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押權行使期限典型案例五則

小甘讀判例2018-05-13 19:59:47

編者按:

主債權訴訟時效完成,是否影響以及如何影響擔保物權,存在截然對立的立法例。一是不影響的立法例,如《德國民法典》第223條規定:“以抵押權、船舶抵押權或質權擔保的請求權,雖經時效消滅,但不妨礙債權人就其擔保物取償”,我國台灣地區“民法”第145條的規定與此大致相同,而《瑞士民法典》第807條甚至規定:“因不動產擔保而登記的債權,不受時效限制”;二是發生影響的立法例,如《法國民法典》第2180條規定:“優先權及抵押權,因時效完成而消滅。債務人就其佔有的不動產,因產生抵押權或優先權的時效所規定的期間的屆滿,而取得時效的完成”。《日本民法典》第396條實際上也承認擔保物權因主債權時效完成而消滅。在前一種立法例,法律上也通過一定的機制對擔保物權的行使進行限制,以避免其無限期延續下去。《德同民法典》第1170條規定了抵押權的公示催告程序,即對不知名的債權人,若其在抵押登記後10年未行使抵押權,且所有人(即抵押人)未在該期限內承認債權人的權利,則可通過公示催告的程序排除債權人的該權利。《瑞士民法典》第871條也有與此近似的規定。而我國台灣地區“民法”第880條則使用除斥期間限制抵押權的行使,規定若債權人在主債權訴訟時效完成後5年內不實行抵押權,則抵押權消滅【上引自:孫鵬:“論擔保物權的實行期間”,載《現代法學》2007年第6期】我國《擔保法司法解釋》第12條曾規定,“擔保物權所擔保的債權的訴訟時效結束後,擔保權人在訴訟時效結束後的二年內行使擔保物權的,人民法院應當予以支持。”但此後《物權法》202條又規定“抵押權人應當在主債權訴訟時效期間行使抵押權;未行使的,人民法院不予保護。”由此可見,物權法與擔保法司法解釋採取了完全不同的立場,對此區別必須加以重視。

案例一:王軍李睿抵押合同糾紛案

案例選自《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17年第7期。


裁判要旨:抵押權人在主債權訴訟時效期間未行使抵押權將導致抵押權消滅,而非勝訴權的喪失。抵押權消滅後,抵押人要求解除抵押權登記的,人民法院應當支持。


北京市通州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原告王軍與被告李睿簽訂借款協議書和房產抵押擔保合同書,王軍向李睿出具收條,系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王軍作為借款人應當按照約定償還借款。借款協議中約定借款的還款期限為2009年 9月10日,故李睿請求保護民事權利的訴訟時效期間應為2009年9月11日至2011年9月10日。李睿作為抵押權人應當在主債權的訴訟時效期間內行使抵押權。


庭審中,被告李睿稱借款後,都是蘭廣清通過轉賬方式向李睿償還借款,但是由於李睿與蘭廣清之間另外存在其他借款事實,蘭廣清在還款時並未明確説明是否是針對原告王軍所借款項的還款。現李睿無法提供證據證明蘭廣清還款時明確作出替王軍還款的意思表示,由此產生的不利後果應由李睿自行承擔。故李睿陳述的蘭廣清的還款情況不能作為債權訴訟時效中斷的事由。綜合雙方提供的證據,李睿未提交相關證據證明其在上述期間內向王軍主張權利,亦未提交證據證明王軍向李睿償還借款。故上述債權已超過訴訟時效。


因李睿作為抵押權人未在主債權訴訟時效期間內行使抵押權,故抵押權已消滅。現王軍要求李睿辦理解除王軍名下的位於通州區A房屋的抵押登記手續的訴訟請求,法院予以支持。


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在借貸法律關係成立的前提下,法院認為上訴人李睿的債權已經超過訴訟時效,理由闡述如下:


首先,依照雙方簽訂的協議書,被上訴人王軍應當在2009年9月11日償還借款,如王軍未按時還款,則李睿的債權已自該日起遭受侵害,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三十七條的規定,李睿應當在2011年9月10日之前向王軍主張債權,否則人民法院則不予保護。


其次,李睿自認其並未在 2014年之前直接找到王軍催要借款,並將其理由解釋為2014年之前通過與王軍電話溝通,由案外人蘭廣清替王軍還款,然李睿又表示除了涉訴借款之外,其與蘭廣清之間尚存在其他債權債務關係,對於蘭廣清所償還錢款對應何筆債務李睿也表示並不清楚,且暫擱置蘭廣清還款的性質不論,對於電話溝通事宜及蘭廣清是否曾向其還款一節李睿也未提交任何證據佐證。


再次,李睿辯稱王軍曾於2015年8月向其償還過五千元,對此李睿僅提交了一份錄音證據,然在王軍否認且錄音內容缺乏明確指向的前提下,法院亦難以據此認定訴訟時效存在阻卻理由。故綜合上述分析,應當認定李睿在訴訟時效屆滿即2011年9月10日之前並未向王軍積極主張債權,且不存在其他阻卻訴訟時效計算的理由,故李睿已喪失就上述債權請求法院保護的權利。


在主債權已過訴訟時效的前提下,法院認為上訴人李睿的抵押權已消滅,抵押人王軍主張解除抵押登記的請求應予支持。然需特別指出的是,由於該爭議焦點的本質涉及到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以下簡稱物權法)第二百零二條的理解,且與當事人的訴求和抗辯直接相關,故法院以法理為基,以規範為據,對於作出如上認定的理由闡釋如下:


物權法二百零二條規定:“抵押權人應當在主債權訴訟時效期間行使抵押權,未行使的,人民法院不予保護”,該條款中“不予保護”含義的明確依賴於對訴訟時效和抵押權性質的分析。


首先,就訴訟時效而言,其以請求權人怠於行使權利持續至法定期間的狀態為規制對象,目的在於讓罹於時效的請求權人承受不利益,以起到促其及時行使權利之作用,依民法理論通説,其適用範圍限於債權請求權。而就抵押權而言,其屬於支配權,並非請求權的範圍,更非債權請求權的範圍,如將抵押權納入訴訟時效的規制範圍,無疑有違民法原理。


其次,就抵押權而言,其目的在於擔保債務的履行,以確保抵押權人對抵押物的價值享有優先受償的權利。為實現上述目的,抵押權對物之本身必將產生權能上的限制,對物的使用和轉讓均會發生影響。故,若對抵押權人行使抵押權的期限不進行限制,將使抵押財產的歸屬長期處於不穩定狀態,不僅不利於保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亦不利於物之使用和流通效能的發揮。此外,如果允許抵押權人在任何時候均可行使抵押權,則意味着在主債權經過訴訟時效且債務人因此取得抗辯權之後,債權人依然可從抵押人處獲得利益,進而將抵押人和債務人之間的追償和抗辯置於困境,換言之,也意味着抵押人將長期處於一種不利益的狀態,其義務也具有不確定性,若如此,對於抵押人來説未免過於苛刻亦有失公允。


再次,從權利分類角度分析,在數項權利並存時,依據權利的相互依賴關係,有主權利與從權利之分,凡可以獨立存在、不依賴於其他權利者,為主權利;必須依附於其他權利、不能獨立存在的則為從權利。舉例而言,在債權與為擔保債的履行的抵押權並存時,債權是主權利,抵押權為從權利。在主權利已經喪失國家強制力保護的狀態下,抵押物上所負擔的抵押權也應消滅方能更好地發揮物的效用,亦符合物權法之擔保物權體系的內在邏輯。故物權法二百零二條規定抵押權行使期間的重要目的之一當在於促使抵押權人積極地行使抵押權,迅速了結債權債務關係,維繫社會經濟秩序的穩定。


綜合上述分析,應當認定在法律已設定行使期限後,抵押權人仍長期怠於行使權利時,法律對之也無特別加以保護的必要,應使抵押權消滅。具體到本案中,因上訴人李睿在主債權訴訟時效期間並未向被上訴人王軍主張行使抵押權,故對李睿的抵押權,人民法院不予保護,該抵押權消滅,王軍請求解除抵押登記的請求應予支持。


對於此案批評的觀點認為,上述三點理由均不成立,其一,抵押權可以設置期間限制,但該期限不能等同於訴訟時效期間;其二,抵押人提供抵押物,即已預期將來可能以抵押物清償債權人的結果,不能算是苛刻;其三,訴訟時效完成後,僅限制債權的請求權,債權人的受領權及其他權能(如抵銷、抗辯)不受限制,不能簡單套用主權利消滅導致從權利也消滅的原理。【參見朱曉喆:“訴訟時效制度的價值基礎與規範表達——《民法總則》第九章評釋”,載《中外法學》2017年第3期】


案例二:中國農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方城縣支行與金一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案

案號:一審:河南省南陽市方城縣人民法院(2010)方民商初字第106號;二審:南陽市中級人民法院(2011)南民商終字第146號。案例評析詳見王雲鵬龔躍偉、白丞博:“擔保權人在法定期間內行使擔保物權應予支持”,載《人民司法(案例)》2012年第10期。


裁判要旨:物權擔保行為發生在擔保法施行之後、物權法施行之前,應當適用擔保法及其司法解釋的規定。對於擔保權人在擔保債權訴訟時效結束後兩年內行使擔保物權的,人民法院在支持擔保物權時應當僅對訴訟時效期間範圍內的主債權進行保護。 


南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本案抵押行為發生在1999年7月,在物權法施行之前,應當適用擔保法及其司法解釋的規定。金一最後一次付息時間為2006年12月12日,方城農行於2010年3月31日向法院提起訴訟,本案債權訴訟時效期間雖然已經屆滿,但是方城農行在債權訴訟時效結束後二年內行使擔保物權,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2條之規定,該權利依法應受法律保護,方城農行有權依法以抵押物折價或者以拍賣、變賣該抵押物的價款優先受償。


案例三:南陽市硫磷化工有限公司與中國農業銀行南陽市卧龍區支行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案

案號:一審:河南省南陽市卧龍區人民法院(2008)宛龍民商三初字第156號;二審:河南省南陽市中級人民法院(2008)南民三終字第204號。案例評析詳見:何志陳元舵:“抵押權存續期間應當為除斥期間”,載《人民司法(案例)》2009年第14期。


裁判要旨:抵押權人應當在抵押權存續期間行使抵押權,若逾期行使,則抵押權消滅,人民法院不予保護。


河南省南陽市卧龍區人民法院一審經審理認為,該103萬元貸款期滿日為2000年6月25日,自期滿日至今已8年。8年的時間內,在沒有訴訟時效中止、中斷事由的情況下,卧龍農行一直未依法主張債權,也未行使擔保物權。其怠於行使擔保物權的行為,使化工公司對抵押物的使用和轉讓受到了限制,嚴重妨礙了抵押物的流轉和效能、效用的發揮,該行為與我國法律既保護擔保物權又充分發揮物的所有權、使用權的精神相悖。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2條規定,擔保物權所擔保的債權的訴訟時效結束後,擔保權人在訴訟時效結束後的2年內行使擔保物權的,人民法院應當予以支持。物權法第二百零二條規定,抵押權人應當在主債權訴訟時效期間行使抵押權;未行使的,人民法院不予保護。本案卧龍農行在主債權訴訟時效期間沒有向化工公司依法行使抵押權,在訴訟時效結束後2年內也未行使擔保物權,據此,卧龍農行的抵押權已不受法律保護,即抵押權人已喪失勝訴權,抵押權在事實上已歸於消滅。為了促進經濟的發展,便於物的流轉和效用的發揮,故對於化工公司要求確認卧龍農行的抵押權消滅的訴訟請求,予以支持。


南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後認為,原判認定事實清楚,處理適當,但應適用最高人民法院《擔保法解釋》第12條規定認定抵押權人喪失了勝訴權,從而認定抵押權消滅。遂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例四:河南省土產進出口公司漯河綜合加工貿易中心訴漯河市召陵區農村信用合作聯社抵押權爭議糾紛案

一審:河南省漯河市召陵區人民法院(2013)召民二初字第162號;二審:河南省漯河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漯民四終字第41號。


裁判要旨:抵押權人應當在主債權訴訟時效期間內行使抵押權。未行使的,人民法院不予保護。抵押人在主債權訴訟時效結束後請求人民法院確認抵押權消滅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法院生效裁判認定:被告與華中公司簽訂的借款合同借款期限為1年(2003年3月21日至2004年3月21日),借款債權的訴訟時效為2年,自 2004年3月22日至2006年3月22日,被告作為抵押權人在主債權訴訟時效期間內沒有提供證據證明其曾行使過抵押權,根據《物權法》第二百零二條“抵押權人應當在主債權訴訟時效期間行使抵押權,未行使的,人民法院不予保護”的規定,本案被告的抵押權已經超過主債權訴訟時效未行使,其抵押權不受法院保護。因此,原告要求確認被告抵押權消滅的訴訟請求,法院予以支持。


案例五:中國農業銀行信陽市平橋支行訴熊建華、郭敏抵押權糾紛案

一審:河南省平橋區人民法院(2012)平民初字第657號;二審:河南省信陽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信中法民終字第106號


裁判要旨:當抵押權人在主債權訴訟時效期間內不行使抵押權時,抵押擔保人要求抵押權人返還抵押物相關憑證的,抵押權人應當返還。當主債權訴訟時效期限屆滿後,主債務人又在債權人發出的還款催收通知上簽字的行為,不影響抵押權行使期間的計算。

法院生效判決認為:法律規定抵押權人應當在主債權訴訟時效期間行使抵押權,未行使的,人民法院不予保護。從本案借貸關係發生時間、貸款到期時間以及主債權訴訟時效期間來看,在2012年3月10日上訴人向秦勝利簽發的《債務逾期催收通知》之前,被上訴人熊建華、郭敏已於2012年3月12日訴至法院要求返還抵押物。因此,抵押權人農行平橋支行的抵押權因在行使期間內沒有及時行使而已超過訴訟時效。抵押權存在而不行使,不僅不利於物的交易價值和擔保秩序的穩定,反而可能會助長抵押權人濫用因物之擔保而取得的優勢地位,損害債務人的利益,使抵押財產的歸屬長期處於不確定狀態,不利於保護雙方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也不利於抵押財產效能的發揮。因此,原審法院判令農行平橋支行退還房屋他項權證正確,二審予以維持。



長按二維碼即可識別關注


閲讀原文

TAGS:李睿抵押權王軍擔保物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