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個月大二寶毛坦廠陪哥哥復讀一年,哥哥:難為妹妹了

乙圖2018-06-05 22:53:48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這幾天,全國各地的考生已經進入高考最後衝刺階段,被稱為“高考工廠”的鎮也不例外。6月3日,高考鎮九千多名高考復讀生終於結束了10個月的“魔鬼式”生活,陸續踏上返程,回原籍參加考試。同時離開的,還有近萬名陪讀家長。



5個月大的萌萌從去年8月開始,隨到毛坦廠陪復讀,轉眼萌萌已經15個月大了,從襁褓裏的嬰兒到蹣跚走路。看着萌萌,哥哥常常説,這一年難為妹妹了,跟着他一起受苦。圖為2017年8月,萌萌還睡在嬰兒車裏。


這是一棟緊挨着毛坦廠中學西門的住宅樓,距離學校大門不到50米距離,上下總共5層,住着20個陪讀家庭。萌萌和媽媽還有哥哥住在四樓,房間面積不過10平方米,燒飯在陽台,站在陽台上可以看到學校大門,每天中午,燒好飯菜後,徐雲秀常常抱着萌萌看學生放學,在人流中尋找兒子的身影。


由於出租房距離學校大門很近,因此租金也是毛坦廠鎮價格最高的出租房之一,一年租金都在1.5萬以上。徐雲秀説,這棟樓裏住着20個陪讀家庭,房東一年的租金收入超過30萬。圖為徐雲秀一家租住在四樓。


第一次見到萌萌是2017年8月,毛坦廠新一屆復讀剛剛開始。那時,剛剛5個月的萌萌靜靜地躺在小推車上,翹着小腳,目光盯着在廚房裏來回穿梭忙碌的媽媽,不哭也不鬧。偶爾媽媽轉身彎腰和她逗幾句,她會揮舞小手,嘴角露出笑容。(2017年8月攝影)


5個月大的萌萌,算是在眾多的陪讀家屬中年齡最小的小傢伙了。萌萌來自無為縣,哥哥已經19歲,正好趕上二胎政策,媽媽徐雲秀生了她。圖為媽媽帶着萌萌在樓上玩。(2017年8月攝影)


徐雲秀的丈夫在老家做生意,萌萌因為沒人照顧,被媽媽帶來陪哥哥讀書。儘管萌萌只有5個月大,卻很少哭鬧。每天晚上9點睡覺,早晨6點起牀。晚上十一點,哥哥上晚自習回來時,小傢伙早已經在睡夢中。圖為中午哥哥回來吃飯,媽媽抱着萌萌在一邊看着。(2017年8月攝影)


和所有陪讀家長一樣,徐雲秀每天早晨送走兒子後要去買菜,然後洗衣做飯,照顧萌萌。買菜時,徐雲秀都是用推車將萌萌帶着,做飯時,萌萌常常躺在小車上。實在忙不過來,徐雲秀偶爾也會讓隔壁陪讀的阿姨幫忙照看一下。圖為會走路的萌萌喜歡爬樓梯,拖着媽媽一天爬無數次。


萌萌哥哥去年考的是體育專業,專業課過了,文化課也達到達到本科線。因為沒有被理想的學校錄取,選擇到毛坦廠復讀。不過這次復讀,他放棄了體育專業,選擇了理科。圖為萌萌在哥哥牀邊玩耍,雖然年齡差距很大,哥哥也非常疼愛妹妹。


轉眼10個月過去,現在的萌萌已經可以蹣跚走路。圖為樓頂陽台上,萌萌和鄰居阿姨在玩。


整棟樓20個陪讀家庭,來自安徽各地,他們從最初的陌生,到現在已經成為很好的朋友,萌萌也成為這棟樓裏的開心果。圖為一棟樓20個陪讀家庭聚在一起,拍最後一次合影。


圖為萌萌是這棟樓裏唯一的孩子,哥哥姐姐上學後,陪讀媽媽喜歡逗萌萌玩。


“節奏快,壓力也大,比原來的高中嚴格了很多。”去年,萌萌哥哥才來時初步體會了毛坦廠中學的威力。十個月後,哥哥再次提到毛坦廠時只是説了一句話:這一年做的作業比自己前12年做的作業還要多。圖為媽媽為萌萌換衣服,照顧兩個孩子,徐雲秀這一年付出很多。


高考前,萌萌哥哥壓力很大,這一年媽媽帶着妹妹陪自己讀書,感覺特別不容易,甚至覺得有點難為妹妹。圖為萌萌要玩電源插座,被媽媽奪了,萌萌哭了起來。


6月3日,萌萌爸爸來到毛坦廠接兒子女兒,全家人終於回到闊別了10個月的無為老家。圖為萌萌在媽媽懷裏玩。


萌萌一家只不過是高考鎮萬餘陪讀家庭中普通的一個。高考結束後,高考鎮又將迎來新的一輪復讀大軍,高考鎮依然會是那麼喧鬧。圖為徐雲秀一棟樓所有的陪讀家長。


圖為萌萌和攝影師揮手告別,她也將告別生活了10個月的毛坦廠。吳芳/攝影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留言。

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