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黑朋友圈的已婚人士

21點之後2018-05-17 03:42:17


友好如果有用的話



年齡漸漸增大,身邊的就越來越多起來。


不知道你們還習不習慣,還在上海上學的我簡直想把這羣人從朋友圈拉黑。


談戀愛的時候秀恩愛,結了婚曬老公,生孩子曬奶娃,感覺全世界最無聊的朋友圈大概只有這3種了吧。


強行在朋友圈讓我瞭解你的家庭你的老公你的孩子,絕對是對我視覺製造的一種白色污染。



我視覺設計的老師説,黑夜給了我們黑色的眼睛,讓我們用來尋找有彩度的藝術作品。然而我這一雙卯足了勁要去看藝術展的眼睛,刷朋友圈老被刺激。


有的時候談戀愛的和結婚的不是同一個男人同一個女人,碰到我們這種人到中年記性還倍兒好的老仙女,那真的是尷了個大尬。


不去説別人私生活檢不檢點,單純從“我們要不要對已婚人士保持友好”來聊一聊。


先説説友好的情況:


我是真受不了和我的已婚人士了。

冬季的時候我覺得我閨蜜對已婚人士態度很不友好,雖然人家沒犯什麼不得了的錯誤,並不是在政治上左傾或者右傾,結個婚而已,生個孩子而已,罪不至…閨蜜搞得想把已婚人士統統拉出去火葬場一般的厭惡。我想將來我也會結婚吧,可能閨蜜也會厭惡他們一樣討厭我,雖然我們13年到17年底的友情彌足珍貴,對,最後我還是考慮一番把對已婚人士很不友好的閨蜜拉進黑名單了;

故事沒有結束;

當我今年開始回家同學聚會,發現身邊好多未婚同學都在聊結婚相親的事情,好,其實也還好,畢竟都已經是90後中年人了,着急是應該的,找個過日子也是應該的,其實別人做什麼決定和選擇我覺得都是應該的;只有一點很不應該。

就是已婚的一羣當着面抱着孩子在跟前,説説孩子就算了,不在眼前的,也愛跟你數數孩子的口眼鼻嘴眉,哪樣像自己,哪樣像自己對象…一次兩次,一個兩個,對,也還好,唯獨沒辦法控制情緒的就是持續、大面積、人數眾多、循環往復地被已婚族羣不停歇地拉進孩子的口眼鼻嘴眉中,好,我忍一忍吧,但是現在忍不了的局面也已經出現了——

「素未謀面,或者只謀過一兩面的非同學談不上朋友的認識來源純網絡有些甚至是朋友轉發的微信名片QQ名片或者只是個共羣共友的大傢伙們(俗稱網友),也開始和你分享孩子話題,如果是個女的,你心裏想,她大約是氾濫的中國式母愛不知往哪裏宣泄,如果是個男的,這,大概是老父親般如山的愛吧,anyway,只是這一切,我同學和我同寢室三四年,畢業後我聽聽她們牢騷也就算了,我怎麼跟你們共個羣合個作或者只是不知從哪來的一個人?我也要聽你們講述對孩子的愛?這感覺一是太奇怪了,二是太把我當朋友了感謝,三是讓我連帶對身邊已婚產子人士都敬而遠之了。」

突然就開始懷念起冬季拉黑的閨蜜,真是漸漸和她一樣有了種「結婚就是殺死自己的生活」的玻璃心。

[摘自朋友圈@李子涵]


發現了嗎?


在你自己的生活還沒有安排好之前,對已婚人士的寬容,就是對自己生活的殘忍。


尤其是進入社會需要你結婚生子的年齡段之後,這一點我深有體會。


你只能對已婚人士,不管認識來源是家人、同學、朋友還是網友,保持一定距離,否則,他們會像教父教母一樣圍繞着你,當逮住一個可以逼婚的機會,就絕不放過,如果婚姻是人類愛情的墳墓,那麼不停拉着你棺材裏拽的人,我們稱之為什麼?



安排好自己的人生


不管你是結婚主義者,還是獨身主義者,我們説,你最好安排好自己的人生。


結婚或者議論結婚從來不是生活的重點。


生活的重點也並非財務自由,而是你為了達到你要的自由,所要一直付出的努力。


那些可以在中老年還能回憶起來的努力的畫面,我認為,是編織人生最重要的元素。


長大之後才明白,人和人是不同的,有些人天生就不用幹活,上班對他們而言只是一種消遣人生的方式。


像我現在的大學室友惜悦,就屬於這種情況,爸爸早年間在新疆開煤礦,集聚的財富都在2000年前基本換成了房子和黃金,後面的事我也不用介紹,雖然我們一定不會明白那種爸爸在18歲送生日禮物是送了套浦東新區180平米房子的心情,但是也能讀懂這個故事的本質——


我們不一樣。



雖然很喪氣,但是一定要説一句,平凡造就的超凡是很美,但你能堅持努力去超凡到哪一天?


有些人就出身很平凡,和我們大多數普通人一樣,有一對農村什麼事都不懂對外面世界不瞭解的父母,同時又在讀書這件事上沒有很好的資質,許多都在高中開始之後成績就驟降成班裏倒數,最後高考也只能考上普通的大專。


但是就是一個超了凡的例子。


和老蔣因為工作關係認識,他做傳媒公司,我過去是4A廣告公司媒介,我們一來二去業務合作多了就熟稔起來。


用他和無數同行開過無數遍的玩笑來説,你們知道老蔣現在從事傳媒業,但專科學的什麼專業嗎?


其實你們應該和我們一樣也猜不中,畢竟電焊專業和廣告行業距離有些遙遠了。


2011年畢業後老蔣還是個賣電腦的,後來賣到13年,成了電腦城的炮哥(俗稱特別愛約炮的人)。


遭遇了一些變故之後,老蔣痛定思痛開始有意識改變自己生活圈,首先就是果斷離開了給自己帶來生存來源(錢)的電腦城,好,不賣電腦了。


然後他跟着朋友開始幹媒體,這幾年才開始有了起色,業務開始過渡到北上廣大城市,多了一些大客户之後,現在業務量每月穩定在200萬,淨利潤100多萬,和朋友對半分,一人一個月50多萬。


他説現在有錢了,反倒不愛玩了,覺得在家陪陪老婆女兒很好,因為今天穩穩的幸福來之不易。



剛開始創業做傳媒,他和朋友開拓業務吃了不少苦,為了服務好男性客户,還主動建了不少(涉黃)的羣聊,賭博羣,等等。


生意場的應酬也從來不缺席,為了一個單子,可以喝到半夜在別的女人牀上醒過來自己也不知道發生過什麼。


這是個真實的事例。


雖然真實的鳳凰男故事讓你聽着有些不適,但老蔣們能一路堅持努力去做好一件小事,到最後和985名校畢業生、海歸一流拿着一樣甚至更高的收入,一樣擁有更多人生的選擇時,我們依然在望他項背。



管理好自己的時間


與其任由已婚人士去佔用時間,不如拉黑已婚人士解放言論自由。


同時把時間拿來思考自己的日子怎麼過。


我過去,現在,將來,都不會因為自己的家庭停止對自己的要求。


更不希望養育孩子這件事抽走我身心的全部。


Now then free這個app我用了4年,每天24小時記錄自己的時間花哪裏去了,最近一兩年,我把“陪人聊天”這個選項拉黑了。



加了我微信的人知道,我回復的速度比烏龜還慢。


説句真心話,陪伴不是陪聊,朋友之間的陪伴應該是輸出觀點、分享觀點、交流觀點、共同進步,公眾號已經滿足這4步,為什麼還要用微信QQ抖音微博來消耗自己。


同時,如果沒什麼好分享的東西,為什麼我又要每天更新,去強行凹觀點寫事例?


所以我今天要表達的不只是“拉黑朋友圈的已婚人士”,同時為了還原你本來生活,你可以開始把抖音快手微博QQ微信都扔了。


我自從裝了now then free已經近4年沒有裝這些app,保留微信和QQ以前是為了工作現在是看班級羣動態+交課堂作業,打開頻次是一週三次(看作業次數),我的親身體驗是:時間久了,沒有社交app和不去想結婚不結婚的日子,反而做什麼都不焦慮,慢條斯理的,井井有條,同時,保留了絕大多數的業餘時間,我都留給了自己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