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 | 向暗戀者借精生子的女人

風煢子2018-05-30 16:13:51


1,

KTV包廂裏,朋友們的歌聲依然糾纏着,而何秉硯早在一個小時之前就已經不戀戰麥克風了,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輸贏不在這裏。


他的手機響了幾次,他不想接。對秉硯來説,這世間沒有什麼人打來的電話是非接不可的,因為他最在意的那個女孩至今還不曉得他的電話號碼。


最後一通電話,是媽打來的:“硯仔,四點了,該上班了,你起牀了沒?”自從他答應她要好好做這份市政府清潔隊的工作以來,她就像鬧鐘一樣,準時在每天下午打電話叫醒他,以免作息不正常的他誤了上班時間。


“走了吧!別唱了啦!我快要上班了。”秉硯主動催這批老媽眼中的“狐朋狗友”結束歡唱,準備走人。他們事先答應,陪他去吃


“拜託!這麼早走,才兩個半小時,麥克風都還沒唱熱呢!”小擺抱怨。


“至少唱滿三個小時嘛!”小擺的女友阿陶也跟着幫腔。


果然是狐朋狗友,早把陪他吃蚵仔煎這回事忘得一乾二淨。秉硯的老媽看人眼光真準,這輩子除了嫁給他老爸這件事看走了眼以外,老媽鐵口説什麼都神。


“那我先走了,五點要上班,我還得回家一趟,換個工作服。”秉硯不想提醒他們關於吃蚵仔煎的事。


2,

街上的景象披上黃昏的薄幕,清楚的輪廓配上朦朧光影。對秉硯來説,上班的心情是需要醖釀的。


高中輟學之後,當了幾年修理電器的學徒,因為入伍服役而中斷了即將“出師”的大好前途。退伍以來,做了幾份堪稱“民不聊生”的工作,三天捕魚、兩天曬網,別説是老媽愛念,自己都看不過去。好不容易在市政府清潔隊謀個收入穩定的差,他將自己高大英挺的身軀,藏匿在寬大陳舊的衣褲裏,外面再罩上清潔隊員的制服。刻意壓低了帽檐,不讓人看到清秀斯文的五官。他怕被像老媽一樣對他關心的人提醒:“你看起來不像是做個行業的人。”


因為連他自己都分不清楚,哪一個行業適合自己,只會語帶不屑地頂撞回去:“清潔隊員有固定的長相嗎?”


接近六點,小擺打手機給他:“莫生氣啦!不曉得你那麼趕時間啊,憨兄弟,多唱半個鐘頭又不會死人。我們在蚵仔煎這裏啦,你要不要來?”


“來不及,我得上班了。”秉硯沒有要怪罪他們,這些朋友,個個都有伴了,就算不是什麼天作之合,至少湊合着過日子,高興就好。


這年頭沒有人願意為誰守身,婚前性行為普遍到連結婚率都降低了,誰會懂他這種暗戀一個陌生女孩始終不敢表白的心情?


“別緊張啦,我們幫你看了啦!在蚵仔煎店裏舀的女孩嘛,長頭髮,扎兩個馬尾,對不對?你説的就是她。我們剛才都已經討論過了啦,醜是不醜啦,可是臉很臭,沒笑臉耶,她跟你不配啦,你這麼英俊,她,五官很僵硬……”


“相親顧問團”給秉硯的建議,和他自己心裏想的有很大差異。尤其“臉很臭,沒笑臉”這點實在叫他百思難解:“怎麼會呢?每次她見到我,臉上都是笑意盈盈的啊!”


朋友相反的論調,讓原本就缺乏勇氣的秉硯更加遲疑了。唯有腦海中浮現她的笑臉時,他才又升起一絲絲的信念,覺得自己還可以清醒地活着。他,只能靠這點想象力支撐了,否則又要回到行屍走肉的日子裏去。


幾個星期前,秉硯照例隨着垃圾車經過她的店門口,而她也像往常一樣站在街燈下等垃圾車。他和她的日子,已經這樣日復一日地過了十幾個月,從來不知覺這樣的等待與守候,有什麼特別的意義。直到那天,她使勁地舉起笨重的垃圾袋,就在他伸手去接的一剎那間,“唰——”一聲,垃圾袋爆破了!污水及穢物濺了他一身。


“對不起,對不起!剛才就發現袋子被刺穿的免洗筷割破了一個洞,沒想到居然撐破了。”她的歉意中帶着尷尬。


整理完滿地凌亂的垃圾,秉硯的眼光移到她臉上,當場接到一抹靦腆的微笑,如春花枝上初開。生性害羞的他,沒説什麼,點點頭,揮揮手,代替他説不出口的話:“這是我應該做的,別放在心上。”


悠揚的樂聲從垃圾車的擴音器響起,比從前的任何一次都温柔,他急忙跳上車,拉着手把,平衡自己東倒西歪的情緒。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街邊,活到二十幾歲的秉硯,第一次知道——温柔之後的盡頭是感傷。


很多種前所未有的情緒,秉硯都是從那個晚上才開始慢慢體會。從前,他一直以為是民眾站在街邊守候垃圾車。接過那一抹微笑以後,他才明白東奔西跑的垃圾車,也會以動態的姿勢,在大街小巷的某個角落,等待一包真正屬於它的垃圾,投入胸懷。


她等他,他等她。交換微笑的那一秒,兩份等待抵消了白日的思慕,卻讓黑夜顯得更加漫長。非上班時間,秉硯習慣洗淨全身的污垢,穿一身的白衣白褲,彷彿唯有這樣,他才能重拾乾乾淨淨的自己。


3,

一個下午,他鼓起勇氣,走進她家店裏,點了一份蚵仔煎、一碗花枝羹。老闆娘是她的母親,正在和熟客聊天:“等阮有能力獨當一面,願意幫我管這間店面,我就要退休了。不過,話又説回來,我只有這麼一個女兒,如果她能好好嫁一個人,不要做吃的這一行,也好,太辛苦了!”


聽見她的母親叫她“含笑”。一個多麼傳統的名字,搭配眼前這個傳統的女孩,身處鬧市街邊販賣傳統的小吃,好像連愛情都不得不復古起來。


親手將花枝羹端給他的時候,她輕聲説:“謝謝你。那天真不好意思。”他的臉在瞬間漲紅,説不出話。起先很驚訝認得出他來,接着有點懊惱,原來白天干乾淨淨的自己,和晚上工作時那個髒兮兮的自己,並沒有什麼不同。否則,向來只黑夜與他相見的她,如何辨認出他?


大口大口吃着蚵仔煎配花枝羹,他發現花枝羹裏的花枝塊粒特別多,打從心底領受她的好意。趁母親到屋後的空檔,她問他:“要不要加點湯羹?不用加錢。”


他搖搖頭,付了賬。沒頭沒腦地問:“你怎麼認得出是我?”


她指了指他手腕上的表,“那天垃圾袋爆破時,無意間看到的。”她還想多説什麼,無奈母親已經走出來了。


他騎上摩托車,一路揚長而去。陽光下,他情不自禁地大聲叫喊,手腕上的古董表亮晃晃地沿着馬路化成一道驕傲的光芒。如果,有人要請他從既有的生命時光中選擇最快樂的一天,他應該會選擇這一天吧!


接下來的日子,他的戀情陷入停滯。他依然按時上班,她仍舊準時倒垃圾。他們除了交換微笑,再也沒有任何進展。他的心裏有兩種聲音在吶喊,一種説:“追她吧!約她吧!”另一種説:“你配不上她,不要耽誤她。”凌晨下班了,他聽電台節目到黎明,無法入睡。把玩着他唯一的這隻古董表——她和他相認的記號。


這隻表是他做垃圾分類時,在一堆廢棄物中,無意間撿到的。由於從前學過一些修理電器的技巧,基本的功夫還有,細小的工具也都還在,他試着將整個表拆下來修理、上油,花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終於把它完完整整地拼湊回去,而它也不負所望地規規矩矩走在精準的時間軌跡裏。他曾經對它許諾,除非它罷工,否則他這一生都不會買新表。


時間是上午九點二十分,失眠一夜的他索性不睡了。還沒有進入熱戀的愛情,令他有遠見。他決定去找從前教他修理電器的師傅,問他願不願意繼續收他這個徒弟。擁有她之前,他最需要的是一技之長。否則,他終究會失去她。


沒想到久未謀面的師傅,過得不如他想象中的好。畢竟,年代不同了,電器已經變成時髦的消耗品,一般人發現家裏使用多年的電器故障,通常會購買新的,很少人願意送修。除非是剛買不久就故障的電器,才有人送修。即便送修,也都是在保修期間內送回原廠去修,師傅的生意可以説是每下愈況。


久別重逢的師徒,情份還是在的。瞭解彼此近況之後,他給師傅提了建議:“因為工作的關係,我經常受託幫忙要搬家的人處理一些電器及傢俱,其中不少好東西,稍加修整就可以用,也許我們可以成立個「二手電器」的服務中心,像跳蚤市場那樣。”師傅的人生經驗十分豐富,除了很驚訝於他的創見之外,立刻猜到:“你變得這麼積極,是不是談戀愛了?”


“八字還沒有一撇呢!”自幼喪父的他,忍不住對師傅道出實情。


“師傅,你可不可以幫我去提一下。”


師傅聽了面有難色:“你説的是國小旁邊那家賣蚵仔煎及花枝羹的?孩子,趁早打消念頭吧!伊的阿母勢利得很,早已經幫伊物色好婆家了,對象是他們的上游供貨商,有名的花枝大王……”


他的眼睛停留在手腕上的古董表上,發覺指針和表面漸漸模糊成一團。


4,

籌劃中的“二手電器服務中心”還沒有正式開張,含笑的喜訊已經悄悄在社區中傳開。


秉硯每天晚上跟着垃圾車經過她家的店時,垃圾也改由另一個歐巴桑處理。據説,為了拍婚紗照,她家的店面還特別歇業一天。


看不見她,整個城市都空了。她會幸福嗎?應該會吧!秉硯預測她能夠幸福的同時,也確定了自己即將失去這份幸福。而他,能為她做些什麼嗎?也許,不做什麼會比做什麼更好吧!一方面,他這樣勸服自己,另一方面,他又不甘心。


選擇一個黃昏來臨前,秉硯喬裝成等待公車的路人,在她家的店面前觀望。狐朋狗友們説的沒錯,她果然是臉臭臭的,從來沒有露出笑容。他抓準時間,趁她母親不在店裏的時候,叫喚她:“含笑,你可以出來一下嗎?”


見了他送的新婚禮物,那隻古董表,她悵然一笑:“如果,你早一點送來,也許今天的局面不是這樣。”笑中有淚、有怨。


“這是你選擇的幸福,不會錯的。”他像是安慰她,也像是為自己卸責。


“這是我媽媽為我選的幸福,希望不會錯。”她顯然是在安慰自己。


含笑結婚了。


秉硯沒有再為自己買手錶,時間對他而言是多餘的。


蜜月旅行回來,含笑孃家的店面貼出頂讓的廣告,想必是生活過得不錯吧!秉硯要求自己忘了這個人、忘了這件事。不過,生命中有些人、有些事,一直是忘不掉的。問題不在於夠不夠努力去遺忘,而是她或它理所當然地存在。


幾個星期過後,含笑和母親奇蹟般地回來了,她們家店面繼續經營着,前來捧場吃蚵仔煎及花枝羹的舊雨新知擠滿店面。


“是啊!阮女婿説:‘好好一間店,頂給別人太可惜啦!不如自家人好好做下去,對街頭巷尾這些愛護我們的顧客也有交代。’”老闆娘講得口沫橫飛,客人來一個,她講一個,好似怕人誤會她們母女無路可去才走回頭。而含笑的臉色,愈來愈難看!


夜裏仍在清潔隊工作的秉硯,白天在新開張的“二手電器服務中心”幫師傅的忙。一次週末的深夜,師徒兩人酒酣耳熱的時候,師傅湊近他耳朵跟他聊起八卦:“我聽開中藥房的阿清説,含笑她那個丈夫無用!到現在還沒有辦法讓她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


秉硯聽了大哭。他覺得是他的膽怯耽誤了她的青春,結果讓兩個人都過得不幸福。


婚後的含笑清早來開店,傍晚就離開,回婆家去。


夜裏倒垃圾的歐巴桑一個換過一個,只有秉硯還定時守候着她店裏的垃圾,不分晴雨。而他想見她的念頭愈來愈強烈,像即將登陸的年度第一個颱風那般,沒有人能準確預測它的威力及可能造成的傷害。但畢竟颱風只是一時的過境,他對她思念卻盤踞在內心深處,久久不散。


強烈颱風在午夜過境前轉為中度,隔天清晨已經風平浪靜。整座城市像哭花了臉上粧粉的女子,斷碎的路樹與破裂的招牌零落在馬路上。


中午秉硯被臨時通知去上班,沿着大街小巷清運垃圾。經過含笑的店面時,秉硯的心跳得很厲害,也矛盾得厲害。他既希望能夠和含笑見上一面,又寧願她因為颱風沒來開店做生意。


人算不如天算?或者應該説:是因為人想得太多,所以常常錯過上天給的提示。賣蚵仔煎和花枝羹的店面的確沒有營業,但鐵門是往上拉開的。店裏只有含笑一個人在,秉硯鼓起勇氣走了進去。


“不放心店裏的情況,過來看看!”結婚屆滿一年的她,説話的態度落落大方,和婚前的小家碧玉有很大的不同。


“謝謝你送我的結婚禮物。我也準備了一項禮物要給你,在店裏的抽屜內擱了很久,沒有機會見你一面。今天什麼時候下班?我拿給你。”


“繞完這趟就先休息了,下午五點才正式上班。”他鼓起勇氣約她:“三點半,在國小門口見!”


暫時收工之後,秉硯特別回家換了一身的白衣白褲,他堅持要留給她最好的印象,即使他們之間已經不可能,但是,愛情是永遠的,他相信。


5,

沒有任何得失心的她,如期赴約,淨雅的裝扮,讓她臉上淡淡的口紅顯得特別出色。


她當面交給他一個禮盒,裏面裝的是一隻名貴的瑞士手錶。“這麼貴重的禮物,我不收。”他推拒。


“青春無價。這是我僅能給你的了。”她黯然地説,流下眼淚。


“含笑,名字叫做含笑的人是不能哭的。”他慌了,本能地將身體向前傾,擁抱了她。毫無意識的動作,卻像預演了千百遍。


她主動帶他到店裏,穿過提供顧客飲食的前場、經過準備食材的後場,來到小小的房間,堆棧着幾箱乾貨,和一張鋪着紫色細花圖案的單人牀。


“想不到吧!這是我小時候的房間,這張鐵牀是我爸爸生前親手做的。自從九歲那年,他離開以後,我只能靠着這張牀想念他。”她的眼淚,流在他強健的臂彎裏;她的故事,留在他脆弱的心裏。


“我不怪我媽,一個年紀輕輕就守寡的女人,對生命的無助是沒有人能理解的。自從她知道幫我安排了這樁婚姻是要我守活寡,她的後悔也是沒有人能夠體會的。”


幾近相同的身世,讓他想起逝去的父親、半生守寡的母親,以及飄零的自己。此刻,鋪着紫色細花圖案的單人牀上,兩顆孤獨的靈魂相互依靠着、探索着,一如雙飛的蝴蝶。


如果愛情與道德必須被選擇,他們都會不約而同地選擇愛情。但是,他們都不願意讓自己的選擇傷了別人的心。原來,愛,無關道德,無關擁有,當你真心愛一個人,就必須學會讓愛延伸。


她的母親、她的丈夫,是她天經地義必須愛的人,當然也成了他必須練習去愛的對象。儘管靈魂已經進入彼此的深處,但他們卻並沒有真正的結合。一番邊緣性行為之後,她拿出醫師交代給她的試管,取走他年輕的身體裏最神祕的寶藏。只因為無論如何要有個孩子,是她和丈夫雙方家族共同的心願。與其使用不明的來源,不如由他親自提供。用另外一種方式,他答應讓她成為真正的女人。為履行保守這個祕密的承諾,他願意永遠不再見她。


6,

他結婚那天,正好也是她生產的日子。這個巧合是事後才知道的,習慣在茶餘飯後聊天説笑的師傅,歡歡喜喜轉達這個消息,完全不知道其中的緣故。


“不知是中藥房的老闆實在愛黑白講笑,還是他配的“東方威而剛”真有藥效,你看人家不是把孩子都生下來了。聽説,是一個金孫喔,全家人都疼得像個寶。那個賣花枝羹的含笑,現在每天都嘛哈哈大笑。硯仔,換你要加油囉!趕快給你媽抱一個孫子。”


八卦的一段話,秉硯只聽進去了其中的幾個關鍵詞“含笑,現在每天都嘛哈哈大笑。”但願,她過得幸福就好。


“你愛我嗎?”秉硯新婚的妻子,每天在牀頭牀尾問他不下百次,他總是知足惜福地抱着她,閉着眼睛、深情地回答:“愛!”


只有秉硯知道:世間上,有些愛可以大大方方説出口,有些愛永遠無法示人。他的手腕上,一直掛着那隻瑞士名錶,日日夜夜不肯摘下,分分秒秒訴説着祕密。


————————————

作者吳若權,

台灣作家。

曾任IBM、惠普、微軟等高管

原標題《花枝含笑》,文章來源網絡,侵刪。

————————————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