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商事審判監督13條程序規則整理

小甘讀判例甘國明2018-04-25 15:07:49

   聲明:本公號只專注判例,歡迎轉載、分享本公號內容。公眾號轉載本文請同時轉發二維碼並在文首顯著位置正確標明作者和出處,否則視為未被許可的侵權行為,一經發現一律舉報刪除。謝謝支持與合作!如需幫助或諮詢請加本人微信號ggm66027聯繫。

1.如案外人權利主張所指向的民事權利義務關係或者其訴訟請求所指向的標的物,與原判決、裁定確定的民事權利義務關係或者該權利義務關係的客體具有同一性,執行標的就是作為執行依據的生效裁判確定的權利義務關係的特定客體,其則屬於“認為原判決、裁定錯誤”的情形,應依照審判監督程序辦理。

——孫昌明與江蘇威特集團有限公司、鹽城經濟開發區祥欣農村小額貸款有限公司案外人執行異議糾紛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15年第7期》)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執行過程中,案外人對執行標的提出的書面異議被駁回後,應當根據其權利主張與原判決、裁定之間的關係,依法選擇通過審判監督程序或者執行異議之訴維護其合法權益。作為法律對執行程序啟動後,就案外人權利保護提供的司法救濟途徑,執行異議之訴針對的是執行行為本身。其核心在於以案外人是否對執行標的具有足以阻卻執行程序的正當權利為前提,就執行程序應當繼續還是應該停止做出評價和判斷。但如案外人權利主張所指向的民事權利義務關係或者其訴訟請求所指向的標的物,與原判決、裁定確定的民事權利義務關係或者該權利義務關係的客體具有同一性,執行標的就是作為執行依據的生效裁判確定的權利義務關係的特定客體,則屬於“認為原判決、裁定錯誤”的情形。本案中,孫昌明在其對執行標的提出的書面異議被裁定駁回後,向一審法院提起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一審、二審法院亦以此為案由對本案進行了實體審理。但是,鹽城中院對包括案涉房產在內的登記在威特公司名下且已經為祥欣公司辦理抵押登記的財產採取的執行措施,有該院業已發生法律效力的相關民事判決作為依據,而該生效民事判決確認祥欣公司享有抵押權並有權優先受償的財產範圍亦包括案涉房產。孫昌明在訴訟理由中也明確就祥欣公司與威特公司之間貸款行為以及其抵押權的效力問題提出異議,其所提訴訟請求意在否定鹽城中院前述生效民事判決作為執行依據的合法性,在此情況下,本案應當屬於《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有關“案外人、當事人對裁定不服,認為原判決、裁定錯誤的,依照審判監督程序處理”的規定情形,孫昌明通過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解決本案爭議,沒有法律依據。

 

2. 人民法院審理檢察機關抗訴的再審案件一般應以原審審理範圍為限。當事人的訴訟請求不同於支持其提出請求的理由和依據,如當事人提出請求的理由和依據不同於檢察機關抗訴所提出的理由和依據,並不意味其申請抗訴的請求未獲得檢察機關抗訴支持;當事人的再審請求未超出原審審理範圍的,人民法院再審中應予審理。

——湖北金華實業有限公司與蘇金水等商品房買賣合同糾紛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14年第1期》)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蘇金水再審中提出因抗訴並未支持金華公司的申訴請求,應根據本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審判監督程序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十三條規定,金華公司的觀點不應納入再審範圍。蘇金水該項主張的基礎系其認為抗訴理由與金華公司對兩份購房合同效力認識理由存在不同,但當事人的訴訟請求不同於支持當事人提出請求的理由和依據,金華公司對合同效力認識所提出的理由和依據不同於抗訴所提出的理由和依據,並不意味其申訴請求未獲得抗訴支持,且金華公司的再審請求並未超出本案原審的審理範圍,因此對蘇金水的該項主張,本院不予支持。


3. 經審判監督程序被髮回重審的案件,雖然根據民事訴訟法的規定,案件是一審的,應當按一審程序審理,但是,發回重審的案件並非一個初審案件,根據管轄恆定原則,發回重審的案件管轄權已經確定,當事人仍提出管轄權異議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內蒙古九郡藥業有限責任公司、上海雲洲商廈有限公司與韓鳳彬、上海廣播電視台、大連鴻雁大藥房有限公司產品質量損害賠償糾紛管轄權異議申請再審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13年第4期》)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經審判監督程序被髮回重審的案件,雖然根據民事訴訟法的規定,案件是一審的,應當按一審程序審理,但是,發回重審的案件並非一個初審案件,就管轄而言,因民事訴訟程序的啟動始於當事人的起訴,其目的在於獲得法院對案件作出最終裁判,以解決雙方之間的民事糾紛。當案件訴至人民法院,經人民法院立案受理,訴狀送達給被告,被告在答辯期內未提出管轄異議,表明案件已確定了管轄法院。此後不因當事人住所地、經常居住地的變更或行政區域的變更而改變案件的管轄法院。在管轄權已確定的前提下,當事人無權再就管轄權提出異議。如果在重審中當事人仍可就管轄權提出異議,無疑使已穩定的訴訟程序處於不確定的狀態,破壞了訴訟程序的安定、有序,拖延訴訟,不僅不利於糾紛的解決,也浪費司法資源。因此,基於管轄恆定原則、訴訟程序的確定性以及公正和效率的要求,亦不能支持重審案件當事人再就管轄權提出的異議。


4. 再審審查階段,當事人達成執行和解協議且已履行完畢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終結審查,但再審審查階段已經結束,案件已經進入再審審理階段,上述規則不再適用。

——重慶建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與中鐵十九局集團有限公司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14年第4期》)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關於重慶建工集團提出雙方已於2012年5月29日簽訂了執行還款協議書,中鐵十九局已實際支付300萬元,根據司法解釋的規定,應當終結本案再審審查的問題。本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審判監督程序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五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終結審查,其中第(三)項規定,當事人達成執行和解協議且已履行完畢的,但當事人在執行和解協議中聲明不放棄申請再審權利的除外。上述司法解釋的適用條件為當事人達成執行和解協議且已履行完畢,本案中鐵十九局雖與重慶建工集團達成了執行和解協議,但尚未履行完畢,且該條司法解釋是針對再審審查階段的規定,本案再審審查階段已經結束,案件已經進入再審審理階段,故不應適用上述司法解釋規定,對重慶建工集團的上述答辯意見,本院不予採信。


5.民事訴訟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當事人提出訴訟請求並經人民法院作出生效判決後,又否認其據以提起訴訟請求的基本事實,並以此為由申請再審,違背誠實信用原則,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天津市濱海商貿大世界有限公司與天津市天益工貿有限公司、王錫鋒財產權屬糾紛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13年第10期》)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濱海公司起訴請求解除案涉協議,天益公司承擔違約責任。天益公司提起反訴,以濱海公司未按約定履行配合義務,致使天益公司未能取得貸款,餘款未付為由,請求繼續履行協議,濱海公司賠付違約金255萬元及相應的銀行利息325萬元等。一審判決認定,濱海公司未提交房屋所有權證及國有土地使用證原件具有合理性,不能認定其未作配合或違約。一審判決作出後,天益公司以濱海公司不履行合同義務,使協議履行受阻,一審判決認定的事實有誤等為由,提起上訴。二審維持原判後,天益公司僅以二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為由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指令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再審本案。再審期間,天益公司又主張濱海公司未履行合同約定的配合義務。再審判決支持了天益公司的該項主張,認定濱海公司未適當履行配合義務,並在此基礎上對雙方的利益分配重新作了調整。再審判決作出後,天益公司再次向本院申請再審,稱王錫鋒辦理按揭貸款的條件並未成就,濱海公司配合辦理按揭貸款的義務尚未開始,不可能存在濱海公司未適當履行配合義務的問題。根據民事訴訟法第十三條第一款的規定,民事訴訟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本案訴訟期間,天益公司在濱海公司是否履行了配合義務,是否構成違約的問題上屢次反覆,為達到能使本案再次進入再審的目的,否認其在一審、二審及再審期間堅持的主張,否認再審判決中對其有利的認定,有悖誠實信用原則,本院對其該項申請再審事由不予支持。


6.案外人申請再審的構成要件之一是對原判決、裁定或者調解書確定的執行標的物能夠主張權利,此處所稱的對執行標的物能夠主張權利並不包括對執行標的物享有債權這一情形。

——深圳市佩奇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與湖北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宜昌南湖支行、華誠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破產債權確認糾紛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12年第12期》)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案外人申請再審的要件主要有二個,一是案外人須對原判決、裁定或者調解書確定的執行標的物能夠主張權利,二是無法提起新的訴訟解決爭議。本案中,南湖支行和佩奇公司對華誠公司均享有債權,且兩債權產生的原因關係是相同的,即均基於華誠公司對佩奇公司出資不到位而應承擔補足出資的責任。現爭議的焦點在於訟爭1400萬元破產債權的歸屬問題。1.根據宜昌中院作出的(2000)宜中經初字第6號民事判決以及(2000)宜中法執字第110-4號民事裁定,華誠公司應在其出資不足的範圍內向南湖支行承擔責任,但該執行程序在人民法院受理破產案件後尚未執行完畢。由於破產程序是對債務人全部財產進行的概況執行,注重對所有債權的公平受償,具有對一般債務清償程序的排他性。因此,在佩奇公司、華誠公司先後被裁定宣告破產後,對華誠公司財產已採取保全措施和執行措施的,包括依據宜昌中院(2000)宜中法執字第110-4號民事裁定所採取執行措施的,都屬於未執行財產,均應當依法中止執行。破產財產應在破產清算程序中一併公平分配。2.註冊資本系公司對所有債權人承擔民事責任的財產保障。在股東出資不到位的情況下,如公司被裁定宣告進入破產程序,根據《企業破產法》第三十五條“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後,債務人的出資人尚未完全履行出資義務的,管理人應當要求該出資人繳納所認繳的出資,而不受出資期限的限制”的規定,作為股東的華誠公司應首先向佩奇公司補繳出資。依據《企業破產法》規定,該補繳的出資應屬於佩奇公司破產財產的組成部分,只能用於向佩奇公司所有債權人進行公平清償,而不能向個別債權人清償,否則就與《企業破產法》第十六條“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後,債務人對個別債權人的債務清償無效”規定相悖,侵害了佩奇公司其他債權人的合法利益。故二審判決將訟爭破產債權確認歸佩奇公司享有符合《企業破產法》的規定精神,南湖支行可向佩奇公司申報自己的破產債權並參與分配。由於訟爭1400萬元破產債權歸佩奇公司享有,南湖支行對作為本案訴訟標的的上述破產債權已不能再主張權利,故其不能以案外人的身份對本案生效判決申請再審。


7.屬原審庭審結束前客觀存在的證據,又不能説明據屬新發現證據或存在因客觀原因無法取得、在規定的期限內不能提供的原因,該證據雖在原審未曾提交,但亦不構成再審“新證據”。

——江西省南昌百貨總公司、湖南賽福爾房地產開發公司與南昌新洪房地產綜合開發有限公司合資、合作開發房地產合同糾紛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13年第1期》)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審判監督程序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條規定,再審中“新的證據”須符合以下三個條件之一:(一)原審庭審結束前已客觀存在庭審結束後新發現的證據;(二)原審庭審結束前已經發現,但因客觀原因無法取得或在規定的期限內不能提供的證據;(三)原審庭審結束後原作出鑑定結論、勘驗筆錄者重新鑑定、勘驗,推翻原結論的證據。上述轉賬憑證及借條均發生於1998年至2002年期間,屬原審庭審結束前客觀存在的證據,但新洪公司不能説明上述證據屬新發現證據或存在因客觀原因無法取得、在規定的期限內不能提供的原因,更不屬於鑑定結論、勘驗筆錄等證據,因而上述證據雖在原審未曾提交,但亦不構成新的證據,本院不作為新證據採納。


8. 案外人已將其債權轉讓給他人,又基於已轉讓的債權,對涉及該債權的生效民事調解書申請再審,沒有法律依據,應予以駁回。

——中國太平洋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與中國東方資產管理公司青島辦事處、王志剛、胡建君船舶保險合同糾紛再審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12年第11期》)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東方資產公司青島辦在對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1999)魯經監字第190號民事調解書提出再審申請前,於2004年10月15日將涉案債權轉讓給青島通達信公司,已與本案沒有利害關係。東方資產公司青島辦基於其已轉讓的債權申請再審,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


9. 人民法院接到民事抗訴書後,經審查發現案件糾紛已經解決,當事人申請撤訴,且不損害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或第三人利益的,應當依法作出對抗訴案終結審查的裁定;如果已裁定再審,應當依法作出終結再審訴訟的裁定。

——牡丹江市宏閣建築安裝有限責任公司訴牡丹江市華隆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張繼增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指導案例7號,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 2012年4月9日發佈)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對於人民檢察院抗訴再審的案件,或者人民法院依據當事人申請或依據職權裁定再審的案件,如果再審期間當事人達成和解並履行完畢,或者撤回申訴,且不損害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的,為了尊重和保障當事人在法定範圍內對本人合法權利的自由處分權,實現訴訟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的統一,促進社會和諧,人民法院應當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審判監督程序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十四條的規定,裁定終結再審訴訟。本案中,申訴人華隆公司不服原審法院民事判決,在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的同時,也向檢察機關申請抗訴。在本院提審期間,當事人達成和解,華隆公司向本院申請撤訴。由於當事人有權在法律規定的範圍內自由處分自己的民事權益和訴訟權利,其撤訴申請意思表示真實,已裁定準許其撤回再審申請,本案當事人之間的糾紛已得到解決,且本案並不涉及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或第三人利益,故檢察機關抗訴的基礎已不存在,本案已無按抗訴程序裁定進入再審的必要,應當依法裁定本案終結審查。


10. 案外人在可以通過另行提起訴訟解決其與案件一方當事人之間的債權債務關係,且案件雙方當事人在人民法院主持下達成調解協議、人民法院作出的調解書不涉及案外人與案件一方當事人之間的債權債務關係的情況下,對人民法院作出的調解書申請再審的,應予駁回。

——蘭州正林農墾食品有限公司與林柏君、鄭州正林食品有限公司債務糾紛再審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11年第4期》)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林柏君作為本案原審原告,所提出的訴訟請求有二,一是確認鄭州正林、蘭州正林及林柏君三方簽訂的《債權轉讓協議》合法有效;二是由原審被告鄭州正林立即按《債權轉讓協議》的約定向林柏君償還99406 235.82元人民幣。在原審訴訟中,林柏君與鄭州正林所達成的調解協議,對第一項訴訟請求未予涉及,僅對第二項訴訟請求形成合意。因蘭州正林未參加本案訴訟,亦未在調解協議上簽字蓋章,無論林柏君與鄭州正林達成調解協議的動機與意圖如何,無論其是否以《債權轉讓協議》為基礎而達成調解協議,對蘭州正林均無約束力,原審法院所做出的調解書當然亦對蘭州正林不發生法律效力。如果鄭州正林確對蘭州正林負有債務,鄭州正林不能以該調解書作為免除其對蘭州正林所負債務的依據,亦不能以該調解書作為蘭州正林將債權轉讓給林柏君的依據。因此,該調解書客觀上不能產生損害蘭州正林債權的後果。如果蘭州正林認為其對鄭州正林享有債權,可以另行提起訴訟予以解決。至於《債權轉讓協議》是否存在惡意串通,是否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均可在另行提起的訴訟中審理解決。再者,本案原審調解書對《債權轉讓協議》效力未作確認,可視為林柏君放棄了第一項訴訟請求,而第二項訴訟請求與蘭州正林無涉,蘭州正林是否參加訴訟均不影響其訴訟權利與民事權利。蘭州正林作為原審調解書的案外人,在可以通過另行提起訴訟解決其與鄭州正林之間的債權債務關係,且原審調解書未對蘭州正林與鄭州正林的債權債務關係進行認定及處分的情況下,對原審調解書申請再審不符合案外人提起再審申請的情形。


11.人民法院應當在具體的再審請求範圍內或在抗訴支持當事人請求的範圍內審理再審案件。當事人超出原審範圍增加、變更訴訟請求的,不屬於再審審理範圍。但涉及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或者當事人在原審訴訟中已經依法要求增加、變更訴訟請求,原審未予審理且客觀上不能形成其他訴訟的除外。

——安徽省福利彩票發行中心與北京德法利科技發展有限責任公司營銷協議糾紛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09年第9期》)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審判監督程序的解釋》第三十三條規定:“人民法院應當在具體的再審請求範圍內或在抗訴支持當事人請求的範圍內審理再審案件。當事人超出原審範圍增加、變更訴訟請求的,不屬於再審審理範圍。但涉及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或者當事人在原審訴訟中已經依法要求增加、變更訴訟請求,原審未予審理且客觀上不能形成其他訴訟的除外。”本案系二審終審案件,因此,在再審審理過程中,應按照第二審程序審理。德法利公司雖在原二審審理過程中提出變更訴訟請求,但由於其未在一審反訴中提出,故原二審法院以其不屬於二審審理範圍,可另行起訴為由未予審理。本院再審審理範圍原則上不應超出原審審理範圍。本案中,對德法利公司變更訴訟請求是否予以支持的問題只涉及到該公司的個體利益,並不涉及社會公共利益的保護,而且,德法利公司可以就其擬變更的訴訟請求另行提起訴訟獲得權利救濟,故德法利公司變更訴訟請求並不符合《審判監督程序的解釋》第三十三條關於再審可以變更訴訟請求的情形,對其變更訴訟請求的請求,本院不予支持。


12. 當事人具有較高的文化程度,並有代理律師一同參與訴訟、調解、和解活動。在此情形下,當事人在和解協議上簽字同意並收取了對方當事人按照和解協議支付的款項,此後又以調解違背其真實意願為由申再審的,應予駁回。

——楊培康與無錫活力保健品有限公司侵犯發明專利權糾紛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09年第11期》)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訴訟和解協議是案件當事人通過相互讓步以終止其爭議或防止爭議再發生而形成的合意,和解協議的內容不限於當事人的訴訟請求事項。本案中,楊培康具有較高的文化程度,其代理律師亦與楊培康一起參加了庭審及和解、調解活動,楊培康本人在和解協議上簽字,並接收了活力公司按照協議約定支付的款項。因此,本案並不存在楊培康所稱的“調解違背其真實意願”及違反調解自願原則的情形。另外,該和解協議的內容亦不違反法律。二審法院根據雙方當事人簽訂的和解協議依法制作調解書,並無不當。楊培康的再審申請不符合法律規定。


13. 依照審判監督程序對案件進行再審的基礎,是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確有錯誤,或者有證據證明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調解書違反調解自願原則或調解協議的內容違法。糾正原審錯誤是再審的基本功能。因此,再審應當依據原審的審理範圍進行,而不能超出原審範圍進行裁判。

——中國有色金屬工業長沙勘察設計研究院與海南省匯富房地產開發公司長沙公司、海南省匯富房地產開發公司合作建房合同糾紛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06年第11期》)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本案一審程序系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基於審判監督程序提起,因此,本案的審理範圍應當受原審審理範圍的限制。由於原審調解協議達成前,雄新公司受讓的抵押權已經湖南省長沙市天心區人民法院(1997)天經初字第354號和367號生效民事判決確認,基於抵押權的追及效力,抵押權人可以向抵押物的最終受讓人追償,故該項抵押權已經獲得可以在執行程序中實現的法律依據。原審中,長勘院與匯富公司、匯富長沙公司之間的合作建房合同糾紛並不涉及土地抵押權的內容。故一審判決在維持原審調解協議的同時,對抵押權作出處理,超出了原審的審理範圍。本案原調解已生效數年,並非確有錯誤,應予維持。判決撤銷再審判決,維持原民事調解。

一個只專注於判例的法律公號

長按二維碼即可關注



閲讀原文

TAGS:林柏君審判監督程序案外人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