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戰爭停戰談判的歷程

清風明月逍遙客2018-06-14 08:13:38

時隔65年,朝鮮半島終於迎來了簽訂終戰協定結束戰爭狀態的契機,關於終戰協定的各種聲音也聲囂塵上,如將中國排除在終戰協定之外。朝鮮半島終戰協定真的能將中國排除在外?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有必要來回顧一下停戰協定產生的歷程。 

1952年,朝中聯合司令部成員鄧華、陳賡、彭德懷、樸一禹(朝)、甘泗淇、李貞、王政柱(右起)在朝鮮平壤東北平安南道成川郡合影 

中美錯失最佳停戰機會 

前美國國務卿基辛格在談及朝鮮戰爭時曾這樣評價美國外交:“美國領袖傳統上把外交和戰略視為兩不相干的行動。以美國軍方傳統的看法,他們先達成一個結果,然後由外交官接手辦下去;兩者都沒有讓另一方明白他如何追求其目標。在一場有限戰爭中,如果軍事目標和政治目標沒有一開頭就同步進行,則經常會有過猶不及的危險。做的過頭,允許軍方放手作為,有可能爆發全面戰爭,使得對手加劇動作。做得不及,聽任外交官主導,則往往談判戰術掩蓋了戰爭的策略,傾向於和解而不了了之。” 

在基辛格看來,美國在朝鮮戰爭就陷入這兩個陷阱,錯失了對美國來説最為有利的停戰時機,而中國也同樣錯失了最有利的停戰時機。 

美國介入朝鮮戰爭的戰略目標,從形而上來説是為了對抗共產主義對自由世界的入侵,形而下來説是遏制蘇聯勢力的擴張。而戰術目標似乎從來沒有存在過,其結果就是戰術目標的裁量權掌握在了前線將領,也就是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手中。 

當美國在仁川登陸,逆轉了朝鮮戰爭局勢,一路向北高歌猛進時,對於聯合國軍應該在何處停下來美國政府從未有明確的指示。此時,美國政府似乎也忘記了,由於自認為並未做好與蘇聯全面開戰的準備,當時美國外交的一大原則即是避免激怒蘇聯而過早攤牌。最終,麥克阿瑟將中朝邊境作為了聯合國軍向北推進的終點,由此引發中國在蘇聯支持下的參戰,不但使戰爭時間延長,也使美國丟掉了到手的勝果。基辛格不禁感歎,“竟然在一場沒有結果的戰爭中,導致了自己子弟將近十五萬人的傷亡”。 

基辛格認為,北緯38度線作為美蘇在朝鮮半島接受日本投降的分界線,是聯合國軍合理的停戰線之一。也就説,在朝鮮半島恢復戰前格局時,聯合國軍停止北進,此時進行停戰談判,達成協議的機率極高,美國的戰略目標已經達成。就算是在聯合國軍推進到朝鮮半島窄頸地區,即今朝鮮首都平壤以北約50公里的平安南道與咸鏡南道一線時,聯合國軍停止北進,進行停戰談判也並非沒有達成協議的可能。此時,距離中朝邊境尚有100公里以上,作為緩衝區可以避免激怒蘇聯,朝鮮首都平壤也在聯合國軍控制之下,美國利益也實現了最大化。 

對中國而言,毛澤東除了“抗美援朝、保家衞國”這句口號,對於朝鮮的戰爭也沒有具體的戰略目標。當中國志願軍1950年1月結束第三次戰役,將戰線推進到三八線以南、攻克漢城時,提出以三八線進行停戰談判,美國也會樂於接受。“中共也可以贏得,在國共內戰得勝之後一年,又擊敗美軍’的聲譽。” 

與此同時,鑑於朝鮮半島局勢惡化,聯合國將此前印度等13個國家提出的實現朝鮮戰爭停火的提案進行了修正,基本滿足了中國的政治條件,只要中國同意停火,那麼聯合國的合法席位問題、台灣的地位問題、對日和約的問題,還有遠東安全問題等,統一通過政治協商來解決。儘管美國不甘心就此停戰,但鑑於拒絕提案的政治後果,美國在斷定中國必定拒絕議案後賭了一把,也表示了該提案的支持,將球踢給了中國。 

果如美國所料,這一提案被中國視為美國陰謀,中國要求先停戰後挺火,美國的先停火後停戰只不過是為爭取一個喘息的機會。最終,談判沒有發生,中國志願軍最終因推進過快後勤保障出現問題,在美軍攻勢下損失慘重,不得不撤退到三八線附近,一些地方甚至退到了三八線以北,釀成了180師整建制被俘的慘劇。 

誠然,基辛格的分析有事後諸葛亮的嫌疑,但也不得不令人深思。 

1951年上半年,中國志願軍冒着炮火渡過漢江,又一次光復了漢城,但很快就受制於後勤在美軍攻擊下不得不後撤 

僵持戰略下的談判 

當中美兩國通過五次戰役的交手,都認識到對方不同於自己以往遇到的任何對手——志願軍驚詫於美軍的強大火力與後勤保障能力,美軍也不得不承認志願軍的戰鬥意志與戰術素養時,雙方的戰線回到了戰前的三八線。美國政府改變了策略,推行所謂的僵持戰略,即放棄統一半島,在三八線附近與志願軍進行拉鋸戰。中國政府也同樣選擇了將戰爭延長的戰略,戰略上不放棄進攻,戰術上與美國舉行和平談判。原本堅持南進的金日成,在中蘇壓力下,也不得不屈服,同意進行何談。 

實際上,從此時開始朝鮮戰爭已經從軍事主導變成了政治主導,成為了一場政治戰爭,戰場也將轉移到談判桌上。只不過,戰場上不能獲得的,談判桌上也很難得到,想在談判桌上獲得什麼只能先從戰場上獲得。其結果就是談判也與戰爭一樣,拉鋸長達兩年才達成協議,兩年之間雙方雖再未發生大規模的決戰,但戰爭的殘酷、雙方損失遠超此前。 

1951年6月,在與美國代表進行多次祕密會面後,蘇聯駐聯合國大使馬利克在聯合國新聞部舉辦之《和平的代價》廣播節目裏發表演説,建議朝鮮戰爭交戰雙方停火談判。“蘇聯人民認為,第一個步驟是交戰雙方應該談判停火與休戰,雙方把軍隊撤離三八線。”隨後中美兩國都公開表達了進行和平談判的願望,並決定於1951年7月10日至15日在三八線上的開城地區進行和平談判。

 7月10日,和平談判在朝鮮開城舉行。中朝方面代表為首席代表、朝鮮人民軍總參謀長南日,人民軍副總參謀長兼偵查局長李相朝,中國志願軍副司令員鄧華,志願軍參謀長解方,以及人民軍第一軍團參謀長張平山;美韓代表為首席代表、美國遠東海軍司令官特納·喬伊,遠東空軍副司令官克雷吉,第八集團軍副參謀長霍迪斯,遠東海軍副參謀長勃克,以及韓國國軍第一軍軍長白善燁。中國軍方主管情報工作的李克農,中國外交部官員喬冠華專程前往板門店加入談判代表團,兩人雖不參加正式談判,在背後卻發揮了極大作用。 

經過一週的激烈談判,雙方就談判議程達成五項共識:1、通過議程;2、作為在朝鮮停止敵對行動的基本條件,確立雙方軍事分界線以建立非軍事區;3、在朝鮮境內實現停火與休戰的具體安排。包括監督停火休戰條款實施機構的組成、權力與職司;4、關於戰俘的安排問題;5、向雙方有關各國政府建議事項。 

此後,雙方圍繞上述五項議程拉鋸談判了兩年。其間,為了在談判桌上獲得優勢,1951年美軍及韓國國軍發動了夏季攻勢、秋季攻勢,1952年美軍發動了“攤牌行動”,有名的上甘嶺戰役就是其中一役。中朝軍隊則爭鋒相對,寸土不讓,1953年5月至6月間,就在談判已經接近完成談判情況下,由於中朝在實控線上並未到三八線,韓國方面對於談判也並不滿意蠢蠢欲動,中朝軍隊發起了夏季戰役、金城戰役,將矛頭指向韓國國軍。 

1953年7月27日,朝鮮半島停戰協定簽字現場,左側為聯合國軍代表,右側為中朝代表

停戰協定 

1952年,艾森豪威爾的當選美國總統,1953年斯大林的去世,無疑促進了和平協定的達成。實際上,在1952年7月中美除戰俘問題外其餘四項議程就全部達成了一致,當時斯大林、毛澤東屬於主戰派,金日成為了儘快恢復經濟反而改變了立場,強烈要求中國不在戰俘問題上糾纏,與美國達成協議。在金日成看來,中國被俘士兵大多為原國民黨軍士兵,不值得為其拖延談判。斯大林的去世後,蘇聯改變了立場,毛澤東也不得不改變立場。1953年6月8日,美方接受中朝關於戰俘遣返問題的方案,朝鮮停戰談判最後一個問題解決。 

1953年7月27日,停戰協定簽字儀式在板門店舉行,長達兩年的談判濃縮到了10分鐘裏。上午10時,聯合國軍代表小威廉·凱利·哈里森、朝鮮人民軍及中國志願軍代表南日分別在事先準備好的九個文本的《朝鮮人民軍最高司令官及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一方與聯合國軍總司令另一方關於朝鮮軍事停戰的協定》上簽字。隨後,協定被分別送往後方,朝鮮人民軍司令官金日成、中國志願軍總司令彭德懷及聯合國軍總司令馬克·克拉克先後簽署了協議。由於時任韓國總統李承晚的反對,韓國國軍並未在停戰協定上簽字,但在美國的壓力下執行了協議。 

根據協議,雙方在三八線附近以1953年7月27日22時整實際控制線南北各2公里寬為非軍事區,也就是説7月27日晚22時為最終停戰時間,在此之前儘管雙方已經簽署了停戰協定但戰爭並未結束。這個時間差,為雙方在停戰前爭取對自己更有利的實控線提供了機會。當士兵們歡慶該死的戰爭終於結束時,殊不知還有一場瘋狂的戰鬥等着他們,韓國電影《高地戰》就反映了朝鮮人民軍與韓國國軍停戰前最後的瘋狂。

閲讀原文

TAGS:美國終戰協定基辛格聯合國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