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市值蒸發,是輿論光怪陸離,還是真的光怪陸奇?

財經早餐2018-05-24 09:50:32

5月18日晚,宣佈COO

當天晚上,各家媒體便針對此事開啟了“百家爭鳴”模式,有人分析百度的壁壘,有人拆解百度的架構,有人展望百度的走向,還有人唱衰百度的未來。

受此消息影響,上週五美股開盤,百度股價大幅下挫,一度跌幅超過10%,收盤大跌9.54%。

你以為過了個週末大家忘了?

其實並沒有,週一(美國當地時間5月21日)百度又跌了4.94%。

兩個交易日,百度市值總計蒸發877億元。如果不是離職,誰都沒有想到陸奇在資本市場裏的身價達到將近900億元啊!

截至北京時間5月23日0時,百度的股價才從陸奇離任的陰影中喘過氣來,緩緩上浮約0.18%。

大家都稱,這是史上最貴的離職事件。

輿論的光怪陸離

媒體的存在,有時是一把雙刃劍。

特別是進入了自媒體時代,信息傳播快,範圍廣,沒有時間地域限制。

例如此次陸奇離職,在鐵馬正常下班時間15分鐘前(17時45分),百度突然發佈消息,僅僅一個多小時後,鐵馬在19時30分就收到了第一篇推文。

而後,作為新媒體從業人員的鐵馬當晚幾乎被各公眾號的“名偵探柯南們”輪番轟炸。

既然處於信息源中心的鐵馬已經被“轟炸”,按照信息傳播的遞減原則,鐵馬身邊的朋友們(包括一些美股投資者)肯定也會或多或少接收到關於陸奇離職的分析文章。

今天,鐵馬帶你從另一個角度看清,在這場轟轟烈的信息傳播流中, 新媒體的幾點進化趨勢:

一是不同輿論場之間分化趨勢明顯。

在網絡信息傳播迅速發展的背景下,傳統媒體輿論場、新興媒體輿論場之間關係更加紛繁複雜。

例如,一些傳統媒體正統地報道了此次事件,沒有評論,也沒有揣測,但是很顯然已經不能滿足新媒體時代下讀者的求知慾。所以有不明就裏的朋友來問鐵馬,知不知道陸奇離職的“內幕”。

沒有接到百度邀請列席內部溝通會的鐵馬女士此刻:

從讀者的角度來説,鐵馬看過的文章篇篇都很出彩,條分縷析、層層深入。讓人幾乎相信作者可能是百度內部的高管或者當時就列席在陸奇的離職宣佈會上。

什麼才是真相?截至鐵馬發稿時,關於陸奇離職的種種揣測都沒有被印證。

二是輿論“去中心化”的特徵漸趨突出。

隨着微信、微博、各類社交網站等基於人際傳播的互聯網應用逐漸深入每個人的生活,新媒體體現出越來越明顯的大眾傳媒屬性,傳播呈現去中心化的趨勢。

曾幾何時,我們生活在一箇中心化的時代裏,知名媒體人許維曾這樣描述傳播的“去中心化”:“我們的世界就像一座劇場,它分成舞台和觀眾席,舞台上面的人擁有傳播權,他們用麥克風來放大音量,無論他們演什麼,坐在下面的人都得看着,下面的人上不了舞台,他們的話也沒有人能夠聽到”。

但是在去中心化時代裏,我們的世界就像一座廣場,這裏沒有演員和觀眾的分別,大家互相自由地交談,有些人的聲音可能大一些,他們能夠吸引到一羣人圍觀。所以自媒體的創作者們,無需依附於任何中心,自己就能產出相應的內容。

所以在此次的陸奇事件中,我們所汲取到的是各種觀點:有分析陸奇離職後百度走向的,有分析陸奇對於百度人工智能項目提振作用的,當然還有“諷刺”百度“卸磨殺驢”的。

大家觀點各不相同,沒有人總站在信源的中心,每篇文章的作者都儘可能的闡述自己的觀點以征服讀者。

三是“信息污染”的現象不能避免。

對於一則熱點事件的分析趨於多樣化,這是好事。

但是日益豐富的信源在更好地滿足人們精神文化生活需求的同時也帶來了“信息迷霧”、“信息污染”等弊端和難題。

對於陸奇離職一事,有些人不能理性的看待,進而迸發出一些虛構的、激進的言論。這些言論和其他信息一樣,也在高速傳播,且我們確實沒有能力十分迅速地作出制止。

四是網絡動員的力量越來越強大。

在之前的“旋渦”中,孫宏斌宣佈不再投資樂視,當天融創的股價應聲而漲,孫宏斌夜間宣佈辭去樂視董事長一職,第二天樂視的股價又應聲而跌。

百度17:45宣佈陸奇離後至北京時間21:30美股開盤。這段時間足夠離職事件的發酵,也足夠美股的投資者做出反應,所以百度股價的震盪當然不足為奇。

這就是現在網絡動員的力量,資本市場對大事件的反應越來越迅速。

是真的光怪陸奇?

在市值蒸發、外界紛紛猜疑之時,百度方不得不啟用“危機公關”大法作出迴應。

5月21日據內部人士透露,在百度宣佈陸奇職位調整相關消息的第三天,陸奇參加了百度舉行的內部溝通會。

陸奇對入職百度期間共事者的支持以及百度員工的愛戴錶示了感謝,解釋此次離開百度是因突發的個人家庭原因,並闢謠網絡傳言其離職原因為不實信息。

陸奇的離開,讓百度的股價創下近三年來的最大跌幅,原因是投資者擔心百度的復甦可能會因此中斷。

陸奇的主航道和護城河,還在嗎?

2017年4月份,陸奇在百度季度會議上,提出了“主航道和護城河”的概念。主航道指的是信息流和人工智能兩大業務,代表着百度的未來;護城河是指能夠讓主航道業務航行更穩健的業務,起到護衞艦隊的作用,是百度的現在。

陸奇接手前,百度的業務十分瑣碎,小型業務佔用資源、人力,卻在市場競爭中不能突出重圍,而且對資金的要求還不小。

但是百度的貼吧、百科、知道等眾所周知的“龍頭業務”,卻能給百度帶來豐厚的回報。

有舍才有得,舍小家保大國,在陸奇的“斷、舍、離”下:百度2017財年總營收848億元,增長20% ;淨利潤 183 億元,同比增長 57%。作為BAT的首字母,B與AT之間的市值距離也逐漸縮小。

對於開闢主航道功臣的和護城河的守衞者,應該給予他怎樣的表彰?

鐵馬認為知名媒體人秦朔總結的很透徹:“如果你是他的上司,你足夠放心他的正派和能力;如果你是他的下級,你足夠信任他的人格和公平;如果你是他的合作伙伴,你足夠重視他的判斷力和建議。——這是一個優秀職場管理者的畫像。”

不論此次史上最貴離職的下半場如何發酵,百度的“司寵”:QI(陸奇)都已是“事未了而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陸奇輕輕地走,正如他輕輕地來。

他揮了揮衣袖,沒帶走一片百度雲(彩)。

參考資料: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搜狐科技


文章轉載:在文末留言或者添加微信號【mzy2117】開通白名單,請在文首註明來源和作者,否則保留投訴權力。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