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楠:大恐龍死得快,我們想做小恐龍

呆呆咖啡館2018-05-13 19:57:31


散落在夜空中的命運之星,

靜靜的散發着光亮

照在我身上,我就要啟程。

      ——谷村新司《星》(日)

文丨呆呆   圖丨呆呆

用一場藝術展的開幕式來開場,裏城進入的方式一開始就與眾不同。


4月27日傍晚,在華僑城EPC藝術中心,開幕式前突下大雨,在大雨中看着滿場撐着傘的人,自己任由冷雨澆頭,聲音平靜的宣佈:我們把我們的產品理想和開發理念帶回到深圳,帶回我們曾經戰鬥了十幾年的,想重新給城市增加點理想化的色彩。


那一個瞬間,彷彿時間靜止,雨點在燈光下靜寂的閃着光。從沒撐着傘在雨中參加過發佈會的呆呆當時心裏一動,這會不會是當年那批理想主義者一直期待的時刻呢?


在發佈會之前,肖楠接受了一個媒體的簡單採訪,他説,裏城的理想,是一個城市的理想,希望裏城給深圳帶來一些情懷產品。

1

龍爭虎鬥之地深圳

裏城已經拿下兩個項目

(裏城深圳藝術展開幕式主題)

在寫這次採訪內容前,一定要説下頭銜為深圳市裏城投資有限公司執行董事的肖楠和這次活動不曾出席的他的合夥人徐洪舸,他們是的第一代風雲人物,也曾經是萬科早期實力派的代表人物。


7年前辭職時,徐洪舸、肖楠,分別是萬科集團常務副總裁、主管產品與設計線副總裁,兩位副總裁同時辭職,一時成為了媒體關注的焦點,多年後這事件依然是萬科重大人事變動。徐洪舸當年排在萬科4號人物,肖楠第16位,兩位都是建築設計出身。萬科早期在深圳奠定自己的霸主地位,兩位也功不可沒,萬科早期的理想主義情懷色彩也和這些人大有淵源。一直到今天,他們人生經歷裏“萬科”這張標籤裏都深深的刻畫着。呆呆也信,他們自己也不會想過去掉,萬科也是他們青春奉獻和奮鬥的地方。


離開萬科後,徐洪舸和肖楠入股了中航裏城有限公司,試圖打造他們自己的房地產理想國,這幾年,在廈門、昆明、南京、重慶、瀋陽、廣州都有了項目,多個項目都被好評,有評論説,裏城是更萬科的公司。2017年,裏城進入11城共開發27個項目,用七年時間進入房企銷售TOP100;2018年,裏城首次在深圳發聲。


粵港澳大灣區概念之後,深圳的灣區核心城市位置坐定,這座城市絕對是全國開發商的龍爭虎鬥之地,多少還未曾進入深圳的外地開發商想進來圈一塊地,很多開發商甚至找地多年而不得,前兩年的深圳地王項目也多為外地開發商為進入深圳做出的代價。前不久,主要項目在華南別的城市、深圳只有一塊地的金科地產,居然把華南區發佈會都放在深圳,可見各發開發商現在對深圳深圳的重視。虎視眈眈之下,裏城不僅來到深圳,還在深圳拿下了兩塊地,可見,徐洪舸和肖楠的實力依然不可小覷。


今年,裏城位於布吉的項目璽樾山將入市,另外一個項目也在路上。

2

深圳發展有些出乎意料

曾判斷要往東,現在一路向西


(冒着雨,沒有撐傘的肖楠在開幕式上發言。)


離開萬科之前,徐洪舸和肖楠一直在做產品的創新,例如花園情景洋房就是萬科早期申請的户型設計專利;萬科第五園是深圳首個現代中式建築,那時,萬科還將總部搬到大梅沙,認為深圳未來會向東發展。


回顧過去不在深圳做開發的七年,肖楠説深圳這些年的發展有些出乎意外,當年萬科曾經判斷深圳會往東發展,結果深圳往西發展了,而且,深圳的發展比當初想象的健康多了。他認為現在的前海、深圳灣其實不屬於房地產概念,代表的是深圳這幾年的成就。但是話題一轉,念念不忘東部的肖楠説,“我還是覺得深圳這樣有濱海氣質的城市,未來往東的氣質還在,只是東邊休閒生活為主。”看來,7年後,他的東部情結依然還在,依然喜歡着深圳最美的那片海。


肖楠説,深圳這個城市從不變的是,它永遠都是年輕人的城市,創新的動力依然很強勁。習慣這座城市後,每次回到深圳,一下飛機,就會感覺莫名的輕鬆,覺得空氣格外清新,整個人都特別有活力。“我們的項目也會和這些城市的大氣質符合。”肖楠告訴大家,裏城這些年,每個城市的項目氣質都不一樣,會根據這個城市的特徵,找到這個城市的文化基因。“我相信我們可以找到深圳這個城市的文化基因。”


3

一個大恐龍追趕另外一個大恐龍

大家都會死得很快

(工作人員在擦藝術展上掛的解説牌。)


在談到裏城未來發展時候。肖楠説從未擔心過現在的各種競爭,因為裏城是獨一無二的,有自己獨特的生存方式。


肖楠把地產圈比喻成一個生態鏈、一個大草原,他説有些動物很大,食量也越來越大,一般來説,越大的會越早消失。現在的地產公司都萬億規模了,而土地資源是有限的,所以現在大家的轉型都出來了,都在尋找新的業務板塊,大家也會玩各種新的方向。碧桂園第一後,萬科為什麼不追趕而是轉型呢?因為,一個大恐龍追趕另外一個大恐龍,那就是看誰死得最快。所以萬科要轉型,不斷的把業務分散再分散,變成一個一個的小恐龍,讓這些小恐龍可以生存下來。


“對於裏城的未來,我是很清楚的,房地產還能吃幾年,紅利還在,裏城願意成為小恐龍或者蜥蜴啥的,別人吃剩的或者吃不到的時候我來吃,並不是説未來集中度高小企業就不能活了,小公司也可以很健康。”肖楠認為,未來純粹的房地產可能不那麼好做,做地產項目的時候,可能只能更多適應市場,所以裏城的選擇是多樣化的,以前是在城鄉結合部做開發,現在好,直接就去了鄉下,鄉下就可以產生非主流的業態,例如小鎮,小鎮有兩種,一種旅遊;一種居住,而居住就是另外一種品種的房地產,可以做情懷和精神居住。“我們的廬山項目,很多人願意為項目裏面的文化買單,我覺得這一塊未來可能是一片藍海。”肖楠表示。 


和文化結合來打造項目,把文化變成有效供給,激活一個村落或者一個工業區,肖楠説這是裏城目前所做的事情,也是裏城選擇的一個方向。 “能否成功不好説,但是我們一直在做。”甚至深圳的項目,他們也會結合文化和藝術的基因做創新,而所謂的創新,在肖楠看來有時候是迴歸傳統,尋找城市的脈絡,適應現代城市生活的方式。


很明顯,10多年前創新過中式建築的肖楠,如今依然沒有放棄建築和傳統的結合的理想。

4

一面“魔鏡”

是裏城對深圳人生活和健康的關心

(藝術展現場裝置。)

 這次裏城的藝術展主題是“城市的理想”,肖楠説所謂城市的理想,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就是希望這個城市不一樣,有自己的特色,地域特色、民族特色、文化特色。現在來看,中國房地產發展不太好,同質化厲害,千城一面,而導致這種城市面貌的主要是開發商。


他還介紹,裏城一直都做不一樣的產品,在每個城市尋找城市的文化特質,所以沒有標準化產品。“雖然公司小,但是仍然不會去複製產品,因為每個城市都是不一樣的,所以產品也該有自己的城市屬性”。肖楠承認這樣做起來會很累,是很痛苦的事情,因為成本很難控制。但是他很清楚,有理想就有痛苦,沒有付出怎麼叫理想呢?裏城還是希望自己的項目成為作品,在資本要求嚴格、大家拼數據和效率的時候,裏城可能做不到最好,但會有不一樣的思維模式和行為模式。


關於深圳項目,肖楠説未來會從關注業主生活和健康兩方面入手,目前布吉項目有兩大方向,一個是落地四點半的課堂,讓業主專心上班;一個是幫助業主建立和健康有關的“名醫薈”。在肖楠的描述裏,深圳人亞健康情況很嚴重,未來他們的業主將擁有一面“魔鏡”,從這面“魔鏡”裏可以知道自己的健康指數,提前預防和檢測到各種健康問題。但是具體的產品他沒有細説,他説目前還是祕密。


“我們做產品,以前是漂亮美感,現在是功能化,我們希望創造一些新的業態出來。”肖楠最後説。


多年後,那些執着於理想的人,依然還在為自己的理想國而奮鬥,期待裏城在深圳34萬平方米的璽樾山。

附EPC藝術展呆呆拍的部分照片:



呆呆咖啡館

城市冰冷

樓市瘋狂

地產圈温暖

而我只想寫下温暖與美好

微信號:daidaicafe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