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鎮一個代陪讀媽媽管108個考生,年入300萬,一年交房租一百多萬

乙圖2018-06-07 10:37:39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安徽六安毛坦廠中學被稱為“亞洲最大高考工廠”,每年都會有3萬多學生和陪讀家長雲集這裏,讓這個深處大別山深處的小鎮聽起來有些不可思議。這幾年來,隨着的毛坦廠中學影響越來越大,來此求學的考生除了安徽本地考生,還有一些跨省考生,最遠來自廣東、四川和東北等地。圖為代培讀媽媽朱道羣在窗户邊看着學生放學。


2018年毛坦廠參加高考人數超過1.2萬人,復讀生超過9000人。圖為每天中午11:40,毛坦廠中學放學,學生如潮水一般湧出校門。


隨着考生人數增多,一種新的陪讀方式——代培讀,在毛坦廠誕生,一個陪讀媽媽管理幾十乃至一百多個考生,朱道羣就是其中之一。2018年朱道羣代培讀的孩子108個,其中有來自四川、廣東、大連、山東等地。圖為朱道羣和學生交流,她將學生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樣。


代陪讀顧名思義就家長將孩子委託給代培讀媽媽集中陪讀,除了輔導學習以外,洗衣、做飯、生病、喊起牀等等一切日常生活,都由帶陪讀媽媽管理。圖為東門點,學生上學後,朱道羣幫助他們整理牀鋪。


今年50多歲的朱道羣就是六安本地人,5年前在毛坦廠陪讀兒子時,在當地買了房,2016年拿房後,就開始了代培讀的行當,沒有想到響應的家長還挺多的,2017年7月收了一百多人。 圖為一個學生在欣賞所有託管同學的合影,這種合影每年都拍,為了吉利,同學們都穿上紅色的上衣。


朱道羣代培讀點的孩子家庭條件相對都比較好,父母有的做生意,有的忙工作,又放心不下孩子,於是就將孩子託管給她。圖為中午11:30左右,所有的菜都做好了,學生六七個一桌。負責燒飯的莫大姐也是一位陪讀媽媽,來自六安張家店,每天她和兒子在這裏吃兩餐,一個月1400元工資。


由於代培讀的孩子很多,朱道羣設了三個代培讀點,僱了10個人。其中兩個點在東門,一個點在北門。往常,自己負責東門靠近學校大門的點,丈夫負責東門稍遠一點的點,另外請了一個親戚負責北門的一個點。圖為孩子回來前,張誠將菜端上樓。40歲的張誠和莫大姐是同鄉,也是一名陪讀媽媽,兒子從初三開始陪讀,現在在毛坦廠讀高二,她一邊打工一邊陪讀。


代培讀和其他陪讀家長陪讀生活並沒多少差別,也是按照學校的作息去忙碌。朱道羣和孩子們同吃同住,每天早晨5:40起牀挨個房門叫起牀。圖為晚上10:30,朱道羣開始做夜宵,今天夜宵是饅頭。


早飯後目送孩子們一個一個上學,然後和兩個請來的阿姨一起為孩子們打掃房間、洗衣,另外一個阿姨準備中午的飯菜。每晚11點下晚自習後,朱道羣會守在大門前逐個清點回來的學生人數。圖為宿舍裏,朱道羣和讀高二的石曉方在繞線。石曉方來自廣東湛江,從高一就進入毛坦廠,偶爾爸爸會來看望她。


由於毛坦廠的物價高於附近鄉鎮,每隔幾天,朱道羣都會和丈夫一起到幾十公里外的市區採購食物。朱道羣的三個代培讀點出了東門有幾間房子是自己買的外,餘下的全部是租賃。圖為中午11:40放學後,學生們陸續回到駐地,午飯是五菜一湯,六七個同學享用,儘管這樣,每頓都要剩下很多菜。


朱道羣代培讀的費用,一般根據住宿條件不同一個學生一年收費在2至4萬不等,108個學生一學年收費大約有200多萬。但她説,除去房租費和日常一日三餐和生活水電外,一年能有十幾萬收入就算不錯。圖為東門駐地距離校門不過50米,同學們在吃飯時,樓下一些送飯的家長也陪孩子吃飯。


“最重要的是責任。”朱道羣説,家長將孩子送到毛坦廠,主要是想提高孩子成績,能考一個好一點的學校。幾乎每隔一段時間朱道羣都會跟孩子班主任瞭解孩子學習情況,考試排名漲跌,然後反饋給家長。圖為最後幾天,一些家長來到駐地,學生可以單獨享受母親做的小灶。


此外還有安全,朱道羣的代培讀除了有營業執照外,還根據政府相關部門要求,配備有相應的安全措施,包括滅火器是否合理配置、水電是否規範使用、住宿學生是否符合人數限制等。男生女生都是分樓層分開居住。圖為代培讀點每天的菜和夜宵都有菜譜,每天不一樣。


在毛坦廠,像朱道羣這樣的代陪讀還有好幾家,其中還有酒店式的代陪讀中心,一日四餐(包括夜宵)都是酒店餐廳負責供應。代陪讀已經成為高考鎮的一個新現象。圖為為了更好的瞭解學生們成績變化,朱道羣特地製作了“學生成長記錄表”,記錄學生每次考試的成績和排名情況。


6月3日一些學生就要離開駐地,結束代培讀的生活。朱道羣買來粽子、提子、橙子、糕點,希望孩子們考中、提分、成功、步步高,給孩子們舉行歡送會。


為了讓學生安心學習,朱道羣將學生們的手機收起來,每週末下午會給學生們用一會,跟父母通話。


宿舍的牆上,一些同學寫着很多個性化的自我激勵的紙條。


北門點是朱道羣代培讀最大的點,距離校門30多米,住着50多個學生,2樓男生,3樓女生。在學生上學後,她偶爾也會過來探視。


晚上11:00,學生陸續回到駐地。這些孩子從早晨6點多離開駐地,只有中午和傍晚回來吃飯大約呆上20分鐘,一天在宿舍裏的時間也只有7個小時左右。圖為兩個男生通過窗户朝外張望,外面下晚自習的同學人山人海。


夜裏11:30,率先洗完澡的李慧婷開始學習,一直要持續到凌晨1點左右才睡。李慧婷來自六安,父母在外地打工,沒時間陪讀,將她送到這裏。李慧婷是東門點成績最好的學生之一,每次模擬考試成績都在500分以上。朱道羣説,這個孩子特別懂事,所有學習都很自覺、努力。江雨/攝影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email protected]

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閲讀原文

TAGS:朱道羣毛坦廠毛坦廠中學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