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靈仍潛藏在歌劇院!搜捕行動即將開始……

空間戲劇2018-05-24 21:05:21


        一個潛藏在黑暗之中的幽靈,戴着面具穿梭在巴黎大廳、迴廊、後台和樂池之間,來無影去無蹤。他比任何一個歌劇院的經營者都要熟知這座11237平方米的殿堂,他無需用7593把鑰匙就可以打開2531扇門,他窺視着2200個座位上的每一個觀眾,也把尖鋭的目光擲向極盡奢華的舞台。繁華落盡,劇終人散之後,他下到那無人問津的地下五層,再往下走是一個6英里長的,他就棲息在湖的深處,常人無法企及唯有樂聲可以抵達的彼岸。


圖片來源:treizhebdo


       他的名字——(Erik)或歐內斯特(Ernest),是巴黎歌劇院一百多年來的恐慌和猜想,但他更以1910年法國偵探小説家加斯東·勒魯(Gaston Leroux)的同名小説——《歌劇魅影》而永生。這個有着天使一般音樂、建築、文學才華的惡魔,只因復仇與愛慾而灼燒盡了人心。

-  加斯東·勒魯小説——《歌劇魅影》  -

建築結構與幽靈的棲息地

        為了揭開巴黎國家歌劇院(Opéra national de Paris)的原住民——艾瑞克的神祕面紗,我們必須回溯到歌劇院的建造以及從它撲朔迷離的地下蓄水池講起。

巴黎歌劇院剖面模型


        巴黎歌劇院又名加尼葉歌劇院 ( L'Opéra Garnier ) ,當時才35歲,還是名不見經傳的查爾斯·加尼葉奇蹟般地從眾多投標的建築大師中脱穎而出,在拿破崙三世權力的意志下修建巴黎國家歌劇院的競標中大獲全勝。看似如此幸運的加尼葉,卻在巴黎歌劇院的修建歷程中歷經萬難與坎坷。從1860年到1875年,法國爆發了普法戰爭和第四次革命,帝國政權和公社相繼垮台,在資金斷缺,物資匱乏,人心惶惶的歷史動盪時期,加尼葉的建築團隊幾經沉浮,在超出計劃的數年後的1875年1月15日終於竣工了當時世界上最大的歌劇院——巴黎國家歌劇院。

圖片來源:CPA Bastille91


        加尼葉擷取歐洲傳統風格的精華與法蘭西第二帝國時期的奢華風格融合在一起,創造出“帝國式”外觀氣勢恢宏的歌劇院。正面一層排列着巨大的拱頂、廊柱和一組組大理石雕刻,二層由一對對精美高大的希臘式圓柱構成,其間嵌以大型落地窗和涼廊。最上層是一大一小兩個重疊的圓形樓閣組成的皇冠。

巴黎歌劇院大廳外景,圖片來源:dreamstime.com


        劇院內部金碧輝煌、華貴浪漫,富有動感的寬大樓梯氣度非凡,安裝有自動升降設備的意大利式舞台彰顯了設計團隊掌握的先進技術能力。加尼葉聘用了13位畫家、73位雕塑家、14位裝飾藝術家,不惜重金尋求各種名貴的裝飾材料,精美的雕像、富麗的壁畫、浮華的燈飾、柱飾把歌劇院的每一個角落都裝飾至極。

巴黎歌劇院大廳內景,圖片來源:bvjhostelparis

巴黎歌劇院大廳內景,圖片來源:viator


       然而就是在這個極盡奢華的歌劇院地底下,卻深藏着一條漆黑粘稠的暗湖。


       原來,歌劇院坐落在塞納河河牀之上,地下室深厚的含水層。為了防止地基滲水,加尼葉花了足足八個月才把坑槽裏的水抽乾,然後填鋪大量石料,把地下廳和通道構築在雙重筒形拱頂上,四壁用多層鋼筋混凝土、瀝青構築,並建有2米厚的防滲牆。之後,他把最後一層充水,讓水把牆的縫隙填滿,使之更加堅固。本來只是偶然設計的結構,於是在層層的地下室之下便出現這條暗湖。

        在考究幽靈棲息地——地下暗湖時,不得不説它的建築結構與這段傳奇的故事息息相關。

圖片來源:Les Troglonautes


不明原因的死亡與幽靈的來源

       歌劇院落成不久,就出現了一系列無法解釋的死亡現象:

       1896年5月20日,在上演《忒提斯與培雷》的時候,劇院演奏大廳的一枚水晶燈突然掉落,砸向觀眾席。一位坐在13號座位上的婦人當場死亡。

報紙關於墜燈事件的報道


       這件事發生不久,一位機械師又在後台神祕死亡,從脖子上的印痕判斷是上吊致死,但是警察們經過勘察,並沒有發現任何上吊的繩索。


       一位芭蕾舞者不知道什麼原因從大廳的2樓平台摔下,一頭撞在了第13層台階上,離奇死亡。據説當時有人在樓梯間看到了長相恐怖的幽靈。


         “13”這個象徵着死亡的數字,籠罩着巴黎歌劇院,於是人們意識到,這是在巴黎建造的第13座劇院。


       而關於巴黎歌劇院5號包廂,更是傳言不斷。許多人聲稱在5號包廂附近會聽到奇怪的聲音和耳語,但5號包廂並沒有任何人存在。到目前為止,巴黎歌劇院的第5包廂也一直空着,像是專門留給這個劇院的幽靈一樣。 

留給幽靈的五號包廂,圖片來源:Opéra 


       “歌劇的幽靈的確是存在的。”長久以來,人們並不相信這是藝術家的靈感,也不認同只是創作者執念的產生,抑或是芭蕾舞團那些年輕女士們的腦補出來的結果。是的,他存在於人們迫切需要的精神需求之中,已然被賦予了血肉之軀,於是加斯東·勒魯(Gaston Leroux)決定要為這個幽靈找到一個更具象、更合情理的身份。

加斯東·勒魯(Gaston Leroux),圖片來源:salon-litteraire


        有檔案記載,在十九世紀七十年代,一位年輕的鋼琴家歐內斯特愛上了一位芭蕾舞演員,他們打算喜結連理。不幸的是,1873年10月29日,一場大火奪走美麗的妻子的性命,歐內斯特的性命雖然保住了,卻在這場大火中被燒得面目全非。他選擇了巴黎歌劇院的地下水道躲藏起來,以捕撈暗河裏的魚為生,終日沉寂在音樂的創作中,直至生命的盡頭。

1873年歌劇院大火,圖片來源:Mandariine


        在加斯東·勒魯(Gaston Leroux)的筆下,歐內斯特被改寫成住在巴黎歌劇院地下迷宮的醜陋“幽靈”艾瑞克。他有一張奇形怪狀、慘白而醜陋的面孔。因此從小就遭人的唾棄。但是他有着驚人的音樂天賦,在建築方面也極具才華,為了躲避世人對他的嘲笑,他選擇藏匿於巴黎歌劇院下水道系統,並在那裏建立了地底龐大的迷宮一樣的王國。他常坐在二層五號包廂看戲,通過和歌劇院經理的博弈,強大的製造事故的能力,控制着整個歌劇院。有一天,他愛上了默默無聞的美麗少女克麗斯汀,他用自己畢生的音樂才華和造詣,暗中教她唱歌,發掘了她同樣驚人的音樂天賦。讓從一文不名的後起之秀,成為了震驚四座的巴黎首席歌劇名伶。

《歌劇魅影》電影劇照,圖片來源:eklablog


        而最初發自於精神層面的音樂之愛,卻逐漸轉化成為強烈的佔有慾。當克里斯汀揭下他的面具,看見了他駭人的容貌,感情瞬間化為烏有。克里斯汀和青梅竹馬的拉奧子爵的再相識和相愛,更讓艾瑞克嫉妒發狂。他幾度製造了恐嚇和謀殺事件,並綁架了克里斯汀,逼迫她像幽靈一樣地生活。


1925年版《歌劇魅影》


       在一場地底的混戰中,艾瑞克意識到自己如同一個幽靈一樣,他的愛註定是扭曲和無望的,也永遠得不到迴應。於是他放開了克麗斯汀,留下披風和麪具,獨自消失在昏暗的地下迷宮裏。

圖片來源:THEATERMANIA


  一個IP的多種轉化

        小説《歌劇魅影》問世以來,成為世界影壇和劇壇的新寵。它給歌劇提供了一個極好的框架。小説裏面可以如數家珍的説出各種歌劇的曲目和調度。而歌劇未誕之前,電影已經開始,也最經典的默片是1925年的好萊塢驚悚片,片長93分鐘,表現主義的極致,在所有影史榜單上都是恐怖片的翹楚。1937年,馬徐維邦的《夜半歌聲》也是由此而引發美學靈感。而後者在劇情上則更接近好萊塢1943年的版本,被強權勢力毀容的男性主角在歌劇院內徘徊不去,鬼魂一般的報復,以及和女主唱譜寫一段愛情悲劇。1995年由張國榮,吳倩蓮、黃磊翻拍了《夜半歌聲》,2005年黃磊還將此電影改編成了電視連續劇。

馬徐維邦電影《夜半歌聲》海報

張國榮版《夜半歌聲》


        “歌劇魅影”這個故事核可以移植到任何一個時代和國度。

        堪稱戲劇史上典範的是1986年,安德魯•洛伊•韋伯將這個故事譜寫成了音樂劇,首度於倫敦Her Majesty劇院公演。

James Barbour and Ali Ewoldt,圖片來源:Matthew Murphy


       韋伯為他心愛的莎拉布萊曼量身定製了克莉絲汀這個角色的唱段,莎拉布萊曼的聲音高亢婉轉,巧奪天工。在這部音樂劇中的歌劇大量採用古典音樂,如維爾第、奧芬巴赫的歌劇旋律,彰顯了韋伯紮實的古典音樂功底。劇中舞台燈光、佈景及服飾也是極盡奢華之能事,再現了巴黎歌劇院的金碧輝煌。三十多年的全球巡演,至今門票收入已累積達32億美金,總計巡迴多達18個國家、超過100個城市,觀眾人數逼近7千萬人次,票房甚至優於《貓》、《悲慘世界》等同級一流音樂劇。2015年北京天橋藝術中心開業首秀就是這部作品。

安德魯•洛伊•韋伯,圖片來源:mplus


       誠然,韋伯的歌劇,讓這個充滿愛恨和美醜的悲劇人物成為不朽。讓一個被大家傳唱的驚險故事,變成了來自歌劇院地底下的淺唱低吟。一個幽靈渡過冥王哈得斯的地獄之河,給世人帶來的無盡恐怖和驚厥,而這個幽靈的內心深處仍然有着對美和聖潔的嚮往。艾瑞克的詠唱宣泄着絕望和痛苦,克里斯汀的高音直破天際,煙霧繚繞的哥特風,如一種穿透力的光芒,直面黑暗。

圖片來源:UNTITLED_MAG


        當全世界都在深度挖掘《歌劇魅影》這個文化IP時,故事發源地的巴黎歌劇院終於也放出了大招。他們開發一款“密室逃脱遊戲”,參與者可以走進真正的巴黎歌劇院,通過在現實場景中重現故事裏的各綜複雜靈異的橋段,在撲朔迷離的線索之中,與時隱時現的幽靈一同行走於歌劇院角角落落,探索和解密這真真假假浮浮沉沉。


巴黎歌劇院密室逃脱宣傳片


       如果能在歌劇院追上艾瑞克,你會不會鼓起勇氣揭開他臉上的面具呢?



編輯:王軒禮

空間戲劇,給生活加點戲

 聯繫方式:

郵箱:[email protected]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我們

法律顧問:北京市東友律師事務所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