匆匆趕回了碧水苑。

看到茶几上她扔下的離婚協議還在,面上驀地一喜,拈起來拿到書房,塞進了碎紙機裏。

嗡嗡嗡的碎紙聲音傳來,七月咬了咬脣,黛眉輕擰。

她的手機無意間錄下了宋苒苒在她辦公室接的那通電話,她現在嚴重懷疑宋苒苒肚子裏的孩子根本不是慕戰北的。

慕戰北,你這個傻瓜!

對不住了,我捨不得讓你喜當爹,所以……這婚我不離了!

慕戰北直到半個月後才回到了碧水苑。

宋七月正在書房看書,見他進來,忙起身,“戰北,回來了。”

慕戰北幽深的眸子一凜,擰眉看向她,一臉的冷冽,“離婚協議,字簽了沒?”

在距離慕戰北兩米遠的地方,七月停了下來,“戰北,我馬上升職了,院長讓我最近好好工作,不要鬧出什麼不好的消息來,所以……”

她還沒説完,慕戰北不耐地打斷了她,“給你的錢足夠你衣食無憂過完下半輩子了,工作辭了便是。”

七月那雙水眸眨了眨,抿脣柔聲道,“戰北,你知道的,我很愛我的工作,當一個婦產科醫生,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驕傲……”

曾經,她的人生有兩大驕傲的事。

一是做了婦產科醫生,二是嫁給慕戰北。

“給你加五百萬,你離開江城,去更好的城市更好的醫院發展。”慕戰北耐着性子説。

宋七月搖頭,佯裝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就算要走,我也要升職之後再走!去別的醫院發展,我需要這份成績!”

生怕自己的理由不充分引起他的懷疑,頓了一下,她又道,“戰北,這婚我肯定會離的!我雖然笨,但還不至於下賤,既然你不要我,我也不會死纏爛打。但是我想你也不會在乎多等幾個月吧!等我升職後穩定下來,我立刻簽字!”

慕戰北微眯着眸子看向她,在看到那雙水眸裏閃動着誠懇的祈求時,他只覺塵封已久的心絃顫了一下。

宋七月,你居然也會撒嬌?

“你最好不要耍什麼花招!”他上前兩步,兩指掐住她的下巴,滿眸不屑和警告地盯着她,“現在對你只是厭惡,你再作的話,就別怪我恨你了!”

言落,驀地鬆手,轉身款款離開。

“放心,反正我從來沒愛過你!”宋七月不甘心地衝着他的背影喊了一聲。

男人挺拔的身姿頓了一下,垂在身側的手緊緊握成拳頭,黑着臉大步下樓。

宋七月像是用盡了渾身的力氣一樣,癱軟地坐在了沙發上上,重重喘氣。

她想過把錄音拿給慕戰北聽,但是她又不能打草驚蛇。

且不説慕戰北肯定會誤會她陰險,宋苒苒着急的話,説不定會拿掉肚子裏的孩子。

如果沒了孩子,就沒了證據……

所以,她要等到宋苒苒把孩子生出來。

如果孩子是戰北的,她無話可説,簽字離開。

如果孩子不是戰北的……她還是有機會繼續呆在他身邊,去愛他的。

戰北,感謝你給我最後一次愛你的機會。

我也想帶着你給的屈辱離開你……可是這顆心啊,不捨得看到你被任何人欺騙。

即便你不愛我,孩子身體裏流動着的,也是你我血液交融的骨血。

即便你不愛我,喚你爸爸的孩子,也會喚我媽媽。




第4章 威脅





慕戰北離開後,再也沒回過碧水苑。

或許是祈禱起了作用,也或許是作為婦產科醫生的職業自信,二十多天後,宋七月發現自己懷孕了。

看着驗孕棒上明顯的兩條紅槓,她彷彿看到了期待已久的幸福在向她招手。

激動之餘,她拿出手機,撥出了好久都未曾撥過的電話。

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慕戰北很快接通了電話。

“字簽了?”男人冷淡的聲音傳來。

七月一顆激動的心瞬間恢復平靜,但還是強撐着笑道,“戰北,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訴你,我問了你祕書,你晚上有空,我們就在星滿樓餐廳見面吧!”

“我和你之間,沒有重要的事。”男人的聲音冷得像是剛從冰窟裏拿出來的一樣。

“跟離婚有關的啊!我帶着離婚協議去!不見不散!如果你不來,我就把協議毀了!”七月説完,連忙掛了電話。

一顆心跳得咚咚咚的,似乎快要從嗓子裏跳出來了。

這是她第一次威脅他。

夜,星滿樓餐廳。

七月一下班就過來了,點是菜全是慕戰北喜歡的,囑咐服務生等他來了再上菜。

這是一間全景旋轉餐廳,也是江城海拔最高的餐廳。

她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就是在這裏。

十三年前,她剛滿十歲。

一家四口來這裏吃飯,她早早吃完就到角落裏的兒童城堡裏玩。

不知道哪裏來了幾個小男孩,把她推倒在地,不讓她再爬上城堡。

一個穿着校服的大哥哥出現,向她伸出了手,“起來吧,我陪你玩。”

那雙手,是她見過最漂亮的手。

細長,葱白……長大了她才知道,一個男人的手是可以用“性感”來形容的。

那雙温柔看着她的眸子,是她見過的最璀璨的星辰。

後來她才知道,原來他叫慕戰北,是姐姐宋苒苒的同班同學。

從此後,她那顆情竇初開的少女心全都傾注到了他身上。

然而,他和姐姐卻從同學發展到摯友,從摯友成為戀人……

正苦澀地回憶着,七月驀地一抬眸,宋苒苒挽着慕戰北走了過來。

男的高大挺拔,氣質冷峻,女的身材妙曼,端莊漂亮……任誰看了都是配一臉。

七月的心萬箭穿心般刺痛,但還是落落大方地站了起來,“戰北,姐姐。”

“七月,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我都説了不來了,戰北非要讓我來。”宋苒苒一臉歉意。

慕戰北看都沒看她一眼,拉開椅子,體貼地扶着宋苒苒坐了下來。

“沒關係。”七月坐了下來,看向對面的慕戰北。

又是近一個月沒見,他似乎清減了一些。

瞧着那本就深邃的眼睛更加深陷,稜角分明的臉愈發消瘦,七月沒出息地心疼了一下。

紅光滿面,他怎麼把自己折磨得這樣憔悴了?

“約我出來,什麼事?”慕戰北淡淡地看她一眼,語氣不耐。

“先吃飯吧!吃了再聊!”宋七月招呼服務員上菜。

萬一聊了後他更沒胃口了呢!

他這麼憔悴,應該好好補一補。




第5章 吃醋





一頓飯吃得索然無味,宋七月瞧着坐在對面的倆人相互夾菜,恩愛堪比夫妻……她真想給自己頭上罩個罩子。

正牌妻子這顆電燈泡真的是太亮了!

味如嚼蠟,食不下咽。

她孕吐得厲害,本來看到這些菜她就想吐。

但為了不在慕戰北面前失態,她提前請教了耳鼻喉科同事,用了點孕婦可用的藥,可以暫時失去嗅覺兩三個小時。

這樣,她聞不到那些葷腥味,也不會噁心了。

看到此情此景,七月卻後悔了。

真應該當着他們的面,狠狠地吐出來!

“失陪一下,我去下洗手間。”七月起身,倉皇地跑進了洗手間。

慕戰北的餘光看到那抹纖瘦的背影,深眸裏閃過一抹冷芒。

宋七月,你也有吃醋的時候麼?

七月洗了把臉從洗手間出來,看到了正對着鏡子補粧的宋苒苒。

“懷孕了,少化粧,對胎兒不好。”她提醒了一句,打開水龍頭洗手。

“宋七月啊,別用這副全世界都欠了你一樣的臉對我,我可不欠你什麼。”宋苒苒陰測測地勾了勾脣。

“好自為之吧!”七月懶得和她鬥嘴,關上水,轉身離開。

“宋七月!”宋苒苒突然抬手按住了她的肩膀。

“我沒話跟你説。”七月動了下肩膀,甩開她的手。

只聽身後突然“噗通”一聲,緊接着宋苒苒那尖鋭的聲音傳來,“哎呀……”

七月猶疑地擰了眉,轉身看去。

宋苒苒跌坐在了地上,正捂着肚子呻吟,可看着她的眼睛裏卻盛滿了挑釁,嘴裏説出的話卻是那般楚楚可憐,“七月,我知道你恨我,但你也不能推我啊,我肚子裏懷的可是戰北的孩子……”

七月這才看到,宋苒苒的身下逶迤出一片刺目殷紅的血跡。

“我……”

七月剛開口,只見一道黑影從身邊飛過,蹲下去立刻把宋苒苒打橫抱了起來。

從她身邊經過的時候,慕戰北一臉的陰鷙,咬牙道,“宋七月,你真惡毒!”

醫院。

七月換了衣服想要進急診手術室去看看宋苒苒的情況,卻一把被慕戰北拉住。

“宋七月,你想進去親手殺了苒苒的孩子嗎?”男人泛着猩紅的眸子狠狠瞪着她,聲音淬了毒般,讓人聽了不寒而慄。

他渾身的每個細胞,似乎都冒着恨意。

“呵。”七月淡淡地笑了,抬手甩開他,“我就算有一顆惡毒的心,但你別忘了,這顆心也是敬業的!”

“宋七月,你敢再動苒苒一根汗毛,我一定讓你生不如死。”慕戰北咬着牙,一字一頓。

聲音不大,但那隱忍的恨意昭然若揭。

七月自嘲地勾了勾脣,笑得那樣絕望悽然,“你知道的,以我的技術,就算動了她,也不會讓你發現的。”

“宋七月!”慕戰北攥緊了拳頭,深不見底的眸子裏染滿了怨怒,“如果孩子沒了,我一定要讓你拿命來賠償!”

七月呼出一口氣,轉過身來,“慕戰北,如果今天躺在裏面的是我,你會這麼在乎這麼緊張這麼恨推倒了我的人嗎?”

慕戰北鄙夷道,“你做夢。”

“如果我懷了你的孩子,你也不會在乎?”七月忍着五臟六腑滿溢出來的悲傷,哽聲問。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