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父無犬子!小崔父親的真實身份曝光,令人敬佩!

軍情觀察2018-06-14 09:46:06

作者:佚名

來源:網絡

央視紀錄片之父陳虻説:目前中國沒有一個主持人能超過崔永元。 


央視著名主持人柴靜説:崔永元是這個時代裏唯一醒着的人。


崔永元的心理醫生説:崔永元要是沒什麼責任感,他的病就好了。


崔永元説:我要是把那良心丟了,我的病好了也沒用。


對很多觀眾和網友來説,崔永元確實是一條漢子,他不僅是一個好的主持人,也是一名好的公共知識分子和好爸爸。


有人問崔永元,你這次曝光陰陽合同是在公報私仇。崔永元回答説:對,我就是公報私仇。現在我就是孩子他爸,我不公報私仇我還給誰報仇啊?説得非常好,總結得非常到位。而且告訴大家,以後都是這個路子,別天天推我當什麼民族脊樑、人民英雄,我覺得聽了就離烈士不遠了。我才不想幹那個,我就想當一個好丈夫、當一個好爸爸,我想把我的女兒呵護好……


重走長征路、質疑轉基因、炮打天價演員,怒揭影視圈陰陽合同……他得罪的不僅僅是方舟子,還敢得罪像馮小剛和王氏兄弟這樣的大院子弟,敢得罪關係最盤根錯節的影視圈,得罪完之後,那些號稱有深厚背景的大院子弟和利益集團,連個屁都不敢放。



好不容易跑出一個要廢了崔永元的當事人,結果真身趕緊跑出來説:“不是我,不是我!”原來還是一個冒充的。


崔永元的硬氣來自哪裏?當然主要來自他的“心正”,所謂心正不怕影兒斜,作為一名有責任,有良心的主持人和公眾人物,能實話實説走到今天,靠的是那份責任和勇氣。


但是,光有責任心和正義感還不夠的,也不可能這麼持久和硬氣,小崔的真正硬氣,更源於他政委父親的言傳身教。


小崔的家庭背景確實深厚。崔永元1963年2月生於天津,是正牌軍隊大院子弟,有濃厚紅色情結。當然,在這裏梳理一下小崔的家庭淵源,並不是説他“仗勢欺人”,而是説這種家庭教養,為小崔做人的責任感和正義感輸送了大量營養,這對小崔的人生觀、歷史觀、科學觀和文藝觀的形成,也有重大影響。



崔永元父親叫崔汝賢,是工程兵某部的政委,母親是家屬委員會主任。崔永元4歲時舉家進京。



崔永元的父親早在1946年就入伍,參加過淮海戰役、渡江戰役、四川剿匪,作為工程兵,還參加過抗美援越和抗美援老。曾三次負傷,右臂致殘。從戰士一步步升至團政委、師副政委,是一位當然的軍隊老首長(北京工程兵146團-北京軍區工兵第4團團政委,85年轉隸第38集團軍 副師級退休)。


2017年12月19日下午1點8分,崔汝賢在和病魔搏鬥十載之後終與世長辭,享年90歲



紅色傳統是許多大院子弟們的精神家園,崔永元也不例外,他的這種大院生活,在他身上留下明顯的烙印,那就是看着很多不正當的事情,敢於站出來伸張正義和打抱不平。


崔永元説父親“一身正氣不拿羣眾一針一線。”崔永元很小的時候,家裏養了一隻可愛的小花貓,全家人都寵着它。有一天,崔永元一覺醒來,聽到花貓在牀下喵喵地叫,他下牀一看,發現小花貓不知從哪兒叼來了兩條黃花魚,正準備“大快朵頤”。


崔永元高興地把這事告訴了父母親。父母親沒有一笑了之,而是很認真地順着貓的腳印查,發現黃花魚是小花貓從牆外叼來的,而隔牆是一個國營菜市場。


父母親馬上帶着小永元和副食品定量供應本直奔菜市場,向賣魚的叔叔阿姨説明情況,把兩條黃花魚的錢付給了他們,還劃了副食品定量供應本。結果貓吃了兩條魚,崔永元他們兄弟少吃了兩條魚。但這種家風崔永元説:“我繼承了。”“在中央電視台工作18年,我沒有走過一次商業穴。”


近年,靠推銷轉基因發別國國難財、民難財的轉基因資本大鱷提出給崔永元2億封口費,崔永元也拒絕了。並且他還想把這件事告訴老父親,但是 “九十歲的爸爸已經不認得我們了,已經説不出話了,他目光犀利掃向我們每個人,一直掃到心裏,我知道,他是讓我們牢記什麼。”牢記什麼呢?當然是要牢記“一身正氣,誠實,不能説謊,不能騙人,不能占人家的便宜”。尤其是不能為了撈取誘人的轉基因狗糧,去出賣國家和人民利益。


崔永元做到了。


崔永元的父親當工程兵團政委的時候,因為流動性大,營房條件不好,官兵家屬來探親常常沒地方住。這時,崔永元的父親就常常騰出自己的房子讓他們來家裏住,和來探親的官兵親屬吃一鍋飯,家裏經常平添了許多來自全國各地的“親戚”,“顯得很擁擠,但也很熱鬧,很有人情味”。


所以崔永元從小就學着父母善待別人,總是把自己的糖果、小人書和“親戚”們分享。這種“開放”的家庭,養成了崔永元開放、大度、容人的性格。崔永元曾説:“父愛就像日出,那樣光明磊落,真摯情深;母愛就像月亮,那樣温柔無私,慈愛無邊”。崔永元同情弱者,禮賢下士,實話實説,所有這些,當然也是因為他有一個好父親。


我下鄉去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後來被調到兵團部。兵團司令員顏文斌是一位周身佈滿了槍傷的老紅軍。他去基層檢查工作,回來後司機從小車的後備箱裏抱出一個基層送的大西瓜,顏司令見了立刻勃然大怒,狠狠批評了司機,然後拿了雙份西瓜的錢,硬逼着司機將錢還給了送西瓜的基層連隊。我想崔永元的父親就是顏司令這樣的人。


從槍林彈雨中殺出來的我們的父輩為什麼會這樣?


我知道那個年代的一個故事。那是1948年的冬天,也就是崔永元的父親曾親身參加的淮海戰役。解放大軍行進在發起戰役的路上,普普通通的百姓推着小推車絡繹不絕地與解放大軍並肩前行。一位參加戰役的軍人作家問一位推車的農民大嫂説:“你們小車上推的是什麼?”


“白麪。”


軍人作家知道這是百姓家裏的口糧,如今獻給瞭解放大軍。於是又問:“你們家裏還有存糧嗎?”


農民大嫂説:“有,但不是在家裏。”


軍人作家問:“那是在哪裏?”


農民大嫂説“在地裏。”


“地裏?地裏是什麼?”


農民大嫂説:“麥子”。


軍人作家環顧白雪覆蓋的中原大地,積雪下面的麥苗還沒發芽。原來為了支援人民的解放事業,當地百姓把自己現成的口糧已經全部獻了出來。軍人作家情不自禁的落淚了。


這就是我們的人民,這就是我們善良正直的人民。這就是人民養育出來的共產黨,人民養育出來的人民軍隊所以一心為民,一心奉公的崇高品德的來源。


“不忘初心”的“初心”是什麼?那隻能是“我們的共產黨和共產黨領導的八路軍、新四軍,是革命的隊伍。我們這個隊伍完全是為着解放人民的,是徹底地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


“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老一輩的先烈們做到了,崔永元的父親做到了,我知道崔永元也做到了。



如今,老一輩革命家們走了,先烈們走了,那些與先烈並行在淮海戰役進軍路上的農民大嫂們走了,崔永元的父親也走了。但人間大愛能走嗎?人間大善能走嗎?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能走嗎?


嗚呼!吾心傷悲!謹以此文紀念崔永元的父親崔汝賢前輩!

推薦閲讀:

這位敢打市委書記的小鎮長,原來是退役的狼牙大隊隊長

永別了台灣機場,中國重拳出擊,統一更進一步

這可能是我國年齡最小的貪官,讓人觸目驚心


 ↓ ↓ ↓更多軍事熱點,全球局勢

閲讀原文

TAGS:崔永元牢記崔汝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