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在解除異議期內對無解除權人提出異議解除效力如何認定

小甘讀判例2018-05-13 19:59:48

編者按:合同法第九十六條規定:“當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九十三條第二款、第九十四條的規定主張解除合同的,應當通知對方。合同自通知到達對方時解除。對方有異議的,可以請求人民 法院或者仲裁機構確認解除合同的效力。第九十三條第二款:當事人可以約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條件。解除合同的條件成就時,解除權人可以解除合同。第九十四條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當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二)在履行期限屆滿之前,當事人一方明確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為表明不履行 主要債務;(三)當事人一方遲延履行主要債務,經催告後在合理期限內仍未履行;(四)當事人一方遲延履行債務或者有其他違約行為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五)法律規定的其他情形。《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規定:當事人對合同法第九十六條規定的合同解除雖有異議,但在約定的異議期限屆滿後才提出異議並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當事人沒有約定異議期間,在解除合同通知到達之日起三個月以後才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對《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理解與適用的請示的答覆(2013年6月4日法研〔2013〕79號)認為:當事人根據合同法第九十六條的規定通知對方要求解除合同的,必須具備合同法第九十三條或者第九十四條規定的條件,才能發生解除合同的法律效力。當事人沒有約定異議期間,一方當事人在《合同法解釋(二)》施行前已依法通知對方當事人解除合同,對方當事人在《合同法解釋(二)》施行之日起三個月以後才起訴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本答覆下發之前已經終審的案件,不適用本款規定。在沒有解除權的一方當事人解除合同的行為是否適用上述合同法解釋(二)第24條的規定,對此有兩種不同的觀點,分歧頗大。第一種觀點認為,只要對方通知解除合同符合合同解除的形式要件,另一方必須在收到解除通知的三個月內提出異議並向人民法院起訴,否則合同自然解除。第二種觀點認為,非解除權在收到解除通知3個月內未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的,合同並非當然解除。若一方當事人並不具備合同解除的條件,不能適用合同法解釋(二)第24條的規定。下面選取的案例中既有贊同第一種觀點的,也有贊同第二種觀點的,但最高法院近幾年的案例主要還是採用的是第二種觀點。

1.無合同解除權的一方當事人發出解除合同通知,對方在法律規定的異議期屆滿後向法院起訴的,不應當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有關合同解除異議期的條款。


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認為,浦陽公司於2009年2月5日向樂購公司發出解除通知,其依據的理由是樂購公司大量修改交付標準致建設工期嚴重滯後,以及樂購公司明確表示已無法獲得行政機關關於開設大型超市的許可。但現有證據不足以證明工期滯後系樂購公司單方變更建築物交付標準所致且樂購公司已達到根本違約的程度。浦陽公司庭審中提出樂購公司違背地方落税的承諾:首先,現有證據不足以證明樂購公司曾經承諾地方落税。其次,即使樂購公司曾有相關承諾,但雙方對地方落税的具體形式亦無約定,樂購公司關於在租賃地設立分支機構也可以做到在當地申報繳税的意見可以採納。鑑於以上幾點,浦陽公司在2009年2月5日發出解除通知時並無合同解除權。


無合同解除權的一方發出解除通知,另一方沒有在法律規定的異議期內向法院起訴的,如何適用合同法解釋(二)第24條有關異議期的規定?浦陽公司在無解除權的情況下擅自解除合同,並將房屋另行出租並交付案外人,導致合同無法繼續履行,構成根本違約,應當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本案浦陽公司解除合同的行為不應獲得合同解除異議期制度的保護。樂購公司要求返回預付定金的請求,予以支持。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認為,浦陽公司主張解除協議的理由均不能成立,故其不享有協議解除權,現其擅自解除係爭協議,理應承擔相應違約責任。依據合同法解釋(二)第24條規定,當事人沒有約定異議期間的,在解除合同通知到達之日起三個月以後才起訴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本院已認定浦陽公司不享有協議解除權,故其以上述規定為由對樂購公司的訴請進行抗辯缺乏依據。此外,由於上述規定的立法本意在於儘快確定合同狀態,若存在當事人不當行使解除權的情形,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的範圍當然不應包括追究不當行使解除權的當事人的相關違約責任。由此,浦陽公司就解除權異議期限提出的相關主張,不能成立。


索引:具體評析意見詳見:張卓鬱、孫閨:“無解除權的合同解除行為不適用合同法解釋(二)第24條”,《人民司法(案例)》2011年第22期。


2.符合合同解除形式要件的通知到達對方當事人,對方當事人未在約定或法定期限行使異議權的,異議權喪失,合同無爭議的解除。如果發出解除通知的一方無權解除合同,合同無法繼續履行,異議方可以請求對方承擔違約解除責任並賠償損失。


重慶市渝北區人民法院認為,根據合同法第九十六條第一款與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24條規定,如被告對解除合同的效力有異議,應在收到解除的通知後的三個月內提起訴訟,確認解除的效力,否則該解除通知發生效力。根據查明的事實,被告於2012年月15日收到原告郵寄的<解除定車合同>的函,但其在法定的期限內並未提起確認原告解除合同無效的訴訟,故該合同已於2012年6月15日解除。


索引:具體評析意見詳見:楊佳紅、邢江孟:“不具備合同解除條件的解除行為之法律後果”,《人民司法(案例)》2013年第24期。


3.在解除合同的場合,解約方行使法定解除權時,異議權人行使異議權的方式只能是提起訴訟或者仲裁,並受3個月異議期間的限制。解約方依據合同法第九十六條行使解除權時,法院只需考察其是否系以第九十三條第二款或者第九十四條的規定為基礎,主張約定解除或法定解除,而無需對相對方是否真的構成足以導致合同解除的根本違約等進行實質審查;相對方只要沒有在法定異議期間內提起訴訟或者仲裁,解約通知即生效。


天津市紅橋區人民法院認為,解除權是形成權,依照法律程序一經行使即可發生法律效力,無需對方當事人同意,通知的理由正確與否、明確與否不影響合同解除的法律效果。合同法第九十六條規定了相對方可以行使異議權,通過行使異議權可以消除、修正解除權的法律效力,實現雙方當事人的權利制衡和利益均衡。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24條的規定,異議權人應當在解除通知到達之日起3個月內行使異議權。行使異議權的期限屆滿,異議權人怠於行使異議權的,人民法院則無權也無需對發出解除通知時是否具有正當事由作出裁判,合同無爭議地解除。


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認為,具備了出租人資格並不意味着就可以隨意解除合同,只有在法律規定的解除合同情形出現後,出租人可以單方面解除租賃合同。本案同裕晨公司2013年4月23日、5月12日兩次發函要求解除租賃合同時,理由只是內部資產整合,並未按照合同法第九十六條的規定行使解除權。而2013年7月23日同裕晨公司以無法辦理所有權與土地使用權的變更事項為由第三次致函中石油公司要求解除合同、配合恢復原狀,符合合同法規定的行使解除權的方式,又因中石油公司在收到解除租賃合同通知3個月內未提起訴訟行使異議權,雙方租賃合同於通知到達日2013年7月25日解除。


索引:具體評析意見詳見:邢小鵬、馬曉、尹春海、劉俊:“不動產租賃合同解除權及異議權的行使與限制”,《人民司法(案例)》2016年第14期。


4.無解除權一方當事人向另一方當事人出具解除通知的行為並不能產生《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規定的合同解除的法律效力,不能以解除通知到達另一方當事人時合同即已解除。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租賃合同》約定的租期為2011年8月1日至2019年9月30日。2013年3月12日,丹東蘇寧公司向泰豐公司出具了關於解除租賃合同的通知函,要求解除雙方《租賃合同》,並於2013年6月15日搬出了案涉房屋。泰豐公司對此提出了異議並拒絕接收房屋。至本案糾紛發生時,案涉房屋鑰匙一直由丹東蘇寧公司保管,房屋也由丹東蘇寧公司管理。該事實表明雙方並未就《租賃合同》的解除達成一致。


合同法第九十六條規定:當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九十三條第二款、第九十四條的規定主張解除合同的,應當通知對方。合同自通知到達對方時解除。對方有異議的,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確認解除合同的效力。《租賃合同》並未約定丹東蘇寧公司在出現其解除通知函中載明的相關情形時享有單方解除權。


已經生效的(2016)遼民終722號民事判決已認定丹東蘇寧公司在合同約定的租賃期限未屆滿且未經泰豐公司同意的情況下單方以經營狀況不理想等原因要求解除合同構成違約。


作為違約方,丹東蘇寧公司並不享有合同法第九十四條規定的法定解除權。據此,在丹東蘇寧公司不享有合同約定解除權,作為違約方也不享有法定解除權的情形下,其向泰豐公司出具解除通知函的行為並不能產生《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規定的合同解除的法律效力。原審判決確認2013年3月12日解除通知函到達泰豐公司時《租賃合同》即已解除,對《租賃合同》解除時間認定不當。


索引:丹東蘇寧雲商銷售有限公司等與丹東泰豐實業有限公司房屋租賃合同糾紛案;案號:(2017)最高法民申4793號;合議庭法官:董華、駱電、潘傑;裁判日期: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日。


5.擁有約定解除權或者法定解除權的解除權人通知對方要求解除合同的,才能發生解除合同的法律效力。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萊蕪礦業公司發出解除合同通知函後,雙方曾就解除合同事宜進行協商,但未達成一致意見。萊蕪礦業公司主張,山西京海公司、豐鎮鑫鑫公司、豐鎮豐盛公司未在法定期限三個月內提起異議之訴,解除合同通知發生效力。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九十六條規定:“當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九十三條第二款、第九十四條的規定主張解除合同的,應當通知對方。合同自通知到達對方時解除。對方有異議的,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確認解除合同的效力。法律、行政法規規定解除合同應當辦理批准、登記等手續的,依照其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規定:“當事人對合同法第九十六條、第九十九條規定的合同解除或者債務抵銷雖有異議,但在約定的異議期限屆滿後才提出異議並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當事人沒有約定異議期間,在解除合同或者債務抵銷通知到達之日起三個月以後才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這是對合同解除的異議期間及其法律後果的解釋。合同的解除對當事人會產生重大影響,故而從平等保護合同各方當事人合法權益的目的出發,為防止合同解除權的濫用,其行使要符合合同解除的約定或法定條件,即解除權人應擁有約定解除權或者法定解除權。


2013年6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曾針對《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24條理解與適用的請示作出答覆(法研[2013]79號):“當事人根據合同法第九十六條的規定通知對方要求解除合同的,必須具備合同法第九十三條或者第九十四條規定的條件,才能發生解除合同的法律效力”。


根據本案查明的事實,萊蕪礦業公司發出解除合同通知函,主要是依據《轉讓合同》第五條第一款第2項關於辦證期限的約定。合同約定的辦證期限並非一個明確的期限,萊蕪礦業公司不具備約定合同解除權。因此,萊蕪礦業公司上訴主張山西京海公司、豐鎮鑫鑫公司、豐鎮豐盛公司未在合理期限內行使異議權、合同已經解除,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不能成立。一審法院關於萊蕪礦業公司解除合同告知函不發生解除合同效力的認定,並無不當,本院予以維持。


索引:萊蕪鋼鐵集團萊蕪礦業有限公司與山西京海實業有限公司等股權轉讓糾紛案;案號:(2016)最高法民終590號;合議庭法官:賈清林、武建華、楊迪;裁判日期: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五日。


6.當事人一方通知對方解除合同的,如果不具備《合同法》第九十三條或第九十四條規定的解除合同條件的,該通知不發生解除合同的法律效力。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合同法》第九十六條第一款規定:“當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九十三條第二款、第九十四條的規定主張解除合同的,應當通知對方。合同自通知到達對方時解除。對方有異議的,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確認解除合同的效力。”


《合同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當事人對合同法第九十六條、第九十九條規定的合同解除或者債務抵銷雖有異議,但在約定的異議期限屆滿後才提出異議並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當事人沒有約定異議期間,在解除合同或者債務抵銷通知到達之日起三個月以後才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對《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24條理解與適用的請示的答覆(法研〔2013〕79號)規定:“當事人根據合同法第九十六條的規定通知對方要求解除合同的,必須具備合同法第九十三條或者第九十四條規定的條件,才能發生解除合同的法律效力。”


因此,當事人一方通知對方解除合同的,如果不具備《合同法》第九十三條或第九十四條規定的解除合同條件的,該通知不發生解除合同的法律效力。


新華百貨主張大世界實業集團公司、大世界房地產公司構成違約,不能成立,因此,新華百貨發出的解除合同的通知,不符合法律規定的解除合同的情形,不能產生解除合同的效力。而新華百貨在此情況下單方發出解除合同的通知,並且至今拒不接收案涉房屋,顯然已構成違約。


索引:銀川新華百貨商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與寧夏大世界實業集團有限公司房屋租賃合同糾紛案;案號:(2016)最高法民終743號;合議庭法官:韓玫、司偉、沈丹丹;裁判日期:二〇一七年九月十三日。


7.一方當事人未對另一方當事人發出的解除通知提出異議是否表明雙方合同已經解除,還應審查解除合同的理由是否符合《合同法》第九十三條第二款、第九十四條規定的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聚力公司於2011年7月1日向七星公司發出解除雙方《HG型單晶爐合同書》的通知,七星公司收到通知後未提起訴訟表示異議。聚力公司以此事實為由,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之規定,主張《HG型單晶爐合同書》在七星公司收到解除通知之時已經解除。但該條司法解釋是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以下簡稱《合同法》)第九十六條的適用作出的解釋,如何適用必然要結合而不能脱離該條款的規定。


《合同法》第九十六條規定:“當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九十三條第二款、第九十四條的規定主張解除合同的,應當通知對方。合同自通知到達對方時解除。對方有異議的,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確認解除合同的效力。”據此,聚力公司主張七星公司未對其發出的解除通知提出異議表明雙方合同已經解除的觀點能否成立,還應審查其解除合同的理由是否符合《合同法》第九十三條第二款、第九十四條規定的情形。


《合同法》第九十三條第二款規定的是合同的約定解除,而本案合同並未對此作出約定,雙方也未達成解除合同的新的合意,因此本案不存在約定解除的情形。


《合同法》第九十四條規定的是合同的法定解除,包括以下情形:1、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2、在履行期限屆滿之前當事人一方明確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為表明不履行主要債務;3、當事人一方遲延履行主要債務,經催告在合理期限內仍未履行;4、當事人一方遲延履行債務或者有其他違約行為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5、法律規定的其他情形。從聚力公司的主張看,其是以七星公司不按期交付貨物致使其不能實現合同目的為由主張解除合同,因此本案應當審查該情形是否存在,以判斷聚力公司是否享有法定解除權。


索引:江蘇聚力新能源有限公司與北京七星華創電子股份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案;案號:(2016)最高法民申1049號;合議庭法官:王濤、梅芳、楊卓;裁判日期:二〇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


8.合同一方向另一方送達解除合同通知書後,合同另一方沒有提起確認解除合同是否有效的確認之訴,如果法院再對解除合同是否符合法定情形進行實質性審查,將使《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的規定形同虛設,導致解除合同的效力長期處於不確定和不穩定狀態,這與合同法立法目的相違背。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合同法》第九十六條規定:“當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九十三條第二款、第九十四條的規定主張解除合同的,應當通知對方。合同自通知到達對方時解除。對方有異議的,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確認解除合同的效力。法律、行政法規規定解除合同應當辦理批准、登記手續的,依照其規定。”


為了維護合同非解除權方的利益以及防止合同一方濫用解除權,合同法在賦予一方享有解除權的同時,賦予了合同另一方異議權,即在解除通知到達對方當事人後,如果對方當事人對解除合同的效力有異議的,可以提起確認之訴。但若相對方不及時行使異議權,則會使解除合同的效力長期處於不確定或不穩定狀態,既不利於對合同解除權人合法權益的及時有效保護,也不利於維護合同交易的安全和穩定。


故《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規定:“當事人對合同法第九十六條、第九十九條規定的合同解除或者債務抵銷雖有異議,但在約定的異議期限屆滿後才提出異議並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當事人沒有約定異議期間,在解除合同或者債務抵銷通知到達之日起三個月以後才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即對當事人沒有約定異議期間的,規定了提起確認之訴的除斥期間為三個月,超過三個月才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本案中青花礦業向金昌礦業送達解除合同通知書後,青花礦業作為合同一方的當事人是否有解除權,解除合同是否有效,金昌礦業收到解除合同通知書後應在異議期內請求人民法院確認解除合同的效力,但金昌礦業沒有提起確認解除合同是否有效的確認之訴,如果二審法院再對青花礦業解除合同是否符合法定情形進行實質性審查,將使《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的規定形同虛設,導致解除合同的效力長期處於不確定和不穩定狀態,這與合同法立法目的相違背。故二審判決認定雙方簽定的《轉讓協議》和《補充協議》已於2012年5月20日解除,在適用法律上並無不當。


索引:朝陽金昌礦業有限公司與朝陽青花礦業有限公司採礦權轉讓合同糾紛案;案號:(2013)民申字第2018號;合議庭法官:侯建軍、李偉、葉陽;裁判日期: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九日。



長按二維碼即可識別關注


閲讀原文

TAGS:樂購公司解除合同合同解除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