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頓突如其來的燒烤

鬼叔2018-05-17 03:41:10

大家好,接下來我將在公眾號上把第一季 1~20篇解析版,全部按照順序發一遍。如果你們喜歡的話就點贊分享吧。


燒烤怪談 01 楔子 


後來我才明白,改變命運軌跡的,可以是一場鋪天蓋地的暴風雪,一個深思熟慮後的決定,一次籌備已久的求婚,又或者是……一頓突如其來的燒烤。

 

我叫蔡必貴,外號鬼叔,是個沒什麼人知道的小説家。

 

那是一個週三晚上,下着小雨,打電話給我,説要請我去吃宵夜。

 

我白天跟編輯吵了一架,晚上氣還沒消,難得嘉嘉請客,正好趁機喝點小酒,放飛自我。

 

他帶我去的,居然是家格調很高的燒烤店——叫什麼­——不光有烤龍蝦、烤角螺、烤和牛這樣的硬菜,吧枱後的架子上,還整整齊齊碼着許多高年份的威士忌。我仔細看了下,光憑這些酒,怕就夠交套房子的首付了。

 

嘉嘉出了名的摳門,怎麼會請我來這種地方,莫非……有詐?

 

他看出了我眼神裏的戒備,説放心,今天晚上我隨便點,都算他的。

 

畢竟都是三十歲的老男人了,要臉,既然他都這麼説,我也就放下心來,亂點一氣。服務員小哥問要喝點什麼,我搶在嘉嘉面前,要了瓶山崎威士忌,18年。這酒我自己不捨得買,今天嘉嘉作東,正好宰他一次。

 

第一打蒜蓉生蠔上來的時候,嘉嘉問我:“老蔡,最近小説寫得如何?”

 

我歎了口氣,剛要跟他訴苦,突然,一個很好看的小姐姐走了過來。她大概二十四五的樣子,一頭幹練的短髮,五官很立體,隱約有點混血的感覺。

 

不知怎麼的,看見她的第一眼,我就有種微妙的眩暈感。

 

她開口的第一句話是:“鬼叔,是你嗎?”

 

作為一個十八線小説家,這種當場被粉絲認出來的待遇,我很少有機會享受到——何況是這麼好看的粉絲。所以,我不禁有些得意,整理下頭髮:“啊,對,是我。”

 

小姐姐接下來卻道:“嘉嘉總是跟我説起你,所以我讓他找個機會,帶你來店裏坐坐。”

 

原來她不是我的粉絲,只不過是嘉嘉的朋友,我猶如被兜頭潑了盆冷水,尷尬道:“喔喔。”

 

嘉嘉卻站起身來,隆重介紹道:“這位就是楚記燒烤的老闆,。”

 

一個二十來歲的妹子,卻有這麼霸氣的外號,我不得不承認,確實讓人印象更加深刻了。

 

楚爺看了眼桌上的酒瓶,笑道:“鬼叔品味不錯,不過……”

 

她招呼服務員小哥説:“幫我拿瓶麥卡倫25年。”

 

然後回過頭來,對我笑着説:“今晚我有事相求,喝好一點。”

 

我嚇了一跳,麥卡倫25!第一次見面,就請我喝這麼貴的酒……果然有詐,該不會是什麼鴻門宴吧?

 

服務員小哥把酒拿了上來,楚爺嫻熟地開瓶,然後倒了三杯。我注視着杯子裏金黃的酒液,吞口水道:“那個,楚爺找我是有什麼事呢?”

 

嘉嘉端起酒杯,哈哈笑道:“你還怕妹子吃了你啊?“

 

我撓撓頭,不好意思地説:“無功不受祿,我這輩子最怕欠別人的人情了。”

 

楚爺看着我的臉,看了好一會,突然笑道:“你還真是跟以前一樣啊。”

 

我不由有些莫名其妙,她這麼有記憶點的臉,這麼特別的名字,我很確定今晚是這輩子第一次見她,何來什麼以前?

 

楚爺卻不做解釋,開門見山道:“好啦,鬼叔,我其實是想讓你幫我寫點故事。”

 

我稍微鬆了口氣,這個忙我還是有能力幫的,於是問:“什麼樣的故事?”

 

她示意我先把酒喝了,然後又給我續了一杯,一邊説:“你看啊,這家楚記燒烤,我開了兩年多。每到夜深人靜,塊打烊的時候,總有些喝多了的客人,對我敞開心扉,講一些匪夷所思的故事。真假不好説,但是相信我,都足夠精彩。”

 

楚爺哈哈一笑:“説真的啊,鬼叔,你就算腦洞再大,也絕對想象不到,看上去普普通通,或者光鮮亮麗的客人,在心底深處,居然隱藏着那麼,嗯,那麼顛覆三觀、刷新認知的故事。”

 

楚爺喝了口酒,眯着眼睛,對我挑釁似地説:“就看你能不能寫出來了。”

 

這時候,嘉嘉也在旁邊慫恿道:“老蔡,你自從寫了那個科幻小説系列,《超腦》,對吧,大半年了,也沒什麼新作品,靈感枯竭了吧。現在大好機會擺在你眼前,你看啊,楚爺有酒還有故事,你只要把酒喝掉,把故事記下來,就完全OK了,多好啊。”

 

我皺着眉頭,猶豫道:“聽起來還不錯,可是……”

 

我轉向燒烤店的老闆娘,不對,應該是女老闆:“楚爺,寫小説的人那麼多,有比我出名的,有比我寫得好的,你為什麼要找我啊?那個,你怕是連我的小説都沒看過吧?”

 

楚爺抿嘴笑道:“鬼叔,我把你所有作品都找出來,仔細拜讀過啦。我確認了,你就是我要找的人。只要你答應了,以後每週三晚上來楚記,我會把一切都安排妥帖;你只管喝酒、吃燒烤,聽客人講故事,然後記下來就行。”

 

她又補充了一句:“放心,以後小説的版税跟署名權,我都不會搶你的啦。”

 

楚爺把我的顧慮都説了,這麼一來,我反倒有點不好意思:“可是,你這麼做,又有什麼好處呢?”

 

嘉嘉哈哈一笑:“可以給店裏打廣告啊,老蔡!”

 

楚爺卻沒有表態,她把酒斟滿,然後右手舉杯,左手託着右手手腕,仰頭一飲而盡。

 

最後,她微微笑着説:“以後,你會知道的。”


— 未完待續 —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