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們追不到的女孩兒

Nico尼可小萘2018-04-16 21:23:20

你知道嗎

你永遠是獨一無二


如果有個人能堅持和你説晚安

那個人一定是我

2017.10.20

週五






那些年我們追不到的女孩兒

文/小萘   圖/網絡(侵刪)

1

“我拉着她的手,走在樹蔭底下,還買了一個冰淇淋我們倆一塊兒吃,因為我不喜歡第二個半價;我卸載了電腦裏的遊戲,因為我發過誓,只要有了女朋友,就要專心陪她;我還去買了幾本料理書,你也知道,我連水開了都不知道怎麼看,可是,我總得餵飽她吧。”

絮絮叨叨的跟我講他昨晚的夢境,時不時停下來喝一兩口酒。

我是他的大學舍友,認識時間也不算短,知道他玩的一手好遊戲,當然這不是什麼值得炫耀的事,但是能讓他有卸載所有遊戲的打算的姑娘,着實讓我覺得好奇。

藉着大排檔曖昧昏黃的燈光,我又一次問李陌,這個她到底跟你有什麼故事阿,你小子這麼念念不忘的。可能是因為喝了酒的緣故,李陌這次沒有打哈哈岔開話題,沉默了好久,才慢慢回我一句。

“怎麼?老子喜歡了十五年的姑娘。”

“你十五年前分得清男女嗎?還喜歡姑娘,別扯了。”我夾了兩口菜,覺得這小子是在給自己找噱頭。

李陌沒理我,自顧自的講起來,我還記得剛開學時他説他沒談過戀愛,沒想到還真是人不可貌相,這越低調的,往往冷不丁的,給你憋出個大的來。

李陌説,扎馬尾是他檢驗姑娘漂不漂亮的標準,因為他心裏那個十五年沒有褪色的畫面,就是小學一年級的一次升旗,那姑娘扎着馬尾,作為護旗手迎着陽光微笑的瞬間。

李陌説,那時候他不懂什麼叫喜歡,只是從那以後,他每天都從一班的門口經過,然後繞一大圈去自己的八班上課,只為了能多看她一眼。他説他特別羨慕一班的一個小子,因為那時候放學老師會讓大家手牽手,而那個小子每天都能牽着他的從教室走到校門口,為此,他如果在路上與假想情敵碰面,總是會故意狠狠地撞人家一下。

我笑他這麼小就不學好,腦子裏天天想着怎麼泡妞。李陌一個白眼瞟過來,你懂什麼,她那時候就是我心裏的女神,神聖不可侵犯。

“好好好,也就是説,你守護了女神六年?然後呢?”

2

李陌又開了一瓶酒,沒看我,自顧自的説,什麼守護,不被當成偷窺狂就不錯了。

小學六年,馬尾姑娘不知道李陌的存在,不知道小小的自己,是另一個小心靈努力保護和關注的對象,李陌説馬尾小學時就很漂亮,只是膽子很小,有一句話説,小的時候,如果男孩兒喜歡一個女孩兒,就會想方設法引起她的注意,最好的方法,就是欺負她。

馬尾姑娘在班裏總是受欺負,有的時候一個人抹着眼淚走路回家,李陌很多次尾隨她,隔着一條大馬路,卻不敢上前搭話。

後來到了初中,他們兩個不在一個學校了,李陌就算起的再早,也看不到馬尾姑娘的笑了,我問李陌那三年怎麼過得,李陌説,托馬尾姑娘所在學校的兄弟們打聽,然後每週跟他彙報,有的時候,他也會在馬尾姑娘家的對面,看着她放學後和同學説話道別。

李陌問我是不是覺得他很變態,我沒説話,因為我實在想不到會有人堅持關注一個不認識自己的人九年,就算是追星,人家也會回覆一些諸如謝謝關注之類的客套話,而馬尾姑娘,完完全全不知道李陌的存在。

不知者無罪,馬尾姑娘像所有美麗的女生一樣,隨着年齡的增長,逐漸成為焦點,長大後的男孩子們不會再欺負她了,而是爭着幫她擦黑板,搬桌椅,送零食,女生們也願意跟她手拉手聊八卦,因為馬尾姑娘總是恬恬靜靜的,笑眯眯的對每一個人,所以她的人緣越來越好,自然而然的,馬尾姑娘開始戀愛了。

李陌説當兄弟告訴他馬尾姑娘開始跟一個固定的男生一起上下學的時候,他腦子裏翁的一下,人就傻了,繼而蹦出很多問題,那個小子會不會牽她的手,會不會親她,會不會欺負她,會不會讓她流眼淚,會不會讓她不快樂,李陌説,想的最後一個問題,是那個小子,怎麼那麼幸運呢。

3

轉眼又是三年,馬尾姑娘帶着好成績與青澀的愛情來到了市裏最好的高中,李陌説可能就是老天愛開玩笑,他去高中學校報道時,三年後的馬尾姑娘又一次給他的記憶上了色,馬尾姑娘長高了,沒有了嬰兒肥,一張精緻的鵝蛋臉,驕陽下好像可以曬出水來,最讓人心動的,是她的馬尾也變長了,髮梢一抖一抖的,掃在李陌心上,李陌説他當時激動的真想直接衝上去來個大熊抱,可是人家姑娘根本不認識他。

一個學校,一層樓,這次不用再繞遠了,因為李陌就在馬尾姑娘的隔壁班,幾乎每個課間李陌都會坐在樓道的窗台上,偶爾等到馬尾姑娘拉着新朋友的手穿過走廊去廁所,他便偷偷看一眼馬尾的笑臉,馬尾姑娘總是笑,笑的他每天都好像待在春天裏。

突然有一天,馬尾姑娘不笑了,眼圈紅紅的,一個人去廁所,李陌急了,趕緊託隔壁班朋友打聽,原來,馬尾姑娘帶來的青澀愛情枯萎了,那個對馬尾説要珍惜她一輩子的男孩兒,在另一個學校,對另一個姑娘説了同樣的話。

李陌説當初就覺得那小子不是好人,也就是馬尾姑娘傻,什麼都相信,然後他又喝了一杯酒,我看到他的手一直在摩挲酒杯,説這話時,明顯還是很氣憤,因為他的馬尾姑娘,被人傷害了。

“後來呢,你就一直這樣默默的喜歡她嗎?”

李陌説他不喜歡了,高中一次分班以後,就不喜歡了,他説,他們倆分到了一個班,説老天爺真夠意思,説,他愛上她了。

“也就是説,人家認識你不到五年,你卻已經喜歡了人家十五年,你這故事真可以拍電影了。”我給自己滿上,然後配合着李陌的惆悵,也一飲而盡。

“還不止如此,我們倆後來是好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

李陌又陷入了回憶,他説那是他最美好的一段回憶,其實分班之前,他加過馬尾姑娘的好友,説想跟她做朋友,馬尾姑娘態度極其冷淡,顯然不是一個隨便的女生,所有的回覆,都沒有超過兩個字,後來,還把他刪掉了,那段時間,他也真是死了心,覺得自己不過是喜歡那個讓他心動的畫面,馬尾姑娘一開口,他就知道自己沒可能。

4

可分了班以後,日子久了,馬尾姑娘也跟他熟了起來,他做夢也沒想到過馬尾姑娘會坐到他身邊,咬着筆桿思索問題,他們倆成為了好朋友,非常非常好的朋友,馬尾姑娘不知道李陌是那個加過他的人,李陌沒有告訴馬尾,他已經認識了她十年。

李陌説他最不愛的就是上課,可是自從跟馬尾分到一個班,學習就變成了非常熱血的事,他從不寫作業,但是馬尾問他,他就立馬拿起筆算,有的時候一算就是一下午,算出來又一遍一遍的給她講,有一次他實在憋不住了,晚上給馬尾編輯了很長的一段信息,他説,他知道馬尾受過傷,如果給他個機會,他可以等到傷口結痂的那一天。

馬尾姑娘沒有回覆,之後也很少再去找他問問題。

李陌笑了笑,説覺得自己當時很傻逼,一直以來的所作所為,把他自己都感動了,可是人家根本不在乎。

我回他,那是你沒説你喜歡了她那麼久,人家不知道你付出了這麼多。

李陌搖了搖頭,説這些年他明白了一件事,就是愛情沒有天道酬勤這一説,我們總是因為一個瞬間愛上一個人,自己去做一些覺得感天動地的事情,我們覺得自己很偉大,到頭來只是感動了自己,自己覺得自己該是世界上最愛她的人,可是到頭來發現自己什麼都不是,不過是被愛情耍了,而他被耍的心甘情願,連眼淚都流不出來。

他説他後來告訴了馬尾姑娘,那些關注她的歲月裏自己的痴情,馬尾姑娘很善良的笑着,説,我都不知道呢。

畢業之後各奔西東,李陌説他好像已經放下了,又好像,是習慣了,反正他不再希望夢境成真了,他的馬尾姑娘不愛他,是事實。

不管是十五年前,還是五年前,馬尾姑娘出現在他面前時的樣子,真的很好看,也是事實。

她不喜歡我,我也不要想着她了,李陌拿起喝空的酒杯,一飲而盡。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記得也分享給朋友看✬

評論功能現已開啟,快來為所欲為吧



也許你會想看

我只是不想,再讓自己一個人

欺負過我的人向我道歉,但我不會原諒他們

悄悄刪掉的動態裏,藏着最真實的自己




晚安



小萘

愛講故事的白日夢想家

想開糖果鋪子的藥學生

治癒人的不只有藥品,還有文字

新浪微博:Amy小萘




談心情|説故事|講童話|發牢騷


世界那麼大

我們相遇,就很美好

“你知道嗎,我一直在等你”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