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比基尼的中國姑娘:姐穿的是自由

虎嗅網2018-06-05 22:34:35


虎嗅注:關於,大部分人可能只知道它是一種非常性感的款式,其實這個名字最早取自於1946年美國在太平洋進行核武器試驗的比基尼小島。因此,比基尼泳衣的歷史可以追溯到70多年前,而且它的出現以及後來慢慢普及的過程,折射出的正是人們思想觀念、社會風氣逐漸走向開放的過程。當時甚至還有“比基尼是自原子彈以來最偉大的發明”這一説法。


本文轉自網易旗下微信公眾號“看客insight”(ID:pic163),作者:簡曉君,虎嗅獲得授權轉載。


“抱歉,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本吧暫不開放。”多年以後再次搜索“比基尼吧”,渴望陽光與海灘的前資深吧友發現,它已經404了。


昔日那些充滿鹹海水味兒的靚麗照,和後來居上的“留種貼”一併憑空消失。一時間,廣大吧友不勝唏噓——在比基尼的可持續發展道路上,扮演“絆腳石”角色的不是“封建衞道士”,也不是馬賽克,而是色情的目光,以及相伴而來的感官污染。


這不禁讓人懷想起那個並不遙遠的年代——當第一個女人戰戰兢兢地把自己的肢體最大限度地展示出來時,世人終於開始追求美好。


80年代,穿泳衣的海南小孩。圖/秋山亮二


“比基尼是自原子彈以來最偉大的發明”


1946年,太平洋和大西洋沿岸發生了兩件看似毫不相干的事情。


1946年7月1日上午,一架美軍B29轟炸機飛到位於太平洋的一座名為比基尼的小島上空,投下了一枚核彈。9時34秒,烈焰四射,光耀奪目,彷彿太陽再次升起——這是美國在和平時期啟動的首次核爆試驗。


“和平時期的首次核爆試驗”一時間成了全球各大媒體的頭版頭條,也使默默無聞的比基尼島聲名大噪


就像肖斯塔科維奇聆聽炮彈的爆炸聲創作出第七交響曲一樣,4天后,在大洋對岸的法國康城海灘,巴黎設計師路易斯·里爾德的靈感也被激發了。


彼時,法國的兩位服裝設計師像比賽4A級文案一樣,接連設計出“世界上最小的泳衣”和“比世界上最小的泳衣還要小的泳衣”。後者就是比基尼的發明者——路易斯·里爾德。


1946年7月5日,他推出了一款由三塊布和四條帶子組成的泳裝,並將其命名為“比基尼”。他説:“就像原子彈在比基尼爆炸,它將會震驚世人。”


路易斯·里爾德和他的作品。


里爾德本來是一名汽車工程師,對服裝設計一竅不通,但他注意到海邊的女士們經常捲起泳衣,以便露得更多、曬得更黑一些。1940年,他接手了母親在巴黎市中心的女士內衣生意,彼時二戰的硝煙剛剛散去,節儉不僅是種美德,也是生活的必須。為了節約成本、降低服裝的造價,里爾德於是設計出布料極少的比基尼。


然而,在當時的社會風氣下,巴黎沒有一個時裝模特願意穿上比基尼,“最小”到底是怎麼個小法,當時的人們根本get不到。


在比基尼出現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裏,西方國家在女性必須把自己裹成粽子才能享受戲水的樂趣。


1906年的泳衣廣告


“對於愛德華七世時期的人們來説,泳衣和日常裝束沒有太大區別。想要下水,必須搭配長裙、黑色長筒襪、繫帶靴和帽子才行。”比基尼收藏家瓊·格尼解釋道,“而且,這樣的服裝只能在水裏穿,如果你穿着它在海灘上逛來逛去,會被認為不成體統。”


在英國,女士們需要到“馬拉更衣間”更換泳衣,然後馬車會直接把她們送到海邊,儘量減少暴露身體,而在20世紀30年代以前,男士們游泳時也不得暴露胸部


20世紀20年代,美國一項公共管理措施規定,女性的泳衣長度不得短於膝蓋以上6英寸。1922年,美國芝加哥一個女人因違規被捕


20世紀20年代,海灘上的風紀警察


20世紀40年代,受戰爭配給制的影響,美國政府命令生產商儘量減少紡織品的使用,導致女士泳衣越來越短。圖為1945年,美國紐約,戲水的年輕女孩


為了向世人證明這三塊小布真的比核爆還震撼,里爾德從紅磨坊找來了一位名叫米歇爾·伯娜蒂妮的19歲脱衣舞娘。


1946年7月18日,米歇爾穿着一件印有報紙圖案的比基尼來到了巴黎媒體的面前。她手持一個火柴盒,告訴全世界:“這件泳衣小到能夠塞進火柴盒裏。” 


1946年7月11日,脱衣舞娘米歇爾穿着現代比基尼出現在游泳池旁,現場的口哨聲和尖叫聲此起彼伏


那個夏天,米歇爾成了巴黎被提及次數最多的人,甚至有超過5萬名男士向她求婚。


但很快,比基尼就遭到歐洲各國的“封殺”。意大利和西班牙以有傷風化為由,禁止女性穿着比基尼出現在海灘等公共場所;在德國,如果哪個姑娘敢暴露自己的身體,那麼代價就是做一週的社工;1951年,一場在英國倫敦舉行比基尼選美比賽甚至引起了天主教會的不滿,教宗庇護十二世稱:“比基尼是罪惡的。”


1957年,在意大利裏米尼海灘,警察給身穿比基尼的女人開罰單。


可以説,在整個40年代,比基尼只屬於一小撮新潮大膽的法國人。直到1960年代,性感小野貓碧姬·巴鐸的《穿比基尼的姑娘》在法國上映、布賴恩·海蘭的一首《黃色圓點花紋小小的比基尼》讓比基尼家喻户曉,比基尼才逐漸被流行文化所接受。雖然“爆炸性的商業和文化反應”姍姍來遲,但總算得到了認可。“比基尼是自原子彈以來最偉大的發明。”前《Vogue雜誌》時尚編輯戴安娜·弗裏蘭當時如此評價道。  


1964年,在性解放運動的大背景下,美國出現了比比基尼更大膽的設計——Monokini,一種幾乎無上裝的女式泳衣。不過,由於過於前衞,Monokini最終並沒能像比基尼一樣普及開來


穿比基尼的中國姑娘


正如英國男性雜誌《Nuts》編輯多米尼克·史密斯所評論的:“在數年的戰爭創傷後,人類需要一些東西為這個星球帶來新的和平和快樂,這件東西就是比基尼。”一旦蔓延開,它就以排山倒海之勢衝擊着整個世界的大眾文化和道德觀念。


1930年左右,游泳作為時髦生活的重要方式逐漸在都市中流行起來。圖為20世紀30年代,台灣,兩個曬日光浴的摩登女子


1948年夏季,滬上也出現了三點式的比基尼泳衣,當時人們稱之為“美國最新式原子化三點游泳衣”。 


這年8月,上海《申報》出現了比基尼泳衣的廣告:“桃樂賽拉菲望塵莫及,伊漱麗蓮絲瞠乎其後,不日在滬公開展覽,並商請健美女郎X小姐特穿三點游泳衣表演,敬請注意地點時間。”在這之後,上海的榮記舞台果然邀請了健美女郎,表演展示比基尼長達數月。


民國時期,姑娘們穿着好萊塢式的泳裝拍照


事實上,隨着游泳運動在全球風行,以及歐美同期泳衣文化的影響,從1929年起,西式泳衣就開始風靡上海。


彼時上海灘風氣開放,每到夏日,就會有各種關於游泳的報道。


受過西方教育的社會淑媛和女學生們,紛紛以泳裝亮相,拍攝了大量明豔照人的泳裝照,使得身着泳衣在碧水池中劈波斬浪不但不是一件羞恥之事,反而成了一種新風尚。 


1930年,民國內務總長朱桂莘之女洪筠,穿着西式泳裝在北戴河游泳,令輿論譁然


1933年,蔣介石夫人宋美齡的乾女兒楊秀瓊身着泳裝的形象登上了第77期《良友》的封面,接着又登上了第三十八期《中華》雜誌的封面


不止上海,在當時有“東方芝加哥”之稱的武漢,許多有識之士也紛紛效仿摩登生活,穿上各種各樣的泳裝,去泳池游泳;而在天津、北京的公共泳池,以及北戴河的海濱沙灘上,都曾出現過泳裝女郎的摩登身影。


1940年,北京中南海公園的游泳池邊,一位身穿泳裝的女性正在與一位男士聊天。圖 / VCG


直到新中國成立後,比基尼便自覺消失了。


1955年,在《六億螞蟻》一書裏,法國記者羅伯特·吉蘭記錄了他對當時中國的印象:“不管走到哪裏,人們都穿着藍布衣服……姑娘們穿得跟男人一模一樣,一個個都像是剛從藍墨水中洗澡出來。” 


在50年代末的“支援解放台灣,橫渡長江競賽”中,21名女選手穿上了連體泳衣


大約在1963和1964年之間,毛澤東向全國人民發出了游泳的倡導。“到江河湖海中去游泳,到大風大浪中去鍛鍊”的號召一出,很快便帶起了一股游泳狂潮。 


作為當時“游泳冠軍的搖籃”,東莞市道滘公社積極響應號召,書記袁林甚至動員自己的妻子——一位30多歲的農村婦女,帶頭穿起了當時極為“出位”的泳裝下水。


“文革”期間,即便是在炎熱的夏天,女性也都穿着長衣長褲,甚至連涼鞋也不敢穿,更別説穿“暴露”的泳裝下水了。而在這個當口,道滘各生產隊的婦女們不得不服從公社領導的指令


彼時,高層領導經常攜妻帶子在北戴河開會、游泳。據文獻記錄:“毛澤東的泳褲是白色的,60年代末,他才穿上了紅色泳褲。而夫人們的泳衣都是上下連接的,沒有斷開的。”


至1978年,文革的日曆翻過——就像60年代的美國那樣,隨之而來的變化首先體現在影視作品上。


這一年,文革後的第一部反特片《黑三角》上映,片中由飾演的於秋蘭穿着泳裝在江邊行走的鏡頭,成了當年影片的一大賣點:“當時的電影票價是一角五,觀眾都説劉佳是‘一角四’,也就是説,看這場電影有一角四是衝着劉佳的泳裝鏡頭去的。” 


《黑三角》中於秋蘭與女孩們去游泳的鏡頭。圖 / 電影《黑三角》截圖


幾乎是同一時間,邵氏訓練班的女學員,已經在香港西貢小清水灣穿起一襲清涼的比基尼


到了八十年代,手工泳衣的花色日漸繁多。1986年,有不少農民揹着幾百件泳衣到北戴河推銷:“走到第一個攤位就賣了三分之一。”兩年後,比基尼佔據全國泳裝銷量的20%。 


而泳裝掛曆也在此時開始流行。1989年2月12日,人民日報在《現代文化進入蘇南農家》中記載:“表現女性體態美的比基尼日曆,如今已堂堂正正地懸掛在一些青年農民夫婦的起居室內。”


1990年的街頭掛曆市場。由於掛曆的尺度越來越大,國家新聞出版署規定,女性“三點式”掛曆必須是在體育場範圍內攝製


然而,現實中大多數姑娘衣櫥裏的泳裝仍是連體式的,比基尼對於她們而言依舊可望不可及。 


直到1986年,情況出現了逆轉。這一年,中國剛剛被接納為國際健美協會的第128個成員國。為了“與國際接軌”,國家體委規定,參加第四屆全國健美比賽的女運動員,必須穿三點式泳裝。 


健美比賽要求女選手穿比基尼,並不是為了追求“性感”,而是為了更直觀地判斷選手的肌肉發達程度和肌肉線條。圖為1986年,在深圳舉辦第四屆力士杯全國健美賽。


規定一出,全國上下一片譁然。偌大的中國,一時間竟找不到一個敢申辦的城市。


“我們當時跟國家體委接觸很多,健美聯合會的人就問我們,深圳願不願意接過來搞。”時任深圳市體委羣體處處長的陳均儒後來回憶到:“內部討論了幾次,後來體委領導拍板,搞就搞,特區嘛,還是要敢闖。”


然而就在申辦期間,東莞舉辦的一場全國健美邀請賽卻惹出了麻煩,很多參賽選手的父母堅決反對,比賽期間,甚至有羣眾報警舉報東莞正在上演黃色活動。 


這段“意外”插曲也被1989年的電影《哈羅!比基尼》記錄了下來。圖為電影海報


1986年夏天,第四屆“力士杯”健美賽排除萬難,終於在深圳如期舉辦。  


而事實也證明,之前的種種擔心是多餘的:選手們的迴應十分積極,來的記者更是五花八門,從農業報到婦女報,從正規雜誌社到掛曆印刷單位,就連NHK、路透社和美聯社也跟進報道。


女雙附加賽選手列隊


遼寧隊王新與趙巧玲


脱下過去黑、灰、藍工作服,人們幾近赤裸地走上舞台,做出各種熱辣的健美動作,讓所有人都感到興奮。 


從初賽到決賽,一共比了七場。賣望遠鏡的小販告訴陳均儒:“比賽那幾天,光望遠鏡就賣了1000多個。”門票也被黃牛炒上了天。 


3天比賽還沒結束,國外媒體就已經據此得出結論:中國民眾的思想解放越來越大膽,坊間輿論反映的民眾觀點支持開放的中國,因此中國的改革開放政策不會變


第四屆全國健美比賽女子冠軍的比基尼照片甚至被評為當年“全國十大新聞之一”


“從深圳掀起的比基尼衝擊波,從南到北震撼着中國這塊古老而又保守的土地,從此女子健美熱迅速傳遍中國大地。”作家陳煜提及這場比賽時説。


事實上,傳遍中國大地的不只是女子健美熱,還有這件三點式泳裝。


隨着改革步伐的加快、人們觀念的更新,這種曾被看作是西方腐朽墮落標誌的三點式泳裝,很快就公開地穿在了中國姑娘的身上。


1986年,廣東廣州,試鏡的第一屆“美在花城”廣告新星大賽選手


1994年5月,中國大陸首次泳裝女模特兒攝影大賽在深圳東涌海灘舉行


1995年3月29日,上海市南京路上一個剛開業的服裝百貨商店舉行促銷活動,請兩位泳裝模特坐進櫥窗,此舉引起了數以萬人的圍觀


進入21世紀以來,“敢於暴露”日漸成為時尚,比基尼的出現場合更是被大大地拓展。


2009年3月13日,林志玲身穿比基尼,為某品牌手錶拍攝寫真廣告


2011年6月25日,武漢東湖沙灘浴場上,參加“財富英雄相親會”的比基尼女孩


2017年12月28日,全國高校“模特·空乘”專業推介會在青島大學舉行,考生們穿上比基尼參加選拔


2017年7月22日,天津,近千名來自京津冀地區的中老年朋友參加了比基尼比賽


在又一個盛夏到來之前,你我雖不知道“比基尼吧”何時會重見天日,但值得慶幸的是,此時此刻,現在沒有泳裝警察,只有清水細沙。


就像40年代那場大爆炸發生時外界的俗語所言:“比基尼告訴我們,生活中最美好的事物就是自由。”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虎Cares 


都上一樣的班

怎麼就你這麼秀呢

「職場內心戲系列T恤」—你的職場英雄皮膚

穿上它,老闆想批評你都得三思而後行


👇👇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