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人生沒有你,並不會不同

李清淺雨青2018-04-20 09:44:40



點擊上方綠標收聽內容

主播:雨青   後期:大明


年輕的時候,我們都曾經用力地去愛過一個人那時候真的以為相愛就能永遠不管不顧地將對方納入自己的生活,也一頭扎進對方的世界。你儂我儂的樣子,恨不得將兩個人打碎揉捏在一起,再重塑一個我和你。


以至於對方離開的時候,原來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圈子,頓時變得陌生。明明知道跟ta不會再有結果,可你依舊控制不住自己那顆為ta跳動的心,思念着、痛苦着、煎熬着,在回憶裏久久不能平息。

 

01


二帝和小霞是在廣東打工時相好的,在那個陌生的城市,來自同一個地方的兩個人莫名親近,順其自然的走在了一起。


倆人在離工廠一公里外的城中村,租了村民樓頂的一間屋子,從集體宿舍搬了出去。


小霞扯了幾米碎花布,做了一個落定窗簾,風一吹,揚起的都是對生活美好的憧憬。


城中村有一段路坑坑窪窪沒有燈,下雨天,二帝就把小霞揹着,不讓路面的坑窪積水弄髒她的鞋子。


每當小霞晚上加班,二帝都會掐着鐘點等在路口,遠遠望到小霞過來便迎上去將她攬在懷裏。


冬天的晚上,兩個人躺在被窩裏説話,小霞希望以後在家鄉開間服裝店,守着老公孩子過日子,再也不用背井離鄉到外面打工了,兩張年輕的臉龐在黑暗裏閃着幸福的光。


02


就在二帝充滿幹勁往前衝,打算在廣東再拼幾年,攢錢回家給小霞開個店的時候,小霞踩了急剎車,説家人不同意她和二帝在一起,刪了二帝的QQ,拉黑了二帝的電話,也沒有再回廠裏上班。

 

這世間有太多的感情都走不到最後曾經説過我愛你的,有一天也會説對不起;曾經説過在一起的,有一天也會説分手吧 彷彿一直有一個鐵律,深情從來都是被辜負


分手後半年,二帝瘦了很多,也憔悴了很多。他離開廣東,回家過了一段借酒澆愁的日子。


愛情就像乘法,只要一方歸零,結果便為零。可惜愛情總是太短,想念總是太長。


他經常無意就走到了火車站,想起當初和小霞一起拖着行李箱買票、買飲料、買零食,過安檢的情景。抬起頭,白雲悠悠飄過,路上人來人往。


他真的不知道,那個説會愛一生一世的,是從什麼時候消失不見的他終於承認,他和小霞,真的結束了。


03


因為喝酒,二帝認識了一個做啤酒推銷的哥們兒,然後跟着這哥們兒做起了啤酒銷售。沒想到,這哥們兒成就了二帝,公司將他調往另外一個城市開拓市場,他走之前把自己手頭上這邊片區的客户都轉給了二帝。


二帝慢慢做着,升到了片區的銷售經理。手裏攢了一些錢後,他首付了一套房子,經人介紹認識了一個小他近十歲的女孩子,沒有什麼波瀾,一年後結婚,過上了現世安穩的日子。


二帝的妻子因為年輕,有點沒心沒肺,總是一副天真爛漫的樣子。逛街走累了,會小女孩一樣要背背,二帝常常被她弄得哭笑不得,不得已就揹她走一小段,她伏在背上咯咯的笑的時候,二帝會有那麼一瞬間恍惚,想起小霞,想起下雨天城中村那段坑坑窪窪的路面。


一年後,妻子懷孕了,二帝陪她逛服裝店買孕婦裝,牽手邁進店門,一抬頭看見了粧容極致的小霞。


正如五月天在歌曲裏唱的那樣:"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最怕朋友突然的關心,最怕此生已經決心自己過沒有你,卻又突然聽到你的消息。 "


小霞實現了自己的夢想,成了一家服裝店的老闆娘。她見到二帝的時候,沒有想象中的尷尬也不能有熟人的親切,只是裝做不認識,笑着給二帝的妻子推薦了幾個很卡哇伊的款式,二帝全部買下,妻子樂得心花怒放,恨不得當着老闆娘的面親二帝幾口。


買單的時候,打完折835元,二帝包裏沒有零錢,小霞説,給800好啦。二帝説不用,拿出手機,掃了收銀台上貼的收款二維碼,“嘀”一聲,轉過去35元。


 05


曾經,二帝以為,見到小霞,他會情緒崩潰,會把自己的生活弄得一團亂,會忍不住回去找,但事實是,這些糟糕的事情全都沒有發生。


他的妻子肚子越來越大,他每天給她按摩,給她洗腳,有空就翻翻《詩經》和《辭海》,要給即將出世的孩子起一個好名字。


其實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即使有,那也只是自己在跟自己過不去罷了。


席慕容在《悲歌》裏寫道:" 今生已不想見你,只為再見的已不是你,心中的你不會再現,再現的,只是滄桑的歲月和流年。 "


有些人會被我們放在回憶裏想念,但是卻對彼此的未來不再有期待。我們終究,要在這漫長的歲月裏,學會放下,然後輕裝上陣繼續生活。



雨青:資深情感主播,有着近十年的心理熱線工作經驗,努力生活,小心追夢。


公眾號:雨青時間

公號ID:yuqingshijian

商務合作:lyq935(註明來意)

閲讀原文

TAGS:沒有小霞沒有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