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兵馬俑考古發現第一人”悄然離世 他把一生奉獻給考古

在線文博2018-06-05 01:18:03


約半月前,一位中國的去世引起了不少外媒的關注,世界各大主流媒體紛紛發表報道。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國內媒體直至近日才開始大規模關注他的離世。這位特殊的老人是誰呢?他就是被稱為發現第一人”的陝西西安市臨潼區博物館原館長——


趙康民先生 

英國《每日郵報》:發現和修復了兵馬俑的中國考古學家去世,享年82歲

 

英國BBC:趙康民:發現了中國兵馬俑的人

 

美國NPR:發現了中國8000具兵馬俑的考古學家去世,享年82歲


 

英國《每日電訊》:趙康民的訃告:修復兵馬俑的人

 

美國《紐約時報》:兵馬俑修復者趙康民去世。


ZhaoKangmin, an archaeologist who pieced together pottery fragments discovered byfarmers and reconstructed the life-size terra-cotta warriors that have becomeone of China’s best-known ancient wonders, died on May 16.(nytimes)

中國考古學家趙康民於5月16日去世,他曾通過拼合村民發現的陶片修復了真人大小的兵馬俑。這種陶俑已經成為中國最著名的古代奇蹟之一。

 

提起兵馬俑,無人不知。可提起趙康民,可能大部分讀者都會疑惑:趙康民是誰?這還要從他和兵馬俑之間的故事講起。

 

 

“沒有他,兵馬俑的發現要推遲很多年”


秦始皇帝陵博物館前館長吳永琪曾説:“沒有趙康民,兵馬俑的發現要推遲很多年。”

 

另一位秦始皇帝陵博物館前館長袁仲一也曾表示,趙康民是最早確定兵馬俑是文物並進行修復的人。

 

1974年3月下旬,在距秦始皇帝陵1500米的臨潼西楊村,當地村民楊志發、楊文學、楊培彥等人組成了一支打井隊,開始抗旱打井。打到四五米深時,突然發現八個殘破的陶俑,還發現了磚鋪地面、銅弩機、銅箭頭等。他們望向這些樣式古怪、叫不出名字的“瓦片”,不知所措。後來,他們給它們起名“瓦盆爺”。


石寶琇 攝

圖片來源:CTPphoto

 

陶俑問世28天后,仍無人意識到它能與“國寶”沾邊。4月25日,文物考古專家趙康民從電話中聽到這個消息,他騎着自行車一路飛奔,到達了西楊村。在打井現場,他看到井周的殘俑橫七豎八。一番觀察後,趙康民判斷,這是一座陪葬坑。他跟村民説,這是俑!這可能是秦朝的俑!

 

第二天,趙康民便將這些殘俑裝上了架子車,送回縣文化館保管與修復:用樹脂膠黏接、以石膏填補,經過修復,兩個秦武士俑第一次向世人展示了自己的模樣:身高1.78米,身穿戰袍、腰繫束帶、腿扎行藤、足蹬方口齊頭履,雙臂下垂,左手五指併攏,右手半握,拇指上翹。


趙康民用殘碎瓦片修復兵馬俑

 

當年7月,袁仲一、趙康民等人組成秦俑考古隊,進入發掘現場,對一號俑坑試掘。之後,又相繼發現了二號坑、三號坑。

 

趙康民在其《考古生涯》中的一篇自述中寫道:“秦始皇兵馬俑的發現發掘,彌補了這個斷裂文明的缺失。對於研究封建帝王的埋葬制度,秦代的政治、經濟、軍事、社會生活,雕塑藝術,青銅鑄造技術等方面特別珍貴。”

石寶琇 攝

圖片來源:CTPphoto

 

2013年10月26日,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曾發佈《秦陵秦俑考古工作紀實:一號坑的發現、發掘和研究》一文。文章認為,真正考古意義上的發現,是臨潼縣博物館原館長趙康民。當年,他知曉情況後首次趕到現場,運用專業知識,識別出了“秦代武士俑”,並對它的時代、名稱有了基本認識,後來,趙康民還將殘碎陶片收集起來,進行修復。

 

 2018年5月24日,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官方網站發佈文章《深切緬懷趙康民先生》。文中提到,“趙康民先生不僅是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發現和認識秦兵馬俑的人,同時也是秦兵馬俑考古發掘的拓荒者之一。”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官方網站發佈《深切緬懷趙康民先生》

 

 

一人,擇一事,終一生:
“考古生涯四三春,花甲又五退休歸”

 

在趙康民所編著的《考古生涯》的扉頁上,有這樣一段話:“考古生涯四三春,花甲又五退休歸……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黃沙始得金。”字裏行間都透露着,老人對考古的深情厚誼。


趙康民生前撰寫的考古著作

來源:西安晚報  記者張宇明 

 

趙康民老人究竟有多麼熱愛考古事業?從老人的兒子和學生的描述中,我們可窺見一斑。

 

趙康民的次子趙奇曾在接受採訪時説:“我哥曾經説過這樣的話:感覺我們哥兒倆長這麼大,父親這一輩子跟我們説的話,都不超過一百句。”這話顯然誇張了,但在家裏,趙康民的時間大多在書房度過,他不關心家中瑣事,沉浸於自己的考古世界裏。


趙康民的家

來源:華商報

 

這樣一位沉默寡言的老人,提起文物卻像變了一個人。據老人的學生王肅説:“老人平常話不多,但在談起文物時,能説上一整天。老人家的古漢語、甲骨文功底很好,有靈感的時候會一直工作。”

 

在趙康民的書房裏,至今還擺着一本正在修改的考古書稿。正如次子趙奇所説:“父親把一生都奉獻給了考古工作。”

來源:華商報

 

 

老人曾説:
“與兵馬俑相遇,可謂三生有幸”


2018年5月16日晚9時30分,趙康民帶着他對考古一輩子炙熱而持久的愛,離開了人世。

 

在他曾長時間任職的陝西臨潼博物館裏,陳列部主任樑方保存了足足十釐米厚的趙康民的手稿,其中他這樣描述自己與秦俑的緣分:近水樓台先得月。作為一個基層考古工作者,我有幸率先科學地發現、鑑定、修復、命名和試掘秦俑一號坑,揭開了這個龐大的秦王朝地下王國軍陣的祕密,可謂三生有幸……

趙康民修復首次發現的秦俑

 

老人硬朗、工整如字帖般的筆記,彷彿還帶着他生前嚴於治學、探究歷史的氣質。看着這些手稿,樑方心情複雜,“老館長再也看不到這些文字變成鉛字了,這都是他窮盡畢生所學撰寫的文字。”在樑方的記憶中,老人去世前一個多月,還到博物館來抄新收的唐代石碑上的文字,他與文物可謂相伴終生。


考古

並不像玄幻小説裏寫的那樣驚心動魄

相反,很多時候這項工作單調乏味

且需要十分的細緻和耐心

許多文物沉寂千百年後

早已殘破不堪

只剩一縷幽魂

只有文物工作者的一雙巧手

和一顆匠心

才能幫助它們復活生機

而我們也才能得以見到上千年前

那些燦爛的中華文明



向趙康民和那些默默無聞的

文物工作者致敬

老人

一路走好!

 

 

綜合:中國日報、中新網、北京青年報、新華網、西安晚報、華商報、《秦始皇兵馬俑發現始末》等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