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真正連帶責任5條裁判要旨

小甘讀判例2018-04-25 15:06:18

整理/甘國明
轉載需經授權,並於文首註明作者與來源


閲讀提示:不真正連帶責任是多數行為人違反法定義務,對同一受害人實施加害行為,或者不同的行為人基於不同的行為而致使同一受害人的民事權益受到損害,各行為人產生的同一內容的侵權責任各負全部責任,並因行為人之一的責任履行而使全體責任人的責任歸於消滅,或者依照特別規定多數責任人均應當承擔部分或者全部責任的侵權責任形態。在侵權責任法中,適用不真正連帶責任形態,可以更好地保護受害人的民事權利,救濟損害造成的後果。本期推送五則不真正連帶責任典型判例要旨,供讀者參考。

 

1.保險事故系因第三人損害造成,在保險公司與第三人之間成立不真正連帶之債,被害人有權選擇侵權之訴向造成保險事故的第三人主張權利,也有權選擇合同之訴向保險公司主張權利。


——廣東省東莞市國威運輸服務有限公司與中華聯合財產保險公司東莞中心支公司保險合同糾紛案

一審:東莞市人民法院(2006)東法民二初字第390號;二審:廣東省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2006)東中法民二終字第392號

 

判例認為:涉案保險事故是因第三者對保險標的的損害而造成的,在保險公司與造成保險事故的第三者之間成立不真正連帶之債。國威公司有權選擇侵權之訴向造成保險事故的第三者主張權權利,也有權選擇合同之訴向聯合保險東莞支公司主權權利。此選擇權是法律賦予國威公司的權利,聯合保險東莞支公司無選擇權,其亦不能剝奪或限制國威公司的選擇權。目前無證據顯示國威公司已經從第三者取得損害賠償或已免除第三者的損害賠償責任,故聯合保險東莞支公司亦不能依照保險法的規定部分或全部免除責任。但是,聯合保險東莞支公司在向國威公司賠償後,有權依照保險法的規定,在賠償金額範圍內代位行使國威公司對第三者(即不真正連帶責任中的終局責任者)請求賠償的權利。

 

案例評析詳見:何慶宜、譚偉明:“保險案件中不真正連帶債務的承擔”,載《人民司法·案例》2008年第4期。

2.在第三人侵權、僱主同時對損害發生存有過錯的情形下,僱主責任與侵權第三人之間的賠償責任形成不真正連帶責任,受害人有權同時向僱主及侵權第三人主張賠償。


——與大豐市香逸服飾有限公司、大豐市聚源針織服飾有限公司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

一審:大豐市人民法院(2012)大民初字第1529號;二審:江蘇省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2013)鹽民終字第0469號

 

判例認為:與單昌羣在本案中系僱傭關係,香逸公司在損害事故中屬於僱傭關係以外的侵權第三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法釋[2003]20號司法解釋第11條的規定,單昌羣作為受害僱員既可以向聚源公司主張僱主賠償責任,也可以向侵權第三人香逸公司主張侵權賠償責任,聚源公司承擔責任後可向香逸公司追償,故單昌羣有權在本案中同時起訴聚源公司和香逸公司。因聚源公司、香逸公司對單昌羣損害後果的發生均存在過錯,應當對單昌羣的損害承擔與其過錯相適應的賠償責任。單昌羣對自身安全未能盡到必要的注意義務,對自身損害的發生亦存在過錯,故按照過失相抵原則可以減輕侵害人香逸公司、聚源公司的民事責任。

 

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聚源公司賠償單昌羣各項損失人民幣10251.2元;香逸公司賠償單昌羣各項損失人民幣47418.67元;聚源公司對香逸公司的上述賠償數額向單昌羣承擔連帶責任(不真正連帶責任),並可就該賠償數額向香逸公司追償。

 

案例評析詳見:楊曦希、董正遠:“僱員可同時訴求僱主和侵權人賠償”,載《人民司法·案例》2015年第14期。

3.在旅遊合同履行過程中,因偶然因素髮生旅遊合同之外的第三人直接造成遊客人身損害、財產損失的,旅行社與直接侵權人構成不真正連帶責任,應根據受害人選擇起訴對象的不同,判決一方或者多方共同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盧萍訴日照旅行社等旅遊合同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

一審:山東省日照市東港區人民法院(2009)東民一初字第3093號;二審:山東省日照市中級人民法院(2010)日民一終字第202號

 

判例認為:日照旅行社未確保遊客在旅遊途中的人身安全,違反了旅遊合同約定,對於盧萍的損失應當承擔賠償責任。駕駛員楊祝民接受指揮部的指派,駕駛客車運送盧萍等遊客,途中因其違章駕駛造成交通事故,首鋼總公司對楊祝民違章駕駛造成的損失亦應承擔賠償責任。盧萍依據旅遊合同可要求日照旅行社予以賠償,依據乘車途中受到人身傷害亦可要求首鋼總公司賠償。日照旅行社與首鋼總公司雖基於不同的原因而承擔賠償義務,但二者在本案中所承擔的賠償數額一致,其中一方賠償完畢,則二者與盧萍的債務均歸於消滅,這種情況屬於不真正連帶債務。盧萍的人身傷害是首鋼總公司駕駛員楊祝民違章所致,故日照旅行社賠償後可向首鋼總公司追償,首鋼總公司承擔的是終局責任。法院判決:日照旅行社與首鋼總公司共同賠償盧萍各項損失34萬餘元,日照旅行社賠償後有權向首鋼總公司追償。

 

案例評析詳見:張寶華、馬德健:“旅遊合同糾紛中的不真正連帶責任”,載《人民法院報》2011年6月2日第5版。

4.出租人將質量不達標建築物出租,該建築物倒塌致承租人受損,出租人對承租人應承擔違約責任,而建築物的所有權人對承租人則應承擔侵權責任,出租人和所有權人之間構成不真正連帶責任。

 

——上海龍廣機械有限公司與上海雅融倉儲有限公司、上海雅貞工貿發展有限公司財產損害賠償糾紛案

一審:上海市青浦區人民法院(2008)青民三(民)初字第997號;二審: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09)滬二中民二(民)終字第1773號

 

評析認為:租賃關係的出租人一方為雅融公司,另一方為龍廣公司,因雅融公司將質量不合格的房屋出租給龍廣公司,其應違約行為對龍廣公司承擔賠償責任。雅貞公司雖與龍廣公司已不存在租賃關係,但作為房屋建造方,雅貞公司建造了質量不合格的違法建築,導致該建築物的實際使用人龍廣公司受損,其亦應向龍廣公司承擔賠償責任,該責任是一種特殊侵權責任。侵權責任法第八十五條規定,建築物等發生脱落、墜落造成他人損害,所有人不能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鑑於雅融公司與雅貞公司均負有向龍廣公司賠償損失的責任,其責任內容同一,分別基於違約和侵權兩個獨立的互不相同的法律關係發生,且任何一方承擔責任後,龍廣公司的損失可得到填補,另一方對龍廣公司的責任則歸於消滅。由此,雅貞公司與雅融公司承擔的是不真正連帶責任。

 

案例評析詳見:韓峯:“強降雪不構成不可抗力及不真正連帶責任”,載《人民司法·案例》2010年第16期。 

5. 在有償委託律師草擬合同 、代辦抵押的合同關係中,在確定律師承擔違約賠償責任的數額時,可以根據過錯程度和原因力比例對傳統的不真正連帶責任進行份額化處理,以避免出現顯失公平的結果。

 

——程鋼與上海市永怡律師事務所委託合同糾紛案

一審:上海市虹口區人民法院(2009)虹民一(民)初字第415號;二審: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09)滬二中民一(民)終字第1804號

 

判例認為:永怡律所作為法律服務行業的專業從業者,應當對其代理的法律事務承擔專業標準的注意義務。永怡律所在履行合同過程中存在以下過錯:首先,對抵押合同的法律要件未盡到審慎的審核義務。根據文義解釋,案外人李純龍出具的委託書並未表明抵押人與達成了抵押合意,永怡律所應當向抵押人瞭解其真實意思。在此意義上,永怡律所有違注意義務,存在過錯。其次,民法規範原則上禁止自己代理,案外人李純龍代理抵押人為自己的債務設定抵押,屬於自己代理。永怡律所作為法律服務專業從業者,未對該自己代理行為的有效性進行審核,亦有違注意義務,存在過錯。永怡律所對其違約行為造成委託人程剛的損失,應當承擔相應賠償責任。程剛對永怡律所及案外人李純龍依據不同的請求權基礎對同一損失享有賠償請求權,可以對兩者分別提起訴訟。

 

關於賠償數額,程剛對李純龍的損害賠償請求權未獲清償部分為其實際損失,永怡律所應在其能夠防止損害的範圍內承擔相應賠償責任。法院根據永怡律所能夠防止損害的範圍認定永怡律所承擔10萬元的賠償數額。永怡律所向程剛履行的違約責任,不影響程剛向李純龍的繼續追償,對於程剛所獲賠償超過損失部分,永怡律所可另行解決。

 

案例評析詳見:武之歌、玄玉寶:“違約賠償責任的構成及不真正連帶責任的份額化處理”,載《人民司法·案例》2011年第2期。 


 關注小甘讀判例  


長按二維碼即可識別關注


添加小甘微信號ggm66027,進行實務交流。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