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大千送給女兒的畫,別出心裁!

壹號收藏2018-06-14 02:27:36

1964年,“八德園”的五亭湖,張大千與部分兒女及晚輩的合影


繪畫大師張大千一生共有四位夫人,所以張大千的後代也比較多,據不完全統計,張大千共有十多個孩子。


張大千與長女張心瑞


張心瑞是張大千的長女,為二夫人黃凝素所生。張大千給她起了個小名“拾得”,意為“撿來的”。那個時代的人習慣給孩子起個土土的小名,或是逗孩子説是撿來的,以期孩子更容易撫養。張大千也不例外。


在張大千眾多兒女中,據説張心瑞最受鍾愛,因為“她最能揣摩老父的心意,也最知體貼”。


長女的18歲生日禮物:仕女圖《倩影》


張心瑞和“黑虎”  1943年,張大千從敦煌帶回兩條藏獒,一條取名“黑虎”,一條名叫“丹格爾”


張大千一生交遊廣闊,他在外講友情,經常給人送畫,甚至有些不相識的人,只要相求,都會送畫。可是在家裏,子女卻不可以隨便開口向他要畫,更不可在生日的時候要禮物。張大千説,子女的生日就是母親的受難日,哪有父母給孩子送禮的道理?


《倩影》


在張家,孩子們過生日要給父母親磕頭以謝父母的養育之恩,全家吃麪慶生。可是在張心瑞18生日時,卻意外得到了父親的贈畫《倩影》,這幅背面仕女圖作於1944年,是張大千送給張心瑞十八歲的生日禮物,並題上“十女心瑞十八歲生日,寫此與之”。


這讓張心瑞很意外,她説:“父親在家講規矩,在外重友情,他的好多字畫都是送給朋友,甚至有些不相識的人,只要相求,父親都會送給他們。但在家裏我們子女是不可以隨便開口問父親要畫的。”


侍弄虎兒者張善孖,後排右二張大千,右一張心瑞,左一張善孖之女嘉德


“那年父親剛在重慶辦完畫展回來,因為天氣炎熱,就帶着家人一起去青城山避暑,沒想到就是在那個時候,父親畫了這幅畫送給我。”張心瑞回憶起來還是非常感動:“父親的子女很多,我沒想到父親會記得我的生日,還會主動畫一幅畫送給我。”在這之後,張心瑞一直把這幅畫掛在卧室裏,陪着自己過了70個生日。


女兒的禮物:《菡萏真絲旗袍》


張大千《菡萏真絲旗袍》1949年作


這件張大千1949年繪製的《菡萏真絲旗袍》是他送給女兒張心瑞的。據説當年張大千繪製了兩件旗袍,一件就是我們看到的這個,還有一件送給了他的第四任夫人徐雯波。1972年,張大千還繪製了一件墨荷旗袍送給了他的女兒心聲。


張心瑞的這件荷花旗袍畫的是花骨朵,徐雯波那件是一朵盛開的荷花。張大千告訴心瑞:女兒是含苞未放的花,所以就只畫花苞。


外孫女的臨別禮物:《雀石圖》


1963年5月,張心瑞攜小女蓮蓮抵達香港,與父親團聚。分別14載,一朝得相見,父女倆的喜悦之情溢於言表。 (張大千和張心瑞攝於從港島至九龍的輪渡上)


1952年,張大千帶着全家十來口人遷居阿根廷,兩年後移居巴西。他牽掛留在國內的家人,經常寫信給孩子們,也一直想讓張心瑞出國定居和他團聚。1963年,通過畫家葉淺予的幫助,張心瑞終於帶着女兒蓮蓮與張大千在南美團聚。


1964年,張心瑞和女兒蓮蓮在“八德園”


張大千一直希望女兒能留在自己身邊,但限於當時國內政策,張心瑞怕滯留不歸會給丈夫和孩子造成牽連。1964年張心瑞要離開八德園回國,張大千很是不捨,希望將外孫女蓮蓮留在身邊。



《雀石圖》題識:送一半,留一半,蓮蓮、蓮蓮你看看,到底你要哪一半。爰翁。


有一天張大千畫了一幅“雀石圖”逗外孫女蓮蓮,説要把畫裁開拿一半給蓮蓮,看到蓮蓮着急的樣子,張大千在畫上題寫“送一半留一半,蓮蓮、蓮蓮你看看,到底你要那一半”,把畫給了外孫女蓮蓮。蓮蓮當然高興,她哪裏懂得他的外公張大千在玩笑後面的悲傷。


外孫女的寵物畫:《嘟喵》



張大千送給外孫女蓮蓮的畫《嘟喵》題識:癸卯之秋,寫與蓮孫。爰翁。


“嘟喵”是張大千在八德園養的一隻小貓咪,也是其外孫女蓮蓮(張心瑞女兒)的寵物。


張大千的外孫女手抱“嘟喵”於八德園 1964年


定居台灣後給女兒的紀念:《葉棲禽》


1964年8月,張心瑞和蓮蓮回到重慶。這時國內已經展開“四清”和社會主義教育運動,1966年文革開始,張心瑞和父親完全失去聯繫。1969年,張大千移居美國加利福利亞州,1976年定居台灣。但那時台海兩岸還完全封閉,父女倆還是不能見面。


《葉棲禽》1981年作


之後,張大千畫了《紅葉棲禽》給張心瑞,並題“辛酉四月二十五日,寫與拾得愛女,汝細觀之,當知父衰邁又不得與汝輩相見,奈何奈何”。


送給長女的最後一幅畫:《墨荷圖》


《墨荷圖》


這是1981年夏,張大千送給女兒張心瑞的一幅《墨荷圖》,也是張大千送給張心瑞的最後一幅畫。畫面上,一莖壯碩的荷葉迎風而立,在其庇護之下的,是一顆稚嫩的花骨朵。配合畫上的題詞來看,誰説這不是老父親在暗喻愛女之情?


題識:十女心瑞與老父別十八年,遠來八德園省侍,匆匆別又十八年,來環蓽庵乃不得見。世亂如此,能有團聚之日否?言念及此,老淚縱橫矣。奈何奈何!寫此數筆,寄汝守之,勿信妖言,當知老父念汝之深也。


1964年,張心瑞隨父親經德國到香港,準備返回四川。此為停留香港時攝於下榻的樂斯酒店。


寫下這些詞句之時,張大千已離開大陸32年。兩聲“奈何”背後是張大千的無望與悲苦。


1963年,張心瑞與父親張大千、徐雯波、女兒蓮蓮在“八德園”中


留在大陸的5個子女之中,唯有張心瑞得以在葉淺予的幫助下去巴西與父親共度一年時光。其餘的時間裏,除了遙遙凝望之外,他們彼此相守的唯有從前相伴的零星記憶。直到1983年張大千在台灣逝世,身在大陸的子女日夜兼程趕到香港,卻依然無法進入台灣。最後,只得在香港隔海祭拜。


責任編輯:子曰


圖片來源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推薦閲讀:


傳承有序:扒一扒這些名家唯一傳世書法背後的故事!

齊白石畫蟬,告訴你什麼叫“薄如蟬翼”!

一處茶院,多少知音!

【文化】中國為什麼有“鬧洞房”的習俗?

【推薦】梁實秋:人在有閒時,才最像人

【美圖】歷史上那些難得一見的豔照


壹號收藏官方合作電話:400-60-51580

客服微信號/手機號:15308651366

點擊“閲讀原文”進入“壹號收藏官方微店,更多精彩等着您!

閲讀原文

TAGS:張心瑞張大千父親外孫女蓮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