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説】提升智商,從尊重生死開始

小明説2018-05-17 03:40:34

因為不滿於媒體對自殺者的輕佻用語,昨天寫了一篇《新聞人的素養:你對生命,到底是窺私的關注,還是敬畏的關懷》。

一些朋友很認同並轉發,微博上也過了10W+,説明大家對這個話題是關注的。

但關注焦點各有不同,有人指責我把矛盾引向了媒體,也有人説媒體只不過是迎合大眾的惡趣味,大眾才是合謀者。

其實這篇文章,把“新聞人的素養”去掉,是適用於任何一個人的。


不管怎樣,都沒能阻止昨天下午和今天上午,繼續有人跳樓。

我們所擔心的“維特效應”,終於發生了。


每一次熱點事件,都是智商和人品檢測儀。

當在朋友圈看到這樣的內容:

同一個地方同一個夢想,XXX再來四連跳

XXX老闆説,下一個輪到我去跳

可以考慮開設蹦極項目了

他們在跳樓,我們要開張,開業大促銷

以及,把各種視頻圖片做成六拼九拼圖,發在朋友圈,顯示自己信息量大。

我很疑惑。


這樣的內容,我不知道分享出來,到底在傳遞什麼信息?

你信息量很大?你的新聞很及時?你的角度很新穎?

還是,你的創意很幽默?


其實我大可不必詫異於市井小民對於生死的輕佻。

早年做記者,也隨出警去過很多現場,大部分輕生者,都會恐懼、糾結和猶豫,也都會被圍觀。

圍觀者常常會發出刺耳的聲音:

跳啊,還不跳啊?有本事就真的跳啊!

跳不跳啊?我都等了很久了

……

這些聲音,往往是推下樓的力量。

只不過,現在這些聲音,象病毒一樣,從現場蔓延到了互聯網,充斥在你耳目所及的任何一個地方:朋友圈、羣、私信、新聞頭條,以段子、動圖、視頻等可能的任何形式,讓閒人們津津樂道。


國民劣根性裏,有一種東西,叫作“事不關己”,但凡於己無礙的事,都可以作為談資,拿來消遣。

很難説,公知的媒體與無知的民眾,到底是誰在主導誰的口味。

但每一次輕佻的議論,都在向你朋友圈或身邊的潛在自殺人羣,發出慫恿,暗示“沒人在乎你的痛苦”。

你不知道,下一個站在天台上的人,是否就是你誘導的結果,或者就是你朋友圈裏的親朋好友。

而你,就是那個漠然的謀殺者。

我們當然可以原諒無知,但無法寬囿無情。


當很多人都在提醒不要再發布,仍然有一羣人樂此不疲。

在我看來,智商、人品、品位,必有一個有問題, 或者可能三合一。

我能做的,就是見一個,刪一個。


多數人對生命和生死是缺乏思考的,下意識裏都覺得離自己很遠,隔岸觀火都很輕鬆,而消費他人的痛苦,似乎才有活着的意識。

假惺惺加一句“珍惜生命”,並不能修飾你無聊的生活和惡趣味——因為你過得乏善可呈,終於有東西可以分享,才讓你激動如斯。


早年研修哲學,入門第一課,就是講“人為什麼會死,又為什麼要活着”,這是關於生命的初始思考,也是終極意義的探索。

多數人其實難以掌控自己命運,在生死麪前,任何人的評論,都是無知和輕佻的。你不是他,你也無法感知他的無助。

每一個決絕的選擇,都有他難以言説的痛楚。

而我們所能做的,就是提升智商——從尊重生死開始。


願每一個人都真正懂得如何關愛他人,如果不懂,不妨緘默。

願每一個人都不再深陷他人的無知,能夠活得從容。

閲讀原文

TAGS:可以媒體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