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80萬的豪車,不能讓老婆坐髒了。

深夜書屋2018-05-28 07:15:08

書蟲君
每天更新最熱網絡小説


文|


別寒了一個女人的心。

因為終有一天,你會發現,豪宅和豪車,都救不了你的命。

能救你命的,只有身邊這個奉獻了一生的女人。


收到一則讀者來信。

上個月,玲玲家買了輛80萬的新車。

按理説應當高興,但直到如今,丈夫一次都沒讓她坐過。

她想開出去逛逛,丈夫就罵她不懂事,説這麼好的車,是留着談生意用的,怎麼能隨便開?

更有趣的是,丈夫不讓她坐,倒願意讓孩子坐。

幾歲的男孩淘氣得不行,在車後座吃餅乾,掉得到處都是屑,丈夫一個字都不吭。

聽完她的敍述,真是好笑又好氣。

我原以為,捨得花80萬買車的人,都有大手筆的氣魄。

沒想到,跟我爸媽買第一台電視機一樣,遙控器都不敢用力按,看五分鐘就趕緊關了,還要用個花罩蓋起來。

説白了,買得起豪車,開不起豪車。

但這頂多算點小家子氣,沒什麼大不了。真正令我不適的是,他對的態度。

跟許多丈夫一樣,玲玲的丈夫,同樣不懂尊重妻子。

在他們眼裏,妻子永遠排在末位。

她既比不上生意,又比不上孩子,甚至比不上一輛車。

什麼都重要,只有她不重要。

這不禁讓我想起,曾在論壇看過的帖子。

女人的丈夫從客户那裏,拿了五張高檔自助餐廳的劵。

那天恰逢週末,她便提議去用掉兩張劵。畢竟,她從未進過那間高檔餐廳。

丈夫卻無論如何都不願意:“老夫老妻的,在家吃就行,這券留着,以後請客用。”

最後請了什麼客呢?

半個月後,男人的從老家過來,他帶着父母去了,用掉了三張劵。

又過了半個月,久未謀面的同學過來,他又毫不猶豫地,帶着同學去了。

直到最後,女人也沒去過那間高檔餐廳,哪怕他的丈夫,曾擁有五張劵。

她感慨道:“我原以為他只是沒錢,後來才發現,不過是在他心裏,我配不上那劵罷了。”

隔着屏幕都想打人。

一張餐廳入場券,又值多少錢呢?

父母能去,同學能去,自己也能去。

唯獨妻子,是可以犧牲的,她的願望不值一提,她的感情不需要維繫——誰叫她倒了八輩子黴,嫁給了這種沒心沒肝的男人?


婚姻生活中,又有多少男人如此?

約好一起吃飯,臨時來了朋友,就爽了妻子的約。

約好一起過節,同事約打麻將,就丟下妻子一人。

更別提工作、應酬、加班了。

賺錢要緊,交際要緊,休閒要緊,唯獨妻子是個可憐蛋,呼之即來,揮之即去,既不用顧及她的感受,又不用尊重她的意見。

你説他不尊重女人吧,他對自己親媽可不這樣,“我媽不容易”成天掛在嘴上。

你説這是把妻子當“自己人”吧,又不見他這樣對待孩子,同樣是“自己人”,那可是他的心頭肉。


他對所有人都好,唯獨對妻子不好。

而遺憾的是,所有的人,父母、子女、朋友,同事,都只能相伴人生的一程半程。

就像武志紅老師説的:不管你多麼敬愛父母,你終究要離開他們,去過你自己的生活。不管你多麼愛兒女,他們也終究要離開你,去過他們自己的生活。

終有一天,誰都會領教到,即便是血緣至親,都無法取代夫妻關係的親密。

落魄的那一天。老了的那一天。生病的那一天。

推進手術室,醫生要家屬決定,是繼續治療,還是放棄治療的那一天。


認識一個長輩,時常跟我們唸叨,這一生最愧對的,就是妻子。

年輕時什麼都比她重要,去追事業,忙生活,要享受,嫌棄她囉嗦世俗,對她呼來喝去。

直到如今,自己退休了,兒女出國了,白髮蒼蒼的年紀,才明白妻子的珍貴之處。

他得了糖尿病,常年要打胰島素,是同樣年邁的妻子,每日幫他注射。

她照顧他的起居,負責他的飲食,還要提心吊膽,害怕他的病突然發作,無法及時送他到醫院。

他看着她戴着老花鏡,閲讀各類藥物説明,一個數字一個數字地,背醫院的急救電話,心裏萬分愧疚,年輕時,怎麼就沒對她好一點呢?

或許,那個買了80萬豪車的男人,和擁有過5張自助餐券的男人,都終將心生同樣的感慨。

功名利祿過眼雲煙,父母子女各有命途,唯有少年夫妻,老來依舊相伴。

正如他人所言,女人,是一個家庭的風水。

她分擔你的生活重擔,照顧你的一雙父母,養育子女傳承教育,裏裏外外,悉心操辦。

你給她愛和尊重,她就給你世上的一切。

而倘或你對妻子,連基本的尊重都沒有,又能指望她回饋什麼呢?

別寒了一個女人的心。

因為終有一天,你會發現,豪宅和豪車,都救不了你的命。

能救你命的,只有身邊這個奉獻了一生的女人。


*作者:甘北,文藝女青年,我有一間大房子,活夠了就去死。我還有一個公眾號,寫男歡女愛,也寫世情冷暖,歡迎你來做客。微博:甘北Lily,個人公眾號:甘北(ID:ganbei1990)。經授權發佈本文,轉載請聯繫作者。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