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裝作聾啞人做了上門女婿後,那一夜我無眠...

汽車全知道2018-05-29 01:24:55

第01章 聾啞女婿

  我老婆是個性感漂亮的空姐,而我則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村人。很多人羨慕我人生巔峯,卻不知我承受了多少辛酸和屈辱。

  我和我老婆是朋友介紹認識的,他在婚姻介紹所上班,那天他找到我,説有個徵婚,我很符合條件。

  徵婚條件很奇葩:上門女婿,憨厚老實,性格懦弱,聾啞人。

  我父母走得早,家裏還有個十六歲的妹妹,妹妹患有重度貧血,一直以來我壓力都很大,性格也很自閉,甚至説有點自卑,所以這條件確實適合我。可我雖然不愛説話,但我不是聾啞人啊!

  我朋友説這女人挺有錢,會下一筆數目不小的禮金,這讓我很動心,畢竟妹妹每年治療費用很多,我根本承受不起,所以我真想‘嫁’給這個女人。

  最後還是朋友幫我出了個主意,他説女方想找個聾啞人,肯定是怕男方多嘴囉嗦,只是單純想找個傳宗接代的,應該沒別的什麼祕密,讓我裝成聾啞人就行了,而且還是後天聾啞,可以識字的那種。

  他説只要能騙上個三五月,以後結婚了就算被發現了也沒啥。

  我照做了,第一次見面是在機場附近的一個茶餐廳,見到她的時候,我整個人都呆了,一直以為她是個挺醜的老女人,沒想到是個空姐,當時她還穿着空姐制服,別提多好看了,真是有氣質。

  她只是隨意瞥了我幾眼,最後用手機打字跟我交流了一會,就走了。

  她叫,二十六歲,比我大四歲,我感覺她對我很冷淡,挺不屑的,應該是沒看上我。

  不曾想,三天後,我就接到她的通知,説如果我沒意見,就可以結婚了。

  我自然是沒有意見了,感覺整個人都活在夢裏,不知道她看上了我什麼。後來鮑雯帶我去了一趟她家,見了她的家長。

  我只看到了鮑雯的媽媽,那是一個看起來很年輕的熟女,穿着緊身的旗袍,身材凹凸有致,皮膚保養的也特別好,吹彈可破,感覺説是鮑雯的姐姐我都信。

  鮑雯給她媽介紹了我,説我是個聾啞人,不方便交流,但人很好,以前還救過她的命,有責任感,説她蠻喜歡我,希望她媽同意。

  她媽從頭到腳打量着我,就像是看着一個玩物。

  她們以為我真的聽不到,交流起來挺肆無忌憚的,最後她媽説我長相還可以,身體也蠻結實,應該可以生個大胖小子,就是聾啞這一方面,稍微説不過去。

  鮑雯説她就是看中我聽不見,不會説話,這樣她才有自己的私人空間呢,她媽也就沒説啥了,好像是同意了我。

  那天我們一起吃飯的時候,她媽就一直偷偷瞄我,好像是還在觀察考驗我。

  一個星期後,我就和鮑雯領證了,我們沒舉辦盛大的婚禮,就是簡單置辦了一下,來了大概不到十家親戚吧,應該是怕太多人知道我聾啞的事情,覺得丟臉。

  晚上我和鮑雯住進了婚房,作為一個二十三歲的處男,我感覺整個人都燥熱的不行,今晚可能會有瘋狂的爆發,但我卻不知道該怎麼做。

  鮑雯用手機打字,讓我先去洗澡,我就火急火燎的去洗了,然後她也去洗了,我在牀上等她。

  從衞生間出來後,鮑雯只穿了件紫色蕾絲睡衣,這讓我有點尷尬,畢竟我們雖然結婚了,但我總感覺缺少點什麼,完全放不開。

  很快她就上了牀,她褪去了睡衣,那情景看的我差點冒鼻血。

  可就在這時,她突然關掉了燈,然後拉起了被子,她將我推倒,用被子擋住了我兩的身體。

  我被她壓着,感覺自己快要充血窒息了,身體都激動的抖了起來,我下意識的就準備翻身配合她。

  可就在這時,她卻悄悄把手機拿給我看,她用備忘錄打着一行字:我媽在房間裏裝了攝像頭監控了,你得配合我。

  看到這,我徹底懵了,這是啥意思?難道鮑雯要我當着攝像頭和她幹那事?而且還要直播給她媽看?這也太重口味了吧?

  我瞬間就有點熄火了,而她很快又翻開了下一條備忘錄,這次是很長一段內容,看完我才弄明白了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鮑雯説她之所以跟我結婚,只是想應付她媽,她其實是打算一輩子不結婚的。而她以前也找過假男友騙她媽,但是被發現了,所以她媽現在已經不怎麼信她了,因此鮑雯才找了我這麼個老實的聾啞人真的結婚,因為我不算正常人,不怎麼會破壞她的生活。

  而鮑雯她媽為了確定鮑雯這次不是騙她,才在房間裏裝了攝像頭,就是想看看我們會不會同房啥的,因為她媽一直想抱個孫子。

  看到這,我整個人都蔫了,我就説鮑雯這樣的大美女怎麼可能看得上我,原來一切都是套路,我只不過是她的一顆棋子。

  我突然有點心酸,感覺自卑的不行,剛剛升騰起的烈火瞬間就熄滅了。

  而就在這時,鮑雯突然又瞪了我一眼,示意我配合她……

  ‘一番雲雨’,約莫半個鐘頭後,我們才結束了。

  結束之後,鮑雯起身套上了那件紫色的睡衣,坐在牀頭點上了一根細長的香煙抽了起來。而我則把腦袋蒙在被子裏,不敢出來。

  也許是人生的大起大落來的太快,眼淚都不爭氣的在眼眶裏打轉了,不過最終我忍住了沒哭,我只是在那尋思,難道我陳名一輩子就這樣了嗎,都沒有機會做一個真正的了嗎?連自己的老婆都碰不得?

  不過我也只敢想想,最終這一夜在沉默中就渡過了。

  接下來的幾天,鮑雯都沒有去上班,應該是婚假吧,因為我是聾啞人,她也不怎麼跟我説話。而我的生活也很簡單,就是每天收拾家裏,拖拖地養養花什麼的,雖然清閒,但我卻感覺很窩囊,不過我也沒辦法,因為我只是個上門女婿,我是嫁過來的。

  當然,每晚我們還是會假裝“例行",而每到這個時候,就是我最激動也最難受的時刻。

  一個星期後,鮑雯婚假就結束了,她恢復了上班,而我的生活則依舊枯燥,每天連門都不出,生怕鮑雯的媽媽還在監視我。

  本以為我這一輩子可能就要這樣了,雖然窩囊,但至少正常,不曾想,這只是我屈辱的開始。

  那天晚上,我在樓上看電視的時候,突然聽到樓下有爭吵聲,是鮑雯和她媽媽,看來是鮑雯放假回來了。

  我聽到鮑雯的媽媽問她:“小雯,你到底懷上了沒有啊?”

  鮑雯有點不耐煩的回道:“沒有,哪有那麼容易的,而且我懷疑陳名他那裏不行,成活率很低。現在我沒時間,等年假的時候,我帶他去醫院檢查檢查吧。”

  聽到這,我大腦翁的一下就懵了,你壓根就不讓我碰,你居然説我不行!

  這一刻,我感覺既丟臉又委屈,真想衝下去,告訴鮑雯的媽媽,一切都是鮑雯在騙她,但是我不敢,因為我怕失去我現在的生活。

第02章 化驗單

  後來鮑雯跟她媽又吵了兩句,大體意思就是讓她媽少管她的事,然後她就踩着高跟鞋上樓了。

  我嚇得一動不動的坐在沙發上,裝作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

  很快鮑雯就來到了房間裏,我忙擠着笑臉去接她,伸手幫她拿包,她卻一把將我推開了,叫我滾。

  我不敢有絲毫的反應,依舊跟在她後面獻殷勤。

  她沒有理我,直接就進衞生間洗澡了。洗澡出來後她穿了一身緊身的運動服,將她那性感修長的身材襯托的一覽無遺。

  鮑雯有跳健美操的愛好,她直接就對着鏡子扭動了起來,那完美的身段在我眼前扭來扭去的,看的我整個人都躁動無比。

  看着她的背影,我忍不住在那尋思,她可是我老婆啊,我為什麼就不能佔有她?

  這時,鮑雯從鏡子裏看到了我在偷看她。也許是還沒從氣頭上消火吧,她竟然轉身就來到我身邊,抬手就甩了我一耳光,罵道:“你有什麼資格看我,再看我就把你眼睛給挖了。”

  在我們農村,男人被女人打耳光,那是最大的侮辱,但我卻只能忍,我裝作沒聽到她話的樣子,迷茫的看了她一眼,然後就跑進了衞生間。

  進了衞生間,我心中就明白,房間裏的攝像頭,鮑雯媽媽肯定已經撤走了,所以鮑雯才敢這樣肆無忌憚的對我,她已經不需要演戲了。

  而我也明白,真正的考驗才剛開始,無需演戲的鮑雯,指不定要怎麼對我呢。我在她眼中根本就算不上一個男人,甚至説算不上一個人,她似乎就把我當成了是一隻花錢買來的狗。

  我屈辱的洗了把澡,洗完澡發現鮑雯的空姐制服,還有絲襪都放在一旁呢,作為一個血氣方剛的小夥,最終我沒忍住,將手伸向了絲襪……

  沒想到鮑雯很快卻推開了衞生間的門,恰好看到這一幕的她衝上來又在我後腦勺上拍了一巴掌。隨後很快用手機給我敲了一行字,她説從今天起,不准我再碰她的東西,睡覺也不准我再睡她牀上了,我打地鋪就行。

  我不敢反駁,只得點了點頭。

  於是就這樣,我們過上了同房分牀的日子。鮑雯的脾氣很不好,加上我的隱忍和退讓,她就有點得寸進尺,她不止一次責罵我,甚至動手打我。有時候我真想退了這門親事,和她離婚。可我已經收了她家四萬禮金,她每個月還會給我三千塊錢,我真的狠不下心來。

  有時候我也會安慰自己,出去打工幹髒活累活,那麼苦一個月也就幾千塊錢,我在這裏只需要忍氣吞聲就能賺到了,權當這是一份工作吧,等以後我有好的發展機會了,我再退了這門親事。

  然而,捱打捱罵我可以忍,但很快卻發生了一件讓我無法忍受的事。

  那天晚上十一點多,我原本已經在地上睡着了,突然鮑雯的手機就響了。

  她以為我聽不到,也沒防備我,直接就接起了電話,她用嬌滴滴的聲音説道:“親愛的,你可算回國啦?人家可想死你了。”

  聽到這,我還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我尋思女人之間也會經常用這種口氣説話。

  但鮑雯下一句話卻讓我猶如五雷轟頂,她繼續用軟軟的聲音説着:“酒店都定好了?你還真急呢,好噠,我馬上就到。”

  我一個農村人,雖然有點跟不上時代的節奏,但我又不傻,用腳趾頭想我都能想到,鮑雯這是有外遇了!

  當時我真的是氣的快吐血了,這事要是發生在我們農村,會被人戳脊梁骨戳一輩子的,是足以丟臉到喝農藥自盡的。

  我真想衝過去揪住鮑雯的頭髮,問她是怎麼回事,但我一點都不敢。我只能死死的閉着眼睛,裝睡。

  我感覺我的心都在滴血,同時我心中也非常納悶,鮑雯既然有男人了,為什麼不和他結婚,卻要找我這麼個‘聾啞人’?

  以她的姿色,什麼樣的男人找不到?

  不過聯想到她剛才的電話,我隱隱間又猜到了什麼,鮑雯難道是個小三?

  這時,鮑雯已經換上了一套性感漂亮的連衣裙,還化了淡淡的粧容出門了。

  我短暫愣神了一會,最終就一咬牙,悄悄跟了上去,我倒想看看這看不起我的高冷老婆,今晚是要和哪個男人鬼混。

  出了家門,我叫了輛出租車遠遠跟着,很快她就去了香格里拉大酒店,這裏一晚上的房費好像就上千呢,當即我的怒氣就冷了下來,對方肯定是個有錢人,我拿什麼和人家鬥?

  我跟着鮑雯進了酒店,眼睜睜看着她進了其中的一個房間,最終卻沒有勇氣闖進去捉姦。

  我一個人坐在地上,將腦袋埋在膝蓋裏,心裏壓抑的想哭,卻哭不出來。

  從不抽煙的我去買了一包煙,一口氣抽了小半包,嗓子都冒煙了,依舊壓不下我心中的無助。

  我的老婆在酒店裏和別的男人鬼混,而我卻屁都不敢放,我還是個男人嘛?

  最終,我決定把這一切錄下來,回頭給鮑雯的媽媽看,這樣到時候就算離婚了,諒她們也不會跟我要禮金,因為是鮑雯出軌在先的。

  於是我就躲在走廊的盡頭,等候鮑雯和姦夫出來。

  一直等到了凌晨三點多,鮑雯去的那個房間突然就開門了,於是我立刻就用手機偷偷錄了起來。

  先是鮑雯從房間裏出來了,很快又從裏面出來了一個人,當時我心都要從嗓子眼裏蹦出來了,但卻發現那不是一個男人,而是一個女人,這女人長得特別漂亮,很魅惑的那種,一看就像是個狐狸精。

  我尋思不會吧,鮑雯和另外一個女人一起服侍男人?

  但很快我就意識到並非如此,因為我發現鮑雯摟住了這個狐狸精的腰,喊她老婆,説要去吃宵夜。

  這下我總算明白了過來,原來這個給我戴綠帽子的不是男人,而是一個女人!

  發現這個祕密後,我沒有絲毫的開心,相反,我越發的難過了,我陳名連一個女人都不如?她能給鮑雯的,難道我就不能嗎?

  眼看着她們離我越來越近,感受着鮑雯身上那高冷的氣質,最終我還是嚇得扭頭跑了。

  我一口氣在馬路上狂奔了幾公里,直至大汗淋漓,才無力的回到了那個冰冷的家。

  無助的躺在牀上,回想着嫁給鮑雯的這一幕幕,我總算是明白了這一切。我終於知道鮑雯為什麼要找我這‘聾啞人’做老公了,又終於明白她為何要欺騙她媽媽了,原來她鮑雯壓根就不喜歡男人!

  我該怎麼辦?當做什麼都不知道嗎?還是揭穿她,退了這門親事?

  最終,我決定還是先忍下來,我得為自己找好出路,再來解決和鮑雯的婚事。

  然而,就在幾天後,鮑雯卻做了一件讓我徹底暴怒的事情。

  那天一大早,鮑雯就出門了,等她回來後,她給我扔了一張紙,同時用手機打字告訴我:我媽今天要來,你等會把這張報告單拿給她看,就跟她説你會積極治療的,醫生説了,只需要治療大半年就能治好,説你會當個好女婿的。

  我狐疑的拿起這張紙,看完我整個人都傻眼了。

  這是一張醫院的化驗單子,化驗人竟然是我,化驗單上居然説我不孕不育!

  她鮑雯怎麼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如此侮辱我?

  這一刻,一個瘋狂的念頭在我心裏萌生了起來。好你個鮑雯,你不是説我不能生養嗎,那我偏偏不讓你如願!

第03章 好像有人

 

  腦袋裏一升起讓鮑雯懷孕的念頭,我整個人都有點興奮了起來,莫名的激動。

  但我沒有在臉上表現出來,我只是拿着化驗單,迷茫的看向鮑雯,同時搖着腦袋,示意她我不願意接受。

  鮑雯沒好氣的罵了我一句‘垃圾’,還伸手在我耳朵上擰了一下。

  然後她才用手機打字告訴我,她説她曉得我有個生病的妹妹,她説只要我能幫她騙她媽媽,只要騙過一年,以後我妹妹的醫藥費她全幫我出了。

  我尋思自己資料肯定是我那朋友給鮑雯的,也不用擔心裝聾啞的事情暴露。而鮑雯的話一下子就讓我動心了,最終為了妹妹,我暫時壓下了報復的念頭。

  於是我就點頭應了下來,而鮑雯非但沒對我表示感激,反倒不屑的看了我一眼,還罵了聲‘窩囊廢’。

  沒一會功夫,鮑雯的媽媽就來了,她似乎很喜歡穿旗袍,今天穿的是件紫色的旗袍,胸口是一片蕾絲花邊的鏤空,肌膚雪白,讓她看起來雍容典雅,卻又不失熟女的性感。這也讓我很好奇,究竟是什麼樣的男人征服了這個女人?我為什麼從來沒見過鮑雯的爸爸?

  不過我也只是隨意想想,才沒心思管這麼多呢,很快鮑雯就下去和她媽媽談話了。

  我聽到鮑雯對她媽説:“媽,你來啦,我還正準備聯繫你來着呢。”

  鮑雯媽媽心情好像不錯,笑着問鮑雯肚子裏有動靜沒。

  鮑雯突然就歎了口氣,説:“媽,還真被我説中了,我前兩天剛帶陳名去男科檢查過,他有問題,現在要不了小孩。”

  我氣的握緊了拳頭,卻不敢發出動靜。

  然後鮑雯媽媽就挺生氣的説:“什麼?陳名那方面不行?我看他身體不是蠻好的嘛,怎麼會不行。小雯,你不會是又想辦法騙媽媽了吧?”

  鮑雯説怎麼可能,婚都結了、證也領了,怎麼可能還騙她。然後她就給我發短信,叫我帶着化驗單下來。

  下樓後,我尷尬的看着鮑雯媽媽,羞愧的紅着臉、低着腦袋。

  她媽盯着我看,特別是我的下面,就像是想要看清我到底是不是一個正常的男人一樣。

  我把化驗單遞給了她,同時用準備好的紙和筆寫給她:岳母,對不起,我去醫院檢查過了,我那方面確實有問題,我對不起小雯,更對不起您,暫時不能給您添孫子了。

  鮑雯媽臉色頓時就難看了,她質問鮑雯怎麼選男人的,雜選了箇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她甚至還説我這是小太監。

  我臉丟死了,但還是繼續寫給鮑雯媽媽看,我説:岳母,對不起,但醫生説了,我這病不難治,只要好好調理,是可以恢復正常的,醫生還説治好了以後,給我開個藥方吃,可以生兒子呢。

  這時鮑雯也附和了起來,她説反正婚都結了,也不急這一時半會兒了,總不能剛結婚就離婚換男人吧,她丟不下這臉。

  最終鮑雯媽媽也就沒説啥了,她留下來吃了個午飯就走了,午飯是我做的,我感覺的出來,她看我的眼神都有點變了,對我很不滿意,當時我真想給她解釋,卻又只能忍。

  這事之後,鮑雯甩了我兩千塊錢,説是我的尊嚴費,我雖然不爽,但還是把錢收了。

  接下來幾天時間鮑雯都沒在家,應該是上航班了,而我也抓住這幾天去市裏溜了一圈,我想給自己找份工作,將來要是和鮑雯鬧掰了,也好有個退路。

  但由於我怕被鮑雯發現,我就只能是個‘聾啞人’,聾啞人想要找個適合的工作真挺難的,一時半會我也沒找到滿意的。

  而沒有鮑雯在家,雖然寂寞,但我也樂得清靜,有時候我也會偷偷翻鮑雯的衣櫃,用她的衣物發泄。漸漸的,我發現我已經適應這樣的日子了,就算幾天不説話,也沒啥感覺,感覺自己真成了個啞巴。

  至於鮑雯媽媽,她對我那方面的事倒是挺上心的,時不時的還會給我發發短信,要麼是叫我吃什麼補品,要麼就讓我鍛鍊身體,增強男性體力……

  跟她媽媽聊這話題,我感覺很尷尬,不止一次我想告訴她,我其實是個正常男人,只是鮑雯不讓我碰她,但有時候字都打好了,我還是不敢發出去。

  日子就這樣慢慢過着,而就當我感覺自己已經完全適應這個角色的時候,鮑雯卻再次做了一件非常傷我自尊的事。

  她居然把她那個相好的女人帶回家過夜!

  那天晚上九點多,我在樓底下給自己做夜宵的時候,鮑雯回來了,身旁站着一個女人,正是上次和她在香格里拉開房的那個女生。

  這女生看起來也就二十歲出頭的年紀,穿着類似學生裝的短袖襯衣和短裙,讓很有狐狸精氣質的她又多出了一絲別樣的清純。

  我躲在廚房不敢出來,沒臉去面對她們,但我卻豎着耳朵聽着。

  我聽到鮑雯對那女人説:“小水,今晚就在我家過夜吧。那個窩囊廢也在家呢,居然有點偷星的感覺,挺好玩。”

  那叫小水的女生立刻怯羞羞的説:“那男人長什麼樣啊?不會被他發現吧,男人狠起來可都是瘋子啊。”

  鮑雯輕哼一聲,不屑的説道:“知道了又怎樣,他就不是個男人,本來就是我花錢買來的東西而已。這些天,他連我的手都不敢摸,他要是敢胡來,我打斷他的腿。”

  這時,鮑雯她們聽到了廚房裏的動靜,於是鮑雯立刻進了廚房,她看到了我,然後就將我拉了出來。

  她指了指叫小水的女孩,然後用手機打字告訴我:今天我朋友在我家睡,你在樓底下打地鋪。

  我唯唯諾諾的點了點頭,這時小水噗嗤一聲就笑了,她顯然也知道我聽不見,她笑着就説道:“這男人是挺窩囊的。”

  我心中怒氣升騰,但不得不裝作沒聽見的樣子,還擠着笑臉,做了個手勢,問她們要不要一起吃夜宵。

  鮑雯冰冷的瞪了我一眼,然後就帶着小水上樓了。

  等她們上樓了,我才一拳狠狠的砸在了空氣中,我在心裏發狠,一定要把這兩女人給辦了,但我卻一點勇氣都沒有。

  然後我就準備上樓拿我的被褥,可就在這時,鮑雯居然從樓上把我的被子給扔了下來,嘴上還嘟囔着:“一股男人的臭味。”

  我雖然是農村的,但我其實很講乾淨,鮑雯的話真的很傷我自尊,但我不得不默默的在樓底下給自己打了個地鋪。

  我也沒心思吃什麼夜宵了,一個人躺在地鋪上,大腦完全一片混沌,我真的要眼睜睜看着自己的老婆,在家裏給我戴綠帽子嗎?

  翻來覆去的睡不着,我不止一次提醒自己,我只是個扮演老公,鮑雯不是我真正的老婆,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行了。

  但這理由並不能説服我,因為我觀念很傳統,我們都領證結婚了,我就是她的老公,她帶別的女人回家鬼混,那就是騎在我頭上拉屎!

  最終,我一咬牙,躡手躡腳的就來到了樓上。

  我剛站到了房間門口,就聽到了房間裏面的聲音。她倆也是仗着我聽不見,把我當空氣一樣,完全肆無忌憚。

  我不知道她們具體在幹什麼,但我可以猜的到,想想就有點臉紅。

  我小心翼翼的站在門口,大氣都不敢喘,當時很有衝進房間的衝動,卻又心癢的想多聽一會。

  而就在這時,那個叫小水的女孩卻突然嬌滴滴的開口説道:“雯雯,房間門口好像有人。”

由於微信篇幅限制 ,更多精彩內容請 “閲讀原文”。
點擊下方“閲讀原文”查看更多
↓↓↓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