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沫若聽了想打人!聲調還可以這麼玩 | 語言學午餐

語言學午餐Ling-Lunch王順傑2018-04-06 10:00:07

不知道各位讀者有沒有聽過用構擬的中古漢語朗讀的《郭沫若的故事》。文章的作者是葉琪。錄音由知名的中古漢語研究者,網名polyhedron的復旦大學人類學博士後嚴實製作。



這篇文章讀起來一字一頓、鏗鏘有力,讀完簡直要“斷氣”。文章聽起來這麼特別是因為它是一篇全入聲字文章,時尚程度可謂毫不遜於《施氏食獅史》。它的內容跟郭沫若也沒有什麼關係,只是剛好“郭沫若”三個字都是入聲字,才選了這個名字。



不過,什麼是“入聲”呢?為什麼入聲聽起來這麼像“打嗝”呢?漢語聲調裏還有什麼你不知道的奧祕?除了漢語,還有其他語言有聲調嗎?它們聽起來又是怎麼樣的呢?今天的午餐我們就來品一品聲調。


什麼是聲調?

聲調是語言利用音調(pitch)的高低辨義。與此類似的概念叫語調(intonation),比如疑問句結尾會用上升的語調讀出。語調也是音調的高低變化,但是不辯義。


比如,“媽”和“馬”聲調不同所以意思不同。但是“媽!”和“媽?”只是語調不同,意思上還是媽媽,並不會變成別人。

“媽已經走十年啦!”是語調變化,不辨義

“螞蟻競走十年了”是聲調變化,辨義


音調的高低可以用基本頻率(Fundamental Frequency,常記作F0) 來衡量。用語音學軟件Pratt打開一段錄音的時頻譜(Spectrogram)分析時可以看到以起伏的藍線表示的F0。



我們可以分析出來F0在200赫茲,但我們不能指望説某個聲調每個人發出來的高度都在200赫茲。聲調的高低都是相對的。


普通話裏聽不到的入聲和陰陽

漢語的聲調常用由趙元任發明的五度標記法表示。五度標記法中1為最低,5為最高。注意這裏的調值也不是絕對的,有些人的5可能比別的人的5要低一些。普通話的四個聲調調值分別如下:



同樣這些調值也不是絕對的,比如有些人的第四聲可能不會降到最低調,也可能不會從最高調起。


普通話的四個聲調又叫陰平、陽平、上(shǎng)聲、去聲。這來自於傳統漢語音韻學“四聲”的概念。四聲分別為平上去入。所謂平聲指的就是這個聲調跟“平”這個字的聲調一致,以此類推。


普通話有平上去三聲,所以我們可以理解。但入聲是什麼呢?是升?是降?是拐彎?


入聲在不少的南方漢語中還可以聽到。它和平上去三聲不太一樣的是,它指的不只是調值,更是音節結構。


入聲字的韻尾是無聲的爆破音[p̚]、[t̚]、[k̚]。粵語、客家話、閩南話等漢語以及日語、韓語、越南語中的漢字詞還保留了這三種入聲韻尾。大部分贛語少一種[p̚]。以入聲字“國”為例:



吳語、晉語和一些官話方言等的入聲韻尾合併為喉爆破音[ʔ]一種。喉爆破音就是“西安”一詞裏的分隔i和an的停頓。因為有了喉爆破音我們才不會把i和an黏在一起發成ian。


因為這特別的音節結構,入聲字的發音非常短促,咻得一下就説完了。這正是開篇全入聲字的《郭沫若不喝白色的雪碧》帶給我們要“斷氣”的感覺的原因。


“白色的雪碧”五個字都是入聲字。圖中是廣東話讀音,聲調採五度標記法標記


文首的版本是以構擬的中古漢語朗讀的,你可以聽到[p̚]、[t̚]、[k̚]三種入聲韻尾。下面還有一個版本是以晉語呂梁片汾陽話朗讀的,來自公眾號汾陽方言(ID: fengyohua)的《汾陽方言語音教程》。這種方言只剩下喉爆破音[ʔ]一種入聲韻尾。



知道了什麼是入聲,那這個陰平、陽平裏的陰陽指的又是什麼呢?解釋它,我們需要結合音域(register)的概念説一説。


調值可以被分進高域低域,每個域再分為高中低三個調。五度標記法裏的五個調值便可以如下劃分:


高域

5

4

3

低域

3

2

1


我們來看一下上海松江話的例子。吳方言是漢語裏少有的還有濁爆破音聲母的方言。關於清音和濁音的概念,各位讀者可以回顧一下上次的文章:為什麼老外把功夫拼作 “Kung” Fu?談談清濁音與拼音設計 | 語言學午餐


下面的音標中[t]和[p]是不送氣清爆破音,等同於普通話的d和b,而音標[d]和[b]是濁爆破音,普通話中沒有。


(包智明)


我們可以看到,所謂的陽聲調調值都在低域,音節的聲母都是濁輔音。陰聲調都在高域,音節的聲母都是清輔音。


濁輔音開頭的音節音調會比清輔音開頭的音調較為低是在全世界語言中都會見到的現象。因為發這一類濁音時氣流較少,聲帶振動較慢,音調也就會低一些。


即使是在非聲調語言英語中,濁音開頭的bay的音調也會比清音開頭的pay要低一些。


雖然普通話不再擁有濁爆破音聲母,但是陰平和陽平的調值得到了保留。陰陽調的區別也能幫助我們瞭解每個漢字在古漢語中的聲母是清音還是濁音。


世界上的聲調語言

除了漢語之外,還有其他語言有聲調嗎?我們來看一下世界語言結構地圖集(WALS)。下圖中白點所表示的是非聲調語言:



下圖展示的是聲調語言。粉色點是簡單聲調語言。紅色點是像漢語一樣的複雜聲調語言。



可以看到除了中國以及東南亞分佈着不少聲調語言之外,非洲薩赫勒以南的熱帶草原一帶由西到東集中了為數眾多的聲調語言。中南美,尤其是墨西哥也聚集了一定數量的聲調語言。


這兩片地方的的一個主要共同點是都屬於熱帶草原氣候。有研究猜想認為在氣候較為乾燥的地方少見聲調語言,因為乾燥的環境會壓抑聲帶,使人無法發出音調的高低。對此感興趣的讀者可以點擊閲讀原文看一下這篇論文,小編我就不在這裏用我僅有的高中地理知識冒充地理小王子了。


不是所有聲調語言的聲調都像漢語一樣需要起伏的符號(contour)。其他形式的聲調主要有以下兩種:簡單的兩聲調或三聲調系統以及高低重音系統(pitch accent)。


簡單的兩聲調或三聲調系統只有高低兩個或高中低三個調,它們沒有漢語這種複雜的升降調和拐彎調。國際音標用向上的斜線[á]代表高調,向下的斜線[à]代表低調,平的橫線[ā]代表中調。注意不要和漢語拼音的標法混淆了。


兩聲調語言的例子:


中馬爾吉語(亞非語系乍得語族)

高調ʃú尾巴
低調ʃù弄乾

(Carl Hoffman)


三聲調語言的例子:


約魯巴語(尼日爾—剛果語系)

高調kó̜建造
中調kō̜
低調kò̜拒絕

(Douglas Pulleyblank)


這種簡單聲調語言也是可以有升降調的。只不過不會像漢語一樣有是31降還是53降這種精緻的區別。國際音標用高調符號加低調符號組成的[â]表示降調,用低加高組成的[ǎ]表示升調。


哈卡—欽(藏緬語族庫基—欽語支):

降調

ka hmâː我的傷口
升調ka kěː我的腿
低調ka sàː我的動物

(Larry M. Hyman & Kenneth VanBik)


除了上面説的簡單聲調,還有一種聲調系統叫高低重音系統。使用這一系統的典型語言是日語。


這種系統和上述其他系統的區別是前述語言的聲調都是一個語素的一部分,所有的語素都有自帶的聲調。但高低重音系統中的音調是因為音節出現在特定的位置而獲得了不同的高低調。只有一部分日語詞彙有高低重音,但每一個漢字都擁有自己的聲調。



下面給大家貼一段聲調辨別小練習錄音,來自Comprehensive Articulatory Phonetics。錄音會念21個詞,每個詞都是 [mopisu],但是其中一個音節會讀成低調,而其他兩個音節都是中調,也可能三個音節都會念成中調。每個詞讀完後會都會立即公佈哪個音節讀成了低調,大家可以自測一下自己的耳朵靈不靈。



以上就是今天午餐對漢語及外語的聲調所作的一個簡單介紹了。聲調裏面值得我們探討的有趣話題還有很多,比如聲調是怎麼來的,操普通話的音樂家是不是比操英語的音樂家對音高更敏感,等等。做語音學研究的同學,也不妨將自己的目光投向聲調。


你的方言裏有獨特的聲調嗎?你還知道什麼有趣的聲調語言嗎?在留言裏和我們分享吧。



視頻來源

嚴實(@polyhedron)

汾陽方言(微信公眾號:fengyohua)


參考資料

Bao, Zhiming. On the nature of Tone, PhD Thesis.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1990.


Cleghorn, T. L. & Rugg N. M. Comprehensive Articulatory Phonetics, 2nd ed. CreateSpace Independent Publishing Platform, 2010.


Dryer, Matthew S. & Haspelmath, Martin. "WALS Online - Feature 13A: Tone". The World Atals of Language Structures Online. wals.info/feature/13A#2/19.3/152.8. Accessed 28 Mar 2018.


Everett, Caleb et al. "Climate, vocal folds, and tonal languages: Connecting the physiological and geographic dot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12:1322 – 27. 2015. (閲讀原文查看)


Hoffman, Carl. A Grammar of the Margi Langugag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3.


Hyman, M. L. & VanBik, K. "Tone and Syllable Structure in Hakha-Lai". Special Session: Tibeto-Burman/Southeast Asian Linguistics, BLS 28, 2002.


McWhorter, John. "The World’s Most Musical Languages". The Atlantic. 13 Nov 2015. www.theatlantic.com/international/archive/2015/11/tonal-languages-linguistics-mandarin/415701/. Accessed 28 Mar 2018.


Pulleyblank, Douglas. Tone in Lexical Phonology. D.Reidel, 1986.


閲讀原文

TAGS:聲調聲調語言高低重音系統