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烤怪談·解析版】一件完美的藝術品

鬼叔2018-05-17 03:41:09

大家好,接下來我將在公眾號上把第一季 1~20篇解析版,全部按照順序發一遍。寫作不容易,需要你們點贊和分享的鼓勵。


燒烤怪談 02 前任 


1


今天晚上的客人,美得有點過份。

 

關於這一點,楚爺提醒過我,她的原話是:“比我好看多了。”

 

她這麼説的時候,我心裏是不太信的。畢竟就算以最苛刻的打分標準——李嘉欣9分,奧黛麗赫本10分——楚爺也在8到9分之間了。如果比她還要“好看多了”,豈不是美到天上去了?

 

當包間的門簾被掀開,客人低頭走進來的那一刻,空氣像水泥一樣凝固了。

 

而當她抬起臉,向我露出一個微笑時,我有一種被擊穿的感覺。

 

真的超級好看。

 

接下來兩秒發生的事,讓我意識到,在楚記燒烤,驚喜都是雙份上的。

 

在這個小姐姐身後,又閃身進來另一個小姐姐,一樣的大長腿、細腰、長髮,仙女般精緻的巴掌臉,總體感覺卻比前一個要更年輕,也更活潑。

 

我揉了揉眼睛,確認眼前的一切不是幻覺。

 

該怎麼形容呢?

 

仔細來説,先進來的那個小姐姐,美得比較高級,像是國際名模的那種範,有種冷冰冰的感覺;而後面進來的小姐姐,屬於平易近人的美,又特別愛笑,就是那種人見人愛,車見車載的類型。

 

即使是我這樣的中年男子,也沒有見過此等場面,不由得有些緊張。我勉強笑了一下,心裏不停打鼓——該不會是走錯包間了吧?

 

幸好,先進來的小姐姐拉開椅子,等後進來的小姐姐坐下後,她也坐到了桌對面,語氣禮貌,但面無表情地説:“你好,鬼叔嗎?”

 

我裝作淡定地點頭,心裏鬆了一口氣——沒錯,她們就是今天晚上的客人。

 

但是,突然之間,我又變得更緊張起來。接下來的一個小時,這個小小的包間裏,就只有我跟兩名仙女一樣的小姐姐,孤男雙女共處一室,會不會發生不可描述的事……

 

想到這裏,我頓時覺得口乾舌燥,抓起桌上的一杯福佳白——楚爺説,威士忌容易醉,所以記錄故事的時候,還是喝啤酒就好——仰頭一飲而盡。

 

冰冷的啤酒入喉,我開始冷靜下來。按照我跟楚爺籤的合同,在記錄完客人的故事之後,我們連聯繫方式都不能留下。所以,客人長得再好看,也跟我沒半毛錢關係。

 

還是好好聽她們講故事吧。


2

 

兩個小姐姐似乎沒留意到我內心的變化,開始自我介紹。

 

先進來的小姐姐説:“我是Jackie。”

 

我撓頭問:“Jackie這個英文名……不是男的嗎?”

 

後面進來的小姐姐搶着説:“不是啦,Jack才是男孩子用的,Jackie比較中性,男女都能用。然後,我叫Vivian啦。”

 

介紹完自己的名字後,Vivian一把抱住了Jackie的手,那種親暱跟嬌羞,讓我不由得懷疑其她們倆的關係。

 

我咳了兩聲,掀開桌上老掉牙的筆記本電腦:“那個,不如開始講故事吧……對了,是誰來講?”

 

兩名性向成疑的小仙女相視一笑,異口同聲道:“一起講。”

 

Jackie喝了一口啤酒:“我要講的,是一個關於前任的故事。”

 

Vivian假裝生氣地補充:“就是她前女友啦。”

 

Jackie摸了摸她的頭髮:“好了,別鬧。”

 

這句話其實也是我想説的,拜託你們好好講故事吧,別再傷害我這個單身狗了。

 

接下來,故事的上半部分,是由Jackie主講的,但時不時被Vivian打斷。我綜合她們兩個的話,記錄在筆記本上,再整理成了稿子。以下的故事裏,我把Jackie簡稱為J,Vivian簡稱為V。

 

V跟J是在一場展覽上認識的,V是觀眾,J是參展的藝術家。V非常喜歡J的作品,兩個人加了微信。當時V是有男朋友的,但過不了多久,男朋友出軌被抓現行,V於是找J哭訴。J開了兩瓶滴金——據説是很有名的“貴腐”白葡萄酒,甜度很高——兩個人都喝醉了。

 

當天晚上,J把V帶回了家裏。J向V坦白,她其實在第一次見面時,就喜歡上了V。V因為好奇,也為了報復男朋友,跟J度過了不可描述的一晚。

 

在那晚過後,V竟然就搬到了J那裏,兩人出雙入對,旁人也難以分辨她們是一對戀人,還是關係特別好的閨蜜。

 

J所從事的裝置藝術,雖然看上去並不是很主流,但不知為何,竟然收入頗為豐厚。J經常來往的,也是各種社會名流,像大公司的老總、一線明星、頂級二代圈,諸如此類。J常帶V去參加各種聚會,不過她都會特別叮囑V,不能跟朋友提起今晚都見過誰。

 

除了這些祕密聚會外,就在J豪華寬敞的複式公寓裏,也隱藏着一個祕密。

 

從搬進去的第一天開始,V就注意到了二樓那個從不打開的房間。房間就在一樓卧室的正上方,厚實的房門上裝着密碼鎖,裏面還有保持恆温恆濕的空調,常年開着。J説對V説,那是她的收藏室,但無論V是撒嬌也好,生氣也好,J就是不肯打開門,讓她進去一看究竟。

 

夜深人靜的時候,J已經入睡了,V躺在牀上,總忍不住會想——天花板上的那個房間裏,到底“收藏”着什麼呢?

 

沒過多久,一件詭異的事情發生了,取代了V心中的好奇,同時打亂了兩人歡快美滿的協奏曲;這個不和諧的音符就是——跟蹤狂。

 

這個跟蹤狂,是V先發現的。從去年10月開始,無論兩人是去吃大餐、看電影、或者是逛街,總之只要她們一起約會,V就會發現一個身穿黑色連帽衫、黑色運動褲、黑色鞋子,戴一副墨鏡,還把帽子拉得嚴嚴實實的人,尾隨着她們。

 

有時是在餐廳遙遠的另一桌,有時是在超市的貨架後,有時會出現在地下車庫的陰暗角落。但是,每當V驚慌失措地告訴J時,那個跟蹤狂,瞬間就會消失不見。

 

J認為是V壓力太大,產生了神經衰弱,帶她去看很貴的心理醫生,並且放下手頭的工作,陪她去了趟馬爾代夫的白馬莊園。所謂白馬莊園,是LV旗下的渡假島嶼,去一趟低消人均10萬,上不封頂。

 

就在那風光旖旎、天堂一般的熱帶島嶼上,最恐怖的事情發生了。一天早上,V跟J在水屋後面的淺海玩浮潛,一片歡聲笑語中,V看見那個跟蹤狂,正站在另一家水屋的陽台上,無聲地關注着她們。

 

在那麼熱的島上,跟蹤狂還是一襲黑衣,把帽子拉得嚴嚴實實;明亮的陽光下,那人臉色蒼白,墨鏡反射着令人目眩的光。

 

V當即就嚇得尖叫起來,一邊把頭埋進J的胸裏,一邊用顫抖的手指着那人。這一次,黑衣人沒有再回避,J也終於實打實地看見了他。

 

相比於V的驚恐,J就顯得要鎮靜得多。在及胸的海水中,她站得穩穩當當,跟那黑衣人對視了兩分鐘。終於,是後者先轉身進了房間。

 

然後,J輕輕拍着V的後背,柔聲安慰道:“別怕,我會處理好的。”

 

故事講到這裏,Vivian停了下來,嘟嘴看着她的另一半;Jackie好笑地看着她,揶揄道:“哎呀,小寶貝,還吃醋呢?”

 

Vivian哼了一聲:“老實交代,你當時就知道那是你前任……”

 

Jackie喝了一口福佳白:“我跟你説過啦,真的是到那時才知道的,別生氣了。”

 

我見她們兩個又再大撒狗糧,恨恨地狂喝啤酒,又擼了好幾串烤鰻魚。這時候我注意到,Vivian面前的盤子上,連一根竹籤都沒有;不僅如此,她杯里的啤酒,似乎也一口沒動過。

 

我招呼道:“那個,Vivian你不試下嗎,燒烤還不錯哦。”

 

Vivian盯着我手中的烤鰻魚,眼神充滿了渴望,卻擺手道:“不吃,減肥呢。”

 

我不由得好笑,原來她這種天仙級的人物,也會有地球人的困擾。更何況,她身材苗條勻稱,根本一點都不胖。

 

不過話説回來,人家愛減肥也好,愛增肥也好,跟我這單身狗沒有一毛錢關係。想到這裏,我慢條斯理地享用完手裏的烤鰻魚,又喝了整一杯啤酒,繼續聽她們講故事。

 

剛才故事的上半部分,是Jackie開頭講的,但講着講着,就被Vivian搶去説了;而從現在開始,完全是Vivian一個人在講,Jackie只是坐在旁邊,一邊微笑,一邊用充滿愛意的眼神注視她。

 

如同完全沒必要的減肥一樣,Vivian同時擁有出奇旺盛的表達欲。要等她把這個故事講完,我才能明白其中的原因。

 

接下來,便是故事的下半部分。

 

3


J帶着V回了房間,好言相勸,又幫她按摩了一下,讓她完全放鬆了下來。等V疲倦睡去後,J便離開了房間,直到吃晚飯的時候才回來。

 

果然,再接下去的幾天裏,V再也沒看到那個跟蹤狂;不光是在島上,即使回到國內之後,那個跟蹤狂也沒有再出現。這個變態突如其來的消失,就像突如其來的出現。

 

回國之後,J繼續醉心於她的藝術創作,V公司裏的事情也多了起來,兩人在一起的時間減少了,但是感情卻變得更加濃厚。V非常享受這樣愉快而充實的生活,什麼收藏室也好,跟蹤狂也好,都暫時拋到了腦後。

 

可惜,好景不長。

 

有一次週末,兩人看完電影回來,J先去洗澡,V拿起J的手機,想要看看今晚拍的照片。她輸入了早已熟悉的一串數字,手機上卻彈出一條提醒:密碼錯誤。再試一次,仍然如此。

 

V心裏咯噔了一下,卻把手機放回原處,更沒有跟J提起。之後她留心觀察,偷偷看到J的新密碼,然後有天晚上趁她睡覺,解鎖打開了微信。果不其然,裏面有沒來得及刪的聊天記錄,而那個聊天的人,赫然便是J的前任。

 

這樣一來,V就全都明白了。

 

雖然J沒怎麼提過她的前任,但是V還是從各種痕跡,拼湊出這位前任的大致模樣。前任當然也是個美人,跟J一起在美國留學、相戀,回國後又好了一段時間。後來,似乎沒有任何預兆,兩人突然就分手了。雖然V問過幾次,但J一直拒絕説她們分手的原因。不論如何,前任一定是不願意撒手,所以才會這麼搗亂。

 

沒錯,之前那個一身黑衣的跟蹤狂,就是J的前任!

 

前任之所以這麼做,可能是對J愛得太深,但也不排除更險惡的居心——就是她想通過這樣的方法,把V嚇出神經病,然後再跟J複合。

 

那一次在馬爾代夫,J一下就認出了前任,在撫慰好V之後,便去跟前任談判。不知道是義正言辭地訓斥,或者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甚至是給了她一些什麼承諾,總而言之,J把前任勸走了,當天就離開了白馬莊園。

 

對, J一定是答應了前任,回來之後要跟她保持聯繫。所以才會出現後來的情況,J總是揹着V在偷偷聊微信。

 

V坐在牀上,小聲啜泣起來,驚醒了沉睡中的J。在搞清楚事情原委後,J卻撲哧一聲笑了。

 

“怎麼可能是她?”

 

J當時是這麼説的。

 

證據如此確鑿,J卻還想要抵賴,V不由哭得更兇了。J又好氣又好笑,實在沒辦法了,便跟V説:“我發誓,微信裏真的不是我前任,如果你還是不相信的話,我給你看證據。”她話鋒一轉:“但是,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哦。”

 

V想看J還有什麼花樣,便點頭同意了。

 

J下了牀,把V帶到了複式公寓樓上,卧室的正上方,那一間永遠鎖着的收藏室。

 

J聲稱,裏面放着她最重要的作品,但是V在公寓裏住了一年多,無數次哀求也好,威脅也罷,J都從來不肯打開收藏室的木門,讓她參觀裏面的作品。

 

終於這次,J破了例。

 

站在收藏室的門口,J對V重複説了一遍:“做好心理準備哦。”

 

V點點頭,J便輸入密碼,按下指紋,打開了那間恆温恆濕的收藏室。

 

V假象中,那個跟蹤她們、妄圖破壞兩人關係的那個女人——J的前任,正好端端地站在收藏室裏。

 

全身赤裸。

 

以人體標本的形式。

 

故事的開頭就説了,J是一名藝術家,但她不是畫家,也不是雕塑家,而是圈內非常有名的先鋒藝術家。同時,J也是個非常出色的女標本師,這正是她的作品區別於他人,在藝術界名聲大噪的原因。V第一次去看的展覽,便是J的各種裝置藝術,組成元素是她親手製作的標本,包括老虎、鳥、河馬等動物,以及——人體標本。

 

前任由於深愛着J,不想在平庸瑣碎的生活裏,逐漸消磨掉兩人的熱情,更不想眼看着自己的軀體日漸老去,便提出了一個瘋狂的建議——她要實行自殺。然後,把遺體交給J,讓她親手製成標本,作為J最重要的作品,存放在收藏室裏。如此一來,前任便能以最美麗的姿態,永遠佔有J藝術生涯、精神世界的一席之地,能讓J永遠愛着她。

 

這種突破道德底線的念頭,J當然是拒絕了,但是前任心意已決,準備好了遺書等相關一切,然後趁J出國辦展的期間,在公寓內自殺了。J回國之後痛不欲生,但事已至此,為了滿足前任的遺願,便照着她所説,親手製作了收藏室內的這個標本。

 

當然了,這個流程沒有上面説的法如此簡單。前任自殺後,把遺體捐給了某研究機構,J通過相熟的博物館去申請,製作成標本之後,再從博物館裏“借”出來。

 

每當夜深人靜,J便會悄悄來到樓上的收藏室,摩挲前任的秀髮和皮膚,注視着她宛若在生的眼睛,跟她重複那些山盟海誓。而這個時候,V往往正在樓下的卧室裏,甜美地沉睡。

 

“好美。”

 

J這麼想。

 

“好美。”

 

第一次親眼見到前任的V,也發出了由衷的讚歎。

 

當然了,前任在自殺之前,無論飲食、運動、睡眠上,都做了充足的準備;再經過J的精心製作,最後呈現出來的標本,每一寸肌膚、每一縷頭髮,都是無比的完美。總之,標本那恬靜而永恆的美好,絕不是深陷在煩惱中的活人能比擬的。

 

好了,既然前任變成了一件完美的藝術品,好好地呆在在收藏室裏,那麼跟蹤狂也好,微信上用前任號碼的人也好,都不可能是前任本人了。J解釋説,那人是前任的親生弟弟,因為接受不了姐姐的死,才會做出這樣不理智的舉動。

 

至於J用微信跟他聊天,也是擔心他病情加重,不停地加以勸慰。所幸,前任的弟弟的情緒越來越平穩,答應不會再打擾J跟V的平靜生活。

 

誤會解除了之後,J跟V重歸於好,又開始過上了沒羞沒臊的幸福生活。要説跟以前唯一的不同,那就是樓上的收藏室空了,前任的標本,被抬到了樓下卧室的牀前。一件完美的藝術品,確實要更多的關注。

 

接下來的日子裏,前任跪坐在卧室的牀邊,像一尊沉默的大理石雕像,注視着J跟V卿卿我我、翻江倒海,也看着她們吵架拌嘴,伴着她們安然入睡。前任臉上是永恆的微笑,眼神裏的温柔也永不熄滅,像是真正的神祗,慈愛地俯瞰着塵世的愛人。

 

關於前任的故事,就這樣結束了。

 

作為唯一的聽眾,在敲下最後一個句號時,後背已經被汗濕透,嘴角也止不住地抽搐。

 

坐在桌對面的這兩個女人,不光是天仙一樣的美女,更是惡魔一樣的變態啊。

 

Vivian長舒了一口氣:“講完了呢。”

 

Jakie愛憐地撫摸着她的頭髮:“辛苦啦。”

 

Vivian吐了一下舌頭:“才不辛苦呢,再説了,這是最後一次,以後再也不用説那麼多話了吧。”

 

Jackie沒有説話,只是充滿愛意地看着Vivian。

 

我想盡快結束這次會面,便合起老掉牙的筆記本:“好,兩位的故事我都記下來了,那今晚……”

 

Jackie回過頭來,禮貌地對我説:“我們就先回去了,Vivian要早點休息。”

 

兩人起身的時候,Vivian卻突然想起一般,對我説:“那個,有機會的話,要不要到我們家作客?”她調皮地一笑:“欣賞Jackie最偉大的作品哦。”

 

我自然知道她指的是什麼,訕笑道:“謝謝,不過……”

 

Jackie也附和道:“成為我們家史上第一位客人,這可是天大的殊榮哦,老實告訴你,連楚爺也沒獲得我們的邀請呢。”

 

Vivian的笑容幾乎讓我招架不住:“來嘛,一定要來看看我們。”

 

轉身離去之前,她聳了聳肩膀:“可惜到那時,我就沒法陪你聊天啦,先説好,不準怪我哦。”

 

Jackie摟過Vivian的腰,對我揮揮手:“晚安,下次見。”

 

臨走之前,她又補充了一句:“想來做客的話,還是要趁早。完成了我人生中最滿意的作品之後,説不好我會找一個地方,好好安靜一下。”

 

她臉上露出了難得的笑容:“比如説,監獄什麼的。”

 

包間的門簾被掀起,然後又重新放下。

 

我呆坐在椅子上,全身的生命力都被抽走;只有冰涼的汗液,順着脖頸和後背,往下一直流、一直流。

 

Vivian從來到走,除了滔滔不絕地講話,真的,一口東西都沒吃過。

 

 

 鬼叔筆錄 


上週,我被嘉嘉拉來楚記燒烤,喝了女老闆楚爺的好酒,又答應幫她記錄客人們的故事。今天週三,是我第一次“上班”,所以對於楚爺所説的一切——包括“絕對精彩”、“匪夷所思”的故事,包括比她還美的女客人,我都半信半疑,持保留意見。

 

結果,在不到一小時的時間裏,兩個疑問都被徹底解決了。

 

我想起楚爺對我説的話,沒錯,這些看上去普普通通,或者光鮮亮麗的客人,都親眼見過怪物、跟怪物交過手,甚至,他們本身就是怪物。

 

毫無疑問,Jackie是有預謀的。

 

為了追求她心目中完美的藝術,她不擇手段,利用感情作為切入口,又潛移默化地對受害者進行洗腦——包括她的前任,包括Vivian,甚至是前任的弟弟,在她眼裏,就像是一塊大理石、一管顏料,無非是製作藝術品的素材而已。

 

如果不加以阻止的話,Vivian肯定是她的下一個犧牲品,這一點,從她今晚的言行,可以很明顯地看出來。

 

Jackie走後,我把這些疑慮告訴了楚爺,她卻笑着安慰我道:“放心,我會處理的,Vivian不會被製造成標本,我向你保證。不過以後……”

 

她的表情冷了下來:“如果還想聽到這麼獨特的故事,以後你只管寫,別的事情,不要問太多。” 



閲讀原文

TAGS:前任楚爺收藏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