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傷後打“勝利”手勢的小女孩:我已長大,我要當醫生(汶川10年之10)

乙圖2018-05-15 18:58:06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2008年5月21日,攝影師曾經以《映秀小姐妹勇敢活下去》為題,關注在成都華西醫院接受治療一對來自,在地震中受傷的小姐妹的故事。當時,5歲的妹妹尚迪眼睛充血,右手粉碎性骨折,10歲的姐姐尚婷頭上蒙着白布躺在隔離病房,由於被困100小時,她雙腿被截肢,左眼失明。


當時,儘管遭受如此磨難,5歲的尚迪當時還是勇敢地向攝影師打出了“V”字手勢。2009年,攝影師曾經尋訪這對小姐妹,如今整整10年過去了,小姐妹怎麼樣了?圖為2008年5月19日,醫院病牀上的小尚迪。


第一次見到小姐妹是在醫院,第二次找小姐妹費盡周折,最後在鎮政府工作人員幫助下,在臨時安置的板房裏找到小姐妹。圖為2009年1月,映秀鎮安置板房裏的小尚迪。


雨後的映秀空氣格外清新,10年後重返映秀,攝影師面對的是一排排整齊的樓房,街頭人來人往,如果不是原來的漩口中學依舊保持着地震時的原樣,很難想象,這裏曾經發生過幾乎讓小鎮消失的大地震。圖為2018年4月24日,映秀鎮。


在映秀鎮,攝影師拿出當年給小尚迪拍攝的照片詢問居民,可是沒有一個人認識。幾經周折,有一個年輕人告訴攝影師,映秀街上好像沒聽説有姓尚的,不過聽説張家坪有姓尚的,可以去找找看。圖為2008年5月16日,地震後的映秀鎮。


張家坪距離映秀不過2公里路程,位於都江堰至映秀的老路上,地震發生時,這裏房屋全部被毀,如今又蓋起了一棟棟樓房。在張家坪,攝影師拿出照片,讓兩個村民看看是否認識,結果卻得到否定的答覆,不過村民告訴攝影師,村裏的確有姓尚的人家,但孩子是男孩。圖為2008年5月19日,醫院病牀上的尚婷。


就在攝影師準備離開,前往映秀派出所求助時,一名中年婦女告訴攝影師,她好像有聽説過一個叫尚迪的女孩,家在映秀鎮老街村,女孩應該在汶川一中讀書,和自己的女兒同學。“抓緊去,今天是星期天,可能還在家裏沒有走。” 圖為2008年地震發生後,映秀鎮成為孤島,傷員運送都是直升飛機。 


攝影師迅速驅車趕往老街村,在穿過幾個隧道和窄窄的山道之後,抵達老街村時,已經是下午4點。村口,一羣婦女正在帶孩子聊天,其中一個熟悉的身影,攝影師一眼認出,這是2009年見過,應該是尚迪或者尚婷的家人(左三)。


結果的確如此,這個人是尚婷的媽媽,在她的指引下,攝影師很快找到尚迪的父母。圖為尚迪的父母。


“尚婷在温江讀大學,尚迪在汶川一中讀書,中午返回學校了。”尚迪的媽媽告訴攝影師。


尚婷和尚迪是堂姐妹。尚家共有弟兄3人,尚迪的爸爸是老大,尚婷的爸爸是老三,原來的田地,受地震的影響,基本上無法耕種了。尚家的三個家庭共有11口人,地震發生時,尚迪的奶奶正在田間勞動,山體崩塌將她掩埋,尚迪的一個堂姐也不幸遇難,幾家人的房子全部倒了。圖為2009年1月,映秀街頭可愛的小尚迪。


被埋了100個小時的尚婷,5月16日被救起後送往成都治療, 5月22日尚婷和另外一個受傷的堂姐轉到山東濟南治療,但最終沒能保住雙腿和一隻眼睛。尚婷的媽媽説,小尚婷很努力,後來上了高中還考取了大學,現在在温江讀書。圖為2009年1月,映秀鎮尚迪的姐姐尚婷。


與尚婷相比,尚迪情況要好很多,2009年初攝影師看到時已經完全康復。地震發生時尚迪只有5歲,上學後很努力,學習成績很好,小學畢業後,考取了汶川最好的中學,汶川一中。圖為2018年4月23日,汶川一中教室裏上課的尚迪。


在得知尚迪在汶川讀書後,攝影師決定趕往幾十公里外的汶川縣城。沿着都汶高速,穿過無數隧道,一個小時後攝影師抵達汶川一中,此時已經是傍晚6時許。由於尚迪媽媽提前跟班主任打過招呼,見到尚迪很順利。圖為汶川一中,尚迪所在的班級。


初三11班,當攝影師見到小尚迪時,還是很吃驚。那個充滿微笑的小女孩已經變成一個大姑娘了,如果不是那個笑容那麼熟悉,幾乎已經認不出。圖為尚迪展示自己小時候的照片。


再次面對攝影師,尚迪有些害羞。班主任劉老師説,尚迪的成績很好,也很開朗。尚迪上初中後,由於距離家很遠,這三年都是寄宿,每週六回家一趟,然後週日重新回到學校。圖為上晚自習的尚迪。


尚迪説,自己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考上醫科院校,當一名醫生,回到當地為家人,為當地人治病。吳芳/攝影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email protected]

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